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217 圣山

黑龍王如閃電一般向前沖去,小胖子牛仁自然不能獨自逃走了,蕭晨也沒有任何猶豫跟著沖了進去。
  沒有一絲聲音的深林,寂靜的讓人害怕,除了聽到自己的破空聲之外,根本聽不到其他任何風吹草動的聲響,沉重灰暗的壓抑感涌上蕭晨與牛仁的心頭,讓他們有一股想大聲喝喊的感覺。
  陰森的老林中,充斥著一股壓抑性的力量,可以想象,如果長時間困在這里定然會讓人崩潰。
  “小黑你是怎么了?”意識到不妙,牛仁有些著急。
  黑龍王不理睬他們,徑直沖向森林深處。
  前行了一里多地,黑龍王止住了身形,在一株參天古木之下,一片雪白的骸骨巨大無比,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堆積在那里。
  蕭晨與牛仁皆吃驚無比,這竟然是一條長長的龍骨,像極了祖龍的骸骨!
  盤繞在數十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古樹之下,像是一條雪嶺一般,如果伸展開來,最起碼也有**百米長。
  祖龍之頭高高昂起,至死時也沒有低下,周身的骨骼出現多處龜裂的地方,長長的祖龍身骨更是有數十處完全斷裂,顯然死前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創傷,被斬斷成數十截,料想是戰死的。
  難道這是一條祖龍?蕭晨和牛仁皆露出鄭重之色。黑龍王的雙眼已經蘊滿淚水,前膝一軟,跪在了龍骨前方。要知道龍王最是高傲,連對天都不不會禮敬,而眼下卻流淚跪下。足以說明其傷感。
  蕭晨與牛仁默默無語,這個時候他們終于發現這并不是祖龍,這應該是一條至強的龍王,雖然沒有最終化成祖龍,但估計也相去不遠了。唯有兩只后爪還不太相像,其他各部位已與祖龍并無二致。
  黑龍王默默無言的圍繞著這頭不知是何年代的至強龍王轉了一圈,而后猛地張口,噴出一道烏光,一瞬間將雪白的龍骨點燃了。
  沖天火焰燃燒而起,周圍的古木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所有黑色焰火像是有靈一般,即便將林木席卷在了里面,但也沒有焚毀它們一絲一毫。
  這個時候,驚人的事情發生了,燃燒的龍王骸骨綻放出奪目的光芒,在快速的縮小,在不斷的變化。
  斷裂的骸骨在接續。龜裂的地方在愈合,最后**百米長地龍骨,竟然縮小到了一米多長,靜靜懸浮在天空中,已經不再是雪白色,此刻綻放出一道道光彩,變得晶瑩剔透,宛如美玉雕琢而成的一般。
  讓蕭晨與牛仁驚異的還在后面,黑龍王雙目中射出兩道冷電,頭上的雙角更是激射出兩道神光。剎那間將龍骨籠罩了。“鏗鏘”
  像是絕世寶劍出鞘般的聲音響起,緩緩的一道絢爛的光芒照亮了整片綠洲,讓綠洲外這片區域外地所有圣魂全都發出了震天的吼嘯。許多魂魄都圍聚在外,想要沖過來,但又不敢進入山林。
  一把絕世寶劍從龍骨中緩緩顯現而出。
  很難說清到底是何種材質的,像是玉劍,又像是骨劍,晶瑩剔透的龍骨在這一刻突然間化成了粉塵,紛紛揚揚,飄落而下。空中只剩下一把奪目的圣劍。
  黑龍王無比珍重的伏下身子,跪伏在地,天空中多半米長的圣劍,像是有靈一般化成一道神光,刷的一聲沒入了它脊柱骨中。
  “鏗鏘”
  像是寶劍歸鞘,發出了真實的聲響。
  小胖子牛仁驚的心臟狠狠地跳動了幾下,他深恐黑龍王被斬了。
  “小黑這是怎么回事?”牛仁驚訝而又有些不解的問道。
  黑龍王一陣沉默,最后低低的嘶吼了幾聲。
  “你是說這乃是龍族地圣物之一。唯有龍王才能御使。然后你們要……”
  黑龍王止聲,再次沉默無語了。
  要怎樣?
