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10 一滴淚水

“嗚嗚……咿呀……”小獸傷心慟哭,使勁搖著咳血的蕭晨,無論如何也不肯單獨離去。
  “你救不了我……再不走的話你也要死在這里……”
  “嗚嗚……”雪白小獸不聽蕭晨勸說,一雙大眼閃爍著淚光,竭盡所能,想要護得蕭晨周全,以七彩霞光將蕭晨護在里面,弱小的軀體背負著蕭晨,再一次沖天而起。它想拼卻性命沖出去,沖出這方被禁錮的空間。
  “既然已進羅網,怎能容你離去?”虎奴冷笑,表情森然,鬼爪撕裂而出,同時間虎侍也劈出一道神光,小獸再次被封擋了回去。
  重重的被砸落在地,小獸看著咳血的蕭晨,凄凄的叫著,它并不想就此放棄,背著蕭晨又一次沖起。
  一次、兩次、三次……即便強如雪白小獸,潛力無限,在一次次的沖擊過程中也受了重創,以它的神通勉強可以對付一個半神,但是同時硬撼六位半神布下的場域,它還是顯得太過弱小與稚嫩了。
  “咿呀……嗚嗚……”像是在問著為什么?珂珂滿臉淚光,看著眾人,它不明白這些人為什么如此兇惡,非要致他們于死地。以它此刻天真的心性,對于復雜的人心還是有些難以理解的。
  小獸努力護著蕭晨,死也不肯放開,嗚咽著向著空中的老嫗殺去,它想打飛這個窮兇極惡的老嫗,沖開一個缺口。
  六位半神高手封鎖天空,眸光中無任何感情可言,海家四位高手只負責禁錮四方,主殺的是虎奴與虎侍。唯有中土大地的虎家敢冒犯南荒龍族,虎家人的體內流淌著白虎一脈的血液,相傳他們的老祖宗是一頭身具天賜神紋的白虎圣皇,上古一戰時曾經硬撼佛陀三擊全身而退,實力深不可揣測。
  刷七彩神光閃耀,龍族大神通綻放出絢爛光輝,橫掃前方的虎奴與虎侍。
  哧哧虎奴打出一道虎爪形光芒,光刃像是真實的神兵一般,撕裂了空間,發出震耳欲聾的奔雷聲響,讓這方天地劇烈動蕩。虎侍直接打出一道彎月形光刃,同樣發出隆隆響音,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天地動蕩。
  家族已經得到過他們的稟報,早已下達密令,若有機會,永遠不讓這頭雪白小獸再在這個世間顯現,這等若是必殺令,務必要除掉這頭雪白小獸。虎家很少發出這樣的命令,足以說明對珂珂的忌諱,因為老祖級的人物已經從描述中猜測出了它的來歷。
  光芒閃耀,無聲無息的大碰撞,沒有向四外爆發出毀滅性的能量波動,但是中心那一點卻像是熾烈的太陽崩裂了一般,刺目的光芒險些讓許多人失明,而后那一點仿佛宇宙星光在湮滅一般,最終歸于一片漆黑虛空中。
  這種對決最為兇險,少有差池定然灰飛煙滅,雪白小獸嘴角溢出一縷血跡翻飛了出去,但是依然拼命的用七彩霞光護住了蕭晨,沒有讓他受到傷害。它雖然強大,天賦超常,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神通,但是面對的卻是兩名處在場域中的半神。
  要知道這是六名半神布下的場域,立身在里面,先天就已經處在不敗之地,雪白小獸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打破六名半神的封困之力。
  猛烈的撞擊在地,蕭晨艱難的挪動過去,咳出一口鮮血,心疼的將重傷的小獸抱在懷中,靜靜的望著天空中的六名半神。
  蕭晨強咽下一口咳上的鮮血,平靜的道:“屠我兩魂七魄,留下一縷殘魂,永鎮白虎墓前。放雪白小獸走。”
  “我本就是為它而來,怎么可能放過!”虎奴冷森森的笑著。
  “如果你們殺了它,龍族不會放過你們。”
  “南荒有龍族,虎家有老祖,究竟孰強孰弱誰能說的清!”虎侍不為所動。
