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31 實力

清冷如月,亭亭玉立的燕傾城,自然不可能不被注意到,幾名世家子弟的目光在燕傾城身上停了下來,道:“這位便是南荒雙珠之一的燕傾城小姐吧,果然風華絕代,實乃絕世美人也。”
  最前面的殷風聽聞幾名好友如此說,收起了殺意,對著宇文風道:“今日看在兩位美女的面上,我不殺你。”
  隨后,幾名世家子弟沖著樓上所有人喊道:“清場了,我們想請兩位美女小坐一番,各位還請行個方便吧。”
  幾人雖然沒有囂張的直接動手趕人,但嘻嘻哈哈中卻帶著一絲傲然。
  很顯然如果拂逆他們,肯定要有一戰。
  “你們太過霸道了吧?”一名瘦弱的男子排眾而出,周身紅光閃爍,竟然是真實的火焰,而非護體罡氣。
  “哪里霸道了,我們不是在與眾位相商嗎?嘿嘿,諸位放心,我們絕不會動用家族勢力,那樣太沒品。你們盡可當我與你們一般,大家同是修煉者,你要能夠打敗我們,我等不但不會記仇,還會奉上珍寶美女,從此你便是我們的座上賓。”
  幾名世家子弟說的非常直接。
  “好吧,我來與你一戰。”瘦弱的青年男子走出,看起來很文靜,不是很高大,但是卻很俊美,且有著一股儒雅之態,他指著殷風道:“我想與你一戰,你修的是冥火,我修的是神火,如此,來分個高下吧。”
  “神火?”
  幾名世家弟子眸子皆射出了疑惑的光芒,殷風面現凝重之色,道:“你是來自西疆火云殿?”
  “不錯。”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可以叫我火裊。”瘦弱但卻很儒雅的俊美男子徑直走向一旁,與殷風拉開了一段距離。
  “大日黑蓮!”殷風上來就展絕學,能夠看出他對火裊的重視。
  黑色的太陽,剎那間化成了蓮花,讓人心悸的蓮瓣,朵朵綻放開來,向著火裊籠罩而去。
  “紅蓮耀天下!”火裊輕喝,赤紅的火焰,自他身體中涌動而出,在頭頂上方聚成一朵朵紅蓮,隨著他的動作,蓮瓣不斷崩飛開來。向著冥火沖去,與那黑色的焰火相撞后,發出噗噗的響聲。
  所有人都神色凝重無比,如此對抗非常危險,若是有一點火焰迸濺出來,就會燒毀整座樓層,如此神火與冥火的威力不可想象。
  相生相克的兩種火焰,超越了三昧真火,觸之即斃,是極其可怖的神通!
  “噗噗”之聲不絕于耳,所有人都不得不向后退去,黑色的冥火讓殷風那里一片漆黑,宛如地獄一般,火紅的神火光芒燦燦,讓火裊那里一片通明。
  兩人間火焰洶涌,最后他們直接自窗口飛了出去,在天空中激戰起來。因為火焰猛烈,已經快要超出他們的掌控了,不飛出望月樓的話,恐怕這座明樓就要被徹底焚毀了。
  滔天的大火,染紅了一邊的天空,而另一邊卻漆黑如墨。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大戰。
  “也不知道是誰坐井觀天,自以為天下高手就在殷都,嘿!”現在輪到非中土高手冷嘲熱諷了。
  終于有人抵住了世家子弟中的高手。
  “諸位不要看了,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請你們下樓吧。”
  剩下的世家子弟毫不在意天空中戰斗,隨意的對著眾人說道。
  說話間,幾人向前走來,無形的場域爆發而出,逼得前方的眾人不由自主倒退。
  宇文風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若不是阿水與阿冰拉著,他非要沖過去不可。
  另一邊,齊拉奧與燕傾城的神色也甚是難看,在南荒天帝城中他們何曾這樣被人輕視過,無論走到哪里都是焦點。到了大商國都,一切都改變了。
  正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的滔天大火突然熄滅了,火裊踉蹌而歸,臉色有些蒼白。殷風神色自若的飛了進來,兩名靈士的戰斗就這樣結束了,顯然火裊敗了。
  “你很強大,不若跟我走吧,我必然以禮相待。”殷風對火裊道。
  “哼”火裊僅僅是冷哼了一聲,便進入了人群中。
  “手下敗將,也如此無禮?”一個世家子弟無情的打擊道。
  “南荒與西疆不過如此!”
