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21 誅仙劍

上古年間曾經大放異彩,兇威撼天動地的誅仙劍竟然自地獄中破開封印而去,足以說明這里的可怕與神秘了。
  蕭晨與牛仁好半天都沒有說話,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他們這個層面上的人所能夠了解到的。不過也正是因為充滿了神秘感,他們就更加的希望變強,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達到那種領域,晉升入到那種境界。
  越過荒涼的血色大地,蕭晨他們已經在昏暗的陰間走了十五日了,按照楚江王的說法,應該快要接近九幽臺了。
  一路上他們風馳電掣,蕭晨恨不得立刻趕到那里,了解珂珂現在究竟怎樣了。
  到第十六日時,蕭晨他們已經行進了十幾萬里,雖然還沒有發現所謂的九幽臺,但是他們知道正在無限接近中。
  而在就這個時候,若隱若無的禪唱傳入他們的耳際,西北方仿佛有高僧在誦經,一股神圣的念力波動在地獄中輕微的蕩漾著。
  在這昏暗的陰曹地府中,神圣屬性的力量是非常明顯特別的,故此蕭晨他們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
  “走,去看看。”牛仁天生不是一個安分的主,駕馭著黑龍王與蕭晨一起向著西北方沖去。
  行進了數十里,燦燦金光流轉而來,前方一片光明,仿佛白晝降臨地獄中。誦經禱告聲正是源于那里。
  一片古剎,流轉著朝霞般的絢爛光輝,成片的古廟仿佛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彩,綿綿不絕的佛力正在自那里蕩漾而出。
  “地獄古剎!”胖子若有所思,道:“該不是地藏王坐鎮于那里吧。”
  蕭晨他們并沒有真正接近,遠隔二十幾里站在一座褐色的石山上觀望。
  “我佛慈悲!”
  突兀的聲音在石山上響起,在蕭晨他們的背后響起,在這之前他們居然都沒有任何感應。
  “鏗鏘”
  黑龍王脊背中藏著的圣劍剎那間出鞘,圣光將他們籠罩了。
  蕭晨與牛仁轉身回望,只見身后那絕壁前,站著一個皮包骨頭的老僧,雪白的長眉自眼角垂到了臉頰的兩側,皮膚干黃,形體枯瘦,如一截竹竿般靜靜的站在那里,雙手合什,口誦佛號。
  身上的灰色僧袍像是有數百年沒有洗過了,臟兮兮不堪,沾滿了歲月的痕跡,一件殘破的袈裟更是早已沒有了原本的形狀,像是漁網一般罩在身上。
  在這陰森森的地獄中,突然見到一個老僧,任誰也會吃驚無比,蕭晨與牛仁看到的剎那,首先想到的是老僧究竟是人是鬼。
  “你是真僧,還是鬼僧?”牛仁小心的戒備著。
  “貧僧已經身死二百年有余,當年乃是一個苦行僧,目前暫居地藏王廟中。”
  “苦行僧?你苦行到了地藏王廟中?”牛仁驚訝的問道。
  “地藏王數千年未顯現真身了,地獄更是有無數兇魂與大妖魔,致使許多古廟都被妖魔占領了,貧僧不得不到處流浪,躲避到了此地的地藏王曾經親手修建的古廟中。”老僧指著前方那片神圣通明的所在,道:“那里已經是地獄最后一片佛土了,其他各地所有古廟都已經成為魔窟。就是地藏王重現,恐怕也難以收回,因為已經不光是鬼魂兇殘的問題了,因為陽間的幾個絕世妖魔連帶肉身進入了地獄中。幾位施主可愿隨老衲回返古廟?”
  “不不不,好意心領了,我們不去了。”牛仁急忙擺手,跟一個鬼僧去老巢,打死也不干。
  老僧笑了笑,道:“你們無需害怕,我并不是兇鬼,只是一個一心向佛的僧魂而已,地藏王廟中也不盡是鬼僧,里面也有兩名地藏王一脈活著的老僧人。”
  “不不不,我們還有急事,真的不想打擾了。”牛仁是說什么也不愿意去。
  “好吧,貧僧不會勉強。但有一事想相求,可否請三位施主相贈幾滴真陽之血,地獄中的兇魂太過暴烈了,最近此地的古廟都快守不住了。”
  “這個……好吧。”牛仁與蕭晨對視了一眼,無奈的答應了,這老鬼僧似乎實力深不可測,如果要謀害他們的話,根本無需如此費周章。
  事實上,老僧想要的主要是龍王之血,用玉瓶存了幾滴后,口誦佛號表示感謝。
  最后更是再一次認真而又誠懇的邀請道:“貧僧肉身未死時,修煉有大預言術,對于未來將要發生的事情,雖然不能完全預測,但多少有一點感覺。我感覺地藏王廟中,將有一件重寶將要出土,與幾位施主有關,故此一再相請,也算報答了幾位贈送真陽之血的恩情。”
  即便是神圣古廟,現在也被鬼僧住滿了,小胖子牛仁確實不想去,但是蕭晨略微思索后決定走上一遭。
  剛剛接近那片光芒燦燦、神圣祥和的廟宇,蕭晨就知道老僧未說謊,因為裹尸布、燧人鉆、兩條石腿一起顫動了起來。這不由得讓他對老僧刮目相看,這個老僧生前恐怕佛力非凡,要知道預言術這門神通是最為玄奧的。
  蕭晨心中很不平靜,接連掘出了兩條神秘的石腿,難道說這次又要有發現了嗎?
