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22 石人九分

小石人手托石鉆盤膝而坐,與蕭晨和諧的融為一體,在他的心腹中宛若在靜靜的修行,這讓蕭晨緊張中又有著一絲期待。
  抬望眼,魔云深鎖,九幽臺高如山岳,氣勢巍然,在昏暗的地獄中這樣的高峰巨山并不少見,甚至有些白骨山都有千丈高,但是若論氣勢與威壓,很少有能夠跟眼前這千長高的九幽臺相比的。
  九幽臺形狀像是一座火山矗立在那里,仿似有靈魂一般,甚至能夠感覺它的脈動,山體呈暗紅色,似凝聚了千萬魂魄的鮮血,有著有一股難以說出的猙獰與壓抑。
  “我怎么感覺這是一個活著的大妖魔啊?”牛仁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不是善地,我們多加小心吧。”蕭晨他們已經來到了九幽臺的腳下,一點也沒有看出因何被叫做“臺”,怎么看都像是一座被人以通天法力斬斷的巨山。
  刷
  展開不死天翼,蕭晨就要沖天而起。
  “等等,把我們也帶上去。”牛仁也想到九幽臺上去看看。
  蕭晨帶著牛仁與黑龍王升騰而起,頂著煞氣,穿越過帶狀魔霧,出現在黑云繚繞的山頂之上。
  到了上面蕭晨與牛仁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巨山竟然是空的,像是火山口一般黑洞洞,不過要比火山陰森的很多,滾滾黑云正是從里面冒出來的。
  “連通著地獄的大門嗎?不對,這里本來就是地獄。”胖子牛仁感覺陰森森的寒氣將他包圍了,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蕭晨也是眉頭深鎖,楚江王讓他來這里。能有什么發現呢?仔細凝望深不見底地黑獄,陣陣陰慘慘的嘯聲自下方傳來,像是有惡鬼在嗚咽與哀嚎。
  “咳……咳……”
  陰森森的蒼老咳嗽聲。突兀地在蕭晨他們背后響起,在這陰霧繚繞的環形巨山頂上,是那樣的森然與恐怖。
  “我x……”小胖子牛仁當時就驚的跳了起來,轉過身連連后退了幾步,險些掉進深不見底的黑獄中。
  “鏗鏘”
  黑龍王脊背中藏的龍族圣劍更是跳了出來,熾烈的圣光照亮了陰霧繚繞的山頂。
  蕭晨也謹慎的戒備著,敏銳地靈覺竟然在地獄中屢屢失效,說明這里藏匿的高手非常強大。(
  一個風燭殘年的老嫗,像是一根稻草一般瘦弱。身上套著一件破舊的壽衣,慘黃色地皮膚沒有一點血色,像是多年的老僵尸剛從墳地中走出一般。灰白的長發稀稀疏疏,如雜草一般隨風而動。一雙眸子如兩點鬼火一般,自深陷的眼窩中發出慘碧色的光芒。鼻梁幾乎塌陷,嘴唇干癟,臉上的皺紋宛如千年老松的樹皮一般,干裂褶皺,沒有一點水分。
  怎么看都像是一具干尸!
