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13 男人的血性

鮮血順著戟桿流淌而下,蕭晨冷漠近乎殘酷。
  他以黃金神戟挑著虎侍的**,在天空中極速前進,撞碎了三座高大的建筑物,最后一聲大吼,震動兇戟,崩裂了虎侍,五臟六腑、四肢、頭顱紛紛飛了出去,血腥近乎殘暴,天空中是一片血紅,血霧飄動,腥氣刺鼻,令人欲嘔。
  在染血的天空中,一道光影在血霧中急沖而起,就要想著遠方逃遁而去,那是虎侍未滅的靈魂。
  蕭晨眸中冷光閃爍,迅如疾電,不死天翼劃破長空,他如一縷浮光一般,剎那間追了上去。
  他的左手間一個烏黑的鐵印,快速放大,眨眼間化成了房屋般大小,狠狠的擊砸而下,蕩起無盡黑霧,在隆隆聲中,黑色的閃電在劈舞,虎侍的靈魂于一瞬間灰飛煙滅,連點滴靈識都沒有剩下。
  蕭晨之強勢震驚了所有人,人們無法理解,他的實力為何提升如此之快,而他手中的兩件兇兵更是恐怖的邪乎,根本無法阻擋,破碎一切有形之質。
  遠處,虎奴目睹了這一切,憤怒咆哮,本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子,最后竟然斬殺了半神,重創了他們。
  海家的人更是憤怒,已經有兩位半神死在了蕭晨的手中,如此慘痛的代價讓他們無法承受。
  海家的那名十幾米高的巨人悲憤長嘯,一步足有十幾米,剎那間就在天空中奔跑了過來,巨靈掌轟向蕭晨。
  黃金神戟光芒照耀天地,殺氣仿似直凌九重天,天空中凝結出一朵朵冰花,晶瑩剔透,不斷飄落而下。
  蕭晨騰空而起,在高天上雙手舉著兇戟立劈而下,冷森森的黃金神光撕裂的了天空,于剎那間劈出一道滔天血浪,神戟斬下巨人的一條手臂,巨大的臂膀帶著大片的血水,墜落下漆黑的夜空。
  “啊……”海家半神慘痛長叫,在剎那間顯化出本體,恢復到正常體型。斷去一臂,可謂痛徹心扉,他的五官都近乎扭曲了,嘴角滲出絲絲血跡。
  蕭晨平靜無波,冷酷的揮動著神戟,再一次向前殺去。
  狂風涌動,一片黑霧像是魔云一般向著蕭晨籠罩而去,海家另一名半神上前援救。身體完全化成了黑霧,可以腐蝕半神高手,但是面對黃金神戟的光芒,這位半神卻顯得有些無力。在剎那間被蕭晨以神戟掃成重傷,黑霧被斬斷,半神口中鮮血噴涌,顯化出真身倒飛而去。
  緊逼不舍,蕭晨揮動黃金神戟沖了過去。
  那名具有金剛巨人神通的半神,殘忍的笑著,也向著蕭晨沖來,身體仿佛燃燒了起來,光芒刺目,這是最為慘烈的自殺式攻擊,他想引爆體內的所有生命精元。
  看著那猙獰與森然臉頰,蕭晨沒有絲毫波動,黃金神戟立劈而下,一道血光沖天而起,沒有絲毫意外,將擁有金剛巨人神通的半神立劈成了兩半,鮮血狂涌的剎那,殘尸也同時爆裂了開來。
  蕭晨動作快如閃電,左手中烏黑的鐵印剎那間擋了出去,鐵印迎風暴漲,初時拳頭大小,快速鼓脹起來,直至大如房屋,將那爆碎開來的軀體碾了個粉碎,所有能量浪濤全部被烏黑的光芒擊碎。
  蕭晨再回頭時,海家那個能夠化成黑霧的半神已經快消失了,而虎奴更是早已沖進了天帝城深處。
  半神也是人,更加在乎自己的生命,修煉不易,能夠走到今天,付出了太多,既然無法抗衡,沒有人愿意死亡。
  三名半神的慘死,已經讓剩下的兩人徹底失去了斗志,根本無法對抗,他們快速逃遁而去。
  事已至此,蕭晨怎會罷手呢,展開不死天翼追了下去,無論如何他也不想放過虎奴,許多事情都與她有著直接關系。
  虎侍三大化身都被碾碎了,如今急急如喪家之犬,再也沒有了往昔的囂張與跋扈,逃命最緊要。自高空俯沖而下,快速向著天帝城中復雜的建筑群中沖去,她想躲起來,躲過這個殺神。
  但是,蕭晨怎么可能給她機會呢?從開戰以來,一直以一縷神念鎖定了她,誰都可以放走,唯獨她絕對不能放過。
  伴隨著陣陣風雷之響,蕭晨抖手將烏鐵印砸了出去,黑云翻滾,墨浪滔天,烏光爍爍,烏鐵印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長長的尾光,于片刻間就追上了老嫗。
  在驚天動地的驚雷聲中,黑色的閃電撕裂了虛空,鐵印狠狠掃過老嫗的雙腿。