  蕭晨與牛仁的心皆劇烈跳動了幾下。他們同時想到了某種可能,但是這決不能說出來,黑龍王如此信任他們,即便已經猜中了,也只能永遠的爛在肚子中。
  圣劍消失了,森林外的圣魂全都散去了,這里再次恢復了死寂般的安靜。
  “咦?那里怎么在冒血氣?”小胖子牛仁驚訝的看著前方。
  逝去的龍王盤骨處,隱藏著一個漆黑的洞口,由于骸骨被煉化了,它顯現而出,正在噴涌黑霧與血氣。
  黑霧森然,血氣雖然看起來讓人容易聯想到鮮血,但是卻沒有絲毫陰煞氣息,反而有一股純正地靈力在浩蕩。
  黑龍王沖了過去,祖龍之角綻放出絲絲光華,連接到了血氣之上,將之不斷引導入自己身旁,漸漸的它被血色光華籠罩了。
  “這是純正的靈氣啊!”小胖子牛仁像是想起了什么,道:“我聽一個老祭祀說過,大地有靈,這可能是傳說中的大地血脈!如果是真的……對于我們來說,這是一場大機緣。”
  蕭晨有些感嘆,這個世上有些人真的很有運道,這個憨憨的小胖子運氣自始至終都好的出奇。他也聽過大地血脈一說,眼前這景象像極了,也許這里地天地銅爐真地溝通了大地血脈也說不定,畢竟這是祖神燧人氏祭煉銅爐的所在地。
  小胖子牛仁坐在深不見底地洞口旁邊開始打坐修煉。
  這個時候,隱在蕭晨體內的七彩圣樹一陣顫動,緩緩浮現而出,絲絲血氣向著它聚攏而去。蕭晨心中一動,將之栽在洞口旁,自己也盤膝坐在地上開始修煉。
  七彩圣樹一現,頓時令血色精氣狂涌而出。寶樹像是有著無以倫比的力量,將大地血脈不斷引導上來。頓時令這里血光燦燦,赤紅一片。
  光芒涌動,令蕭晨、牛仁以及黑龍王感覺汲取靈氣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這是一副罕見的畫面,如果有開啟天眼通者,定然能夠清晰地看到,大地血脈在不斷的上涌,源源不斷的向著寶樹聚去,而旁邊三個受益者也同樣被籠罩在血色靈氣中。
  在這一刻,時間仿佛停滯了,蕭晨他們都沉浸到了無我無物的境界當中。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全身所有毛孔都張開了,己身與血色靈氣仿佛融為了一體。
  小胖子牛仁也很夸張,五獸魂合一后形成的怪胎,直接浮現在身后,那是一個巨大的獸影,像是小山一般矗立在那里。高足以十幾米!張開巨口,吞噬血色光輝,聲勢非常駭人。
  當然,收獲最大的肯定是寶樹,源源不斷的血光直接溝通了它與大地血脈,兩者相連在一起,處在了一種平衡的狀態。
  一天過后,小樹終于再次發生蛻變,一點鮮紅地嫩芽吐露而出,像是一顆血珍珠一般晶瑩剔透。第五片神葉終于將要長出!
  這里血色精氣氤氳,時間無知無覺的流淌而過,蕭晨他們不動如山。陷入無欲無求的境界,而此刻而外面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所有古木都綻放出綠光,整片地域仿佛一顆巨大的綠寶石一般,有不少接近這里的魂魄都被那些蒼勁的古樹地枝葉圍攏,而后生生吞噬!