  殷風制止了他們,道:“火裊修為很強,我只勝了他一線而已。”
  幾個世家子弟變色,不過很快又恢復了過來,對著眾人喊道:“諸位請下樓吧,哈哈……阿冰姑娘,傾城小姐,還請留步,我們真心邀請你們兩人留下。”
  輕佻而放肆笑聲傳遍九樓。
  阿水直接怒了,竟敢調戲他的妹妹,他大步上前,宇文風也再一次走出了人群。燕傾城咬牙切齒,將長劍拔了出來,看她如此,齊拉奧也走出了人群。
  阿水、阿冰、宇文風、燕傾城、齊拉奧五人一字展開,面對前方的五個世家子弟。
  “哈哈……如此有性格的美女,我喜歡!”
  “嘿嘿……絕色美女之所以絕色,那是因為有性格,若是花瓶,沒有半點靈性,我看都不會看上一眼。”
  ……他們當眾點評,言語極其輕浮,根本沒有任何顧忌。
  阿冰與燕傾城最是惱恨不過,當先出手。
  無形的場域散發了開來,兩邊的域場相融在了一起,十位高手瞬間隱沒在了里面,開始激烈大戰起來。
  如果沒有場域,望月樓定然會被轟成粉塵,識藏境界的高手,可不是一般的強勢,發出的力量摧毀這樣的高樓不在話下。
  場域內澎湃的力量波動劇烈無比,雖然被黑色的光芒籠罩住了,只能看清模糊的人影在移動,但是眾人都知道大戰很激烈。
  就在眾人緊張關注與猜想時,場域忽然破裂了,宇文風倒飛了出來,大口吐血,接著阿水與阿冰兄妹也被震出,他們的臉色慘白無比,沒有一點血色。
  最后,藍發美男子齊拉奧也翻飛了出來,半截水藍色的長發被斬斷了,頸項上有一道淡淡的血痕,險些被劈斷頭顱。
  場域消失了,燕傾城的身影也顯現而出,曼妙的嬌軀完全被汗水打濕了,她單腿跪在地上拄著長劍臉色發白,雙目中透發出憤怒的火焰,艱難的站了起來。
  西疆與南荒高手慘敗!
  誰也沒有想到,殷都中的幾名世家子弟如此強大,竟然完勝對手!
  五人自顧的笑著,其中一人道:“對不起,讓兩位美女受了輕傷,但是戰場之上有我無敵,不能留情啊。一會兒再向兩位美女賠罪。”
  看似囂張,但幾人確實有囂張的本錢,讓宇文風等人大怒的同時,卻也無話可說。
  后面的人同樣感覺很窩火,幾人實在強大的有些可怕,有人猜測也許他們就是殷都的最強青年高手。
  齊拉奧張了張嘴,卻什么也沒有說出來,他確實無懼對面幾人,但是方才在混戰,個人的戰力即便再強大,如果己方的隊友不夠強,他也無法有出色表現。
  “諸位請吧!”
  五人向前逼來。
  “兩位小姐是我們的貴賓可以留下,其他人都請下樓吧。”
  修者是有血性的,沒有人移動腳步。
  “你們不過是二世祖而已,如果不是家族強大,敢如此囂張嗎?”