  剎那間慘叫傳來,老嫗雙腿被徹底砸爛,化成了血泥,星星點點,墜落下高空,這種痛徹骨髓的折磨,讓她近乎發狂。
  蕭晨快速追了上去,到了現在無需話語,沒必要說狠話,行動可明心意,黃金神戟斜斬而下。
  “噗”
  血花迸濺,老嫗的那條本已殘廢的臂膀被卸下,痛的她在天空中翻滾,滿頭灰白的長發都披散了開來,神情猙獰無比。
  她陰森森的沖著蕭晨詛咒道:“你最終要慘死……虎家不會放過你的,你的微末之技在中土虎家眼中,不過如那蚍蜉一般,渺小的可憐……”
  寒光爆閃,天空中的血霧凝成了冰凌,血色的冰渣墜落而下,更有不少雪花凝現在天空中。
  “噗”
  黃金神戟劈下了老嫗的另一條手臂,任老嫗慘嚎,鮮血順著戟桿長流而下,染紅了蕭晨的雙手,但他古井無波,冷靜的可怕,雙眸中的光芒像是萬載寒冰一般冷冽。
  “我虎家高手虎烈就在南荒……你活不了多久了,他會替我們報仇的,會用最為殘忍手法折磨你至死!”老嫗惡毒的沖著蕭晨笑著,同時身體中涌動出一絲光芒,想要自爆軀體。
  刷七彩霞光閃爍,龍族大神通禁錮術展現而出,蕭晨在剎那間定住了她,不給她自殺的機會。
  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寒光,震動兇戟,洞穿了老嫗的胸膛,半神高手不是那樣容易死去的。猛烈抖動兇戟,一道光影飄出,老嫗的三魂七魄被一一震了出來。
  揮動神戟,一個帶血的頭顱飛了出去,老嫗的尸體墜落下高空。
  戮神式!
  蕭晨掌刀如虹,屠掉老嫗一魂,而后掌刀連揮,將三魂七魄屠了個干干凈凈。
  老嫗死了,但是蕭晨的心卻空空落落,并沒有絲毫報仇的快感,珂珂終究還是死了,即便殺了所有人又能如何,真的能夠改變一切嗎?
  但是,他必須要做一些事情,決不能因此而罷手,騰空而起,向著海家逃走的半神追去。
  海家府邸中,徹底大亂,海翻云立身在高天之上,身軀在顫抖,家族折損了三位半神,這種損失真的無法承受。
  化成黑霧的半神已經沖到了海府上空,來到海翻云的身邊,擦干嘴角的鮮血,道:“去請老祖出手吧。”
  海翻云眉頭微皺,道:“他們在閉關,曾經有言,不到家族生死危亡時刻,不可打擾。”
  半神慘笑道:“蕭晨的實力已經不是半神所能夠對抗的了,我擔心他會殺到這里來,家族將會面臨大禍……”
  此刻,蕭晨正如半神所說那般,正在向這里殺來,殺氣并未因手刃虎侍與虎奴而減輕,海家有幾人已經上了他必殺榜,他準備無情屠戮。
  但就在接近海府上空之時,黃金神戟與烏鐵印突然顫動了起來,傳出陣陣精神波動。
  “麻煩!”
  “前方有危險。”
  聞言,蕭晨停在了天空中,略微沉默后問道:“不能對抗嗎?”
  “你現在對付方才那些初入半神境界的高手足可以,勉強可以屠滅半神巔峰境界的強者,但如果再強上一些的話,恐怕有些麻煩。想要冒險相搏,祭獻給我們的二百年壽元太少,我們可不愿做賠本的買賣。”
  “你們兩塊爛鐵在欺騙我。”
  “我們說了,報仇與保命足以,你的仇人中并沒有高過半神巔峰的強者,如此并沒有欺騙你。但你現在要去前方那座海府,情況恐怕非常不妙,那里有真正的強者氣息,雖然處在沉睡中,但隨時有可能會醒來。”
  “兩塊廢鐵,貪婪而無恥。”蕭晨低低了罵了一句,而后冷酷近乎無情的道:“如果現在一擊遠退,我可以逃走嗎?”
  “這個……可以!”這一次兩把兇兵給予了肯定的回應。
  就在剎那間,蕭晨將手中的烏鐵印狠狠的向著海府砸了出去,而后頭也不回的向著西北方向逃去。
  “媽了個巴子!當我是什么了……”烏鐵印憤憤的傳出精神波動,但卻也沒有立刻逆轉而回,大如山岳,像是一座山一般從天空中墜落而下。
  “轟!”
  大地搖顫,海府一片巍峨宏偉的宮殿在剎那間被碾了個粉碎,更有許多建筑物直接受余波而崩塌了,大地之上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半個海府化成了廢墟。
  空中的海翻云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頓時氣的臉色煞白。
  “我一定要屠了這個小子!”