  尤其是在地獄中看到這樣一個老嫗,就更不可能讓人向好的地方聯想了。最讓人驚懼的是,老人手中拿著一根哭喪棒,顫顫巍巍的走過來時,哭喪棒竟然纏繞著幾條陰魂。發出若有若無地哀嚎聲。
  “你……是誰?”小胖子牛仁有些發毛。底氣顯得不是很足。
  “嘎嘎……我是你地祖宗啊。”
  小胖子雖然有些發毛,但是膽色卻不差,聞言氣的咒罵,道:“我#@%#@¥……敢占你牛爺的便宜,我是你大爺。”
  “嗚……”
  哭喪棒劃出,在昏暗的空間中留下一道慘白的光影,狠狠的抽在了小胖子牛仁的身上,頓時間讓他飛了出去,險些墜落進無盡深淵中。強如小胖子牛仁根本沒有來得及躲閃。
  黑龍王一聲咆哮。懸浮在頭上的圣劍。化成一道光束,刷的一聲向前劈斬而去。劍芒之犀利讓人心膽為之顫動。
  雖然年幼地龍王遠不能真正發揮出這把圣劍地威力,但畢竟這是龍族的圣器,老嫗沒有攖其鋒,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消失了。圣劍劈空,剎那間回到了黑龍王頭頂上空,灑落下一道道瑞彩,將牛仁他們包容在了里面。
  “哎呦,你個死老太婆竟敢偷襲我!”小胖子呲牙咧嘴,渾身疼痛無比,費力地站了起來,好在并沒有真正受到傷害。
  “嘎嘎……”老嫗笑聲如夜梟在啼哭一般難聽。
  蕭晨攔住了黑龍王,拉住了小胖子牛仁,他看出老嫗并沒有殺意,不然方才牛仁恐怕就危險了。
  “小子你不要不服氣,我可沒有占你便宜,你雖非真正的蠻族,但卻是他們的后裔,我在你的體內感覺到了與我同源的血液氣息,你必然是我這一脈的后代。****”
  “我……”小胖子有一股想罵人的沖動,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郁悶的道:“你誰啊?別想占我便宜。”
  “我現在只是一名鬼嫗,協助楚江王管理一些事情,生前曾經是蠻族人。”
  “哦”小胖子牛仁郁悶的點了點頭,說不定這老嫗真是他的祖先。
  “九幽臺由我負責看護,這里發生的事情是由我稟告給楚江王的,你們的事情我自然也早已從楚江王那里知道了。”
  蕭晨一步上前,深施一禮道:“還請老婆婆告知,紫鉆陰木傳書的詳情。”
  “你可知此地為何叫九幽臺?”老嫗問道。
  “不知。”
  “此地當年曾經連通了黑暗領域,貫通了九幽十八獄。雖然通路早已被賭上了,但依然有點點縫隙未封死。強大的兇魂很難穿透而過,但是傳送些消息還是可以的。從此處跳下去,如自萬丈高臺墜落,進入那無底九幽中。能夠看到一個封印之門。祖神燧人氏的理想陰間并未真正出現,但十殿冥王還是在陰間管理了一段時間,就連黑暗領域中也有陰間曾經地官吏。上次的紫鉆陰木便是他們傳回來的。希望你將一個靈魂印記不可磨滅地小獸帶走。”
  “不是珂珂的求救信嗎?”蕭晨狐疑的問道。
  “從這里跳下去。在封印門前與那邊的陰靈溝通,你就會知曉全部了。”
  為了雪白小獸,縱是進地獄、下九幽,蕭晨也不會皺下眉頭,在認真思索一番后,他覺得老嫗沒有必要騙害他。
  “好,我現在就下九幽。”
  “等一等,我先你要提醒你,下去容易上來難。這九幽中可是無盡惡魂啊,你可要想好了。”
  “無妨。”蕭晨連地獄都進了,還怕惡魂嗎,一路上也不知道碰上了多少鬼魂。
  “我陪你去。”牛仁挺身站出。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蕭晨知道這次可能會有一定的危險,不想牛仁跟著再冒險。“你不能去。”老嫗縱然笑起來也陰森森的,渾身陰霧繚繞,道:“你來蠻族圣山不就是為了尋一條本命獸魂嗎,我是你的祖宗,怎么能看著你無功而返呢。他去下九幽,你就留在這里吧,老祖宗我非常喜歡你這個小胖子,準備帶你去引最強獸魂入體,成全你。”
  說到這里老嫗無聲的飄到小胖子的近前。溺愛地捏了捏牛仁胖嘟嘟的臉頰。
  被老嫗的鬼爪揉捏著。小胖子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有些郁悶地揣測,這真是自己的祖宗?
  蕭晨義無反顧的跳下了九幽臺,無盡黑暗很快就將他身影吞沒了。
  “誒,等等我。”牛仁想要追下去,但是老嫗攔阻在了他的身前,道:“你去了也無用,跟我去煉魂吧。”
  牛仁被老嫗強行拉著走下九幽臺,聽聞了那條上古獸魂王的情況后。頓時就急眼了。驚怒的一蹦老高。
  “牛頭馬面任我選……有沒有搞錯啊?!”
