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211 天地同悲

新的一周將開始了,長篇大論懶得寫,一句話,兄弟們請投月票、推薦票支持下。
  落英繽紛,花瓣片片,不斷飄零而下,晶瑩剔透,像是仙葩神蕊在凋零,紛紛揚揚,禪唱、滅世歌、祭祀音……不絕于耳。
  “不愿長生,只愿共生,不爭百世,只爭一世,不求永恒,只求今生……以我靈魂獻祭,千世困苦,百世磨難,只愿換小獸一命……”聲音久久在天地間回蕩。
  七彩圣樹一閃一閃的,將蕭晨的手掌映襯的近乎透明,點點神圣光輝將血泊中的蕭晨籠罩。
  霞光讓黑夜如白晝一般通明,天地同泣,小獸之死引發天地異相,震動了整座天帝城,所有修者皆驚,許多人心中不由自主涌上悲意,無法說清,不能理解。
  這是半個祖神級的排場啊!能讓天降異相的人,自古以來,可以用手指數的過來,足以說明雪白小獸這個種族的強大,不少人心中已生寒意。
  不少人已經議論了起來,這場風波的根源所在,乃是小白虎的滅亡,所有事情都因此而起。
  “中土虎家太霸道了,小白虎戰死在斗獸大賽中,怨得了誰?”
  “既然參賽,就要有敗亡的覺悟與準備。斗獸大賽規則中,明明寫有生死由命,三歲兒童都懂得的道理。但他們卻偏偏要在事后尋仇,無理無恥之極!”
  “一切都因這個無恥地家族而起,讓上天都震怒了。”
  “海家也不是好東西,懼怕中土虎家。居然與他們狼狽為奸,將己家的女婿推給外人斬殺。”
  所有人都知道,這場風波不可能因小獸的死去而平息。
  誓言已發。蕭晨仿佛陷入死寂之中,靜靜的凝視著手中地小樹,眸子中沒有半點情緒波動。
  七彩霞光已經將他籠罩,身體中被神化的穴道如星辰一般耀眼,在這一刻綻放出奪目的光芒,磅礴地生命之能洶涌澎湃而出,修復著垂死的傷體。
  雖然沉默無語。*****但蕭晨卻在無聲的流淚,他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那個調皮的小東西了,雖然七彩圣樹似乎吸納了珂珂的七道精氣。但是誰又能說它真的還會出現在這個世上呢?
  七彩圣樹在顫動,仿佛小獸在恬靜的夢鄉中呼吸一般,蕭晨地心也跟著一顫一顫的,圣樹的光輝溝通了他各大神穴內潛藏地生命之能。很快就讓他整個身體沐浴在絢爛的霞輝中,崩裂的血管在接續,破碎的皮肉在愈合,斷裂地骨骼在重組……
  晶瑩的皮膚閃爍著點點霞光,渾身的血痕傷疤全部被震落,七彩霞光仿佛神火在燃燒,
  蕭晨像是浴火重生了一般,生命之能再一次充盈于體內。在短暫的瞬間他已經復原了。但是小獸呢……卻依然沒有顯現。
  虎奴與虎侍心中皆生出了懼意,面對這天地異相。他們都生出了不好的預感,即便現在無恙,但是將來恐怕也會有大禍臨頭。
  沒有多余的話語,兩人一起向著蕭晨沖去,虎爪形光刃橫斬蕭晨頸項,想要將之滅殺。
  落花紛飛,花瓣片片,像是點點漣漪蕩漾開來,以蕭晨手中七彩圣樹為中心,彩霞動蕩,光霧氤氳,七種不同色彩的霞輝閃爍而出,剎那間他們掃飛。
  “怎么會這樣?”虎奴與虎侍皆驚懼無比,倒翻出去數十米后在天空中定住了身形,再一次向著蕭晨殺去。
  七彩圣樹脫離蕭晨手掌,竟然懸空而起,橫掃出一片似彗星尾光般的巨大光束,如果不是虎奴與虎侍動作迅疾,極有可能會因此而付出一定地代價,即便如此他們也被余光震地氣血翻涌,險些墜落下高空。
  光芒閃爍,七彩圣樹再一次降落,懸浮在蕭晨心口不斷搖動,而后竟然像是融化了一般,進入了蕭晨的身體中。
  在這短暫地剎那間,神樹像是神藤一般在蕭晨體內伸展了開來,根莖扎入他的四肢百脈,墨玉葉、白玉葉、碧玉葉、金玉葉不斷顫動,將他的五臟六腑映射的一片通明。
  九大神化的穴道,像是九個寶藏,與七彩圣樹貫通起來,全部被小樹的根莖所連通,光芒絢爛,蕭晨的身體綻放出千條瑞彩,萬道霞光。
  淚水模糊了蕭晨的雙眼,是小獸的寶樹救了他,但是小獸呢?真的在圣樹中嗎?還能再現于世嗎?
