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18 大地血脈

這片區域周圍的都是荒涼的紅土,赤紅如血,古老的祭壇破敗不堪,隨著歲月的流逝,已經近乎粉碎、消失了。
  小胖子在祭壇上已經劃刻完畢,蕭晨手捧七彩圣樹,真心祈禱,愿那遠去的魂魄在眼前顯現而出。
  盡管不知道珂珂是何種族,但是其潛能之強大是毋庸置疑的,潛力無限,說明其魂力強大無匹,這樣的存在死后按理說極有可能會來到天地銅爐的。
  蠻族祭祀的招魂之法,雖然有很多講究,但是在小胖子牛仁的幫助下,蕭晨勉強掌握并祈愿完畢了。
  嗚嗚……
  血色祭臺附近傳來陣陣陰森恐怖的嘯聲,一條條魂影在飛舞,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
  “壞了,不對勁啊,怎么召喚來如此多的魂魄?”小胖子驚呼了起來,道:“不會哪里出了問題了吧,這些孤魂野鬼不會以為我們在祭拜他們吧,莫不是把我們當成了一場盛宴?”
  附近的魂魄飛快聚集而來,其中一頭高足有五六米的人形魂魄,更是張牙舞爪,直接撲上了祭臺。
  在蕭晨與牛仁有所動作之前,黑龍王出手了。
  “鏗鏘”
  絕世寶劍出鞘的聲音,清晰的在血色祭臺上響起。
  刷
  一道神光橫空而過,狠狠的劈中了那條兇惡的魂影。天空中發爆發出一團陰火,巨大的人形魂影剎那間灰飛煙滅了。
  “鏗鏘”
  圣劍出鞘地聲音發出,一道劍光沒入了黑龍王的脊背中。
  如此手段。不僅讓這些魂影一頓,就是蕭晨與牛仁也吃驚無比,黑龍王的圣劍太過犀利了。恐怕就是半神也扛不住。
  遠處陰風浩蕩,陣陣血煞氣息撲來,一個龐大地魂影顯現而出。驚的祭臺周圍所有兇魂全部逃走了。
  “天啊,那是什么東西?”
  牛仁驚的目瞪口呆,一個足有五十米地龐然大物,翻滾著陣陣紅云血煞,自遠空沖來,竟然無懼高空中的流光溢彩,可以駕云飛行。
  “轟轟”
  另幾個方向。同樣有幾個龐然大物。駕起陰云慘霧飛了過來,在如墨的云朵中有幾只巨大的獸爪探了出來,足有幾間房屋那般大小。
  很明顯附近區域的最強圣魂趕到了。而蕭晨與牛仁被圍困了。
  “招魂儀式不管用嗎?怎么沒有將雪白小獸的魂魄招來,卻引來了這樣幾條兇魂王?”小胖子欲哭無淚。
  蕭晨也皺起了眉頭,凈土中的那群老人說地對,來這里實在太危險了,真地是九死一生啊。
  不過正在這個時候,血紅色祭壇忽然閃爍出一道道血光。空間在扭曲,一個黑暗的通道顯現而出。
  “召喚儀式起作用了。”小胖子驚訝的喊出聲來:“這不會是空間通道吧?”
  而這個時候,魔云翻滾,血光陣陣,幾個恐怖的龐然大物已經沖到了近前,那巨大的利爪已經鋪天蓋地般拍了下來。
  如果被它們拍中,定然會魂飛魄散,這些都是兇魂中的兇魂。
  “沒轍了。難道逼得我們跳進黑暗通道中不成?!”牛仁焦急的喊道。
  不過這個時候。未容他們有所行動,整座古老的祭壇突然開始下沉。在剎那間沉入了地下,連通那條黑暗地空間通道也沉入了地下。
  像是天翻地覆了一般,不斷發出隆隆之響。古祭壇快速沉了下去,而后破碎的地表竟然開始慢慢愈合,原地平整無比,成為一片赤紅血土。
  幾個沖過來的龐然大物,驚疑不定的看了看,而后相互戒備著后退,最后各自離去了。
  地下,小胖子驚呼道:“我們這是沉到了哪里?”
  蕭晨一陣沉默,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們進入了真正的天地銅爐中。”
  “你是說這是銅爐內部?”
  蕭晨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這樣吧,我們從銅爐外進入了銅爐內。”
  “這……”小胖子想哭了,帶著顫音道:“蠻族人從來沒有人敢進銅爐內部啊,甚至連相關的傳說都很少,外面都已經那么恐怖了,里面……我們竟然進入了銅爐內部,這……”
  “是誰……想開啟陰間之門?”正在這個時候,陰森森的精神波動,自那跟隨著塌陷入地下地黑暗空間通道中傳出。
  “我X,鬧鬼了!”小胖子驚地險些跳起來,在龍島上時魔鬼是他們那一族揮之不去的噩夢,眼前這種陰森地氣氛讓他立刻與以往那些不好的回憶聯想到了一起。
  “你們為何開啟陰間之門?”陰慘慘的精神波動再一次傳來。
  蕭晨回應道:“我們按照記載中的方法,想要召喚一個遠去的靈魂。
  “唯有在天地銅爐附近的祭壇,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開啟陰間之門,無盡歲月過去了,已經很少有人在用這些祭壇了。”
  這時候牛仁終于冷靜了下來,開口道:“蠻族一直在用,不過并不是為了開啟陰間之門。”
  “我知道他們用來做什么,祭煉獸魂……”
  蕭晨冷靜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一個飄蕩了無盡歲月的老陰靈。”
  “那不就是鬼魂嗎?與銅爐外那些強大的魂魄有何不同?”