  遠方,獨孤家古堡上空,一個灰發老人背著鐵劍,靜靜的立身在虛空中看著這個方向,默默嘆了一口氣自語道:“它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龍族對它又喜又怕又恨,心緒復雜難明。龍王已經夠多了,祖龍之姿的小龍不下四頭,這頭小獸無需出世。只是,它并沒有被龍島眾龍殺死,成功來到大陸,南荒中的老古董不得不做些姿態。但是現在……小獸自己從南荒中逃了出來,恐怕那個老古董已經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想讓它自生自滅了。”
  哧破空之響傳來,老嫗虎奴也怕有變故發生,一道寒光自高空中撕裂而下,直取蕭晨與雪白小獸。
  珂珂自蕭晨懷中掙脫而出,奮力沖向天空,迎向老嫗。
  伴隨著刺目的光芒閃現,七彩光芒一遍又一遍的掃向天空,小獸拼命沖擊,想要撕裂眾人的場域。
  但是,結果是可以預料的,珂珂它還很幼小,雖有無盡潛能,但眼下還不可能獨抗六位半神,一串血花飄落,小獸重重墜落在地,震起一股煙塵。
  蕭晨艱難的挪動著傷體,慢慢爬了過去,身后留下一道道血跡,他自衣衫中取出一根五彩神羽,放在了珂珂的身上,對著空中眾人道:“你們無視龍族威嚴,此刻難道還想與鳳凰一族結怨嗎?我無所求,只想你們放它走,我可以讓它發誓,永遠不要為我報仇。你們可以抹除它的記憶,只求留下它一條性命。”
  “還有什么比殺了它更徹底呢?我們的老祖宗無懼南荒老龍,鳳凰族的保命神羽不過是一個象征性的人情而已,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重。”
  現在,就是想讓珂珂獨自逃走都不能,蕭晨默默無言,冷冷的望著天空。
  誰能救他與珂珂?龍族嗎……似乎很絕情,本應該出現了,為何還不現身呢?
  不死門會出手嗎,希望太渺茫了,盡管燕傾城因碎魔種神而等若與他同命,但是他們怎么可能會為了一個年輕的弟子,而與數股超級大勢力為敵呢?對于一個大門派來說,不可能這樣決斷。
  “咿呀……”珂珂虛弱的爬了起來,努力用七彩神光將蕭晨護住,又一次背負著他沖向天空。
  “砰”
  神光閃現,小獸被狠狠擊中,重重摔落在地。
  “放開我……”
  “咿呀……嗚嗚……”珂珂倔強的搖頭,滿眼淚光,雖然它也在咳血,但是依然固執的用幼小的身軀背負著蕭晨,再一次沖天而起。
  一次、兩次、三次……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不斷被老嫗殘忍的打落下來。
  珂珂已經沒有力氣了,到了現在,本是雪白的如玉的小獸已經完全被血水染紅了,但是依然一次次固執的背著蕭晨不斷沖向天空,死也不肯放開。
  從來不哭的蕭晨,感覺自己的眼角濕潤了。從來不相信天,不相信命運,只相信自己力量的蕭晨,此刻卻開始心中滴血,不斷祈禱,讓雪白小獸可以活著逃去。
  “嗚嗚……”小獸嗚咽著,已經徹底沒有力氣了,與蕭晨一般倒在血泊中,但是卻依然倔強而又固執的向著蕭晨爬去,想要再一次背負他逃走。只是,努力了半天,小獸也只是伸了伸小爪子,無論如何也掃不出七彩霞光了。
  最后,它凄凄的悲鳴著,艱難的爬到蕭晨的身邊,不斷的嗚咽,淚水模糊了雙眼。
  蕭晨費盡力氣將它抱在懷中,到了現在無需多說什么了,他只是冷冷的看著空中的虎奴與虎侍。
  “求我吧,求我饒恕吧……”老嫗笑的很陰森,狀若瘋癲,她心中有著很大的壓力,小白虎死去,虎家一個直系子弟也在這里身殞,她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無言的蔑視,蕭晨沒有任何話語。
  “那你們都去死吧!”老嫗最恨蕭晨這種眼神,自高天之上沖下,右掌如刀,撕裂虛空,狠狠的向著蕭晨斬去。
  “咿呀……”珂珂虛弱的睜開大眼,戀戀不舍的看了蕭晨最后一眼,而后決然的沖起,拼盡最后一點力量,沖向老嫗。
  但是,它連七彩霞光都難以發出,如何能夠對抗半神級的老嫗?
