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20 真實的天地銅爐

一條腿……蕭晨與牛仁并沒有感覺到驚悚,有的只是錯愕,在蕭晨的想象中,裹尸布如此劇烈抖動,一定有著非凡的器物鎮壓在下面,然而……只有一條腿,一條拇指長的石腿,無絲毫神力波動,沒有半點非凡靈韻氣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看不出分毫特別之處。
  旁邊,天生凌銳敏感的黑龍王也收起了龍族圣劍,它狐疑的看著地基下的石腿,有著一絲不解,因為它方才明明有心悸的感覺,然而現在卻什么都沒有了。
  蕭晨將石腿撿起,吹盡上面的泥土灰塵,捧在掌心翻過來掉過去的仔細觀察,做工非常粗糙,能看出是一條腿的形狀,但卻不怎么精細與講究。
  小胖子牛仁無比失望的道:“在我想來,這三間古廟似乎極其久遠,說不定是當年地藏王的靜坐之地呢,地基下如果有東西理應是鎮壓整座地獄的不凡之物,但是太讓人無語了……”
  蕭晨沒有說什么,將裹尸布收起,而后細細的觀看著這條石腿,他知道應該不是凡物,當初尋到燧人鉆時不也是如此嗎?看起來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但是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都不能將燧人鉆逼出體外。
  “走吧,說不定以后會有大用。”蕭晨收起石腿,拍了拍小胖子的肩頭。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蕭晨與牛仁深感陰間紛亂與復雜,許多宏偉的宮殿占地不不知多少里,比之陰間天子楚江王所居冥王殿要氣派的太多了,可以想象地府已經成了絕世兇魂的修煉之所,根本無規則秩序可言,這里是一個憑實力說話的地方。
  第十三日,在昏暗無光的地獄中,蕭晨他們躲避過幾處鬼域,避開數十條兇魂后,踩著血色的荒涼大地,進入了一片荒漠中。
  無邊無際,沒有盡頭。
  然而,就在那天邊,仿佛有一座通天巨峰插在地上,直入無盡黑暗的蒼穹中,沖天的殺氣凌厲而又可怕!
  即便是相隔很遠,蕭晨與牛仁也都覺得如墜臘月嚴冬一般,渾身冰涼,呼出的氣體都變成了白霧。
  “怎么感覺像是絕世兇兵逼在了喉嚨前一般,讓人喘不過氣來。”牛仁驚疑無比。
  蕭晨也感覺極其異常,看著前方的插天峰,道:“我怎么覺得這像是一把劍,一把殺氣凌天的巨大兇劍!”
  “誒,還真像!”牛仁有一股恍然大悟的感覺,道:“走,我們去看看,這個地府可是祖神燧人氏祭煉成的,說不定遺落在了這里什么祖神圣器也說不定呢。”
  兩人一龍頂著刺骨的殺意緩慢前行,到了不足三里處時,已經清晰的看到這是一把高足有三千米的巨大石劍,筆直的插在荒涼無比的血色大地之上。
  如此巨大的石劍很難想象如何雕刻而成的,尤其讓人不解的是劍鋒宛如真刃,鋒利無匹,且那有著一股沖天的殺氣,當走到不足一里處時已經很難逼近了。
  殺氣宛如化成了真實的劍鋒,橫在了蕭晨他們的頸項上,皮膚如受刀割一般,疼痛無比。
  “這把石劍怎么如此兇戾?”牛仁感覺非常的震驚。
  蕭晨凝重的道:“我覺得這不一定是石劍,怎么看都是一把震世的大兇器!”
  牛仁驚疑不定,指著陰霧繚繞的巨大石劍,道:“巨劍之上好像有字跡……”
  也唯有達到識藏境界三重天才能夠看夠在昏暗的地獄中看出一些模糊的刻痕。
  “再前進一段距離看看。”
  可惜,在距離石劍多半里處時,他們很難再邁進一步了,巨大的石劍透發出的殺氣完全實質化了,形成了一片無法突破的可怕無比的死亡場域。
  至此,黑龍王不得不拔出龍族圣劍,一道燦燦神光懸浮在兩人一龍的頭頂上空,借助微弱的光芒他們清晰的看到巨大的石劍上,有三個古老的刻字:誅仙劍。
  “我@#¥%……”牛仁當時就口爆粗語,驚叫了起來,帶著顫音結結巴巴的道:“遇上真的‘大個’的了,這……不是做夢吧?竟然是傳說中的……誅仙劍!它背后……可是有一個……活祖宗的爹啊!”