  蕭晨他們周圍的那些古樹更是如同活了一般,伸展出巨大的枝干,宛如人的手臂一般向著兩人一龍封鎖而去,想要攝取他們的魂魄。*****
  不過。未容它們靠近,七彩圣樹光芒絢爛,彩霞一道道流轉而出,讓所有伸展過來的樹枝全部崩碎。
  整整一個月,蕭晨與牛仁都處在一種空靈狀態,大地血脈精氣不斷涌入他們的體內,改變著他們的體質。
  而在這一個月中,七彩圣樹第五片赤玉葉終于長成了。血亮剔透。如紅瑪瑙一般晶瑩,似神玉一般璀璨。
  至此。巴掌高的小樹,已經有了墨玉葉、白玉葉、碧玉葉、金玉葉、赤玉葉,五片神葉!流動著出的光彩,柔和而又神圣。
  第五片赤玉葉長成,寶樹漸漸與大地血脈失去了聯系,血色地精氣不再上涌,這片地域漸漸恢到了往昔的死寂。
  小胖子牛仁的獸魂從十幾米高長到了將近二十米高。像山一般立在那里,氣勢迫人無比,給人以強大地壓迫感,一個月的精修,讓小胖子牛仁直接從識藏境界一重天,邁入到了識藏境界三重天!短短一個月,他提升了兩重天。
  而黑龍王更是足足暴漲了半米多,軀體已經有兩米五長,實力大漲那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蕭晨則比牛仁晚醒一天,當他睜開眼睛時正好看到一張圓滾滾的小胖臉,正在獨自的傻笑呢。
  “牛仁你怎么了?”
  “我……嘿嘿……哈哈……我進入識藏境界三重天了。”小胖子憨憨的笑著,有些傻氣,但卻顯得很老實與可愛。“蕭晨你突破到了幾重天?”
  “我……似乎很特別。”蕭晨早已發現了自己的狀況,有些愕然的道:“竟然在識藏境界一重天到三重天間不斷不動,非常地不穩定。”
  “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這……還能波動?”小胖子牛仁也很不解,道:“不是只有涅境界的高手,才會發生如此狀況嗎,修為難以穩住,不斷波動起伏。”
  “我也不知道,確實如此,總是來回波動。”
  不過蕭晨卻并不沮喪,以他這種法訣來說,引導大地血脈精氣入體這樣修煉一個月,能夠波動到識藏三重天,就已經算奇跡了。
  因為,更多的血色精氣被他身體中的穴道剝奪去了。
  一個月的時間,整整七大穴道神化了!
  左右肘部的天井穴,雙膝的膝陽關穴,雙腿根的環跳穴,雙腿間地會陰穴,全部凝聚成了璀璨光點。
  這是不可想象地巨大“豐收”。
  如此,他全身上下共有十六個穴道神化了,主要集中在各個大關節處,如此相連起來,等若貫通了他全身各處。
  事實上,各大神穴間已經有金線相連,如此仿佛單獨形成了一副神脈,是一個相對來說還不算完善的全新循環體系。
  盡管沒有像牛仁一般直接沖入識藏境界三重天,并且穩定下來,但是蕭晨知道自己地收獲可能更大,神脈的形成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厚積薄發,他知道早晚有一天體內蘊含的無盡力量會全部“活”過來!
  到了那個時候,很難想象將會發生何等的蛻變。
  圣樹彩霞繚繞,不斷顫動,蕭晨小心的將之捧起,看到第五片玉葉長出,蕭晨比知道自己神化了七個穴道還要高興,一片玉葉比一座金山還有珍貴,寶樹竟然在這里生出了第五葉,實在是天大的幸事。
  此刻,蕭晨與牛仁才知道這片綠洲的可怕,竟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綠光洶涌,專門攝取魂魄,如果不是有七彩圣樹在旁,他們可能早已身死多時了。
  走出綠洲,蕭晨對牛仁道:“我真的不想你與我去冒險。”
  “不用多說了,沒看到我冒了一次險,修為提升了兩重天嗎,這樣太值了。”小胖子憨憨的笑著,拍了拍胸脯,道:“蠻族祭祀傳下來的招魂之法你了解的很少,遠不如我精通,即便你尋到一處祭壇,也不一定能夠成功的召喚雪白小獸的魂魄。”
  有些話無需多說,他們再次上路,險而又險的躲避過幾處有強大魂力波動的地域,他們再次向上行進了千米左右,終于發現了一個荒敗的祭壇。
  到了這里,沒有什么多余的話語,兩人快速布置,時間就是生命,天知道何時會闖過來一頭可怕的圣魂。
  一道道紛繁復雜的圖案,被小胖子刻在了血色的祭壇上。白發如雪的蕭晨站在祭臺中央,手捧七彩圣樹,開始默默祈禱,想要召喚雪白小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