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214 失落的

距離那混亂的一夜,已經過去了三天,天帝城暗流涌動,對于當日發生的事情,眾人褒貶不一,盡管大家族勢力強橫,但怎封的了之口?
  海家無疑是灰頭土臉的,三位半神被殺,可謂損失慘重,半個府邸被夷為平地,顏面掃盡。
  虎家之強勢有目共睹,雖然遠在土,但令南荒各大勢力都不得不小心與之相處,除卻不死門與獨孤家外,幾乎沒有哪個家族能夠與他們抗衡一二。
  難得的是在這次事件,虎家同樣沒有占得一絲便宜,有損傳承數千年的威嚴。
  風波洶涌,消息很快傳遍了南荒,人們議論紛紛,大家族面對負面消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想要封殺那是不可能的。
  蕭晨最終大殺四方,固然是人們議論的焦點,但更多話題還是雪白小獸,天降異相,半個祖神級的排場,惹出了軒然大波。許多人紛紛預測,此后數十年長生界必然大亂。
  小獸來歷太不尋常了!
  當年佛陀、老等人前世被殺時,也出現過這種異相,曾經引得禍亂臨世上百年,而這一次或許將開啟一個更大的災難之門。
  謠言在南荒流傳。
  而真正懂得其隱情的人,如虎家的老祖宗,以及南荒的老古董,則只是沉默的搖了搖頭。在整片南荒沸沸揚揚之際,蕭晨卻不知身在何方,天帝城沒有人知道他最終的去向。
  鮮花爛漫,草色清香,混合著陣陣泥土的氣息,讓人感覺更加生動與真實。
  熱淚盈眶。蕭晨凝視著前方,看著白發高堂,看著那熟悉清麗身影,怎么也無法相信這會是真的。
  難道破碎虛空,真的回到了故鄉?
  當蕭晨集精神,一步步向前走去時,一切都消失了。天空依然湛藍,花草依然芬芳,四周景色如故,跟他的家鄉真地很像。只是白發蒼蒼的父母與那條芳影已經消失,村落更是早已不見。
  “終究是夢一場……”蕭晨望天而嘆:“為何剛才是如此的真實?”
  邁步向前走去,這是一片美麗的花海平原,一望無際,五顏色的奇花異草讓這片大地充滿了靈氣。
  更有許多遇人不驚的小動物,好奇的打量著蕭晨,雪白的長耳兔,色彩斑斕的五色鹿。圍著蕭晨跑來跑去。
  氤氳靈氣。似薄煙一般,在百花瑤草間繚繞,在陽光的照射下,如彩霞一般絢麗。
  “這是什么地方?”蕭晨充滿了疑惑,這里真地像是出世的凈土一般,沒有世俗之氣。連小動物都遇人不驚,實在有點讓人驚異。
  真正的神仙之境莫過如此,靈氣飄動,美的如同畫卷。
  蕭晨騰空而起,想要在天空看清這里的一切,沖上高天的剎那,他感覺忽然多了三個太陽,四方皆有艷陽。他失去了方向感。
  迷亂!
  這里不是尋常的所在,有著讓人迷失一切的神秘力量,蕭晨感覺天空色彩斑斕,許多花草林木竟然浮現在他地周圍。
  讓他錯愕無比,懸浮在天空地植被,如同地面上的花草一般,繚繞著點點氤氳靈氣。
  難道有這里籠罩著一個巨大的幻陣不成?
