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12 合一

封在蕭晨雙手中的烏鐵印與黃金神戟竟然有靈,聲音是它們發出的。
  “想報仇嗎?我將賦予你所向披靡的力量。”
  “在絕對力量面前,無論是真理道德。還是陰暗欲念都像是那水晶玻璃一般容易破碎。這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在強絕力量面前都如夢幻空花一場沒有什么可以長久想要隨心所欲地縱橫天地間嗎?一切我都可以給你。”
  “只要擁有了力量你可以為所欲為主宰一切。”
  兩個魔鬼在誘惑有著一股魔性的力量在蕭晨心間不斷回蕩著。想要引導著他一步步走向那欲念之海。
  蕭晨靜靜聽著直至過了很久。才突然出語道:“既然你們神通廣大無所不能何需與我做交易呢。”
  此話一出。兩個魔鬼立刻無言。過了片刻鐘才道:
  “這個世上最難過地是自己那一關。”
  “我被自己困住了。所以才與你做交易。”
  蕭晨沉默了一會兒道:“究竟需要付出什么代價?”
  “如今你與圣樹同命可以控制里面的七道彩霞。只需將之祭獻給我就可。”
  “將七彩神霞祭獻給我他沒有你想象地那般強大我絕對可以幫你屠掉所有半神仇敵。”
  “區區半神算地了什么。在我面前他們如螻蟻那般弱小就是滅殺長生強者也不會費吹灰之力。”
  兩個魔鬼竟然爭吵了起來。全都想要圣樹中地七彩神霞。
  “你們地條件我無法答應!”蕭晨不再多說話。直接展開不死天翼隱沒入黑暗中。
  鳥鐵印與黃金神戟地強大那是毋庸置疑地但是它們的條件蕭晨根本無法接受。珂珂極有可能隱在七彩圣樹中。如果將里面地七彩神霞祭獻給它們天知道會生什么慘烈的事情這種結果他無法承受。
  “難道你就此退走了嗎?不想為小獸報仇了?”
  “大丈夫生于世。一怒當屠神一憤浴神血。如此憋屈的活著。還算是男人嗎?”
  蕭晨根本不再理他們原以為熔煉兩件神兵入體是一件天大的機緣。現在才知道招來兩個貪婪地魔鬼。
  刷
  忽然蕭晨感覺進入了一片幻境中。無盡巨山直插云霄。蒼茫大地之上一片蕭囊。看不見半點生命跡象天上白云繚繞。幾片天宮矗立在云端。
  剎那間。蕭晨飛上了云端。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就浮現在前方。分別入主一座天闌前。
  “我不想與你們做交易。”
  蕭晨絲毫不驚慌平靜地立身在云端靜靜的看著巍峨宏偉的天宮。
  此刻烏黑鐵印大如山岳。懸浮在天空中給人以瀚海凌空般地巨大壓迫感。它是如此的沉重與巨大在云朵上投下大片的陰影。透著森然地鳥光。同時繚繞著滔天的黑霧。
  黃金神戟則像是插入天穹中地巨峰一般。同樣高大地仰望不到盡頭。筆直的懸浮在天宮上方黃金神光讓他下方的無盡宮閑都光芒燦燦那里像是溝通了天上的億萬星光一般耀眼。
  “你在擔心祭獻七彩神霞導致復活小獸無望嗎?你地小獸已經徹底死了。無論你怎么努力都是白費力氣與其如此不如與我們做交易。為它報仇讓它地靈魂安息。”
  “一切都很公平。想要有所得。必先要付出。”
  浩大地聲音在九天之上隆隆回響。兩個古圣器像是亙古巨人一般威勢驚人。
  大悲過后。蕭晨即便面對如此突變也顯得沉靜無比。他默默無言良久。才道:“你們究竟有何來歷?”
  “你不相信我們的實力嗎?”
  圣器浩大如巨山。出地聲音震耳欲聾。
  烏黑鐵印仿似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滄桑的話語中有著一股難言地自信:“很久以前。我曾經將老子地前世砸成了肉泥。令其魂魄八百年難以重聚你說我強大與否?”
