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236 大戰沸騰了

晚霞染紅了西邊的天空,月湖也映上了紅彤彤的色彩,點點漣漪蕩漾,像是一塊塊紅水晶碎裂了開來,美麗的月湖波光粼粼。
  月湖畔,人聲鼎沸,蕭晨于抬手間滅掉了六重天的虎子通,斬中土虎家高手如殺雞屠狗般干脆,勝的干凈利落,鎮住了現場所有人。
  “不可思議!”
  “這就是與南荒第一高手戰平的海外散修的實力嗎?恐怕就是對上殷都四杰也有勝無敗!”
  數千人都為之沸騰,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
  幾方王族世家子弟不由自主向前走了幾步,凝視著場中那巍然不動的身影。
  大商國三公主以及十幾名殷都佳麗,也全都驚的從座位上站起,注視場中央的青年強者。
  獨孤劍魔默默無語,只是整個人卻如劍一般凌厲起來,嚇得他周圍的那些人快速躲閃向一旁。
  齊拉奧、宇文風情緒波動,用力握緊了拳頭。
  燕傾城則露出一絲疑惑,狐疑的望著場中的身影,越發覺得好像在那里見到過。當然,不可能向蕭晨身上聯想,因為兩者間的功法大相徑庭。
  “蕭逝水……”虎子風大吼著沖了過來,但只能看到那漂浮著的頭顱,在靈犀劍波的蕩漾下,砰的一聲崩碎。
  面白無須的虎子風,平日看起來很陰柔,但此刻卻異常的猙獰,咬牙切齒,化成一道白光沖向蕭晨。
  蕭晨驀然抬頭,雙目中射出兩道刺目的光芒,兩道像針一般精細的金光,直射虎子風而去。
  “啊……”虎子風捂著雙眼慘叫。不過身子卻異常的靈敏,剎那間倒飛了出去,來勢快去勢更加迅疾。
  蕭晨連動都未動一下,站在原地漠然的看著虎子風。
  虎子風倒飛出去數十米遠,砰的一聲墜落在地,捂著眼睛地手掌指縫間有絲絲血跡流出,他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當他放下雙手時,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虎子風的雙目竟然在流血,剛才蕭晨雙目中射出的金針般的光芒并不是幻覺,竟然是真實的,讓虎子風遭遇重創。
  還好,偏了一點點,并沒有傷害到他的瞳孔,不過眼白部位卻被刺破了,眼皮之上更是有兩個小血洞。
  月湖畔所有人都心驚不已。連眼睛也能殺敵,這未免有些恐怖的讓人膽寒!
  唯有修為高深者知道,方才蕭晨那并不是什么特殊地神通,那是源于對己身的強大自信,以及對敵手的極度蔑視。而大膽凝聚己身精氣透發而出,直接殺敵。
  兩道金光完全是蕭晨的一股精氣化形而成,沖出了體外,刺傷對方雙眼后剎那間回返體內。
  “蕭逝水……”險些失明。如此遭創,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的虎子風冷靜了下來,他咬牙切齒道:“是你逼我的,今天你非要死不可。”說到這里,他從懷中取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玉葫蘆,不過一寸長,能有拇指粗細,擰開玉嘴。他向著口中灌去。
  眼神敏銳的人都看到了,一股紅色地液體流進了他的口中。
  “白虎真血?”
  “應該是,要死拼了!”
  不少人都知道,中土虎家的老祖宗乃是一頭真正的白虎圣皇,由于與人族聯姻,他的后代都是人形,且由于一代代傳承下來,白虎血脈越來越稀薄。
  為此。他曾經選中了幾個潛力極其巨大地后代。以自己的圣血為之洗髓,使他們的血脈更接近于白虎一脈。令能力大幅度提升,甚至超越一般的白虎圣獸王。
  雖然僅僅有限幾人享受到了這個恩賜,但是卻也被虎家琢磨出一些惠澤后代地方法,將老祖宗賜下的多余血液稀釋成很多份,傳承給家族中重要成員,留給他們保命用。
  由于量少,且被稀釋過,不可能改變體質,讓修為進階,但是卻可以在短時間內讓服用者的修為提升一個臺階。虎子風正是飲了圣皇之血,此刻他猙獰無比,竟然發出了一聲類似虎吼般的嘯音,再一次向著蕭晨沖來。
  速度極快,像是一道白色的閃電破空而來。
  “識藏七重天!”
