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204 精彩臉譜

美人如玉,引人遐思。不得不說,逐美是人之天性,美麗確實是一種資本,海云雪之無雙姿容,為她在同齡少女中增添了許多話語籌碼,所過之處必然引人注目,在貴女的小圈子里她毫無疑問是個很有影響力的人物,讓許多人同齡人都以她為中心,海云雪體態輕盈,裊裊娜娜而來,淺淺一笑,貝齒雪白,聲音非常動聽:“諸葛兄回頭也要去我家,千萬不要遲到哦。”接著她回過頭來淡淡的笑著看向蕭晨,道:“一直以來都未曾與蕭兄深談過,今日不知可否移駕海府?”
  兩人間除了上次在溫泉仙境有過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并無任何交集,此刻海云雪似乎早已忘記了那件事,一點也沒有尷尬之色,顯得很從容與恬淡。
  蕭晨本想拒絕的,但是想到即便拒絕了海家,也會有其他家族來拉攏,況且海家與諸葛家連續幾次派人相請,若是再推辭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好啊,早就想想拜訪了,不過總覺得冒昧打擾不太好。”
  “多謝蕭兄。”看到蕭晨痛快的答應了,海云雪笑了起來,很誠摯而又認真的道:“我知道你心中可能會有一絲不快,幾大家族同在今日請你顯得很市儈,你定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我想說,人生在世本就如此,這個世界真的很現實,沒有平白無故的恨與愛,沒有平白無故的親近與拉攏,許多事情剝去鮮艷的外表,都會顯得很蒼白與無奈。你有了這種受人注目的實力,自然就會得到大家族相應的‘熱情’。”
  說到這里,姿容出眾,美麗不可方物的海云雪自嘲的笑了笑,道:“你心中是不是也很鄙夷我?不要回答,因為你肯定會說出違心話。不管怎么說,我也是在完成家族的命令,也有些無奈。但是,現實本就如此。呵呵……說句真心話,家族人派我來這里,我并不是很反感,因為我覺得與你相處在一起,沒有絲毫排斥,這是真心話。”
  海云雪明眸善睞,姿容絕世,被稱作南荒雙珠之一,確實傾城傾國,讓人望之便沉醉不可自拔,她如此坦誠說出來意,直接挑開各大家族都不愿掀開的那層面紗,讓蕭晨心中刮目相看。有些事情說開,反倒會讓人感覺舒服。
  至于海云天在旁邊站了一會兒,則有些慚愧的找借口離去了,這一次他沒有再像往昔那般阻止蕭晨與海云雪相處。
  “說了很多無奈的話,似乎很掃興,蕭兄可愿與我去‘望帝山’走走?”海云雪淺淺的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并非做作,顯得很真實。
  望帝山是天帝城中一座矮山,傳說天帝城出現在南荒后,此山才從天外飛來降落城中。各種版本的傳說有很多,但流傳最廣的是,一名女子思念天帝,最終身化神山,永墜帝城。
  此山不過三百余米高,占地并不是很廣,其上古木參天,皆是各種名貴佳木,奇花異草也都是極其罕見的品種,沿著鵝卵石鋪成的小徑,盤上望帝山,可以眺望到天帝城全貌。
  這里是天帝城中最出名的一景。
  夜色降臨,海云雪與蕭晨站在山巔,俯視著下方燈火通明,兩個人從下午一直站到現在,都沒有說話。
  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海云雪有一絲苦澀,道:“無論是誰都有苦衷,身為洪荒斗獸宮家主之女,看似風光無限,但其中滋味唯有自知,我連自己的婚姻都無法自主,需要等待家族去安排。”
  說到這里,海云雪蕭瑟的笑了笑,道:“是不是很可悲?這就是我的命運。”
  蕭晨望著城外茫茫南荒,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這要看怎樣想了,最底層的人連溫飽都不能解決時,貴女的苦惱那已經是渴望不可及的幸福了。”
  “呵呵……”海云雪笑了起來,道:“是,我是不是真的很貪心呢?但我想要的真的不是這些啊,富貴貧窮無所謂,我只想自己的路自己安排,無需他人強行改變軌跡。”
  “我的出現,讓你遇到的壓力更大了?”蕭晨笑了笑,道:“沒關系,要不要我幫幫你?他們大可不必這樣做。”
  海云雪淺笑道:“讓你見笑了,我剛才真的只是有感而發。現在沒有外人,我想放開自己,說些大膽的話,不必擔心什么。”
  蕭晨靠在一株古銀杏樹上,嘴中咬著一根草莖,道:“你盡管說。”
  “我知道家族想讓我出面拉攏你的用意,他們想讓你投效海家,我這個被‘精心呵護’的所謂的南荒明珠該到了賣掉的時候了。他們想以聯姻的方式籠絡你。每一位少女都有一個英雄王子夢,都希望遇到一個真正值得托付終身的人。知道他們的用意后,我非常反感與憤恨,甚至想過離家出走。但是,細想想后我又釋然了。每一個大家族都如此,況且你的出現不僅不會讓我有壓力,相反有些解脫與輕松。”
  “你感覺到解脫與輕松?”