  “這位兄弟你說錯了,我們從來沒有仰仗過家族,從來沒有欺凌過弱小。方才你看到了,并不是我們先動手的,每次都不過是正當防衛而已。你如果不服,盡可以來殺我,我們根本不會動用家族的力量,如果能夠將我們擊敗,定然會將你奉為上賓。”
  五人漫不經心的說著,傲氣是顯而易見的。
  強大的場域向前逼來,迫的眾人不得不退后。
  “好吧,既然你們不愿走,我親自送你們。”殷風說到這里,冥火直接揮了出來。頓時讓樓上的修者大驚,紛紛躲閃。
  蕭晨很平靜,根本就沒有想出手,南荒、西疆與他何干,敗就敗了,他沒有為他們出頭的打算。從凈土中出來,他只想游歷遍天下,在紅塵中煉心修行,不想再惹是生非。
  但是對方顯然靈覺異常敏銳,似乎看出了他修為不凡,一道冥火筆直的激射而來,想要逼他出手。
  刷留下一道殘影,蕭晨退入了人群中,想要就此下樓而去。
  但是,殷風牢牢的將之鎖定了。幽冥火焰,如影隨形,而后更是越過蕭晨,截斷了去路。驚的旁邊的修者,皆不斷躲閃,恐怕被冥火沾上一絲一毫。
  蕭晨不準備走了,轉過身來靜靜的看著殷風,他并不是怕事,怕事的話就不會有天帝城流血的一夜事件發生。
  既然對方有意試他斤兩,蕭晨怡然不懼的走了回來。
  轟黑色的冥火,像是洪水一般,狂猛的向著蕭晨奔涌而去。
  蕭晨雙手快速劃動,身隨心動,印由心生,森林族至高奧義圓滿寶瓶印在他雙手間成型,一個光燦燦的水晶瓶,浮現在他雙手間。
  所有幽冥火焰如受招引一般,向著那晶瑩剔透的水晶寶瓶奔涌而去,如海納百川,水晶瓶竟然將全部的冥火的吸收了。
  近乎透明的寶瓶光芒閃閃,可以清晰的看到冥火在里面翻涌,最后被壓縮能了一個黑色的球體。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
  方才無物不破,戰無不勝的冥火,竟然如此簡單的被人收走了,這實在有些恐怖。冥火神通之利害,那是有目共睹的,連敗宇文風與火裊等人。那些世家子弟更是透露出,殷風完全可以對抗識藏六重天的高手。
  而眼下……所有人都望向了蕭晨,看著那平凡普通的身影,怎么也想不到會是如此一個厲害的高手。
  宇文風與齊拉奧都皺了皺眉,恍惚間有些熟悉的感覺,但是卻無法在記憶中搜尋到這個身影。很快他們就擺脫了那種情緒,對方的圓滿寶瓶印,如此威力巨大,而他們之前根本未曾見識過,不可能是熟人。
  燕傾城心中涌起一股奇異的感覺,雖然對面那條身影在記憶中并無痕跡,但是不知道何為總覺得似曾相識。
  如今,蕭晨寶體大成,改變體貌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現在的樣子平凡而又普通,與之前早已大不相同,且所施展的法訣也是如此的玄奧,縱是原先的熟人也不可能聯想到是他。
  “我走眼了!”殷風依然掛著淡淡的笑意,道:“原來真是個高手,再來試試看。”
  大日黑蓮,迎風綻放,如墨的黑色火焰,瞬間讓樓上化成了幽冥般的黑暗領域,像是潮水一般翻滾著,向著蕭晨淹沒而去。
  雙手上揚,手握寶瓶,蕭晨自然而又從容的讓寶瓶口對準了前方,收在里面的冥火剎那間噴發而出。
  轟劇烈的大碰撞,冥火對冥火,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如此……豈不是要讓整座望月樓化成灰燼。
  但是出乎眾人意料,蕭晨恰到好處的控制住了寶瓶,僅僅是擊潰了大日黑蓮而已,沒有一絲一毫的火焰飛濺出去。
  殷風臉色有些發白,連續倒退出去七步。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那個身材高挑的青年,怎么也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強勢。
  “很強!但是你不要托大,我可要下殺手了,你最好還是展開最強絕學吧,不然后悔就來不及了。”殷風話語轉冷,神色變得凝重無比。
  朵朵黑蓮在他身旁綻放,可怖的黑色火焰在熊熊燃燒,一把死神般的鐮刀出現在他的手中,那完全是由冥火之精凝聚而成的,透發著讓人心悸的波動。
  不僅蕭晨身后的所有人變色,就是殷風后面的幾個世家子弟,也露出了吃驚的神色。他們的確都非常強大,但是很少拼命斗狠,看到殷風如此鄭重,將要展出最強絕學,他們知道遇上了強大的敵手,幾人也做好了戰斗是準備,如果殷風不敵,他們肯定是要出手的。
  死神鐮刀漸漸凝聚成形,那是冥火之精,強大與恐怖無需多說,已經被眾人真實的感受到了,讓不少修為稍差的人已經有了戰栗的感覺。
  而蕭晨依然很平靜,雙手劃動,以心為引,以身為印,圓滿寶瓶印完整施展而出,一個巨大的寶瓶浮現在他的頭頂上方,晶瑩剔透的瓶璧雖然沒有絲毫能量波動蕩漾而出,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小覷。
  光芒燦燦,照亮了整座望月樓,巨大的寶瓶懸浮在蕭晨頭頂上方,將之襯托的透發出絲絲神圣的光彩。
  這個時候,殷風完全凝聚好冥火之精了,手持巨大的黑色鐮刀,向著蕭晨揮動而來,巨大的黑刃看起來陰森可怕無比,透發著讓人心悸的冥火波動。
  所有人都知道,這種冥火之華,即便迸濺到身上一點點,恐怕也會擊穿出一個血洞,消融骨肉與無形轟蕭晨頭頂上方的巨大寶瓶早已實質化,就在這個時候猛然傾瀉出一股璀璨奪目的光華,直接向前洶涌而去。
  整座望月樓都在搖動!