  蕭晨雖然是來自人間界,但也聽說過誅仙、戮仙等四把絕世兇劍,上古大戰之時也不知道斬滅了多少仙神的魂魄,赫赫兇名震動天地,絕對位于天地間兇兵的最前列。
  “我X,那正主不會也在地獄中吧?”牛仁感覺脊背都在冒涼氣,頭皮都有些發麻,顫聲道:“那主發起狂來……六親不認,不禮天……不敬地!都敢……向祖神動劍,是天地間……最狂的主啊!”
  黑龍王雙目中光芒凌厲無匹,涌起一股高昂的戰意,如果不是因為太過年幼,它恐怕已經想操控龍族圣劍試試傳說中的誅仙劍的威力了。
  通天,一個讓仙神都忌諱的名字!
  當年曾經以誅仙、戮仙、絕仙、陷仙四柄兇劍,向祖神有巢氏發起挑戰,雖然毫無懸念的敗走了,但是其勇震動天地。
  一怒殺神魔!死在他手中的仙神也不知道有多少,誅仙四劍那完全是浸泡在神血中祭煉出來的,聞聽通天二字,所有仙神都要戰栗。
  后來,通天漸漸收斂了兇性,不再暴戾,廣收門徒,創下了威名赫赫的截教,弟子門徒遍布天下。
  對于外人來說,通天是殺神之祖,對于門人弟子來說,他是嚴師慈父,為了弟子他曾經怒闖靈山,劈了佛陀的十二品蓮臺。更曾經大戰過老子,兩敗俱傷的情況下,震動戮仙劍,斬斷了老子一縷白髯。
  可以說通天絕對是天上地下最狠的角色之一!
  小胖子牛仁有些暈暈乎乎的了,結結巴巴的道:“這狠人……怎么……也來過地獄,或者說還在附近……徘徊呢?!”
  蕭晨愈發覺得這天地銅爐意義非凡,不然通天之誅仙劍怎么可能定在這里呢?仔細觀看,蕭晨想了想,道:“此劍最起碼有數千年未曾動過了,你看石劍上的風霜痕跡……”
  “奇怪啊。”牛仁疑惑的道:“此劍直插地下,像是被鎮封了,又像是在鎮封著別的東西,有些讓人看不透。”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身上有三件東西都震顫了起來,裹尸布、燧人鉆、石腿都像有所感應一般。
  最終,平日看起來沒有絲毫特別之處的燧人鉆竟然自蕭晨的身體中浮現而出,留下一道殘影沖向了巨大的石劍。
  沒有任何能量波動,沒有絲毫神圣氣息,完全只是一個會飛的石條而已,看不出絲毫特別之處。它竟然直接沖向了誅仙劍插在地下的劍尖處。無聲無息,燧人鉆沒入了血色的大地下。
  緊接著,三千米高的誅仙劍竟然劇烈顫動了起來,血色大地隆隆作響。
  “快退!”
  蕭晨展開不死天翼,拉著小胖子直接御空而行,黑龍王更是化成一道烏光沖向了遠方。凌厲的劍氣在他們身后,像是火山爆發一般噴涌開來,熾烈的光束橫掃十方,千道瑞彩,萬道霞光,照亮了這方地獄的整片空間。
  血色大地不斷的崩裂,像是發生了山崩海嘯一般,天空完全被劍氣籠罩了!