  蕭晨沒有魯莽沖撞,緩緩降落在芳草地上。再仰頭觀看時。只有一輪柔和的紅日當空懸掛,方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消失了。
  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蕭晨如此感嘆,選定一個方向,大步向前走去。
  只是走了一個多時辰,他發現又回到了原點,那里還有他昏迷時躺臥地痕跡。
  “我到底來到了怎樣的一個地方?”蕭晨皺起了眉頭。
  冷靜下來,用心去感應周圍的一切,這個時候身體忽然綻放出點點霞光,七彩圣樹緩緩在他體內搖動著。
  圣樹竟然還沒有離開他的身體,不過卻早已與大神化的穴道失去了聯系,神圣之力已經不能為蕭晨所借用。略微思索,蕭晨引導圣樹浮現而出,寶樹出在他手一顫一顫的,周圍的點點氤氳靈氣全部被震散了,像是破開了迷霧一般,蕭晨感覺眼前豁然開朗,他再一次有了方向感。
  不再遲疑,托著寶樹,在低空向前飛去。
  如此,飛行了足足有五百里,前方已經看到了森林,終于要飛出了花海。
  在花海邊緣地帶,一座低矮的石山矗立在那里,上面龍刻著幾個大古字:迷亂花海。
  鐵鉤銀劃,蒼勁有力,這是蕭晨略微思索后才辨認出地,因為字體很古老。
  “原來身后這片凈土叫迷亂花海,倒也有些貼切。”
  前方,蒼翠的深林,并不顯得荒幽,相反倒有些安謐祥和。
  “你是從迷亂花海走出來的嗎?”一個略顯嬌柔、帶著絲絲疑惑的動聽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蕭晨轉頭觀望,只見一個少女如空谷幽蘭一般,氣質出塵,靜靜的站在花樹從。
  眼是人心靈的窗口,秋水般的眸純凈無比,長長的睫毛眨動著,令她看起來嬌憨而又天真,瓊鼻挺秀,紅唇晶瑩潤澤,雪白地貝齒像珍珠一般泛著光澤。
  少女地嬌軀像是玉柳一般,輕盈而又柔嫩,說是完美也不為過,如墨的黑亮長發,光可鑒人,自然地披散她的腰際,她身穿一身白衣,美的像是畫走出的仙一般。
  少女可謂婀娜秀麗到極點,且氣質出塵,她正好奇的看著蕭晨,長長的睫毛眨動間,一雙大眼撲閃撲閃的,泛出點點純真而又充滿靈氣地光芒。
  像溫柔的風輕輕拂過一般。氣質出塵的少女實在給人以驚艷的感覺,如那云霧飄渺的仙山上的一朵潔白的仙葩一般,她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大叔你怎么不說話呀?”如同天籟的聲音帶著一絲疑惑。
  大叔?蕭晨愕然,摸了摸自己雪白的長發,恍然后無言以對。
  “大叔你已經走出了迷亂花海,現在這一切不是幻覺了。”少女說到這里,從臂彎地竹籃取出一個玉瓶,道:“大叔你喝些清神水吧,這樣很快會擺脫幻境。”說著,皓腕輕揚。她小心的丟了過來,看得出她有些戒備,不想靠太近。
  蕭晨撿起玉瓶,擰開玉嘴,頓時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大悲過后他已經三天未沾水米,真的有些口渴了。喝完之后。通體舒泰。渾身的毛孔都仿佛張開了一般,他覺察出清神水不是凡品,已經掃除了他的疲勞。
  “大叔你真能喝。”少女明眸善睞,淺淺輕笑,讓人感覺如沐春風。非常有感染力的微笑,似沙漠地清泉。如戈壁地綠洲,給人以眼前一亮的感覺。
  蕭晨將玉瓶還給了少女,語氣很平和,問道:“我真有那么老嗎?比你大不了幾歲吧。”
  如空谷幽蘭的少女,認真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年輕的大叔。”
  蕭晨苦笑,這個出塵的少女真地很特別。不過卻讓人非常容易生出好感。
  經歷過天帝城的種種險惡,看到這樣一個充滿靈氣的少女,就像是看到了自干裂的大地上流淌過一條生命清泉一般。
  “這里是什么地方?”
  “這里是天堂啊。”少女露出一絲調皮的笑意,雙頰漾出兩個小酒窩,看起來有些俏皮有些可愛。
  “那你呢?”
