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30 坐井觀天

“可悲啊,堂堂南荒天帝城……”
  “蠻夷之地曾經出了一個青年高手已經算不錯了,有什么可悲的?”
  九樓之上,幾名世家子弟毫不留情的打擊著,根本沒有將中土之外的高手放在眼中。
  “殷風你的冥火確實已經達到五重天了吧?”
  “還沒有,四重天頂峰而已,不過收拾剛才那些蠻夷足矣。”
  大商國遠非南部的天羅國可比,他們以武立國,所有門閥世家都是修煉者出身,而他們的子孫注定都是強者。
  或許有人對世家子弟有偏見,認為都是一幫不學無術的二世祖,這樣的人確實有,但在崇尚修煉的大環境下,畢竟是少數,其余者即便品行一般,但真正修為都是極其了得的。
  他們的起點高于旁人,所獲得修煉之法不說是天功寶典,也差不多了。再加上家族的深厚底蘊,因此,比之旁人的修為高上很多也不足為奇。
  就像一般的公主比之尋常家的女子漂亮是一個道理,這并不是有意美化,第一代皇帝或許并不英俊,但是他所納妃子定然都是天下絕色,如此他的兒女焉能很丑?如此一代代下去,皇家出身的子女就容貌來說必然不會太差。
  真正的門閥大世家,他們的祖先就是修煉奇才,子孫后輩如果教導有方,修為自然也不會太差,這就是一個先天起點高的問題。
  “那個叫蕭晨的家伙,死的有些可惜,不然活到現在說不定是個人才。”
  “怎么?你家老爺子開始讓你尋找青年門客了?可以去大秦、古漢等地看看,那里聽說有些潛力不錯的青年高手,你們殷家若是招攬,他們肯定會如飛蛾撲火般前來投效。”
  “算了吧,如果真有潛力高手,你肯定不會對我說。早就招攬去了。”
  “唉,南荒、西疆、漠北確實沒落了,如今無一人值得留意。”
  幾個世家子弟,如此無情的批點,有意無意間沖著九樓上的幾個包間冷笑。更是面帶嘲諷的掃過包間外所有座位。讓在場很多人憤憤不已,但是也無可奈何。不說幾人的修為真的非常了得,就是他們身后地門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惹得起的。
  商,乃是五大霸主國之一,這是大商國的都城,這里的門閥。不說是天下最鼎盛的強大世家也差不多了。
  “可惡,一幫不學無術地二世祖!”燕傾城玉顏生怒,銀牙緊咬,如雪的肌膚因激動而升起一絲紅霞,纖纖玉手緊緊握著長劍。
  齊拉奧可謂萬人迷的美男子,藍發如水波一般光亮,俊美的容顏讓很多少女為之瘋狂,但是在大商國,這個平日風采自信的男子,也露出一絲怒色。難以保持平靜了。
  但最終他又不得不壓住了怒火,道:“算了吧,忍為安。我南荒絕頂青年高手。也不過與他們在伯仲間而已,在殷都與他們爭斗必然要吃大虧。”
  “如果是獨孤劍魔在這里,估計他們絕不敢大放厥詞。”燕傾城很生氣,其實她是想說另外一個人的名字的,但是話到了嘴邊,卻又將之換成了獨孤劍魔。
  “獨孤劍魔吧,也許吧……”齊拉奧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顯然,他也想起了另外一個人地名字。
  那是一個流血的夜晚。整座天帝城震動,識藏境界的高手死了十幾人,半神境界的高手更是被生生擊斃五人,全都是出自一個青年之手,震驚南荒。
  此后,再無人見過那個人,據說他最終一戰時。已經拼盡了壽元。根本無法活下去了,所有人都認為他早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想到這里。齊拉奧嘆了一口氣。
  而燕傾城也有些恍惚,那個讓她深惡痛絕的人,真的徹底死了嗎?不管怎樣憤恨他曾經做的一切,但是有一點她不得不承認,那個人的成長速度真的太快了。如果那一夜沒有殞落,活到至今,也許以他的修為,大可以和中土最頂尖地青年高手一爭長短了吧?