  “啥,那就是最強的獸王魂?”
  “別騙我了。打死我也不可能選牛頭馬面!”
  “啥,牛頭最合適我?!”
  看著氣急敗壞的小胖子,老嫗冷笑道:“傳說永遠是傳說,有時相去真相十萬八千里,你可知道此牛頭當年的威勢,乃是我蠻族當年的最強戰魂之一!幾位蠻族圣賢都祭煉融合過這條牛王魂。絕非傳說那般,牛頭并非陰間地小吏。如果你不是我地后代,我才懶得理你呢,就更不要說將這沉睡的英魂導入你的體內了。”
  在一座深邃的古洞內,傳出陣陣令人心悸的靈魂波動,強大的力量讓小胖子有一股窒息感。
  “你身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獸魂,正好可以喂給牛王魂。”老嫗冷笑著,道:“有朝一日,你如果修煉有成,一定會天天在陽間祭拜我的。”
  牛頭馬面中那個牛老大地戰魂……小胖子欲哭無淚。
  可怕地陰風在呼嘯,蕭晨在向著九幽十八獄沉落,黑暗無光的深淵中無盡地魂魄在哀嚎。如果不是有七彩圣樹的光芒繚繞,蕭晨恐怕已經被讓人頭皮發麻的無盡魂影淹沒、撕碎了。
  也不知道這九幽有多深,竟然墜落了足足有兩個時辰,蕭晨才降落在地上。最底下陰氣極重,讓人有無比心悸與壓抑的感覺,就連那千萬魂魄都沒有追下來。
  山腹中的地面到處都是白骨,不知道是如何積聚而成的,死亡的氣息是這里的唯一,沒有其他任何波動。
  蕭晨以靈覺代視覺,在無盡黑暗中“打量”,仔細觀察了一番,他沿著一條白骨通道向前走去。
  一個時辰之后,前方出現一座封印之門,綻放著血色的光芒,凄艷的紅格外的森然與可怕。
  一條淡淡的虛影自陰森的血門前浮現而出,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這恐怖的地底中響起,道:“你來了……”
  “你是誰?”蕭晨定住身形,冷靜的注視著前方那道朦朦朧朧的鬼影。
  “我……一個沉淪九幽無盡歲月的老鬼而已,是誰并不重要。你來的正好……方才那個靈魂不可磨滅的小獸還在封印門背后說話呢。”
  “什么,你是說珂珂就在門后?”
  “方才還在,你稍等,我來與對面的陰靈溝通。”血霧彌漫開來,老鬼周身血光繚繞,陰森森的血門更是有赤血不斷流淌下來,眼前的這一切顯得詭異而又可怖。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老鬼在長出一口氣,道:“有陰靈將它尋到了。”
  就在剎那間,蕭晨透過血門,感知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恍惚間他已經聽到了小獸的聲音。
  蕭晨關心則亂,恨不得立刻見到小獸,精神波動瞬間蕩漾了開去,將心中所想所思剎那間自封印之門的絲絲縫隙傳了過去。
  “他們在騙你……我在這邊生活挺好的……”這是蕭晨第一次感應到小獸的精神波動,仿佛它真的在開口說話一般。那種波動柔柔的、懶懶的,非常的稚嫩,仿佛在耳邊輕輕呵氣一般,讓人感覺耳朵癢癢的。
  他有些心酸,又有些想笑,這個小東西此刻一定懶洋洋的,保不準剛從睡夢中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珂珂快回來。”
  “我想吃紫鉆陰木參果,可是他們找了幾個月,才尋到八枚而已,我還沒吃夠呢。”嫩嫩的聲音帶著遺憾與不滿。
  蕭晨驚的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似乎……完全不像是想象的那回事啊!小獸在那邊不僅沒有危險,似乎還生活的很愜意。
  恐怕找遍陰間也沒有多少株紫鉆陰木,而能夠結果的陰木更是如鳳毛麟角一般,非十萬年以上的紫鉆陰木不可結果,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難尋,紫鉆陰木參果恐怕比天神果還要難覓。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