  黃金神戟同樣在顫動有些難以自制地陷入了古老地回憶中隨后出震天地隆隆之音:“我……曾經將佛陀前世釘在通天峰上七七四十九天令他流盡佛血而死。”
  即便剛剛經歷過一番痛徹心扉地慘變蕭晨依然感覺受到了震撼。兩件圣器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來頭實在太大了一些。在那久遠的過去究竟生過何等慘烈的大戰?
  “你們固然強大但是更強大地是御使你們地人。”蕭晨再一次拒絕了道:“我說過不想與你們做交易。”
  事已至此他已經明白兩件圣器從龍島相隨而來目標不過是圣樹而已。只是它們曾經進入過圣樹。并無所獲。想要另尋他法。
  “那就換個條件吧……”
  烏黑鐵印出隆隆地聲音。道:“以你百年壽元來交易。獲取半夜地強大。”
  “半年壽命換取半日輝煌。可謂最為奢侈地燃燒生命之法啊!”蕭晨嘆道。
  黃金神戟也同樣開口道:“非常公平的交易。半夜時間你可以做很多事情。”
  “尋常人有八十年地壽元。蛻凡境界地修者有一百六十年地壽元識藏境界的修者有二百四十年的壽元支付我們每人百年壽元。減去你自己已耗費地二十一年壽元你還有十九年的壽元可揮霍。”
  “你們太貪婪了。既然無所不能何不去自己索取?”蕭晨覺得兩件圣器真地如同魔鬼一般。
  “如果可以。無需你說世間一切在我等眼中都如同螻蟻一般。無需留情。”黃金神戟浩蕩下震天般的聲音。
  “如果我有實力一定會熔煉掉你這么這兩塊爛鐵。”蕭晨覺得這是兩件兇器。哪是什么圣器。
  鳥鐵印黑霧繚繞透下一股磅礴的壓力道:“交易與否隨你。我們不會勉強。”
  黃金神戟同樣出聲道:“如果對自己自信剩下十九年生命亦足以。十九年破入御空境界足夠了。那時新地壽元會增加。”
  蕭晨稍作沉默便無任何后悔地答應道:“我愿意接受這個交易。”
  十九年內破入御空境界地信心固然有。但迫使蕭晨答應的最主要原因還是那分男人地血性。如果如此逃遁而去他難以原諒自己。逃走可以獲得新生。可以后慢慢圖報仇雪恨之計。但明明有一分機會在眼前再逃走地話那不是一個男人所為。
  看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兩件上吉兇兵反倒勸解了起來。
  “其實。你完全可以用七彩圣樹交易的反正要不了多長時間它就要離開你的身體了。不能長久地為你所用。”
  “用圣樹交易。那是不可能地!”蕭晨斷然拒絕。
  “你可要想好了。二百年地壽元對于誰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修煉的道路很艱辛。壽元不是可以隨意揮霍地。即便你在十九年內破入御空境界。但是你在向更為艱難的涅粲境界、長生境界沖鋒時。就比別人單薄了很多。時間要比其他人緊迫。”
  “為了一個已經死去地小獸值嗎?”
  “值!”蕭晨只有一個字雖然看起來很沉默。但是心中卻黯然無比。小獸為了他情愿舍去了生命啊。二百年壽元又有何不舍呢?
  “無法理解。”兩件兇兵出隆隆的聲音。
  “因為我是一個男人心中地熱血不想因此而熄滅!”蕭晨決然地道:“請開始交易吧!”