  那把巨大的黑色鐮刀,剎那間被粉碎了,還有無盡的冥火像是被圣水澆灌一般,全部在一瞬間熄滅。
  而殷風則如遭雷擊一般,倒飛了出去,他身后的一名世家子弟急忙伸臂想要將之抱住。但是,巨大的沖撞力量不可想象,竟然連帶著那名世家子弟也飛了出去。
  轟窗戶粉碎,化成了塵埃,兩人都被寶瓶印轟飛,在天空中都翻滾出去很遠。
  而旁邊的三名世家子弟也都受到了波及,其中一人更是栽倒在了樓層之上,另外兩人也搖搖欲倒,匆忙中運展神力才穩住身形。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這簡直不可想象,寶瓶印竟然如此威力巨大,一下子就將方才無比強勢的殷風擊飛了出去,讓人幾乎不敢相信。
  且,連帶著另外幾名世家子弟都受到了牽連。
  寶瓶一擊,等若擊敗了五人。
  殷風口吐鮮血,與另外一名臉色不善的世家子弟,從窗外飛了回來。
  未參戰的四名世家子弟,全都盯著蕭晨,都想與之一戰。
  殷風搖了搖頭,道:“不要嘗試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寶瓶印……我想起來了,圓滿的寶瓶印……不能力敵啊!”
  接著他又回過頭來對著蕭晨道:“我說過能夠擊敗我們,就是我們的座上賓,請你放心,殷風絕非說話不算話的無品爛人。”
  旁邊的四人似乎也清醒了過來,一人搶著道:“閣下如此身手,恐怕就是在我大商帝國青年一代中,也能夠排在最前列。我們最是佩服勇武之人,如若不棄,交個朋友如何?”
  “為我國效力如何?”
  ……蕭晨身后的眾人目瞪口呆,這幫世家子弟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宇文風、齊拉奧、阿冰、阿水、火裊全都看著蕭晨,方才的寶瓶印給他們的震動太大了,威力不可想象。
  而燕傾城更加的迷惑了,總覺得這個絕頂青年高手似曾相識。
  蕭晨什么也沒有說,平靜的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眾人不由自主為他讓開一條道路,如此青年高手,即便默默無語,也給人以強大的心理壓力,有些修者自己都不知道,在這一刻竟然在……仰視。
  殷風在后面喊道:“我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就想和你交個朋友而已。”
  看到蕭晨頭也不回的下樓而去,殷風再次喊道:“三天后,我大商國三公主將在海上明月園林主持書劍茶會,請兄臺一定要去啊。”
  接著,他又轉過頭來對著樓上眾人道:“諸位如果自覺有才,也可在三天后前往。”
  直至蕭晨的身影已經消失了很長時間,樓上眾人似乎還沒有回過神來。
  “走了……”阿水拉了拉阿冰的衣袖。
  直到這時,修者們開始小樓。
  燕傾城、齊拉奧、宇文風三位南荒高手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殷風等五位世家子弟,神色也很復雜,在樓上呆了很長時間才一起下樓。
  “我想他會去吧,我大商國三公主艷冠天下,親自主持的書劍茶會,如果對外開放的話,肯定會引來全都城的才子佳人,而他……畢竟是一個年輕人,應該不會錯過這樣的盛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