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235 爭鋒

自幼孤苦的劍魔,一生只為劍活,因南荒強者被辱,挺身而出,鐵劍橫空,大戰群雄,破紫獄空間,碎冥王寶輪,大敗殷都幾方王族領軍人,鎮住了現場所有高手。
  此刻,殷都最強四杰之一歸來,揚言八十招內斬獨孤劍魔,大有南荒蠻族不足為道之慨。
  楚行狂一身紫袍,故蕩起澎湃的元氣,大氅無風自動,獵獵作響,擁簇在他身旁的所有世家子弟都被震退了出去,他的雙目中射出兩道紫光,長足有兩米長,近乎實質化,宛如兩把神劍一般迫人。
  附近,許多修為稍弱的修者慘叫,急忙閉上了眼睛,方才那剎那間,不知道是因為兩道紫光,還是因為楚行狂那沖天的殺意,竟讓周圍不少人如遭雷擊一般,渾身顫抖。
  可以想象楚行狂的強大與可怕,殷都四杰名震dìdū數載,絕非浪得虛名之輩!
  蕭晨不動如松,看其來無比平靜,盡管騰騰殺氣已經如怒海**一般向著他洶涌而來,森然殺氣近乎實質化,快要將他吞沒了。但是,他卻似磐石一般,在場中巍然不動,昂然而立。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大商國三公主,更是難得的挑起了一角面紗,露出半張吹彈欲破的俏臉,恍如如神玉一般光彩絢麗,她的一雙美目泛著異彩,凝視這個被獨孤劍魔推崇的強者。其他dìdū名媛也都美目生波,看向這位神秘的高手。
  薄士、陳杭錦等幾方王族,更是一瞬不瞬的凝望著蕭晨,獨孤劍魔一把鐵劍橫掃書劍茶會,本已鎮住了所有人,如今他明言此人比他強,那該是何等人物呢?
  他們目光燦燦,似乎想穿入蕭晨的身體中,看個究竟。
  現場很安靜,只有微弱的聲音聲傳出,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道身影上。
  遠處,殷風虎目生光,道:“是他,終于來了。”
  在望月樓曾經有過一戰,殷風深知這位神秘高手的強大與可怕,恐怕就是對上楚行狂也能激戰一番。至于勝算,他不敢想象,畢竟殷都四杰積威甚深,強大的實力在殷都各世家子弟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燕傾城美目中流露出一絲疑惑的光彩,怎么又是他?這個人是南荒高手,為何從未見過?難道是南荒四強中最為神秘的趙重陽不成?
  蕭晨改變了體貌,收斂了原來如刀般的凌厲氣質,早已與以往大不相同,她根本無法認出。
  齊拉奧、宇文風也心有疑惑,他們知道此人絕非趙重陽,因為兩人都曾經與趙重陽相遇過。
  無法猜測,無從猜測,來自南荒的高手都不知道這個年輕人的身份。
  “你就是南荒第一高手?!”楚行狂劍眉上挑,雙目中光芒燦燦,整個人透發著一股難言的氣質,果真有戰場上的不滅殺伐之氣,讓所有人都不禁心悸。
  更讓一些dìdū名媛側目,光波流轉,畢竟他是殷都四杰,曾經讓不少女子傾心。
  “不是。”蕭晨平靜的答道,面對四方高手凝視,他顯得淡然而又從容,如長青神松般靜立當場。
  “不是?!”楚行狂劍眉倒豎。
  數千人嘩然,難道認錯人了不成,還是說獨孤劍魔戲弄眾人?現場一片騷亂。
  就連大商國三公主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更有不少人吵嚷了起來,許多的人目光掃向身背鐵劍的獨孤劍魔。
  “我是海外散修。”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又說話了。此話一出,他再一次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海灣散修,數十年不見得有人來長生大陸走上一遭,在眾人眼中極其神秘。
  獨孤劍魔附言道:“我并沒有說他是南荒第一高手,我只說過他比我強。他,曾經與南荒第一高手激戰一夜,未分勝負。”
  月湖之畔,一片喧嘩,眾人議論紛紛,皆帶著驚色看著蕭晨。細想,獨孤劍魔說過的話,似乎真的并沒有說此人是南荒第一高手,只說過此人比他強,眾人完全被領上了歧路。
  與南荒第一高手戰平,讓獨孤劍魔坦言不敵,蕭晨同樣引得十方關注,成為了眾人中的焦點。
  對于這些話蕭晨并沒有再繼續否認,只是靜靜的看著獨孤劍魔。
  “哈哈……這意味著我若是擊敗他,就等若擊敗了南荒第一高手?”楚行狂大笑,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數千人的心緒也波動了起來,期待著殷都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大戰與南荒第一高手不分勝負的海外散修,這必將是一場巔峰對決!