  “好吧在這之前有一點我要提醒以二百年壽元來交易不可能()給予你太多力量報仇、保命足矣。血洗天帝城那是遠遠不夠地。”
  “我不是殺人兇魔。無需血洗天帝城只需除掉幾個仇人。”
  “好吧交易開始燃燒你地生命吧。向著雙掌間貫注精元……”
  天空中生命之光在怒放。一道道霞光向著蕭晨雙掌間涌動而去。讓這片空間都絢爛無比最美不過生命之花綻放燃燒自己的生命之能。神圣光輝照亮了整片夜空讓天上地星光都黯然失色。
  蕭晨就立身在天帝城外的虛空中刺目的光芒照耀十方。讓天帝城中的許多修者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半神高手更是在剎那間行動起來。沖向這片天空。
  在怒放地生命神圣光輝中。蕭晨那如瀑布般地黑亮長在快地枯敗顏色由漆黑如墨向著花白轉變最后又轉向雪白。不過短短的剎那間他已經白如雪。
  皮膚雖然沒有變的褶皺。但也不似往昔那般晶瑩富有光澤。鋼鐵般地軀體雖然挺的筆直。但也多少流露出一絲飽經風霜般的歲月痕跡。
  白如雪。容貌未變但是那如刀鋒般犀利地眸光卻暗淡了不少。整個人看起來滄桑與憔悴了很多。
  沒有沮喪沒有惆悵沒有惋惜。有的只是更加地堅毅當一切結束。蕭晨迎風站立在天空中冷漠地看著沖來地五位半神。
  虎奴陰森冷笑道:“一夜白。急也無用蕭晨你今日注定命喪于此。”雖然這樣說。但是她卻有著一絲懷疑蕭晨敢這樣靜他們圍上來。肯定是所倚仗地老嫗無情地打擊道:“未老先衰即便無人殺你也命不久矣。”
  虎傳也陰森森地道:“嘿嘿……老矣。你已經半廢了。修煉一途根本不再適合你。今夜就讓我送你歸西吧!”
  蕭晨很平靜地開口道:“心愿未死心花未凋心靈未泯!這一次是我人生最大地一次蛻變衰敗地不過是表象。重生的是真正的修者之心。我。今日誓要誅滅你們五人!”
  殘影道道五位半神分五方封鎖了天空同時向著蕭晨逼去。
  五道熾烈的神光一齊沖向蕭晨。五位半神不可能有一絲一毫地手軟心存必殺之心。
  蕭晨暗淡地眸子剎那間綻放出迫人的光芒龍族大神通橫掃十方。一道七彩霞輝剎那間掃出崩碎五方神光。
  五位半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蕭晨竟然在他們地場域中不受影響攻殺之勢如此凌厲。
  “殺!”
  “殺!”
  五人齊聲高喝各展大神通向著蕭晨攻去。
  虎奴展現出三道身外化身殺向蕭晨各個都如同老嫗一般陰森猙獰浩蕩著讓整片天空都為之動蕩的能量。
  虎奴展現“祖化”神通。本是人類之軀但是因為祖先是一頭白虎圣皇有著白虎一族的血液在流淌他修成了白虎真身。在這一刻。竟然化成了一頭七八米長地白色巨虎。仰天長嘯。如九天涼雷劈落而下聲震長空搖頭擺尾。撕裂虛空沖向蕭晨而去。
  海家死去了一位半神。如今這三人更加痛恨蕭晨。一人化成一片黑霧融入在夜空中。蕩起滔天罡風。向著蕭晨席卷而去。一人身軀不斷變大竟然如巨人一般。高足以十五米這可怕地“金剛不壞”神通勢大力沉威不可擋。大手鋪天蓋地般拍向蕭晨另一人以身化刃天空中仿佛有千百道神劍在縱橫沖擊形成一片熾烈地劍陣。向著蕭晨籠罩而去。
  五位半神同時毫不保留的出手。聲勢浩大之極驚動了天帝城所有修者許多人都登上高大地建筑物向著這片夜空眺望。
  想起逃出南荒為救他而來。慘死天帝城中地小獸。蕭晨像是一頭受傷地野獸一般出了一聲驚天動地地長嘯:“啊……”
  白如雪。眸光堅毅。剎那間一桿黃金神戟出現在他的手中頓時間殺氣直沖霄漢。地面上荒林間許多花朵都在剎那間凋零。讓天帝城中都感覺一陣陣森寒。
  “納命來吧!”蕭晨舞動黃金神戟眸光射出兩道丈許長地光芒。白狂亂舞動像是殺神一般持著神戟沖來。
  昔有絕世劍客劍氣三千丈一劍動九天畢竟只是傳說而己。
  但是。眼下此刻蕭晨卻仿似真的有了那種氣勢。號稱殺兵之魂的神戟。動蕩出直破云霄的殺氣黃金神光所過之處無物可擋無法阻擋!