  心如刀絞……
  于此瞬間,蕭晨感覺他與圣樹同命了,七彩圣樹連通九大神穴,植入他五臟六腑間,扎根于他的四肢百脈,等若一條生命靈根一般,與他建立起了密不可分的聯系,揮動手掌,刷的一聲一道霞光飛出,竟然是龍族大神通——禁錮!
  現場所有人都吃驚無比,許多人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本是重傷垂死的蕭晨怎么和小樹融合了,且掌握了珂珂的大神通?
  現場六位半神,除了虎奴與虎侍敢殺珂珂外,其他幾人是為殺蕭晨而來的,現在這個本是必死的人卻有了這番際遇,立刻讓他們坐立難安。
  空中的六個半神一瞬間就圍了上來,場域散發而出,封困蕭晨于地面。事情已經發至此,他們不可能放走蕭晨,唯有徹底滅殺,才能夠永遠解除后患。
  蕭晨展開不死天翼,費力沖天而起,掌刀以橫掃千軍之勢,蕩出無盡璀璨光華,整整十七重神光。鋪天蓋地般向著虎奴與虎侍席卷而去。
  虎奴與虎侍更是出手無情,白虎形能量浪濤像是身外化身一般沖擊而來,而有光刃斬破虛空,對抗龍族大神通。夜空在剎那間亮如白晝。能量浪濤洶涌澎湃,浩蕩十方,氣浪掀翻了附近地面不少房屋。
  這是神通的大碰撞。這是力量地大對決!
  蕭晨被震的墜落地面,但是身體并無恙,冷冷的掃視著天空。
  虎奴等人震驚無比,蕭晨怎么能夠對抗他們呢?即便他掌握了小獸的神通,但是也不可能強絕至如此境地。要知道場域籠罩在空中地情況下,小獸本身都難以抗衡他們,現在蕭晨不過是借來的神通力量而已。怎么反倒強過雪白小獸了呢?
  事實上蕭晨開始也很驚訝,但稍微思索就明白了,現在不光是小獸的力量。還有七彩圣樹蘊含地磅礴能量,以及他體內九大神穴的力量。
  “即便是掌控了小獸的神通又如何,你能沖破場域逃走嗎?”虎奴陰狠的盯著蕭晨,到了現在她已經氣極。意外不斷發生,讓她失去了耐心,且懼意在不斷增加,生怕有什么不好的變故發生。
  蕭晨冷漠相對,不斷發起沖擊,想要破開六位半神的阻擋。
  生死對決,激烈碰撞,蕭晨可以硬撼場域。但卻無法突破。
  空中六位半神有些心急。他們雖然立于不敗之地,但卻迫切想在最短的時間內除掉蕭晨。因為有圣樹在身地蕭晨,讓人不得不心生憂慮,誰也不知道是否還會有意外變故發生。
  “防守有余,進攻不足……”蕭晨心中暗嘆,他目前只掌握了龍族大神通中的“禁錮”與“掃落”,對于“滅殺”一術,根本沒有一點頭緒。
  恨不得立刻斬了眼前六人,雖然圣樹入體,掌握了珂珂的神通,但是蕭晨依然無法對抗空中六人,只能在地面支撐著。
  “難道最終我還是要死在這里不成?”蕭晨地心漸漸沉了下去,他根本不去考慮外援,認識的人中唯有魔鬼與蘭諾有這個實力,但是遠水不解近渴。
  就在這個時候,傳出飄渺凄傷笛音的方向,凄凄笛音戛然而止,一道劍光像是天外飛仙一般,劃破長空,向著六位半神布下的場域中射來。
  如星墜大地,似瀚海倒卷九重天,氣勢迫人地一劍!劍光在剎那間撕裂了場域,生猛的劈出一條通路。沒有人預料到有如此強者會插手,驚才絕艷的一劍,洞穿場域,打破平衡!
