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225 三年云動

依依揮別,蕭晨告別了凈土,簡單而又平靜的三載,注定將在他的記憶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西南邊陲,山脈綿延數萬里,森林族與蠻族許多古老的部落棲居在這里,是大陸上最為神秘的一片土地之一。
  凈土并不在最西南,離中土已經很近,如果蕭晨展開不死天翼全力飛行的話,一天的時間足以進入中土。
  不過,他并沒有飛行,而是選擇徒步前進,不知道何時還能夠再次踏上這片土地,他是個重感情的人,多少有些留戀。
  攀爬著艱險的古棧道,走過上古蠻族祖先開辟出來的山路,蕭晨仿佛能看到了遠古的影跡。
  走在燧人大平原上,一望無際的大平原豐茂無比,遠遠望去一片生機勃勃,相傳祖神曾經在這里結廬隱居過,令這片土地成為了最為富饒的地方,無論栽下何種植物都會漲勢異常旺盛。
  穿越過葬神谷,看著那一座座崩斷的巨山,蕭晨不可抑止的心緒澎湃,當年這里的激戰有多么的慘烈啊。
  十幾天后蕭晨自無盡的荒脈中走出,進入了中土大地。
  浩瀚中土,廣闊無邊,這里是長生大陸的真正的中央所在地,自古人杰地靈,孕育了無數杰出的人物。
  中土大地更有五個霸主國家,分別是夏、商、周、梵、羅馬,五個龐大的帝國占據了浩瀚中土百分之八十的地域,幅員廣闊無邊,以大夏國為例,南北邊境連線足有五萬里,東西邊境間連線能有四萬里。
  任何一個霸主國家都已經遠遠大于人間界了,這讓蕭晨不得不吃驚無比。
  夏、商、周以東方族居多,羅馬以西方族為主,梵則是混血族居多,信仰佛教的人口占居了該國的大半。
  除此五大霸主國家外,還有許多諸侯國,大到千萬平方公里,小到一城一池,足足能有上百個小國,但是他們只能在五大霸主國的夾縫中生存。
  而眾多諸侯國中能夠完全獨立的很少,最出名的不過秦、漢、隋、唐、宋、元、明、清八國,八個古國雖然無法同夏、商、周、梵、羅馬相比,但千萬平方公里還是有的,領土面積頂的上人間界的九州了。
  以上,足以說明中土的浩瀚,但這也僅僅是中土而已,根本不能代表整片長生大陸。
  而,最北古神荒漠以北、最西百萬銅山以西、最東茫茫東海之波以東、最南千萬荒島以南,究竟還有著怎樣未知的世界,誰也無法說清。
  傳說,連天神都很難進入那些未知區域。
  進入中土大地后,山川不再險峻,不像南荒以及西南邊陲那般荒蕪,雖然中土內巨山、大河依然很多,不過卻大多秀麗多姿,盡顯靈氣神韻。
  一座座巨山,云霧飄渺,猶如仙山墜落人間。一條條大河,奔騰咆哮,猶如玉龍盤繞。一片片平原,廣袤無垠,生機勃勃,猶如星空墜地。
  仙山、神原、靈谷、玉河,宛似朦朧天圖,大好河山,如詩如畫,壯麗多姿。
  蕭晨進走入了中土西南部,這里是大商國境內,此霸主國如今國力鼎盛,四方安泰。
  在荒林中穿行多日,恍然間看到前方巨城矗立,蕭晨倍感親切,終于再次進入繁華的人類社會了。
  這是大商國西南邊境的一個大城,城內車水馬龍,店鋪林立,叫賣叫賣聲不絕于耳,人流來往川流不息,非常的繁華。
  蕭晨徑直走向一座酒樓,在二樓選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吃飯的同時聽著在座眾人談論各種奇聞異事。
  此座酒樓,位于城內最繁華的地帶,南來北往的客人很多,消息流通最為迅捷。
  當中自然少不了修者。
  “嘿,你們知道嗎,長生大陸上將有大事發生了。”
  “什么大事?”
  “修煉界的大事,恐怕會涉及到幾大王朝啊。”
  “說說看。”
  “原始遣闡教弟子下山,通天遣截教門人出世,這下熱鬧了。”
  “我也聽說了,佛陀一脈最近也頻頻現世,以前這些傳說中的人物,數十上百年也不見得顯現一次影跡啊。”
  “當今天下,大教足有七八個,如果全部派遣弟子入世,長生界定然要大亂啊。”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你們都聽說吧。這個家伙傳說是人間已滅的武將,但是戰魂不滅啊,即便進入了陰間,都是一方無敵巨擘,無人敢惹。不久前重塑肉身,再現世間了。我的一位師叔曾經親眼看到過,呂布騎著赤兔馬,擎著方天畫戟,在大周國境內的一片古戰場長徘徊,那殺氣直沖云霄,天空飛過的一群大雁都在瞬間崩碎了。威勢,無法想象!”