  九樓一個雅間中,宇文風皺了眉,道:“多謝你們的好意,但是這幾人實在猖狂,我若不能斬殺一人,難以削去心頭之恨!”
  在宇文風的對面是一對兄妹,男地長相英武,一雙濃眉像是兩道長刀一般,雙眸更是神光湛湛,可見是一個高手。
  而在他的傍邊則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婀娜秀麗,似那清風中的柔柳一般,給人以輕盈嫵媚之感,肌膚如雪,且閃爍著晶瑩的光澤,雙眼秋波流轉,說不出的動人,嬌艷美麗之極。
  這兩人是兄妹,自稱阿水、阿冰,乃是來自西疆,同樣不忿殷都的幾名世家子弟,但卻知道惹不得。^^^^兩年前,他們就與宇文風有過幾面之緣,有些交情,故此攔下了宇文風,不想他去送死。
  但見無法攔住他,兩兄妹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
  “砰”
  宇文風走出包間后,一腳踢翻了一張桌子,筆直的朝著幾名世家子弟撞去,雖然不過是一張木桌,但是上面卻有光華流轉,仿佛已經完全金屬化。
  如此,足有數千斤般沉重,凝聚了宇文風地神力。如果真個被砸上,就是鋼筋鐵骨也要要斷折。
  “嘿!”世家子弟中的殷風冷笑,頭也不回,隨意向后揮展袍袖,一道烏光剎那間將木桌籠罩了。
  無聲無息,蘊含著宇文風神力的木桌在剎那間化成了灰燼,如此景象讓樓上所有人變色,黑色冥火之可怕超出了眾人的預料。
  就是與殷風交好的幾人,也都詫異無比,問道:“不可能還停留在四重天吧?”
  “我怎么覺得已經步入五重天了?”
  宇文風大步上前,道:“既然你們小覷我南荒高手,那么來一戰吧。”
  三年過去了,如今的宇文風早已經不是當年蛻凡境界九重天的宇文風,別人在快速成長進步,他地修為也在一日千里。不然也不會貿然與幾名世家子弟對戰。
  “哼,冥火而已,小道爾!”
  原地有一道殘影留下,宇文風憑空幻化在殷風近前,血色地場域籠罩而下。蠻獸咆哮的聲音剎那間沖出望月樓,仿佛有幾道驚雷在狂劈。
  殷風帶著淡淡地笑意,刷地一聲脫困而出,剎那間飄飛了出去,傲然立身在九樓上,對著宇文風道:“此地乃是絕世劍仙李白的題詩之所,莫要毀了這里的一桌一椅。你我就在這九樓對決一番。”
  “哼”
  宇文風僅僅報以一聲冷哼,如浮光掠影一般再一次撲上前去,可以明顯看到十幾頭可怖的蠻獸之魂在圍繞著他,巨大的身影仿佛要頂破樓層,透發出慘烈地煞氣,與他動作一般無二,同時撕裂向殷風。
  “呵呵……”殷風只是冷笑,動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雖然是一個靈士,但是卻也修習了武技。動作瀟灑之極,間不容發的躲避過了宇文風的幾次攻擊。
  刷
  幽冥火隨著他輕輕揮手,從四面八方籠罩而去。剎那間將宇文風包圍了,黑色的火焰可以熔鋼煉鐵,凡有形之質都可以被化成灰燼。這雖然是一種靈術,但是修煉到這等地步,已經演變成一種神通了。
  嗤嗤
  宇文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發現黑色的火焰竟然燃燒進了他的血色場域中,旁邊三頭地蠻獸之魂都被生生燃成了灰燼。
  一個照面就吃了大虧,這讓他心神一震。若論修為他絕不差于對方,但是殷風的神通太奇特了,竟然連魂魄都可以煉化,非常的可怕!