  “南荒第一高手是誰?”似乎略有遺憾,楚行狂大笑完畢時,扭頭看向了漠然的獨孤劍魔。
  “已經消失了。”獨孤劍魔一年說的話也沒有今日多,尤其是在提到南荒第一高手的問題上,不再惜字如金。
  “是誰?”楚行狂似乎極感興趣。
  現場所有人都被少言寡語的獨孤劍魔勾起了好奇心,月湖畔所有人都想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畢竟獨孤劍魔都承認不敵那個所謂的第一高手。
  就是燕傾城、齊拉奧、宇文風也都格外關注,想知道一個確切的答案。
  “蕭晨。”
  僅有短短的兩個字,說完這些,獨孤劍魔便背著鐵劍大步離去。
  “蕭晨……”所有人都在念著這個名字,一時間許多人都驚訝出聲,尤其是殷都的世家子弟,他們消息靈通,自然知道這是一個曾經名動南荒的名字。
  殷風更是在望月樓曾經說過,南荒中唯一蕭晨堪與殷都最強高手一戰。
  薄士與陳杭錦等人更是訝異中帶著一絲恍然,幾方王族全都知曉天帝城一夜流血事件。
  大商國三公主更像是想起了某些往事,惋惜的嘆了一口氣,自語道:“原來是他……”
  周圍的那些殷都佳麗哪個不是精靈般的人物,其中一人笑道:“公主見過那個人?”
  三公主微笑著搖了搖頭,不再言語。
  燕傾城初聞,一陣發呆,久遠的回憶再現心間,是三年前那個人嗎……她的心緒有一點復雜,但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齊拉奧與宇文風更是恍然,尤其是宇文風曾經慘敗在蕭晨手中,但是冷靜反思后他不得不承認,當年那一戰他敗的并不冤枉。
  “哈哈……”楚行狂仰天大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他,我曾經聽說過。若是他的話,我只能說,南荒蠻夷不過如此罷了!”
  “太狂妄了!”
  “這個人太囂張了!”
  來海上明月參加書劍茶會的人,有不少西疆、漠北、南荒,聞言都極其反感與憤怒。
  雙目冷光流轉,掃視四方,楚行狂冷聲道:“我聽說他掌握了一種秘法,燃燒自己的生命,干掉了幾名半神,這算什么?又不是真正的修為。如果不用這種自殘己身的方法,他算什么?敢來與我一戰,九十招內我斬他頭顱于地!不過一蠻夷爾!”
  楚行狂本性如此,與其名非常相配,不過并不是莽撞之人,從來都是藐視敵人,相信自我最強,但真正大戰時卻不會輕視任何敵手。
  “哼”
  他冷哼了一聲,冷冽的目光掃視著所有人,道:“你們可是不服?可以看我如何敗他。”說話間他指向了蕭晨。
  此刻,獨孤劍魔背著鐵劍走到了蕭晨的近前,微不未聞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現在我確定了……是你。”
  三日前,獨孤劍魔在望月樓初見蕭晨時,就已經有了一絲猜疑,今日他早早來到月湖之畔,直至等到蕭晨出現。
  有人說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敵人、是對手,或許真的有些道理。獨孤劍魔與蕭晨談不上什么友情,在獨孤劍魔心中,蕭晨只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并非從蕭晨的氣息中窺得,更不可能從體貌上推測出,獨孤劍魔完全憑著一種直覺認出了他。
  蕭晨默然。
  獨孤劍魔離去,成為了一名觀戰者。
  楚行狂大步上前,與蕭晨對面而立,而后掃視著殷都的世家子弟,道:“我為你們將臉面找回來,今日在此斬了他的頭顱。”
  現場一下子靜了下來,楚狂人對海外散修,值得所有人期待。
  “你可做好準備了?”楚行狂凝視蕭晨,咄咄逼人。
  “我為什么要與你一戰?我并不想動手。”雖然身處漩渦中,但是蕭晨依然從容自若。
  “因為我想與你一戰!”楚行狂氣勢迫人,其強勢有目共睹。“你不得不戰!”