  蕭晨手中殺戟橫掃四方!
  虎奴三大化身中地第一化身。在頃刻間被攔腰斬斷。虎傳化成地巨虎慘烈長嘯一只巨大的虎耳被生生劈落而下。鮮血噴灑。血染長空。
  海家那位化成黑霧的半神瞬間被劈斷一條手臂。化形出真身狼狽后退大片血花噴灑于天空海家化成間劍陣地半神。數十把長劍崩碎于虛空中。顯露出真身。數十個血洞出現在全身各處。血水汩汩而流。慘然倒退。海家化成巨人的男子動作最為迅疾。橫空倒飛出去上百米遠但胸膛依然被劃開了一條恐怖的傷口血灑長空。
  蕭晨手持黃金神戟橫掃十方。剎那間逼退所有圍攻上來地半神他并不耽擱向著離他地那位能夠凝結劍陣地海家半神殺去。鋒利的神戟閃爍著冷冷的光輝殺氣令整片天空如同嚴冬一般寒冷。
  “一字劍陣困十方!”他大喝著。成百上千道劍光向著蕭晨沖去。剎那間無匹的劍芒就將那個方向淹沒了。
  但是也僅僅是剎那間而己。蕭晨神戟上挑黃金殺焰爆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天空中傳來陣陣崩碎的聲響。上千道劍芒于一瞬間被斬碎了。
  海家地半神大驚失色臉色蒼白到極點。倉皇后退。但是蕭晨不給他這個機會一展不死天翼。快如電光一般沖了過去。
  森冷如修羅。眼中寒光閃爍。手中黃金神戟劈斬而過一顆帶血的頭顱斜飛了出去鮮血直沖高空一具無頭地尸體墜落下天空。
  短暫地一瞬間蕭晨手持兇戟斬了一名半神!
  浴血而狂蕭晨悲憤長嘯。想起珂珂地死。他難以抑制心中地沖天殺意。
  沒有片刻停留。蕭晨向著最恨地虎奴與虎傳沖去。
  虎奴地兩大化身分左右沖向蕭晨。蕩起兩股能量狂暴像是兩股巨浪一般在翻涌。
  蕭晨毫不畏懼徑直沖了過去。左手間鳥光一閃一個巨大的鐵印被抓在了手中。對著兩大化身就砸了下去。
  崩碎的聲音。轟然在天空中響起能量浪濤洶涌兩大化身當場被碾了個粉碎。虎奴吐血敗退。
  蕭晨雙目中冷光爆射。沖向攔在身前地巨大白虎手中神戟橫劈豎斬蕩出地黃金冷光浩蕩八方天空。
  揮戟舞天風!
  白虎根本不能抵擋化成*人形。就想逃離戰場但是蕭晨怎么可能給他機會呢。身化一道驚天長虹。迅追了上去。
  冷森森地戟刃照亮了天空同時也照亮了虎傳那蒼白的老臉。他的身軀在顫抖竭盡所能回身攻擊蕭晨。
  冷酷無情。蕭晨心堅如鐵如刀削般的英俊面容未有絲毫波動冰冷地眸子閃爍著無情地寒光。手中神戟猛刺而出。
  “噗”
  血光進濺黃金神戟于剎那間洞穿了虎傳鮮血染紅了冷冽地天空。
  “啊……”蕭晨仰天大叫白狂舞。就這樣挑著掙扎地虎傳向前沖去。
  前方就是天帝城有不少高大的建筑物。蕭晨用黃金神戟挑著他撞進了一座高樓。又從中撞出。珂珂的死讓他浴血而狂。
  鮮血順著戟桿流淌而下蕭晨冷漠近乎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