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05 突來的婚姻(一)

南荒荒脈與天羅國皆有數萬里疆域,再加上另外兩個面積不下于天羅的國度,才算完整的構成了整個長生大陸的南部區域。但是跟真正的大陸中心相比,還是顯得微不足道,中土浩瀚無垠,是整片大地真正的中心區域。
  中土再往北,則是傳說中的古神荒漠,究竟有多么荒遠沒有人知道,總之走進去后從來沒有人可以活著出來。
  中土再往西,則是連綿無盡的百萬銅山,傳說祖神伏羲就隱居在在那里,廣深無疆,根本沒有盡頭。
  至于最東面,中土緊鄰瀚海,茫茫東海之波沒有邊際。傳說,連神都無法橫渡。
  最為可怕的是,以上都是已知的疆域。而,最北古神荒漠以北、最西百萬銅山以西、最東茫茫東海之波以東、最南千萬荒島以南,究竟還有著怎樣未知的世界,誰也無法說清。
  傳說,連天神都很難進入那些未知區域。
  不得不讓人感嘆,長生大地浩瀚無邊,地域無疆,普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游歷完,比之人間界也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
  這三天來蕭晨充分利用資源,借助這些想要拉攏他的大家族,打探出了天帝城外的大兇人。想殺珂珂的人是虎侍與虎奴,他們在等一個叫虎烈的厲害人物,不然是不敢出現在龍騰面前的。
  據說,他們出自一個異常古老的家族,身體中流淌著白虎一脈的血液,該家族在那浩瀚無邊的中土大地都是實力深不可測的大勢力。而且,最為可怕的是這一家族極其神秘,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究竟在中土哪一方地域。
  這次虎奴與虎侍帶著小白虎來到南荒,并非特異來參加南荒斗獸大賽,不過適逢其會而已,不想小白虎卻因此喪生此地,讓他們怎不動怒?
  虎奴想要出手殺死珂珂,結果老嫗竟然平白在玄黃斗獸宮失了顏面,虎侍也想出手,但卻被龍騰給驚退了,當他們得知家族中的高手虎烈從中土趕到天羅國后,立刻求援。
  預計這幾日間虎烈便可以趕到。
  這樣的婚姻,蕭晨不想要,也不能要。大家族沒有善類,可以利用,可以借勢。但是婚姻關乎一輩子,他可不想在這方面做一個騙子。
  只是不死門的柳清風不給他解釋的機會,海家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話,蕭晨也不好直說,畢竟那是他的底牌,怎么可能全部亮出來呢。
  最讓蕭晨無可奈何的是,龍騰仿似真的是他長輩一般,對其關照有加,三天請他喝了四次酒。這明顯是在給各大家族傳錯誤信號呢。
  蕭晨覺得可能猜到了他的用意,在三十多年前龍騰與幾大家族的公子哥發生了紛爭,最后在老輩高手中吃虧險些死掉,現在這等表態明顯是想坑這些大家族,而他蕭晨就是那個坑。
  一個其實毫無背景,但卻被嚴重鼓吹起來的大泡沫,大家族想要在此投注,必然是幻夢一場,鬧出一場天大的笑話。
  “我是一個坑!”蕭晨自嘲的笑了笑。
  三天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龍騰再次來到蕭晨的居所,結果可想而知,珂珂與小倔龍非常干脆,根本不理龍騰。
  “呵呵,我再給你們一段時間考慮,那個叫虎烈的家伙很貪心,正在天羅國尋寶,想要沖入那座天宮中,短時間內恐怕來不了呢。”
  一晃眼一個星期過去了,海家將要嫁女幾乎已經成了盡人皆知的事情,他們就是要造成既成事實。
  而不死門也毫不示弱,嚴厲抨擊。幾大家族也紛紛行動,推波助瀾者有之,暗中聯絡蕭晨者有之。
  近期日,諸葛胖子與海云天明顯來的勤快了,但是蕭晨卻感覺很不好,這種報以目的性的交往很容易擊潰剛結下的那點友誼。
  諸葛胖子幾乎一天跑三趟,“嘿嘿,兄弟幫幫忙吧,如果可以和南荒中那位老人家拉上點關系,我就是坐上家主之位也不是沒有可能啊。要不,你先幫我引見一下龍騰前輩,我們家主想要設宴請他。”
  就是里根家族也不斷派人來與蕭晨溝通,言稱以往都是誤會,以后若有需要定然全力相助,而且很委婉的詢問,是否需要納妾?
  蕭晨感覺荒謬絕倫,這些天以來發覺得像是一出鬧劇一般,竟然可以這樣……竟然能夠這樣!
  如果身后有一個可以橫掃一方的無敵強者,真的是足以少奮斗數百年啊!