  天空中傳來小獸最后一聲稚嫩的顫音,而后戛然而止,老嫗的掌刀狠狠的切在了它的身上,血光迸濺,接著七彩霞光照亮了整片天空,到處都是絢爛的光輝,大半個天帝城都一片通明。
  縱是蕭晨心堅如鐵,也在剎那間失聲痛哭了出來,撕心裂肺的痛,自小便很少落淚的他在這一刻,淚如雨下,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這么脆弱的一天。
  小獸最終迎擊向老嫗前,那戀戀不舍的最后一眼,永遠的定格在了蕭晨的心間……“咿呀……咿呀……”那稚嫩的聲音仿佛依然縈繞于耳。
  可愛的小獸,貪吃的小獸,天真的小獸,活潑的小獸,生死與共的小獸……竟然這樣死了。
  “啊……”蕭晨因痛而狂,像是受傷的野獸一般,仰天大叫。
  遠方,一縷凄涼的笛音,飄飄渺渺,隨風嗚咽而來,似殘陽下的杜鵑啼血,又如黃昏中地獄鎮魂曲凄凄悲鳴。
  “我不要這個結果……”蕭晨心如刀絞,淚如雨下,在血泊中仰天嘶吼,他像是個孩子一般放聲大哭。
  馨香陣陣,五彩繽紛的花瓣,紛紛揚揚,漫空飄灑,片片晶瑩如玉,天空中竟然下起了花雨。
  接著佛唱禪音響起,天空中吟誦古經的飄渺之音,真實的籠罩了整片空間。隨后末世圣歌也同時響起,蒼涼久遠如自上古年間悠悠浩蕩而來。最后又有祭祀之古音,仿佛劃破時空而來,悲涼無限。
  七彩霞光籠罩了整片天地,漫漫花雨在飄灑。
  所有人都驚懼不已,小獸被殺后,竟然引發天地異相,讓人無法理解。
  傳說,唯有半個祖神級別的佛陀、老子等少數幾人,成佛、悟道前那一世被殺時,才出現過這種天地異相,這頭雪白的小獸到底有何來歷?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讓天地同悲,讓萬花同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驚呆了,尤其是虎奴,感覺渾身冰寒無比,自己到底殺了怎樣的一頭小獸啊?竟然會引得天地同悲,異相降臨世間,她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在戰栗。
  “不愿長生,只愿共生,不爭百世,只爭一世,不求永恒,只求今生……以我靈魂獻祭,千世困苦,百世磨難,只愿換小獸一命……”
  蕭晨在這一刻,鄭重發下誓言,向那不知是否已殞落的祖神祈愿,聲音清晰的在整片天地間回蕩,傳遍了大半個天帝城,許多人紛紛動容。
  老嫗更是驚的渾身在顫抖,就要向著蕭晨殺去,自從那萬花紛落,佛音、滅世音、祭祀音出現的剎那,她就知道可能惹出了天大的禍端。
  小獸的尸體,并未墜落大地,似乎消失了。
  天空中有七道霞光在盤旋,每一道都像是祖龍一般在騰躍,最后向著一株巴掌高的小樹沖去,剎那間光芒直沖云霄。巴掌高的七彩圣樹,綻放出刺目的神圣光輝,讓其他一切都失去了色彩,而后緩緩降落而下。
  老嫗怕極,化成一道烏光沖了過去,但是七彩圣樹仿佛有著浩瀚無邊的力量,破滅一切阻擋,透發出的璀璨光輝瞬間將老嫗掃飛。
  小樹緩緩降落在血泊中的蕭晨手里,七彩光芒一閃一閃在跳動。
  恍惚間再一次聽到了小東西“咿咿呀呀”的稚嫩之語,蕭晨心中劇痛無比,淚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