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229 道在哪里

近兩年蕭晨的修為進展很特別,精神領域已達到了識藏境界五重天,但是**力量方面卻始終停滯在識藏境界三重天不前。
  似乎是因為吸納了大地血脈精華,而導致提升速度過快,從而停滯了下來。但小胖子牛仁卻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凈土中的老人們深入探究他的身體發現,那不是真正原因,主要是緣起他壽元銳減,體質大不如從前所致。
  蕭晨修煉成的寶體,也險些因此而崩潰,好在最終穩固了下來。
  老人們以及蕭晨都沒有太過擔心,因為在蕭晨體內神化的穴道中,隱藏著無比巨大的精元寶藏,一旦有朝一日引動出來,**力量方面的境界會瞬間趕上精神領域。
  今日,他連破三道關卡,**力量與精神領域同時進入識藏境界六重天,壽元恢復,體質得到了極大的改善,這是一次真正的蛻變。
  身體以肉眼能夠看到的速速不斷變化著。
  那曾經老化的器官,再現活力,內視可以發現,五臟六腑像是再生了一般,閃爍出陣光輝,像是水晶玉雕琢而成的一般。骨骼則像是鉆石一般,疏松的骨質漸漸凝實,密度越來越大。而略有松弛的皮膚,也漸漸平展開來,最后如新生的一般滑嫩,閃爍著晶瑩的光澤……體質急驟提升,這不僅僅是恢復那般簡單,而是真正的發生了質的變化,超越以往多多,寶體再上數重樓。
  這是一次真正的寶體蛻變。
  烏黑的長發像是瀑布一般自然披散開來,雖然經過清清每日送黑芝麻粥細心調養,早已烏黑,但終究缺少了一些光澤與活力,現如今一切都從本源上改變了。
  蕭晨感覺每一寸肌膚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仿佛揮揮手,就可以撐起一片天地。
  “修行也是修心,看來我真的要走遍天下。”
  這一次的明悟,讓蕭晨體會到了很多。“道”之一字玄而又玄,他“道路”還很漫長。
  莊周,這個精神層次無限逼近祖神的人,給蕭晨上了最好的一課。
  當蕭晨自玄境中醒轉過來時,發現天空中激戰的修者全都消失不見了,而大草原上也早已空空蕩蕩,數萬人都退走了,此地只剩下了他自己。
  有巢天宮已經徹底崩碎,墜落下高空,空余一地廢墟,異寶已被強者取走了。讓人稍有遺憾的是,傳說中的邪王、張三豐等高手并沒有出手。
  仰望虛無的天空,蕭晨默默沉思,慢說與孔宣相比,就是那墮落天使、睚眥、狻猊相比,他也都不知道差了多少。一大境界九重天,如果他們早已達到長生之境,那么最起碼相差了十幾重天,甚至幾十重天。
  不過,這并沒有讓他氣餒,高手都是從苦修中走過來的,弱小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沒有任何留戀,蕭晨展開不死天翼,向著遙遠的大商帝國飛去。
  南荒天帝城,如今顯得有些冷清,青年一代不少人都已經北上中土了。過去只在傳說中出現的人物,在近兩年來不斷現世,這讓無數青年人心生向往,說是追夢或許天真,說是追逐理想,或許稍顯狂大,但不少人確實如此,兩年來相繼踏上了北上的征程。
  三年來不死門掌教一直坐鎮天帝城,三年前那一晚,是他劈出了那驚才絕艷的一劍,解了蕭晨之困。兩年前也是這個老人,再次劈出了一劍,斬斷了燕傾城體內碎魔種神之印記,以絕世劍氣強行幫她度過了難關。
  燕傾城的師傅柳清風,神色凝重的看著不死掌教,顫聲道:“師兄多謝了,你真的……”
  “我無事,我想再上一個境界,也順道幫了傾城一把。”不死掌教神色淡然,根本看不出他的劍光曾經那樣絕世無匹,很難想象這個老人到底達到了和何等境界。
  柳清風有些失神,自己的師兄竟然間接修煉起碎魔種神大法,將燕傾城的神種接續了過來,很難想象一旦突破,將會達到何等境界,或許會是第二個邪王吧。
  當然,不死掌教接續碎魔種神大法,已經與原本的魔功大不相同了,此法無需外在鼎爐,以自身為鼎,以己心為爐,等若神根再種,是碎魔種神大法更進一步的法門。
  史上,只有兩個人修煉過,一個是魔教教祖,另一個是不死邪王,為了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他們選擇了這比碎魔種神更加可怕而又艱險的修煉之旅。
  不死掌教,整個身影看起來朦朦朧朧,他仰望著星空,道:“傾城臨去中土時,似乎……也選擇了神根再種之法。”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頭!”柳清風氣罵道。
  閉月羞花殿,笛音幽幽,再次響起,一個老婦人神色悲傷,放下手中玉笛,神色憂傷的道:“那重傷的青龍王已經送走了,想必已經復原了,而我的孫兒柳暮……”
  海家,海云雪已經進入中土。海云天在修煉一途上也很有天分,但三年前走火入魔,此后無奈走上了另一條修煉道路,蓮花寶典之魔篇被他牢記腦海中,已經閉關三年了。
  就在今日,朵朵大日金葵光影浮現在他的閉關之所,隨著一聲轟響,煙塵沖天,葵花朵朵,漫天都是花影,海云天出關了。
  諸葛胖子雖然極富有商業頭腦,但終究非家族嫡系,最終遠走中土。
  里根家族的二世祖霍夫曼看著同齡人都遠去,心有不甘,也在謀劃著做出一番大事。
  至于獨孤劍魔、宇文風、齊拉奧早已身在中土了,而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趙重陽,南荒青年一代唯一還沒有與蕭晨對戰過的絕頂青年高手。
  ……商,定國都于殷,五大霸主國家之一,億萬平方公里,浩瀚無垠,廣闊無邊,位于中土西南方。
  一個月后,蕭晨來到了繁華無比的殷商都城,在紅塵中修行,蕭晨感受頗深,心境與往昔大不相同。
  到了識藏境界,不僅有大神通涌現,諸般小術法會時時浮現,改變體貌,這是蕭晨修煉寶體后附帶的小術法,不過是血肉的移動而已,算不得什么。
  不擔心被虎家的人發現,蕭晨已經在殷都盤桓了半個月。這一日,他來到了殷都內的望月樓,此樓非常有名,傳說絕世劍仙李白曾經在此醉酒提詩百篇,令這里不僅成為了文人墨客來往的寶地,也成了修者聚集的貴土。
  平日,大商國都內的不少高門大閥子弟經常聚集在這里,而往來路過殷都的修者更是絕不會錯過。
  九層望月樓,是殷都最高的幾座建筑物之一,每日間都有貴客光臨。
  幾名世家子弟在九樓之上,正在高談闊論。
  “據說通天至尊奪得一件祖神至寶,另一件石匕到底為誰所得了?”