  “是的,最起碼你不是一個像霍夫曼那樣的流氓惡棍。也不像諸葛家那幫年輕子弟那般猥瑣。”
  蕭晨啞然而笑,道:“原來這就是我的優勢啊,似乎只比霍夫曼與諸葛坤強了一點點。”
  海云雪也輕松的笑了起來,道:“這只是一種對比而已,并不是說你與他們同流。在我看來你的潛力很大,前景似乎很光明,家族將我安排給一個將來可能會名動天下的人,我還有什么不滿的呢。也許,這樣的婚姻最初時并無感情可言,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一個無情之人,從你對待雪白小獸與小倔龍的態度就可以看出。我不怕將來會受到冷遇。我反感的只是家族的強行安排,但只要解開了這個心結,就沒什么可排斥的了。不然,我的結局……也許會像姑姑那般,最終被迫嫁給一個豪門紈绔子弟,郁郁而終。”
  蕭晨能夠感覺的出海云雪患得患失的心緒,之所以約他來到這里,也許就是想放開心懷講述出這一切,來放下心中的那個包袱,同時也想緩解蕭晨心中的那絲不快。
  海云雪的表現確實很真摯,蕭晨感受到了那似乎應該是發自內心的情緒,如果不是,只能說海云雪很可怕,演戲演到這分光景,心機可不是一般的深沉。
  對于聯姻之事蕭晨并沒有表態,只是笑了笑,言稱他會幫助海云雪的。事實上,本就是如此,現在雖然他被人熱捧,但是三日后眾人幻想成空之時,一切自然都破滅了。
  只是……事情又豈能如他所料那般,這個世上總有很多事情會很意外。
  晚間,蕭晨去了海家府邸,這令幾個大勢力對海家很不滿,但也沒有辦法,誰讓早先未能像海家那般有個年輕子弟海云天先和蕭晨搞好關系了呢?且,南荒又有哪個女子可以和海云雪相比呢?
  諸葛家族自然很不滿,他們家族的諸葛亮也和蕭晨關系可以,在他們看來之所以讓海家占了先機,只是少了一個海家女人那般傾城傾國的女子而已。
  不死門也感覺到了危機感,蕭晨雖然與不死門較親近,也和不死掌教有些情分可講,但是海家如此出手,一副是在必得的樣子,讓他們感覺有些不安了。海云雪,那是南荒最美的女子,而蕭晨正是年少多情的年紀,定然很容易受到誘惑。可是,他們不死門中雖然有一個燕傾城可以媲美海云雪,但是卻與蕭晨發生了很多的事情,燕傾城的心結短時間內難以解開。
  在接下來的三天中,龍騰并沒有消失,相反每天都會出現在天帝城中,期間更是多次去蕭晨的家中,更有幾次被人看到他親熱的拉著蕭晨去喝酒,像是對待子侄那般熱情。
  這等若釋放了一個非常強勁的信號,讓各大家族更加確信,蕭晨與南荒深處關系甚密!
  這三日期間,蕭晨家中的門檻都被踩爛了,這讓他頗為感慨。
  想出天帝城那肯定是不行的,龍騰已經明確的告訴他,出去的話必是死路一條,如果不是他龍騰坐鎮在這里,外面那主早就進城了。
  三日來暗流涌動,不死門柳清風將蕭晨請了過去,明確告訴他,同意了他上次的提親,將在一個月后為他與燕傾城完婚。
  這讓蕭晨措手不及,想要認真的解釋,但卻惹得柳清風很不快,拂袖而去。而他將與燕傾城于一個月后完婚的消息,則快速在天帝城中傳開。
  海家的反應很快,積極發動家族勢力,使人們相信蕭晨早與海家有婚約在先,將在半個月后與海云雪完婚。
  對此,蕭晨想笑卻笑不出,總覺得心中有股涼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