  雖然是陰間的古廟,但是禪唱宏大,佛音浩然,盡管大多數都是鬼僧,但是他們即便化成了陰魂,也都保持有一身佛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已經不算是陰靈,應該是一種純佛力的靈體。
  許多老僧看到他們進入廟宇,并不多話,各自依然盤坐古廟中,大聲誦經,雖是鬼僧,但卻比人間許多所謂的“得道高增”更有佛的氣息,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輕微顫動,燧人鉆離開了蕭晨的身體,無聲無息的飛向了最為荒敗的幾間古廟。
  “轟隆隆”
  不多時顫動的聲音傳出,幾間古廟倒塌了,燧人鉆飛回,蕭晨接在手中,驚愕的發現,多了一條多半截手指長的石臂。
  許多鬼僧聞聲而來,更有兩名老僧飛臨而至。
  “是誰毀壞了地藏王親自修建的古廟?”兩名老僧具有皮包骨一般的肉身,乃是地藏王一脈僅存的兩名羅漢。
  將蕭晨他們領來的鬼僧,上前傳出絲絲精神波動,稟明了一切。
  兩名老僧雙目中射出銳利的光芒,凝視著蕭晨手中的石臂,神色顯得復雜無比。
  其中一人顫抖著道:“有傳言稱,大慈大悲、智慧無邊的地藏王也曾經有過迷惘,曾口中喃喃自語‘石人一體九分,三分墜落地獄’。除此之外,沒有人知道其來歷。至于這一臂,傳說當年地藏王一邊頂禮膜拜一邊將之當成圣物封存在了古廟地基中。據說,敢向祖神有巢氏挑戰的通天教主,在與老子激戰時將誅仙劍遺落在了地獄中,恰巧落在石人殘軀處,最后嘆息了一聲,未能將誅仙劍拔走。”
  聽聞如此消息,蕭晨心中難以平靜,看起來平凡普通的石人到底有著怎樣的來歷?忽然間,他突發奇想,忍不住開口道:“石人該不會是祖神燧人氏的軀體吧?”
  雖然石人很小,但是祖神之神通不可想象,若是死去石化后變成這個樣子,不是沒有可能。況且這是同是石器的燧人鉆尋回來的,且裹尸布也有感應。
  將蕭晨他們領來的那名鬼僧生前可謂非凡,修成了預言術大神通,如果沒有意外,這樣的人是能夠成佛的,不知道為何身死墮入地獄中。他搖了搖頭,道:“絕不是,石人九分時,祖神燧人氏還未出事。倒是從某篇無名古經中可以得到一點線索。我在陽間時曾經得到過一部古經殘卷,非佛教經文,只剩下了最后幾頁,其中有些非常的模糊的記載。大意是燧人氏、有巢氏等幾位祖神曾經將一碎裂的石人以及幾件石質器物平分,不知道是不是一體九分的石人。小施主手中的長條石器很像古經中提到的一件石質器物。”
  聽聞這些話,所有人都很吃驚,地藏王一脈的兩名肉身老僧除了吃驚外,還對這名來自陽間的鬼僧合什禮敬,此刻已經看出他很不一般。
  蕭晨震驚無比,原以為燧人鉆是祖神燧人氏得道時的圣物,但沒有想到是燧人氏機緣所得。如此看來,這個石人似乎真的不簡單啊!給人以無限遐想……“佛家講究有緣,既然為你們所得,合該他出世。”地藏王一脈的兩名肉身老僧并沒有為難蕭晨他們。
  在鬼僧的指點下,三天后蕭晨他們終于來到了九幽臺,遠遠的已經能夠望見一個如山般的巨大黑影。
  而在這三天中,蕭晨吃驚的發現,隱入他五臟六腑間的石人殘軀,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兩條石腿組成的下肢已經不再直立站著,竟然成盤膝狀坐了下來。而雙腿與那左臂間竟然有淡淡的光華連接了起來,光華將殘軀其他各部位虛構了出來,一個光質化的身影除了雙腿與左臂是真實的,其他各部位都是模糊不清的,他(她)靜靜的盤坐在蕭晨的胸腹中,像是在默默修行。
  沒有一點不協調,看起來反而與蕭晨仿佛融成了一體,是如此的自然與和諧。更加讓蕭晨不敢相信的是,連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都無可奈何的燧人鉆竟然縮小到了指甲蓋般大小,浮現在同樣大小的石人左掌心中,掌心朝天,靜靜的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