  “一定要殺了他!”
  烏黑鐵印卷起千重墨浪,沖天而去。
  敗走南荒!
  雖然誅殺了幾名大敵,但是蕭晨依然失落無比,更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這一次他真的敗的很徹底……在這里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不想幼稚的發誓,不想喝出豪言壯語,心痛唯有自知,他一路默默無聲的向著西北飛去。
  遠離了天帝城,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
  無盡荒脈自腳下飛快倒退,蕭晨有著說不出的疲倦。
  遠離天帝城五百里,一道光影在前方顯現而出,攔住了蕭晨的去路,竟然是那個看起來懶散無比的龍騰。
  蕭晨定住身形,手握黃金神戟,如果不是兩件兇兵在提醒他有危險,他恨不得挑了眼前這個家伙。
  龍騰攪風攪雨,在這次事件中推波助瀾,蕭晨對于南荒龍族徹底失去了好感,他們太過絕情了,竟然眼睜睜的看著珂珂死去而無動于衷。
  “不好意思,你好像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龍騰懶洋洋站在那里,一副滿不在乎的神色,雖然是在對蕭晨說話,但卻漫無目的的向著四方看。
  蕭晨未語,轉身就向另一個方向飛去。
  刷光芒一閃,龍騰截住了他的去路,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唉,我也很難過啊,不過既然已經發生,無論如何也無法挽回了。我奉老人家之名,來此取回龍族圣樹,請你幫忙配合下吧。”
  極力抑制將烏鐵印砸出去的沖動,蕭晨平息下劇烈波動的情緒,道:“那是屬于小獸的,我不會交出去的。”
  “唔,很讓人頭痛啊,我必須要取回去。我真的不想殺你啊,不然小獸豈不是白死了……不過你非要逼我出手,那也沒辦法了。”龍騰看起來松松垮垮,漫不經心的在虛空中漫步,向著蕭晨走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虎嘯傳來,一道白影像是星光一般,在夜空中電射而來,一個長相粗獷的大漢,瞬間沖到了近前。
  “總算趕上了。殺了我虎家高手,就想一走了之嗎?小子你自裁吧,將那圣樹補償給我。”
  “虎烈你的手伸的太長了!”龍騰轉過身,臉色漸漸轉冷。
  “長嗎?我不覺得,他屠了我虎家高手,今曰必死。至于圣樹可不是屬于龍族的,本就是真正屬于雪白小獸的,龍族根本不是它的所有者。”
  短暫的與兩件兇兵溝通,蕭晨已經明了,眼前這兩人可能已經是長生境界的高手了,根本不能對抗。不過,兩件兇兵倒也肯定的回應他,足以飛遁而去,逃離這里。
  既然無法對抗,蕭晨駕馭神戟與鐵印,在剎那間于空中留下兩道可怕的光芒,烏光閃閃,金光爍爍,撕裂虛空,像是兩道長虹并駕而行一般,瞬間沒了蹤跡,比之以前也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
  強如龍騰與虎烈,雖然將提速提升到了極限,但卻也根本追之不及。
  蕭晨不知道自己飛到了哪里,也不知道飛行了多長時間,曰升曰落,又是一個艷陽天,直至最后力竭之時,他墜落下天空。
  碧藍的天空,像是水洗過一般,干凈的沒有一絲雜質,如同一塊巨大的藍寶石一般。且離大地是如此之近,給人無限自然之感,仿佛連接到了藍天的大地上生機勃勃,各種花草植被,將這片土地裝扮的美麗而又富有生氣。
  一條青碧的小河像是玉帶一般,蜿蜒過馨香陣陣的的芳草地,在百花盛開的這片凈土之上,發出叮叮咚咚的歡快樂章。
  昏昏沉沉,恍惚間,蕭晨仿佛回到了故鄉,高堂白發,倚站村前,遠眺村外那條通往外界的泥路,依稀間他看到了父母那曰漸衰老的容顏,白發蒼蒼,淚眼渾濁,他們曰曰眺望,月月企盼,望他早曰回家。
  清水河畔,柳絮紛飛,伊人悲歌,遙望昆侖。曰復一曰,年復一年,歲月無情,紅顏易老……久而久之,那清麗的身影已經雕琢上了歲月的痕跡,華發早生根,常年望昆侖,最終綠水長流,河畔芳蹤杳逝……天帝城中血戰,雪白小獸戀戀不舍的最后回望了一眼,沖天而起,天空中血光崩現,就此它再也沒有顯現……昏迷中的蕭晨感覺頭痛欲裂,驀地大叫了一聲,從芳草地中坐起,滿頭冷汗,凝望眼前的這片凈土。
  遠處一個村落前,一對老人相攜而立。柳絮紛飛,前方清水河畔,正站立著一名麗人。
  “蕭晨……”熟悉的呼喚清晰的傳入蕭晨的耳中。
  蕭晨如遭雷擊,淚流滿面,喃喃道:“我回到了家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