  “我當然是天堂的天使了。”
  遇到這樣一個調皮少女,蕭晨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道:“快點告訴我,這對我很重要。”
  “哦。好吧。這里是凈土。是一些老爺爺老***隱居地。大叔,你是怎么找到這里的?”少女稍顯迷糊地眨動著大眼。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嬌俏的鼻皺了皺,顯得非常活潑可愛。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闖入了這里,這里離南荒天帝城遠嗎?”“好遠啊!”少女驚訝的望著蕭晨,道:“南荒距離這里足有五萬里呢,大叔你怎么跑這么遠呀?”
  揉了揉太陽穴,蕭晨有一股說不出的倦意,盡管方才清神水已經掃出了他的疲累,但此刻他依然又有了困乏的感覺,他知道有身體上地病痛,但更多地是源于心靈。
  “大叔先去我們的村吧,你地狀態似乎不太好。”
  “謝謝。”
  蕭晨默默的跟著白衣少女,在靈氣蕩漾的秀麗森林穿行。
  “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再不看路的話,就要撞到大樹上了。”
  經她提醒,蕭晨本能的躲避,結果卻喚來少女的輕笑:“大叔你真逗,我騙你的,你自己怎么不看路呀。”
  “大叔很累。”
  “年輕的大叔打起精神,不要暮氣沉沉的好不好,你看這片森林多美啊?爺爺說這里的每一株古樹都通靈了,更有一株靈根是當年的伏羲祖神栽下的,如果能夠找到,可以解除一個人的所有煩惱,實現他所有愿望。”
  一路上少女歡歌笑語,輕靈的跑來跑去,就是碰上一頭小鹿,也要友好的打聲招呼,竹籃里除了各種草藥外,還裝滿了各色的野花。
  “大叔,我難得碰上一個不認識的人,你給我講講我面那些有趣的事情吧。少女非常的活潑,像是個精靈一般,自始至終都很歡快,非常的富有朝氣。
  “大叔你怎么不說話了?”
  “噗通”蕭晨眼前一黑,栽倒在了花木叢。
  “呀,大叔你怎么了?”少女輕靈的繞過幾株古木,快速跑了過來,將蕭晨扶起,驚訝的道:“年輕大叔的生命能量很虛弱。似乎命不久矣。”
  少女纖纖玉指輕輕滑動,一片晶瑩的光輝灑落而下,將蕭晨籠罩在了里面。而后她以天籟般的聲音哼唱著不知名地歌曲,輕靈的向前走去,蕭晨在晶瑩光輝漂浮而起,跟隨在她的背后一起前進。
  大約行了十幾里,秀麗的森林漸漸稀疏,前方一個清新的小村展現在眼前,那里靈氣飄動,彩霞點點。真的如同仙境一般。
  亭臺樓閣,小橋流水,花草芬芳,景色秀麗無比。
  小村似乎只有幾十戶人家,都是小木屋,像是一個個大蘑菇一般,上面還爬滿了神藤,翠綠的枝。鮮艷的花朵。搖曳出點點神輝。
  少女跑到一個擁有兩個小木屋的庭院前,推開竹木柵欄門,歡快有些調皮的叫著:“爺爺,我回來了。”
  “清清回來了。”一個鶴發童顏地老人推開木門走入院。
  “嗯,爺爺我撿回來一個大叔。”
  蕭晨之所以昏迷過去,那是因為生命精元流失太過嚴重。肌體內的許多器官嚴重老化,雖然還沒有在他的外表顯現出來,但是氣血明顯非常虛弱。這一次昏倒,足足讓他昏迷了半個多月,期間隱約他聽到了一個老人的話語。
  “如果不是那株寶樹隱入他的體內,他可能就危險了。此外,他體內有個非常奇怪的穴道,在提供著絲絲生命之能。不然以他剩下的壽元來說,很難維系所有器官都能夠正常運作。”
  “年輕的大叔好可憐哦。”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蕭晨才漸漸有蘇醒地跡象。