  “你算什么?”像是嘲弄,又像是不屑,蕭晨平靜的道出,而后轉身就走。
  “哈哈……”楚行狂大笑,道:“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轟如一道紫電一般,他剎那間劈出一掌,元氣像是沸騰了一般,紫色的能量浪濤卷起重重煞氣,向著蕭晨吞沒而去。
  蕭晨頭也不回,右手食指微曲,輕輕彈出。
  靈犀劍波,傳承自蠻族犀牛老人,并非尋常的劍氣,以蕭晨為中心,蕩漾出點點漣漪,像是水波一般傳蕩開來。
  仿似很柔弱,但是觸碰到紫色力量的剎那間,劍波立刻狂暴開來,像是千重白色大浪在翻涌,月湖畔發出隆隆震天巨響。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個直徑為四十米的能量光源,像是怒海般在翻騰!中心為蕭晨。
  所有紫色能量全部被震的潰散了,楚行狂更是直接倒翻著飛了出去,退出了直徑四十米的巨圓。
  雖然他的動作很快,但是半截衣袖由于飄動,未能在第一時間退出巨圓,竟然在剎那間灰飛煙滅,化成塵埃消失在空中。
  一招逼退楚行狂,讓所有人震驚不已,數千人張口結舌。
  有一個機靈的修者當場做了試驗,將佩劍扔了過去,此刻直徑四十米的劍波光源還未徹底消失,雖然在震動出的漣漪很輕微了,但是依然在瞬間將那把長劍震的粉碎,化成了塵埃。
  數千人目瞪口呆,靈犀劍波太可怕了,似乎可以毀滅一切!難怪……楚行狂在第一時間倒飛了出去。
  這就是獨孤劍魔推崇的高手嗎,與南荒第一高手蕭晨戰成平手的強者?
  大商國三公主以及十幾名殷都名媛,全都從座位中站了起來。薄士、陳杭錦等幾方王族世家子弟也全都驚的向前走了幾步。
  燕傾城、齊拉奧、宇文風等更是露出驚容,西疆的阿水、阿冰、火裊也是驚異不已。
  所有觀戰者莫不吃驚,現場一度陷入死寂中,這個神秘的海外散修似乎深不可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楚行狂并無任何尷尬之色,反倒是點了點頭,道:“我先前小看你了,如此才算是個對手。”
  “請問你的名字?”到了現在楚行狂才詢問蕭晨的名字。
  眾人心中嘀咕,楚狂人還真是狂妄,到現在才平視對手。眾人也都很想知道這個神秘散修的名字。
  蕭晨掃視四方,道:“我名蕭逝水。不過我來此并不是為了戰斗,我不想與人動手。”
  “靈犀劍波在某個時代曾震懾天下,今日既然再次顯現世間,怎能讓我失望!”楚行狂冷笑著道:“今日,我收回原話,不斬你頭顱,留你一命,你放心出手吧。”
  楚行狂之囂張與自信,可謂咄咄逼人。
  蕭晨冷漠的望向他,不想惹出是非,但并不代表怕事。如今,他修出八相世界,神通初成,不論威力,單從速度來說,就是長生高手也難以圍堵,就是真的惹出是非,他都有自信逃遁而去。
  “別逼我殺你。”
  如此,僅僅五個字,從蕭晨口中吐出,不僅讓楚行狂一呆,更是讓現場數千人目瞪口呆。
  這位……似乎更強勢啊!
  五個字道明了心意,不是怕戰,而是不愿戰,動手的話,直接斬了你!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這位海外散修還真是個人物啊,比之獨孤劍魔還要冷還要橫,比之楚行狂還要狂,平靜的外表下有著一顆戰者之心。
  蕭逝水這個名字,在這一刻被眾人深深記住了。
  “戰吧!”
  “海外散修大戰楚行狂。”
  眾人喝喊,更加期待這場大戰了。
  楚行狂冷笑,并不在意,如飛般向前沖去,喝道:“讓我看看你是否領悟了靈犀劍波的真意。”
  剎那間沖到,楚行狂身體如螺旋一般,旋飛到了半空中,渾身上下紫光繚繞,紫色光華凝聚成的一把神劍出現在他的手中,向下立劈而來。
  蕭晨穩如磐石,巍然不動,但雙目中卻透發出兩道凌厲的光束,像是兩道閃電在半空中劈舞。
  這一次靈犀劍波,并未再現,蕭晨身隨心動,雙手劃出一道道莫名的軌跡,以身體結出心語,法印自成。
  無畏獅子印!