  一陣沉默過后,空間通道那邊傳來一聲孤寂的嘆息,精神波動再次傳來:“一墜暗黑,終身難逃……”
  “什么意思?”牛仁問道。
  很長一段死寂過后。黑暗通道內的陰靈反問道:“你們真地相信有陰間地獄、有輪回嗎?”
  “難道沒有嗎?”牛仁反問道。
  “如果說有,你們現在就已經身在陰間地獄中了。”陰靈森冷的回應道。
  “這不是天地銅爐內部碼,怎么可能是陰間地獄呢?”小胖子牛仁反駁道。
  而蕭晨卻激靈靈打了冷顫。無比震驚的問道:“難道說祖神燧人氏,要祭煉一座天地銅爐,實乃是要祭煉一座陰間地獄?”
  老陰靈嘆了一口氣。道:“幾大黑暗領域,混亂不堪,墮入其中,終身難以再回陽間,祖神想要創規則、立秩序,由此就有了天地銅爐與幾大黑暗領域熔煉在一起地事情,可謂震動千古。但是最終祭煉……唉!”
  “我們下地獄了。我們進入陰間了,我們……該不會已經死了吧?”牛仁叫了起來。
  “這是失敗的陰間,和幾大黑暗領域連通的道路都早已被堵死了。”老陰靈地話語冷颼颼的,道:“你們不過開啟了失敗的陰間與黑暗之地間的一道縫隙而已,很快就會封閉的。”
  “你們那邊是怎樣的一片空間?”
  “只適合靈魂寄居的黑暗之地,陽性力量難以保留,會全部流失,只剩下陰性力量。如果想回到你們那邊地陽間,下場多半都是灰飛煙滅。墮入黑暗,終身難回啊,除非修煉到特別強大地境地,才有可能逆轉出去。”
  “可是……明明有陰殿十天子等傳說啊!”蕭晨非常不解。
  “那只是祖神燧人氏曾經的理想陰間,被后人誤傳了下去……”
  消息是震撼性的,蕭晨感覺有些難以相信,這樣說來上次珂珂與黃金獅子王爭斗時。所謂的被打入輪回。豈不是進入了那些黑暗領域?
  如此說來,小家伙太強悍了!竟然能夠在只有陰性力量的黑暗之地呆了那么久。而后安然無恙的逃了回來,怪不得小東西回來后就發飆了,肯定也吃了不少苦頭。
  老陰靈似乎很久沒與人交談過了,話語很主動,道:“達到長生境界,對于這些問題自然會了解,因為他們要觸碰到這些領域。”
  牛仁也有恍然大悟的感覺,自語道:“難怪圣山聚集了無數強大的魂魄,原來這里是失敗地陰間,對他們有著自然的吸引之力。”
  正在這個時候,隆隆之響傳來,黑暗領域與失敗的陰間之間的通道要關閉了。
  “我們開啟通道,是為了召喚一個叫珂珂的小獸,怎么會是你……”
  “我碰巧在通道邊上而已……如果你們常用那個祭壇開啟這個坐標的通道,來陪我聊天,我可以幫你們打探……”
  “轟”
  黑暗通道徹底封閉了。
  蕭晨與牛仁有些發呆,怎么出去?上方仿佛有無盡虛空,根本沒有土層一說,這個天地銅爐另成一片天地,仿佛無邊無際,昏昏暗暗,陰霧飄動,非常的陰森恐怖。
  向上,無退路,他們不得不在陰慘慘的天地銅爐中摸索前進,想要尋到一個出口。
  只是,哪里能夠尋到,踩著無盡骸骨,行走了幾天也沒有絲毫發現,更不可能達到盡頭,這里似乎真地是獨立地一個世界。
  在這里碰上不少游蕩的惡魂,如果不是七彩圣樹地圣潔霞光護佑,蕭晨他們恐怕早已尸骨無存了。
  第七日,蕭晨他們發現了一片廢墟,當走入那片區域,進入一間宏偉但卻已經殘破的古殿中時,兩人一龍皆感覺驚懼無比。
  大殿正中央,懸浮著一把骷髏寶椅,上面端坐著一具雪白的骷髏骨,看到他們進來,骷髏的眼窩中神光跳動,竟然在凝視著他們。
  “你……是誰?”牛仁倒退了幾步。
  “十殿冥王之楚江王。”
  精神波動清晰的傳入蕭晨他們心中,讓他們倒吸了一口涼氣。而讓他們震驚的還在后面,楚江王抖手扔下一枚陰木令,道:“這里有蕭晨你的一封信--------求救信。”
  蕭晨不解的撿起地上的陰木令,頓時如遭雷擊,上面有一個歪歪扭扭的小爪印,與當初珂珂胡亂按下的印記幾乎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