  如果不是蕭晨他們速度夠快,已經到了百里之外,恐怕此刻已經化成了塵埃,誅仙劍周圍的大地完全沉陷、毀滅了。
  三千米高的石劍不斷龜裂,大片的石塊脫落而下,露出了無比璀璨的光芒,真正的劍身顯現而出,鋒利的絕世兇劍像是寶鏡一般通亮!這才是它的真容。
  百里之外,蕭晨與牛仁面面相覷,誅仙殺劍果然可怕,可以想象通天御使這樣四把兇劍的神威。
  “不就是脫困了嗎,至于鬧出這么大的動靜?狂什么狂,當年又不是沒打過,真正較量一番,誰崩斷還很難說呢。”
  蕭晨驚異無比,他清晰的聽到了黃金神戟的魔音,兇戟被誅仙劍從沉睡中驚醒了。蕭晨看了看小胖子牛仁,發現他并沒有聽到兇戟的聲音。
  “戰場上我們會再次相見的!”黃金神戟發出最后一句不滿的話語,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中。
  三千米高的誅仙劍崩碎大地后沖天而起,化成一道長虹,破碎虛空,自這陰曹地府中消失了。
  在這一日,浩瀚長生大陸上,許多修者都感覺到了西北邊陲有重大變故發生,不少強者感覺到了一股沖天的劍氣直破云霄。
  蠻族與森林族不少人更是親眼看到自他們的圣山那里沖起一道長虹,讓日月無光,讓星辰失色。
  遙遠的天際盡頭,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一座巨大的島嶼懸浮在虛空中,上面生機盎然,仙氣氤氳,島嶼廣闊的像是一座懸浮的大陸一般。
  島上生機勃勃,神樹翠碧,搖曳出道道綠霞,仙葩爭奇斗艷,姹紫嫣紅,朵朵晶瑩剔透,流轉出各種光彩,瑤草芳香,綠意盎然。
  仙鶴飛舞,白猿歡跳,壽鹿銜芝,更有仙女飛舞,童子煉藥……實在是一片天外神土。
  一個長相極其俊美的青年人,身穿錦衣,獨立云端,仰望蒼穹,哈哈大笑著,伸展右手,頓時一個遮攏天地的巨手剎那間伸向了遠方,籠罩向了那片天地。土黃色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想要沖向天外的誅仙劍,三千米長的巨大兇劍光芒千萬道,瑞彩億萬條,讓天宇中的億萬星光都黯然失色,不斷的震動,想要脫離土黃色的大手飛去。
  只是,無論它怎樣震動,即便劍芒千萬道,但就是無法傷到那只大手分毫,被牢牢的抓住了。
  大手用力抓著劍刃,根本不怕那鋒利的劍刃劃傷,像是一條巨龍一般,快速向著懸浮于虛空中的浩瀚巨島收回。
  誅仙劍就這樣被身穿錦衣的俊美青年男子收了回來,最后他猛力抓住劍刃,億萬道毫光沖進了劍體中,誅仙劍不再掙動,慢慢平靜了下來,而后不斷縮小。
  土黃色的大手也在虛空中不斷縮小,最終化成尋常的手掌,直至,掌中平托一米多長的誅仙兇劍。
  “恭喜師尊重掌誅仙!”三名美麗動人的女子向著錦衣青年施禮。
  俊美的錦衣青年男子,無聲的點了點頭,輕輕一彈誅仙劍,仿佛一聲龍吟一般,劍音清晰的在浩瀚天宇中回顫著,絕世誅仙兇劍化成一道光束,沒入了他的身體中。
  與此同時,俊美的青年男子眼眸變得深邃無比,此刻的他身體仿佛化成了蒼穹,睥睨天下間,冷冷的斜掃著無盡虛空,一股凌厲的戰意頓時間席卷十方。
  “我通天該派些弟子出去了……”
  天地銅爐地獄中,待到沖天的煙塵散盡,小胖子牛仁驚的目瞪口呆,血色的大地破碎的不成樣子了,仿佛發生過末日災難一般,大地盡毀。
  燧人鉆不知道何時已經飛了回來,靜靜躺在蕭晨腳下的紅色塵沙上,而在它的旁邊還有一條石腿,與在古廟地基下發現的應該同源,它們非常的對稱,組成了左右雙腿。
  牛仁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道:“搞出這么大的動靜,只是出了條小石腿,誅仙劍在鎮壓它?不,是它鎮封了誅仙劍?!”
  蕭晨平靜的將兩條石腿放在一起,“叮”的一聲輕響,兩條石腿竟然像磁石一般粘在了一起,完整的組成了下體。除此之外,依然平淡無奇,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是蕭晨卻非常珍重的將之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