  “據說,殺神白起也重塑肉身,帶著二十萬兵魂從地獄中出來了,這主可能比呂布還要兇猛啊!”
  “你們說白起、呂布這樣千古不滅的戰魂,如果對上闡教、佛教中的強者,究竟有沒有勝算?”
  “很難說啊,白起、呂布的‘術’也許不如那些修者,但是他們的‘魂力’無人能及,一怒動十方,比如白起真個發狂的話,裹帶二十萬兵魂,恐怕幾尊真佛聯手都扛不住。”
  蕭晨一邊吃飯,一邊靜靜的聽著。
  許多人物,過去都在傳說中出現,而現下卻極有可能再現世間,對于一個熱血青年來說不激動那是不可能的,他非常期待通天、孔宣、楚霸王項羽、張三豐、達摩、邪王等人現身。
  正在樓上的修者聊的熱火朝天的時候,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道人走上了二樓,二目無光,面色蠟黃,頜下一縷長髯也無光澤,看起來有些像衰神。他一邊吃著酒菜一邊聽著眾人高談闊論,而后突然開口道:“諸位,眼下大陸的焦點就離此不遠啊。”
  “什么焦點?”
  中年道士笑了笑,道:“南部的天羅國,已經臨近中土,那里浮現了一片長生殿堂,這幾年來不少實力強大的修者都曾從那里得到過異寶。”
  噓聲一片,有人不滿的道:“這還用你說,長生大陸的人都知道!但是最里面的宮殿根本無法破開,喧喧鬧鬧了三年多了,很難再有所獲了。我還親自去過呢,但是咱連飛都飛不上去,也僅僅是去看看而已。”
  中年道士笑了笑,蠟黃的臉色,無神的眸光,一臉衰相,道:“如今,聽說孔宣、通天等傳說中的存在,都趕往那里了,準備破開最后一重禁制。”
  “什么?!”
  酒樓之上,立刻傳出一片驚呼聲。
  中年衰道士微笑不語,自顧開始吃喝起來。
  “大人物們終于登場了,不行,說什么也要去看看。”
  “一定要去。”
  簡直是群情振奮,都想去看看傳說中的天宮破開后到底會有什么寶物出世,畢竟三年了,天羅國那片天空日夜綻放出千萬道瑞彩,牽動了很多人的心。
  “對了,道長,這座天宮是否已經被通天至尊看出來歷了,不然怎么會驚動他出手了?”
  衰道士笑了笑,道:“當然,那是祖神有巢氏祭煉的天宮。”
  “祖神遺下的宮殿?!”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接著許多人直接丟下碗筷,立刻就動身了。
  偌大的酒樓只剩下了衰道士與蕭晨兩人,蕭晨并不急于動身,既然大人物們都要出手了,即便有至寶也輪不到他去取,如此有什么可急的?想去看熱鬧,盡可以慢慢溜達過去。
  一臉衰相的道士看了蕭晨一眼,繼續吃飯,而后匆匆離去。飯后,蕭晨在城中自顧轉悠時,忽然又發現了中年道士,他正在賣力的向一些修者宣傳祖神燧人氏遺宮,而后更是領著城中大半修者上路了。
  蕭晨也跟隨了下去。
  “道長怎么稱呼?”
  “貧道申西豹。”
  “怎么聽著這么別扭。”有人小聲嘀咕。
  更有人覺得耳熟,道:“怎么如此熟悉,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
  旁邊有人道:“你忘了,上古時有個衰神叫申公豹,原始與通天坐下的弟子因為他而死傷無數啊,實力不怎么著,但是誰遇上他誰倒霉啊。”
  “道長你名字起的這么怪,不會與申公豹有什么關系吧?”
  “那是家祖。”一臉衰相的道士笑瞇瞇的答道。
  “什么?衰神的后代?我@#%¥……”頓時一半人扭頭就向回跑。
  “道友請留步。”此話一出,剛剛跑出去幾十米的一群人立刻定住了,且不由自主的退了回來。
  如此的邪異的事情,讓許多人都目瞪口呆。立刻,他們想到了上古傳說中的那位衰神,一句“道友請留步”坑殺了多少上古強者?對于一般的修者來說,比之通天教主的誅仙四劍還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