  薄士、陳杭錦等幾方王族倒吸冷氣,他們是真正的殷都高手,一眼就看出了此刻虎子風的實力。
  “吼……”
  真實的虎嘯傳來,虎子風地身前竟然浮現出一頭白虎,撲向蕭晨而來,巨大的白虎長足有十米,張牙舞爪,兇惡狂暴無比。
  蕭晨不為所動,根本就沒有避開的意思,雙手快速結印,無畏獅子印打出,剛猛無匹,一陣驚天動地的獅吼聲傳出,雙手合印的剎那,黃金獅子王的身影浮現而出,三個頭顱同時仰天長嘯。
  黃金神光照耀四方,月湖之畔光芒絢爛,金色的光華如水波般蕩漾十方。
  黃金獅子王騰空而起,向著巨大的白虎沖去。
  “吼……”
  虎嘯與獅吼同時發出,天崩地裂般地能量浪濤席卷戰場,刺目地光芒讓所有人都難以睜開雙眼,眾人被能量大浪震的不斷后退。
  “喀嚓”
  虛空破碎地聲響傳來,緊接著像是排山倒海一般,連月湖都洶涌起浪濤,大地一陣搖顫。
  “轟……”
  再也沒有人能夠注視戰場,光芒比閃電還熾烈百倍,晃的人淚水長流,無法睜眼。
  伴隨著虎嘯的衰弱,以及獅吼消失,戰場終于再次顯現在眾人的眼前,只見虎子風嘴角溢出絲絲血跡,驚疑不定的目視著蕭晨,似乎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蕭晨竟然瓦解了識藏境界七重天高手的攻勢。
  蕭晨紋絲未動。依然靜立在場中央。
  虎子風心膽皆寒,識藏七重天初級竟然依然傷在了對方的手下,這未免有些讓他心灰意冷。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今已經開戰,根本無法后退,他咬牙向前沖去。
  修羅刀體浮現而出,一把長刀懸浮在虎子風的身前,向前劈斬而去。這是他修出地神通,凝聚己身精氣,成就無堅不摧的修羅刀體,不是身外化身,但卻勝似身外化身。
  白光道道,修羅刀斬出重重刀浪,像是千層浪花在翻涌。
  蕭晨不但沒有后退,反而向前沖去。無畏獅子印不斷轟出,剛猛的手印不斷撞在修羅刀上,發出陣陣鏗鏘之音。
  虎子風不斷咳血,連連倒退,最后直接被蕭晨以無畏獅子印轟飛了出去。在這一刻他清晰的聽到胸骨碎裂的聲響,而心脈也在剎那間崩斷了。
  生命即將流逝而盡,虎子風殘忍的笑了起來,在天空中一個倒翻墜落在地。而后像是一陣風一般沖向蕭晨,渾身衣服在剎那間崩碎,他的身體近乎透明,經脈與骨骼清晰的通過血肉顯現而出。
  他想爆體而亡,想拉上蕭晨一起去死。
  怎么可能讓他如意呢?
  蕭晨冷漠地掃視了他一眼,從容的展開法印,圓滿寶瓶印剎那間完成,一個巨大的寶瓶像是水晶雕刻而成的一般。浮現在他的頭頂上方,晶瑩剔透,神光燦燦。
  “轟”
  水晶寶瓶噴發出一道絢爛的光芒,瞬間就沖撞在了虎子風的身體上。
  “噗”
  血光迸濺,像是被巨山碾壓過一般,虎子風的下半截身體,當場化成了血色肉泥,崩碎在天空中。而上半截殘軀則倒翻了出去。
  現場鴉雀無聲。眾人深感這位海外散修地強大與可怕,且手段凌厲無比。根本沒有絲毫手軟可言,這樣的人如果成為敵人,一定是個噩夢。
  夕陽西下,月湖畔一片昏暗,唯有血腥的味道在飄動,好長時間眾人才回過神來。
  “可怕!”
  “我絕不會與這樣的人為敵。”
  楚行狂臉色非常不好看,虎氏兄弟都死了,這讓他感覺非常的頭痛,如何向城內地那頭老虎交代呢?
  “你……”
  失去下半截的虎子風依然還有殘存的意識,指著蕭晨露出怨毒而又驚恐的神色,想說什么卻吐不出話語。
  不動明王印!