  蕭晨對戰斗有著驚人的天賦,于剎那間沖天而起,龍族神通“掃落”橫斬而出,神光通天!
  掃落虎奴與虎侍等人接連十幾道可怕的能量光束,他在剎那間沖出了場域,立身在天空中,深深望了一眼笛音傳來的方向,而后冷冷的掃視著現場所有人。
  刷
  不死天翼一展,蕭晨于剎那間沖了過去,一道神光掃出,虎奴瞬間被掃了一個大跟頭。
  虎奴惱羞成怒,沒有六位半神布下的場域,她自己是不可能抗得住小兇獸地大神通地,氣的大叫道:“快布開場域,決不能讓他逃走,今夜定要將他誅滅!”
  事實上六人誰愿意放走蕭晨?他日必是一個禍患。
  蕭晨怎么可能還會讓他們封困,身如蛟龍一般,橫空而去,向著遠方遁走。
  “追!”
  “絕不能讓他逃掉,一定要殺死他!”
  天空中地落花漸漸稀少,禪唱、滅世歌、祭祀音也全部消失了。蕭晨如風似電一般,遠離天帝城而去,逃進了百萬荒脈的南荒中。
  六位半神雖然緊追不舍,使盡百般手段,但在荒林間,卻漸漸失去了蕭晨的蹤影。
  蕭晨冷笑連連,最終無聲無息的躲避過六人,沿著原路回返,向著天帝城中潛行而去。
  大開殺戒!
  這是他心中難以壓下的沖動,盡管知道此刻逃走最為妥當,但是他難以忍受,如果不能殺掉虎奴與虎侍,他覺得無顏面對珂珂。
  小獸不能白死!
  現在要進入城中制造混亂。
  城內海家的人依然在搜索。蕭晨在剎那間就碰上了一隊人,龍族大神通“掃落”無情出擊,瞬間讓這些人崩碎,盡管不是專門地滅殺術。但是對付這些人足夠了。
  “來人啊……”
  “他在這里……”
  “蕭晨又殺回來了!”
  不用他們喊,蕭晨已經殺到,徑直奔著海家人沖去。
  掌刀橫斬。七八人瞬間被腰斬,鮮血剎那間噴濺的到處都是,蕭晨在人群中尋找海云雪與海翻云,抬手又是一道神光掃出,十幾顆人頭斜飛了出去,血浪噴涌,大街都被血水染紅了。
  沒有尋到海云雪與海翻云。蕭晨剎那間騰空而起,再一次沖出了天帝城,躲入無盡黑暗的虛空中。
  沖入荒脈中的六位半神匆忙趕回。海家四位高手當時就急眼了,方才死去地二十幾人中光識藏境界的高手就死了七八人,這是不應該出現的損失!四人不理會虎奴與虎侍,沖向四方。聚攏家族子弟。
  四人沖離而去地剎那,蕭晨自遠空無聲無間沖來,上來對著虎奴就是一擊!
  “該死的小子!”虎奴與虎侍皆大怒,轉身殺向蕭晨。
  不得不說,龍族大神通真的威力無窮,躲避過虎侍,蕭晨狠狠的一下子就將虎奴掃飛了。展開不死天翼,在七彩圣樹力量的催動下。他的動作快如閃電。徑直追殺了上去。
  神光爆閃,刷的一聲。蕭晨斜斬出一道神光。
  虎奴接架相還,但是卻根本擋不住,伴隨著崩碎地聲響,神光搖顫,蕭晨逆著虎奴的十幾道神光碎片沖了上去。
  “噗”
  血光迸濺,蕭晨一記掌刀震碎了虎奴的右掌,再次震動掌刀,徹底絞碎了虎奴地那條小臂,讓后方追擊的虎侍怒火洶涌,但卻救援不及。
  “啊……”老嫗虎奴慘叫,竭盡所能倒飛了出去,擺脫了蕭晨。
  但蕭晨在躲開身后虎侍的剎那,還是橫掃出一腿,熾烈的神光險些將躲飛出去地老嫗虎奴頸項斬斷,擦邊而過,下頜被生生削下一小塊。
  如此,蕭晨頭也不回的遠去。他知道讓兩人聚在一起的話,他想要戰勝,定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唯有趁他們分開時發動攻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虎奴尖聲叫著,面目猙獰,滿眼兇光,狠狠的望著遠空消失的背影,森然道:“決不能讓這個小子成了氣候,殺了他,今晚一定要殺了他。”
  他與虎侍在后追了下去。
