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202 風云再起

大陸南部地域,驚現長生殿堂,惹得八方云動。
  每到夜間,懸浮在飄渺云端的天闕就會霞光千萬道,聚引億萬星光傾瀉而下,有人懷疑那是某位祖神所居的天宮遺跡,令浩瀚無邊的天地精氣都隨其脈動而波瀾起伏。
  南荒天帝城隨風云而動。
  許多勢力都選派強者趕往天羅國,不期得到祖神遺寶,不望得到超凡圣器,如果能夠得到一件像斬龍刃、封魔榜、祭神臺、長生樹這樣的古寶就足以。
  只是,這些自上古流傳下來神物,肯定不會有很多,過多的話那就不是寶物了,那是秋天的菠菜。爭奪靈寶定然甚為激烈,非具有**力者難以據為己有。
  蕭晨靜坐家中。
  如何開創出一條與眾不同的修行之路?蕭晨整整枯坐了七天,最后心力憔悴,神識近乎崩碎。
  一輪明月當空懸掛,皎潔的月光像水波一般灑落而下,蕭晨來到院中仰望空中的那輪明月,思緒像是騰龍一般一躍萬萬里,瞬間仿佛已經盤旋于廣寒宮中,剎那間又似游離于無限星辰間。
  灑然而笑,蕭晨心中焦慮盡去,太過刻意了,心中已留執念,反而墮入下乘。何為與眾不同的道?強行獨創出一條前無古人的天路嗎?以他目前的修為境界來說還為時過早。一切……自然就好。
  斬斷心中那縷執念。讓心境復歸清明,蕭晨頓時感覺精神飽滿,內心一片空靈。
  要走與眾不同地道。就要踏過千百重已有的天路。
  不閱世間百態,怎懂滄桑世故四字,不觀千嬌百媚億萬花開,豈知繁華與浮華。唯有經歷,才能明了,只有痛過,才能懂得。
  想要開拓與進取,踏過前人之路。感悟先輩智慧,是不可缺少的。
  蕭晨心中一片寧靜。三天“執意”是源泉動力,讓其修煉思想超脫,要走不尋常地路,打破固有修行之旅,四天“枯坐”是明悟,讓他“明了”與“懂得”。
  蕭晨的修為并無精進,但是心境卻完成了一次蛻變。心海浩瀚,可包容天地萬物,可容納億萬星辰。所思所感,一切從心開始,這是力量的源泉的所在,這是自我升華的本源之根。
  修行,從現在開始,超越本我。
  在外界風起云涌之際,蕭晨不為所動,外物古寶難惑真我心,尋天神兵不如修己身,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寶藏。蘊藏著無盡的力量,如果能夠開啟自身封印之門,所得將會大于外在一切寶具。
  探索身體寶藏,直至挖掘出屬于自我的真正的道。蕭晨平靜而又自然地修行。
  轉眼間十日時間過去了,天羅國飄渺的天宮依然無法被破開,修者越聚越多,那里已經爆發了數場激戰,死傷了很多成名修士。
  而天帝城中也暗流洶涌。
  高天宮闕在天羅國境內出現的第十一日,天帝城中一個看起來懶洋洋,對什么都不滿不在乎的年輕人在大街上四處溜達,他像是一個懶散閑人一般溜溜達達來到了斗獸大街。在三大斗獸宮附近的區域不斷亂瞄。
  里根家族的家主斯洛弗正好從該區域一片恢宏的宮殿走出。這乃是他們家族當年灰飛煙滅的斗獸宮,早已重新修建完畢。只不過一直來都沒有重新掛上天帝斗獸宮的牌子而已。近日,他們家族正在緊鑼密鼓,準備東山再起,斯洛弗走出斗獸宮的剎那,正好看見那名懶散地青年滿不在乎的四處打量。
  就在這剎那間,斯洛弗的呼吸頓時一窒,雙目射出兩道精光,這張臉他永遠不會忘記,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就在眼前。正是這個神態懶散,像個閑人一般的年輕人,在這條斗獸大街上戰敗了天帝城年輕一代所有人,更是將他險些掌摑致死,引得里根家族老輩強者出手,將這名青年差點廢掉。
  不曾想由此惹來了一場大禍,一夜間黑風席卷整座天帝城,里根家族的那位老輩高手瞬間崩碎,連同他們家族的“天帝斗獸宮”也于一夜間灰飛煙滅。
  “怎么會是他?!”斯洛弗感覺心中像是被抓了一把,昔日的傷疤仿佛被揭開了,當年的恥辱感充滿了他的心間,但是他卻敢怒不敢言。
  “他竟然一點也沒有變老,還與當年一模一樣,修為必然已經超塵脫俗。”斯洛弗心中劇震,快速低頭,想要裝作沒看見。
  但是,那名看起來多什么都不在乎地懶散青年已經看到了他,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溜溜達達而去。
  斯洛弗驚出一身冷汗,再回頭時青年人已經遠去。
  “斯洛弗你為何冒虛汗?”不遠處,諸葛家族的家主諸葛青云正好走出玄黃斗獸宮。
  “我看到了……那個人!”物全都得到稟報,當初那個人再一次出現了!