  而此時距離那夜驚變,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天帝城剛剛平靜下來,另有一條消息流傳了出來,海家與虎家將聯姻。雖然,兩家人還沒有正式公布。但是外界已經風傳。南荒雙珠之一地海云雪將與土虎家家主第七定親,將于一年內完婚。
  這則轟動性的消息。無疑讓風風雨雨的天帝城又開始暗流洶涌,許多人都看出了虎家的強勢,已經將手從遙遠的土伸到了南荒來,是在真正擴展自己的勢力,還是在試探南荒龍族呢?沒有人知道。
  一個月來蕭晨昏昏沉沉,終于將要蘇醒了。這一天,如同仙境地小村外,傳來陣陣龍嘯之音,聲音滾滾如雷,打破了這里的安寧與平靜。
  不過,居住在這里的老人們并沒有憤怒之色,依然古井無波,該看書的看書,該遛鳥的遛鳥,該修煉的修煉。
  將蕭晨帶回來的少女,高興的推開柵欄門,向著村外跑去。
  遠處一頭足有兩米長地黑龍,閃爍著陣陣烏光,像是一片黑云一般,快速沖了過來,祖龍之頭,獅虎之身,祖龍之尾,渾身上下黑甲森森,說不出的神武。
  “小黑你怎么這么久才來啊?”清清輕撫著黑龍的頭,高興的騎了上去。
  奇怪的是,本是高傲無比,從來不允許人騎坐的真正龍族之王,卻并不動怒,反倒帶著少女躍上了樹梢,踩踏著枝,像是在飛騰一般,在森林的上空加留下一道道影跡。
  遠處一個憨憨的小胖,正在滿頭大汗地跑來,沖著飛騰于林梢地黑龍擺手。
  “小胖哥你怎能將小黑關這么久,也不讓它來看我。”
  “最近我與它經歷了一場生死劫難啊。”小胖在林喘著粗氣。
  “我們去圣山了,我現在五條獸魂合一了。小黑更是捕捉到了一縷龍氣,以及一條古獸王之魂。”小胖的興奮是不加掩飾地。少女清清的嘴巴張的大大的,驚道:“你們去圣山古祭壇了?那里得到的可是真正的上古獸魂啊!小胖哥你太厲害了,竟然五魂合一。”
  “運氣,嘿嘿。你不是看到了嗎,小黑由一米五長到兩米長了,這次它比我的收獲大。”
  “唔,是呀,它跟隨你們從龍島來時才一米多長,一年多進步可真大。”少女點了點頭,而后道:“對了,小胖哥,我撿到一個奇怪的大叔。”
  “撿……到?”顯然,小胖露出驚疑之色,道:“什么人可以闖入凈土呢?”
  “他似乎是從迷亂花海闖過來的。”
  “什么,竟然有人如此厲害,可以闖過那片可怕的地方?”
  “嘻嘻,我帶你去看看,年輕的大叔很帥氣。”
  來到小木屋內,小胖當時就驚叫了起來:“蕭晨……怎么會是他?”
  “咦,你認識可憐的大叔?”
  “當然認識,生死之交。全虧了他,不然我們那一族,就全死在魔鬼手了。”
  這個時候,蕭晨也處在將醒的時刻,迷糊的睜開雙眼,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一個憨憨的小胖正在沖著他笑呢。
  “牛……仁?”
  “是我!蕭晨你這是怎么了?媽了個巴的,誰把你傷成這樣,告訴我,牛爺滅了他去!”
  清清扯了扯牛仁的衣袖,以神識傳音道:“他流失了很多生命精元。”
  “沒事,怕啥!去那神秘的圣山,說不定可以祭出一條祖神之魂呢,到時候生命力旺盛的幾輩也用不完。”牛仁看出了蕭晨的虛弱,使勁拍著胸脯安慰他。
  外面傳來咳嗽聲,清清的爺爺走了進來,像是逗小孩一般,摸了摸牛仁圓乎乎的小胖臉,笑瞇瞇的道:“童言無忌,大風吹去,小孩不懂就不要亂說話,驚怒了圣山的上古獸魂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