  一擊遠退,這是蕭晨的策略。此刻,他再一次進入了天帝城,目標是海家一位落單的半神。
  刷
  神光絢爛,龍族大神通禁錮術掃出,剎那間將老人封困在了里面,盡管不能徹底束縛住,但是很明顯讓其速度慢上了許多,如在泥沼中前進。
  神光一道接著一道,連續三十六道神光掃出,蕭晨終于困住了老人。
  沒有任何猶豫,蕭晨快如電光般沖了過去,旋身擺腿,橫掃而出,熾烈地光芒照亮了整片天空,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片區域地能量波動。
  “噗”
  血光迸濺,這位初入半神境界的強者,雙臂剎那間離體而去。
  狠狠地一腳,本是掃向這名御空強者腰腹的,蕭晨想要將其腰斬,但是半神的應變能力很強,盡管被封困了,但還是在剎那間竭盡所能以雙手架擋了出來。
  雙臂崩碎的剎那,蕭晨于瞬間背向著半神撞進了他的胸前,沒有任何不忍,右肘狠狠的向后撞擊而出。
  “噗”
  血光涌現,伴隨著一聲慘叫,半神的胸膛完全塌陷了近去,蕭晨頭也不回的倒踢了一腳,而后遠去。
  一顆人頭崩碎,死尸墜落下高空。
  蕭晨極其富有戰斗天賦,生死對決經驗也很豐富,差的只是修為與力量,如今短暫的獲取了圣樹神力,將戰斗這一本能發揮的淋漓盡致。
  “蕭晨你該死!”
  在蕭晨一擊得手遠遁而去的剎那,海翻云與一名老人沖到了這片高空,憤恨的在后方怒吼,追了下去。
  “想不到海翻云你也早已破入御空境界,好,我記下了,同時請你記住你的人頭以及你女兒海云雪的人頭我是必取的!”聲音杳逝,蕭晨消失在遠方黑暗的天空中。
  蕭晨不敢深入天帝城,只在黑暗的虛空中等待機會,因為他有些擔憂,他深知那些大家族的可怕,如果……真的出現一個長生境界的高手,并不是一件什么稀奇的事情,那時他就真的死定了!
  是否就此退走呢?可是,非常的不甘啊,好恨,珂珂被殺死了,如果沒有為它報仇,如此遠遁而去,他感覺心中像是撕裂了一般的痛。
  可是,長生啊……城中可能真的有長生境界的高手,那是無法挑戰的存在,難道真的要覓地修行,隱忍多年后才能報仇嗎?蕭晨心中……真的很憋屈與難受。
  “想要力量嗎?我可以給你。不過有一個條件……”一個像是魔鬼般的聲音突兀的在蕭晨心中響起,誘惑著他做出抉擇。
  “我也可以給你……”又一個聲音突兀的在他心間響起,有著一股難以說出的魔性力量:“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公平的,想要有所得,必然要先付出。”
  “快快決斷吧,龍族圣樹不會長久的停留在你的體內。”
  “真的很公平,只需要你……”
  “大開殺戒吧……”
  “血洗天帝城吧……”
  兩個魔鬼在誘惑。
  說些問題,以下不再收費字數之列。
  有人說珂珂斗獸大賽時能硬撼老嫗,而這次被殺時怎么不敵了?回答:很顯然的事情,文中清楚的寫道,六位半神布下場域,先天不敗,小獸無法攻殺進去……這個不多說了,很明顯的事情,沒什么好說的。
  還有一個時間的問題,說齊拉奧與蘭諾一年前曾經見過面對不上,有位讀者精確計算出了應該是九個月零X天,這么精確讓我感覺有點目瞪口呆。回答:時間沒錯,我都測算過。在海中航行以及去天帝城路上的那兩個月因為主角和蘭諾都要耗時就不算了。主角比那些人在龍島上多呆了三個月多才動身。在不死門修煉了七八個月。在進入天帝城一段時間后傳出消息,斗獸大賽將于三個多月后開賽,而齊拉奧與主角相見時斗獸大賽即將開始。加一加,三個月+七八個月+三個月,怎么算都是一年多,沒錯誤,不明白九個月零X天怎么算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