  人性不好的一面,不經意間體現的淋漓盡致。
  半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很快就要到了,蕭晨是決不可能答應這樣荒唐的婚姻,他感覺莫名其妙的荒謬。
  但是,龍騰卻在這個時候出手了,封住了他的穴道,代他答應了海家,并言稱婚禮之日定然會出席。這則消息傳出,幾大家族皆震動,龍騰將要出席婚禮,這是不是意味著海家將會被扶植起來呢?南荒深處的勢力這些年來太低調了,也許想要有所行動了。
  這樣一來,這些大家族更加坐不住了,紛紛想要通過蕭晨與南荒深處的勢力扯上關系。
  不死門中柳清風大發雷霆,讓門下弟子戰戰兢兢,但是燕傾城始終不肯屈服。
  “蕭晨哪點配不上你?問鼎南荒青年一代最強者之位,就在朝夕間,你為什么不答應?”
  “師傅……以前你不是這樣的……”燕傾城玉容掛著淚滴,道:“我已經妥協過一次,從此我發誓決不再妥協,即便是死!我承認他的前途很光明,但是我與他之間現在真的沒有感情可言,這種事情是不能強求的。”
  海家后花園,海云天對正在賞花的海云雪輕嘆了一口氣,道:“姐姐,其實你根本無需做戲,燕傾城她根本不想與你爭。”
  “真沒意思,原以為會有個對手呢。”海云雪冷冷的一笑。
  海云天道:“真沒有想到,蕭晨竟然會反對這門親事,最后被龍騰以絕對武力困縛,不然很可能會拒絕。”
  海云雪冷聲道:“若不是他與龍族有關系,我豈會下嫁于他,我的心在中土!”
  海云雪的氣質很冷傲,此刻與之平日溫婉的樣子大不相同,但是看起來更加的清麗無雙了。
  海家的功法名為蓮花寶典,修習此功的人無論男女都會變得俊美無比,是一套威力奇絕的魔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海家無丑男無丑女。
  這個功法有個缺點,在蛻凡境界時進展緩慢,但一旦破入識藏境界就會狂猛提速,可謂是名副其實的天功寶典。
  恐怕沒有人知道,海云雪近日已經破入蛻凡境界九重天了,對外她一直隱藏的很好,如果一旦踏入識藏境界,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這種功法在人間界有殘譜流傳,歷代皆掌控在皇家大內,是內侍的不傳之秘,名為葵花寶典,殘譜之威力不比真正的蓮花寶典差,甚至修行速度在初期會更快上一些,只是付出的代價未免太大了,欲煉神功,必先自宮。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婚禮就將在今日舉行,海家將請帖遍發了出去,聲勢浩大之極,稱得上天帝城的一樁盛事。
  此刻,蕭晨的居所卻發生了變故,龍騰大笑道:“好了,不陪那些家族玩了,沒意思。”
  而就在這個時候,龍騰突然出手,不僅定住了蕭晨,而且將小倔龍、珂珂、青龍王全部禁錮在了一片烏光中,強大的他讓人難以看清深淺,就是珂珂的七彩霞光都生生的被壓制了,難以揮動而出。
  龍騰的氣質大變樣,眸光冰冷無比,像是臘月寒冬的冰霜一般冷冽,森然的對珂珂與小倔龍道:“老人家讓我給你們上的第一課,就是要無情斬斷與他的聯系!”他抬手拔出一把長劍,架在了蕭晨的頸項上,對珂珂與小倔龍接著道:“想要有所成就,無情是必可不可少的。他是誰?他只是一個人類而已,他想成為你們的主人,想要奴役你們一輩子。斬之,方可恢復你們的自然天性,讓你們無所羈絆,不然有他的存在,你們始終難以將潛能天性發揮至極境!”
  珂珂與小倔龍雖然無法動彈,但覺可以出聲,皆怒吼了出來,而青龍王同樣發出了龍嘯,令這里聲震長空。
  “算了,我這人也不是那么冷血無情,不會讓你們親手除他。”說到這里,龍騰冰冷的眸光漸漸溫和了下來,道:“你們放心吧,我也不會出手殺他,就留他在天帝城自生自滅吧。”
  說完這些話,龍騰化成一片黑霧,裹帶著珂珂與兩頭龍王沖天而起,天帝城許多人都看到了一片如墨的黑云向著南荒最深處那個方向沖去。
  分開了……這一天真的到來了,蕭晨感覺心中空空落落,就此與兩頭小獸分開,也不知道今生今世還能否再見面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南荒深處的那位似乎真的太不近人情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海家的人來了,請他與龍騰去海府。
  蕭晨默默站起身來,解開了被龍騰封閉的穴道,他知道危機來了。海家等幾大勢力會不會就此翻臉呢?還有天帝城外的虎奴、虎侍是否得到消息,已經進城殺他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