  蕭晨地庭院中,小倔龍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這一次比之往昔多用了一倍的時間,才漸漸復原。但是,足以讓不知底細的人震驚,畢竟那是有死無活的傷勢。
  如預料的那般,小倔龍歷經死劫,再次蛻變,周身流轉著淡淡的光華,可以明顯感覺到那股澎湃的力量,實力整整上了一個臺階。
  小倔龍終于可以自己走動了,蕭晨決定明日立刻離開這是非之城,若不是因為怕路途勞苦導致小倔龍傷勢惡化。蕭晨早已上路了。
  天帝城已經不能再呆下去了,現在他已經處在風尖浪口之上,時間長了恐怕會有意外發生。
  砰砰
  外面傳來敲門聲。蕭晨走出,打開了大門,一個素不相識地年輕人站在門口,懶洋洋地打量著他。
  “你是蕭晨?”
  “是!”
  年輕人像是一個游手好閑的浪蕩子一般,圍著蕭晨轉了兩圈評價道:“膽子還真是不小,竟然敢借南荒深處那位老人家地名號做大旗,嘖嘖……”
  蕭晨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還挺沉著啊。你就不怕南荒那位老人家知道后,抬手間讓你灰飛煙滅?”
  “沒事的話,你繼續壓大街去吧。”
  說完,蕭晨“咣當”一聲關上了門,大門險些撞在年輕人的鼻子上。
  “嘿,這個小子……”懶散的年輕人神情一愕,而后又搖頭笑了起來,自語道:“還不算俗氣。”
  說到這里,光芒一閃,他直接出現在院中。幻化在蕭晨的身前。
  “小子你不用提防我,以我的實力來說,沒必要詐唬你。”
  蕭晨神情一凝,他確實已經感覺到了,這個年輕人深不可測,應該不是尋常之輩,尤其是那雙眸子竟然傳達出一種滄桑之感。
  “你有點像三十多年前的我。”年輕人拍了拍蕭晨地肩膀,自來熟的介紹道:“我叫龍騰。”
  “是你……險些將里根家族的某人掌摑致死?”蕭晨瞬間就知道此人是誰了,竟然是那個真正出自南荒的人。
  “嘿嘿,所以說我們很像啊。你不是也在三十多年后,掌摑了他們家族的某人嗎?”