  剛猛如彗星撞擊大地,劃出一道絢爛的光芒,直沖而起,當的一聲劈在紫色神劍之上。
  不動如松,動如疾風。
  蕭晨沖天而起,剎那間與楚行狂連續對碰上百記,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無畏獅子印將狂與猛發揮到了極致。
  兩人在百擊之后,各自降落在地。
  楚行狂提劍向前沖去,大開大合,劈斬蕭晨,神劍不斷震碎虛空,其上蘊含的力量可想而知,發出陣陣若有若無的嗚嗚凄迷之音,帶動的這片天地都在動蕩。
  蕭晨怡然不懼,無畏獅子印,橫掃而出,身體如幻影一般,如風般輕靈,如雷般狂暴。
  當當蕭晨以手印碰撞神劍,兩者之間迸發出一串串如流星雨般的絢爛光華,連續進攻,強勢無匹。
  最后蕭晨雙手合印,一聲驚天動地的獅吼傳出,一頭三頭黃金獅子王的影跡竟然浮現而出,向著楚行狂撲去。
  這就是無畏獅子印的真意!
  獅子虛影像極了三年前南荒獸王決戰中的那只三頭黃金獅子王!
  印法,是蕭晨得自凈土的神技,近乎完全神通化。傳給他的王仙婆,當年曾經整合佛教無上奧義,結合森林族秘法,創出了自己的不世絕學,但也沒有忘記佛教中的那些神通,一并傳給了蕭晨。
  修習過無畏獅子印后,蕭晨曾一度懷疑,南荒獸王決戰中的黃金獅子王可能真的是一尊佛!
  “吼……”
  黃金獅子近乎真實化,三頭仰天怒吼,撲向了楚行狂,刺目的黃金神光爆發而出,讓所有人都閉上了雙眼。
  像是天搖地動一般,天空仿似翻轉了過來,能量大浪不斷爆發而出,就連月湖中的湖水的翻涌了起來,遠處觀戰的許多人都搖搖晃晃,不少人栽倒了在了地上。
  待到光芒散盡,黃金獅子王消失了,而楚行狂手中的紫色神劍也被無畏獅子印震碎了。
  所有人都震驚無比,這個海外散修蕭逝水太強大了,原以為靈犀劍波是他的倚仗,現在看來其所掌握的神通并非一種啊。
  “哼”
  楚行狂冷哼了一聲,大步上前,與此同時手中“鏗鏘”一聲,紫色光華流轉,一把紫色神劍重新凝聚而成。
  不動如松,蕭晨冷漠的看著逼近的楚行狂,雙手再次結出的法印已經大不相同。
  不動明王印!
  這一次,蕭晨直接雙手合印,主尊明王影跡浮現而出,巨大的身影遮擋了半邊天空,轟然伸出巨掌拍落下來,震動十方。
  轟崩碎紫色神劍,橫掃楚行狂,震的他狼狽的翻著跟頭飛了出去。
  滿場嘩然,不是沒有想到蕭晨強橫,但是如此恐怖的身手,驚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楚行狂落地之后,沒有絲毫沮喪之色,有的只是更加凌厲的戰意。現在的他滿臉凝重之色,見蕭晨連展神通,他決定不再有絲毫保留,將顯現出自己傲視青年一代的神通法門!
  “報!”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喝喊聲,一名軍兵身披鐵甲,沖到斗場邊緣,單腿歸在地上,向著楚行狂稟報道:“加急重信!”
  楚行狂后退,而后大步走出了斗場。
  大戰被打斷了。
  未等楚行狂打開信件,兩名修者圍住了他。
  “楚兄讓我們去解決掉那個小子吧。”
  一人身材高大,足比常人高出三頭,目光冷冽,一看就是桀驁不馴之輩。另一人面白無須,眼神陰森,身材高挑,看起來有些瘦弱,但是卻給人以陰柔森然之感。
  “不行,等我看完信件,繼續與他決戰。”楚行狂斷然拒絕。
  “我們非要出手不可……”
  所有人都看到了三人在爭論,不禁對那二人的身份產生了懷疑,竟然敢如此對楚行狂說話,定然不是一般的人。
  當中一人更是不顧楚行狂的阻擋,快速沖進了場中,出現在蕭晨的近前。
  戰場外,楚行狂憤然,但是最終又強壓下了怒火,這兩人是他剛招來不久的友客,身份非常不一般,乃是中土強大與神秘的虎家在外歷練的年輕子弟。
  白老虎在中土非常難惹,如果不是顧忌他們的身份,以及兩人確實非常強大,楚行狂現在恨不得命人斬了他們。
  不過,當撕開手中的信封后,他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哈哈大笑道:“這個混蛋也要回來了,居然以加急重信戲弄我,這下dìdū該熱鬧了,嘿嘿……”
  虎子通身材高大,桀驁不馴,一看就是難惹的角色,他凝望著蕭晨,道:“三年前你曾經與蕭晨交過手?”
  “你想知道什么?”蕭晨平靜的看著他。
  “你們最后平手收局?”