  蕭晨手印結成,向前印去。
  巨大地主尊明王影跡浮現在他的身后,一個巨大的手掌隨著他的動作拍落了下去。
  “轟”
  不動明王巨掌能有房屋般大小,落下的剎那,將虎子風碾壓的點滴未剩,徹底化成血泥融入了泥土中。
  殺七重天高手如屠狗!似乎真的并不算什么。
  “想說放你……不容易。”蕭晨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并不是矯情,而是真實感受,本來他不想殺尋常地虎家子弟的,但是對方純粹是找死,不由得他不殺。
  現場一片死寂,許多人感覺震撼不已。尤其是大商國殷都世家子弟,一向以為天下高手盡在五大霸主國,而大商殷都青年高手理當傲視天下,但是眼下橫空殺出的海外散修擊潰了不少人的信心。
  “這個人本宮招攬定了!”大商國三公主美目閃爍著異彩,話語中透發著堅定,似乎在明示周圍的那些殷都佳麗不要亂打算盤。
  不過,那些帝都名媛各個精靈剔透,雖然都沒有說什么,但是心中卻各有打算,這樣的高手肯定是要盡力拉攏進己方家族的。
  楚行狂大步向前走去,但是門下的三名死士發現他動后,卻搶先沖了出去,他們忠心耿耿,看到蕭晨如此強勢,怕……楚行狂不敵殞命,想搶先出手耗去蕭晨部分元氣。
  看到三名高手先后沖進場中,不少人發出驚呼聲,這明顯不公平,就是大商國三公主都皺起了秀美。剛要命令人拿下,但就在這個時候蕭晨說話了。
  “三人也不夠看……”話語中帶著一絲惋惜。既然對方選擇向他出手,他是絕不會容情地。
  聽聞此話,所有觀戰者駭然。大商國三公主將到了嘴邊地話咽了回去。
  殷都幾方王族世家子弟,則更加吃驚,因為憑借他們的強大修為,如何看不出沖入場中地三人實力呢,那可是識藏四五重天的高手啊。不是一人,而是三人!如果他們掌握有特殊神通,那決不是一名青年高手能夠接下的。
  “殺!”
  “殺!”
  “殺!”
  三道人影快如閃電,剎那間沖了過來,一道道絢爛地光芒像是流星雨一般沖擊而來,快速將蕭晨的立身之所淹沒了。
  悠揚鐘聲響起,蕭晨食指、中指、無名指同時曲起,而后在剎那間彈開。靈犀劍波蕩漾而出,像是死神的喪鐘敲響了一般。
  劍波雖然如漣漪般在蕩漾,但是看在所有人眼中,卻好比那預示死亡的死神鐮刀一般恐怖!
  一個直徑十米的巨圓,以蕭晨為中心剎那間形成。圓內劍波動蕩,看似輕柔,但卻毀滅一切有形之質!
  砰
  沖在最前方的死士,第一時間崩碎了。連血霧都沒有飄散而出,直接化成了塵埃,微不足道的塵埃!
  第二名死士想要倒飛而去,但是早已經晚了,他驚恐的看到自己地身體一點點的粉碎,先是雙腳,緊接著是雙腿,而后是胸腹。最后是頭顱。
  像是兩道光芒消失了一般,暗淡下去的剎那,兩條生命徹底消失。
  最后一人比較幸運,還沒有進入劍波范圍內,他直接倒飛而去。
  但是,蕭晨卻不給他機會,既然對方想置他于死地,那么就已經是死敵。戰場長沒有仁慈。想要活下去唯有果斷!
  刷
  他化成一道光影沖了過去。
  事實上那人依然對蕭晨心存殺意,逃過一劫后還想另尋辦法殺進去。但是沒有想到蕭晨如此極速,眨眼間已經沖到了他的眼前。
  “殺你,沒商量!”
  話語落畢,靈犀劍波再次蕩漾了開來,如此近距離,第三名死士瞬間化成點點光塵,消散了空中,什么也沒有剩下。
  三名識藏四五重天的高手,僅僅片刻間,全部如塵埃般消逝在月湖畔。
  就是薄士、陳杭錦等王族世家子弟也都是臉色變了又變,如此敵手太讓他們忌諱了。
  楚行狂大步走入場中央,對于兩個虎家子弟的死,他雖然頭痛,但并不心痛,對于三名死士的死,他卻很肉痛,那可是忠心耿耿的手下啊。
  “還要繼續嗎?”蕭晨地聲音很冷。
  事實上,到了現在,楚行狂確實現出了凝重之色,隱約間他覺得似乎真的不一定能夠殺的死蕭晨。
  但是騎虎難下,曾經說過的豪言壯語,依稀還在月湖畔回響。
  言稱十招內斬獨孤劍魔,言稱九十招內斬南荒第一高手蕭晨,言稱當著眾人的面斬殺蕭逝水,讓中土外地蠻夷聞風喪膽……
  如果此時退走,楚行狂就不用在殷都混了。
  “戰!”楚行狂只有一個字,一身紫袍鼓蕩起澎湃的元氣,整個人鋒芒畢露。
  明月高掛,月輝灑落而下,月湖上云煙飄渺,恍若仙境,此處是殷都賞月的最佳之地。
  蕭晨沒有任何話語,徑直大步向前走去,仿似前方之人根本不是對手,而只是一個尋常百姓一般。
  楚行狂雙眸紫光爆射,整個人在剎那間一分為二,一人顯得悲苦無比,面帶慈悲之色,另一人則面帶煞氣,渾身愁云慘淡。
  “神通————命運雙生子。”
  “在神通之中號稱一絕啊!”