  “傳說被武圣收取了。”
  “不見得吧,真主安拉與七寶妙樹的主人哪一個不具有通天徹地之能,武圣即便魂力逆天,也不可能擋得住兩人的圍攻吧。”
  “三人總要有一人得到,被武圣所得有什么稀奇呢。要知道武圣當年馬踏十方,橫掃天下無敵手,百萬兵陣中取敵首級如探囊取物一般,最不怕群戰。”
  “那些人離我們太遙遠了,還是說說近來青年一代有哪些出色人物吧。”
  “中土大地,人杰地靈,近年來出世的高手,大多皆在五大霸主國內,有什么好提的。我們殷都青年一代隨便挑出來一個高手,就可以去橫掃南荒、西疆、漠北等地的同輩。”
  “哼”
  一聲冷哼傳來,靠窗的座位上一個青年神色冷峻,顯然對幾人的話語甚為不滿,他冷冷的道:“一幫紈绔也敢妄談天下青年高手?”
  幾名大門閥家族出來的青年高手,并不以為然,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自顧繼續說話,并沒有理他。
  “也不能那樣說,中土之外可是有不少美人啊,哈哈……”
  “說的對,南荒可是有大名鼎鼎的雙珠啊,艷麗無雙。可惜啊,其中一人已經嫁入了虎家,那群老虎可不好惹。”
  “怕什么,反正是寡婦,說不定會再嫁呢。哈哈……對了,聽說那個燕傾城也進入中土了,說不定已經進入殷都了呢。嘿嘿。”
  “嗯,漠北與西疆也有絕色啊,說不定就在此樓呢。”
  幾名年輕人放蕩的大笑了起來,不斷向著幾個雅間挑眼。
  “漠北孤狼領教!”靠窗的那名青年氣不過幾人,伸手輕輕一揮,一道刀氣破空而去,斬向那幾名殷都子弟。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說話間,一名世家子弟輕輕一揮手,冥火燃燒,可怕的靈術剎那間將青年包圍了,黑色的火焰猛烈的跳動了一下。
  僅僅一瞬間,那名為孤狼的男子像是蒸發了一般,連點滴血肉都未曾剩下,被冥火煉化了。
  望月樓的掌柜似乎早已熟知幾人的身份,根本沒有派人前來詢問,最后只是讓兩名小伙計匆匆而來,默默無聲的將灰燼收走了。
  “哼,這可不怪我,是他先出手的。”那名靈士面不改色,再次與同伴談笑了起來。
  他的伙伴道:“殷風你的冥火又有長進了,現在應該已經達到識藏境界五重天了吧?呵呵,如此身手橫掃南荒、西疆等地青年高手足矣。偏偏那些蠻夷坐井觀天,以為在自己那小小的地域中數一數二,就真的以為天下可去了。實乃可笑啊!”
  此人如此一說,頓時讓九樓上不少人變色,其中自然也有南荒的高手。燕傾城是與齊拉奧共同上路來到殷都的。
  “他們太狂妄了!”即便燕傾城是女子,也氣憤不已。
  藍發美男子齊拉奧搖了搖頭,道:“這幾個人確實很強,不必理會他們。”
  而另一座包間內,如野獸般狂野的南荒高手宇文風也在咬牙切齒,冰冷的眸子中射出兩道可怕的光芒。
  “我怎么感覺有人在詛咒我們?”其中一個世家子弟望向了宇文風的包間,自語道:“莫要坐井觀天,在你們的地方稱雄可以,但是到了中土,曾經的驕傲與榮譽會被踐踏的點滴不剩。”
  宇文風霍的推開了桌子,大步走了出來,對著幾人道:“好,南荒宇文風試試你們的斤兩。”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伙計派人送來了一個條子遞給了宇文風,上面只有一句話:過來一敘。
  “哼,一會兒再戰!”宇文風拂袖而去。
  “呵呵,走好,不送。那是有人在救你,怕你死在我們手下。”一個世家子弟毫不留情的打擊道:“南荒……有高手嗎?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不,有一個,僅僅有一個。”
  “哦?如今的南荒青年一代有高手?”那名世家子弟放肆的笑著。
  旁邊的人解釋道:“對,確實只有一個,但多半已經死了。”
  “僅有一個叫蕭晨的人,余者不過爾爾。只是那個蕭晨似乎是個短命鬼,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恐怕已經死去三年了。”
  “哦哦,我想起來了,三年前天帝城一夜流血啊,這個人還算是個人物,如果還活著的話,也許能與我們殷都的高手一戰。除此之外,再無一人,可悲啊,堂堂的南荒天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