  這個時候,阿水、阿冰、燕傾城,齊拉奧都走出了包間,九樓之上數十人全部退到了兩旁。靜靜觀看兩人的對決。
  “大日幽冥蓮!”殷風輕輕的喝道。神態顯得很輕松,并無絲毫緊張之處。
  一輪黑太陽在九樓突然出現。還沒有靠近宇文風呢,就已經讓他的血色場域燃燒了起來。
  黑太陽邪異無比,竟然化成了花蕾,與蓮花形狀一般無二的綻放了開來,一片片黑色的花瓣黑的讓人心悸!
  “不好,那是殷家的絕學,可以讓修者地靈氣真元燃燒起來。”阿水與阿冰兩兄妹小聲道。而后他們沖著宇文風喊道:“宇文兄算了吧,沒有必要意氣之爭。”
  “嘿!”宇文風并不驚慌,冷喝道:“萬獸魔訣,禍亂天地!”他周圍在剎那間浮現出無盡獸影,張牙舞爪,發出震天的咆哮聲,整座望月樓都已經顫動了起來。
  幽冥火焰對撞無盡獸影,雖然有不少獸影被燃成了灰燼,但是有更多的獸影向著殷風沖去。
  “蓮花朵朵!”
  隨著殷風地聲音,朵朵黑蓮綻放了開來,隨著噗噗聲響,殷風從容后退,而黑色的蓮花連破宇文風七重獸魂,令之衣角都燃燒了起來,逼得他不得不快速后退。
  “哈哈……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殷風大笑。
  旁邊的幾個世家子弟,更是肆無忌憚的跟著笑了起來。
  “殷兄果然了得,雖然真的還處在識藏境界四重天,但是冥火之威讓人心驚啊,已經完全神通化了,如此神通恐怕就是對上識藏境界六重天的高手,也是有勝無敗。”
  “南荒無人啊,哈哈……”
  幾人全然不顧臉色鐵青的宇文風,不留一點一滴的情面,更是有意無意間沖著旁邊地齊拉奧掃了幾眼。
  當看到燕傾城時,他們眼中的火熱是不加掩飾的,但并沒有付諸行動,這些人絕非南荒霍夫曼之流,就是看到無雙美色,也不可能真個就搶過來。
  那樣會被其他世家子弟鄙薄,欺男霸女的二世祖不是沒有,但是那種手段對于真正的世家子弟來說,太顯低俗了。
  對于他們來說,光明正大的征服,才是真正的王道手段。
  他們奉行地是,我可以狂,但是我有資本,光明正大地打敗你,讓你無話可說。好色,同樣可以,但也是各憑王道手段征服,而非脅迫。
  “再戰!”宇文風惱怒之極,大步上前。
  “你……不行!”殷風淡然的搖著一根手指,道:“實話告訴你吧,我雖然在識藏四重天,但是足以對抗六重天地強者。看你還是個人才,投效我殷家吧,以后跟隨我,保你榮華富貴一生。”
  宇文風大怒,一步上前,萬獸咆哮,無盡獸影自他身上沖出,向著殷風席卷而去。
  “黑蓮綻放!”
  殷風輕輕喝出,一朵朵黑色的蓮瓣,在空中浮現而出。嗤嗤之聲不絕于耳,所有獸魂都被煉化了個干干凈凈。
  宇文風被冥火逼得倒飛了出去。后方的世家子弟大笑,他們張狂確實有資本。
  殷風神色轉冷道:“想要收你,你確不服,不要怪我下殺手!”
  這個時候,阿水與阿冰上前,拽住了憤怒的宇文風,道:“不要意氣用事,這個人很可怕,即便你的境界不低于他,但是神通卻有所不敵。”
  “哦,原來是來自西疆的阿水與阿冰兄妹,呵呵,幸會,久仰阿冰小姐之大名,早就得知乃是國色天香的美女,今日一見比之畫像還要美上幾分啊。”
  后面幾個世家子弟輕佻的笑了起來。
  蕭晨就坐在幾名不遠處,將這一切盡收眼中。不過卻沒有任何表示,這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