  “我怎么能與你比,你出事了有人擔著,是名副其實的衙內。我若出事直接身死。”
  “嘿,我說小子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也不叫聲前輩,居然還敢如此跟我說話?”龍騰懶洋洋的坐在了院中的藤椅上,斜睨了蕭晨一眼。
  “看你這么年輕,沒什么感覺,覺得你與我同輩一般。”
  “懶得和你計較,這次我來主要是為了……”
  刷
  一道霞光剎那間掃來,打斷了龍騰的話語。飛快向他罩落而去。
  龍騰自原地消失。仿似從來不曾出現過那里一般,瞬間就已經躍到了不遠處地石拱小橋上。喊道:“小兇獸你還真是名副其實,這次長進真的不小啊,差點被你掃中。”
  珂珂一言不發,瞪著大眼,望著龍騰。隨后,小倔龍與青龍王也出現在庭院中。
  “直說吧,我來這里是為了它們兩個。它們的表現讓南荒那位老人家還算滿意,這次我奉命帶它們回去。”龍騰指了指珂珂與小倔龍,而后又點了點頭,道:“你們兩個還記得上次老人家對你么說過的試煉吧,勉強算是通過了。”
  “咿呀!”雪白小獸張牙舞爪,那意思是死也不回去。
  小倔龍一陣猶豫,而后默默的點了點頭。
  “嘿,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小兇獸,老人家請你回去你都拒絕?換作任何有智慧的生物,都會哭著喊著要去。”龍騰笑著調侃珂珂。
  珂珂一雙烏溜溜的轉動著,而后在剎那間快速揮動小獸爪,接連二十九道光幕向著龍騰襲去。
  “還差點,你現在還不能禁錮我。”龍騰像是浮光掠影一般,瞬間橫移出去十幾米。
  “珂珂不要再出手了。”蕭晨攔住了氣呼呼的小獸。
  “小兇獸,我可完全是為你好啊,你可知道再不離開你可能會性命不保?”龍騰收起了懶洋洋的笑容,鄭重地道:“連那頭潛力無限的小白虎你也敢殺死?已經惹了大禍了!”
  “咿呀……”珂珂生氣的叫著,指著小倔龍,又指了指自己,那意思是沒有錯,是為了小倔龍才出手的。
  小倔龍也非常配合地點了點頭。
  龍騰搖了搖頭,道:“不管怎么說,你已經將那頭小白虎殺死了,事實無法改變。那個兇婆子也就是那個虎奴她不是你的對手,但有個厲害的家伙近幾日可能會來到天帝城,再不走的話到時他肯定會下死手。”
  蕭晨很討厭這種人,明明在公平的決戰中輸掉了,事后卻要以大欺小報復,但對此他也沒有辦法。聽到這個消息,他感覺事情很嚴重。
  珂珂與小倔龍都非常憤懣,皆露出了戰意。
  “你們雖然不凡,但畢竟太過幼小了,現在還不是你們的天下,目前你們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龍騰嚴肅地道:“現在馬上跟我離開。”
  珂珂與小倔龍同時搖頭,兩個小家伙一樣倔強。
  “隨他去南荒吧,暫時避一避。”蕭晨不希望兩頭小獸出現意外。
  “不為你們自己著想,也要為這個家伙想想啊。”龍騰指了指蕭晨,對兩頭小獸道:“不走地話,你們會連累他的。如果你們走了,風平浪靜,否則保準有人找上門來……嘿!”
  “咿呀……”
  珂珂與小倔龍同時指了指蕭晨,又指了指南荒方向,意思很明顯是要帶上蕭晨一起走,兩頭小獸雖然年幼,但卻非一般幼獸那般懵懂無知,覺察到獨自留下蕭晨必然會有危險。
  龍騰搖了搖頭,道:“不行,老人家早有命令,不得帶任何人類踏入南荒深處半步。”
  蕭晨輕輕拍了拍兩頭小獸,道:“你們不用擔心我。”而后他回過頭來,對龍騰道:“我無需你們地庇護,但我有一個請求,可否將青龍王也帶入南荒最深處。”
  龍騰看了一眼有些病色的青龍王,略微沉思,而后點了點頭,道:“好吧。”
  不過,珂珂與小倔龍非常不合作,如果不帶走蕭晨,它們拒絕進入南荒深處。
  “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考慮,記住在這期間內,千萬不要踏出天帝城半步,不然我也無法庇護你們。”說完這些話,龍騰轉身離去。
  命運的十字路口出現在前方,將如何選擇方向?(今晚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