  蕭晨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
  “這么說你們最后有些交情了?”
  “是又如何?”
  “我就知道,你們最后所謂的狗屁惺惺相惜,成為了朋友,那么今日我殺了你,你死而不冤了!”高大如野人般的虎子通森然道。
  “你是誰,為何如此說?”蕭晨冷漠的看著他。
  如野人般桀驁不馴的巨漢,壓低了聲音道:“我叫虎子通,三年前那該死的蕭晨斬了我們一個兄弟,還殺了我虎家兩名半神,出盡了風頭,我們幾兄弟發誓要毀滅其一切!殺了你,如果他還未死的話,一定會現身。”
  “這是什么邏輯?”蕭晨目光中漸漸升起一股寒氣,道:“這里可不是你們虎家一手遮天的地方,慘死在這里的話,任誰都難以為你說出什么!”
  “哈哈……”虎子通仰天大笑,道:“在虎家神技面前,你有獲勝的機會嗎?且,我的身體中有一半的白虎血脈。”
  蕭晨笑了,淡然道:“那么讓實際行動來證明吧。”
  居然遇上了虎家的人,蕭晨本不想亂殺無辜的,不想波及虎家尋常弟子,但是看對方如此心態,他在剎那間改變了注意。
  想說放你……不容易。
  殺你,沒商量!
  就是虎子通現在想避戰,蕭晨都不會放過他了,已經判了他死刑,蕭晨決定全力出手,沒有一絲保留的出手!
  刷像是浮光掠影一般,蕭晨剎那間沖了過去,毫無保留的出手,傳承于蠻族犀牛老人的靈犀劍波出手了!
  食指與中指齊彈,直徑六十米的毀滅之圓出現,漣漪蕩漾,恐怖的波動剎那間浩蕩了出去。
  “開!”虎子通似乎知道厲害,大吼著,渾身白光閃爍,一頭白虎浮現而出,在他后方張牙舞爪,迸發出無匹的力量。他一拳向前砸來,竟然有一道道雷光崩現而出,這是他的神通————毀滅雷電。
  但是……根本無法抵擋,雷電剎那間被劍波蕩碎了,潰散于無形中。
  劍波蕩漾,猶如鐘聲輕揚,悠悠之音非常飄渺,陣陣劍波,像是喪鐘發出了鳴聲。
  “當……”
  余音繚繞。
  “啊……”
  虎子通慘叫,雙腿在剎那間粉碎,化成了塵埃,他驚恐的沖天而起,總算躲避過了形神俱滅的下場。
  雖然逃到了直徑六十米的巨圓之外,但是雙腿粉碎的他,速度能有多快呢?蕭晨無情冷笑,留下一道殘影沖了過去。
  傳承于森林族王仙婆的最強奧義出手。
  神韻拈花印!
  一個巨大的虛影浮現而出,和蕭晨有著極其相似的神韻,冷酷無情中帶著淡淡的笑意,手中拈著一朵說不上名字的仙葩。
  刷神花離手而去,剎那間放大到房屋般大小,花瓣晶瑩剔透,片片飛落而下,如那鋒利的刀刃一般斬落了下來。
  “噗”
  血光迸濺,虎子通的雙臂以及胸腹在剎那間被斬碎了,點滴都未曾剩下,只余一片血霧飄散在空中。
  還有那一顆充滿驚恐神色的頭顱,漂浮在天空中的殘花間。
  不遠處,面白無須的虎子風險些昏過去,堂弟如此慘敗,剎那間就被人滅殺了,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怒吼著沖了過去。
  遠處,楚行狂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干自焦急也無辦法,想要阻止早已來不及了。
  “該死!這兩個混蛋……死就死了,但是他媽的……城中有一頭壯老虎呢,給我惹麻煩啊!”
  楚行狂悔恨不已,真不該收下這兩名友客,盡管兩人非常強大,但是現在出了問題,他們的背景……是個麻煩啊。
  漂浮在殘花間的虎子通頭顱,滿臉的驚恐神色,帶著不甘竟然傳出一絲精神波動:“我他媽的是識藏境界六重天初級的高手啊,竟然被殺了……”
  “就是七重天也照殺不誤!”
  蕭晨冰冷的聲音擊潰了他最后的一絲意識,在虎子風沖到近前之時,蕭晨曲起了無名指,而后輕輕彈了出去。
  漂浮在殘花間的那顆頭顱,在劍波的蕩漾下,“砰”的一聲粉碎了!
  月湖畔,徹底沸騰了,數千人吶喊了起來,蕭晨之表現太讓人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