  眾人小聲的議論了幾聲,就全都閉口了,緊張地關注著戰場。
  一身化二,命運雙生子,代表了善惡兩面,此乃罕世神通,歷史上也不過少數幾人曾經修成而已。威力不可想象!
  楚行狂憑借此神通,在大商國青年一代所向披靡,就是薄士與陳杭錦的等人的堂哥,稍長七歲的人都在這門神通下吃過大虧。
  面對兩個楚行狂,蕭晨怡然不懼,靈犀劍波剎那間出手,直徑百米的一個巨圓剎那間形成,可怖地劍波快速的蕩漾了開來。
  所有觀戰者都變色。靈犀劍波每次出手,都將粉碎對手,給月湖畔的數千人留下地印象太深刻了。
  點點漣漪動蕩,而后剎那間狂暴,劍波粉碎百米范圍內的一切有形之物,命運雙生子沒有絲毫意外的粉碎了,無聲無息間,化成塵埃。飄散在空中。
  這就敗了?
  眾人不敢想象,難道名震帝都、四杰這一的楚行狂一招敗北,粉身碎骨而亡了不成?
  蕭晨似乎并沒有任何勝利的神色,如光影一般瞬間飛了出去。
  無聲無息間,命運雙生子中地惡子。在蕭晨方才的立身之所出現,崩碎了那片虛空,如果蕭晨慢上一點,恐怕就已經形神俱滅了。
  蕭晨穩住身形的剎那。再一次異形換位,沖飛而去。
  無聲無息間,命運雙生子地善子浮現在剛才那個位置,打碎了那片空間。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太可怕了,剛才明明看到命運雙生子被靈犀劍波粉碎了,但眼下為何又出來了呢?
  這才是殷都四杰真正地實力,果然恐怖!名震帝都數載。不是浪得虛名之輩。
  蕭晨在戰場中央,凝視著命運雙生子,身隨心動,印隨身成,圓滿寶瓶印結出,一個巨大的水晶寶瓶浮現在他地頭頂上空,晶瑩的寶瓶璧流轉著絢爛地光芒,蕩漾中一股神圣無比的能量波動。
  圓滿寶瓶印轟出!
  巨大的水晶寶瓶。沖出一道絢爛的神光。向著命運雙生子轟殺而去。
  轟
  震天巨響發出,天崩地裂的力量雖然根本沒有觸碰到大地。但是依然讓這片芳草地徹底崩裂了,一條條足有兩米寬地巨大裂縫蜿蜒向遠方。
  月湖畔一陣大亂,許多人都快速向后退去,不少人甚至掉進了大裂縫中,不斷呼救,同伴急忙相助。
  而月湖中更是搖動起來,湖水洶涌,將那水中的明月搖碎成一片片晶瑩的美玉。
  圓滿寶瓶印威力巨大無匹,乃是森林族王仙婆結合佛教奧義創出的,瞬間將那命運雙生子轟碎了,點滴都未曾剩下。
  只是蕭晨卻心生警兆,如浮光掠影一般急忙沖天而起,降落在另一片龜裂地大地上。
  果然如所料那般,命運雙生子又浮現而出了,再一次重生!
  所有人都驚呼出聲,這太可怕了,強大的命運雙生子竟然殺不死!
  沒有人比殷都世家子弟更加了解殷都四杰的恐怖。
  對于命運雙生子這門神通他們早有耳聞,那是殺不死的!簡直就像擁有長生不死術一般,滅一次重生一次,而雙生子的毀滅之力不會受到絲毫影響。甚至連高楚行狂半輩的不少強者,都曾經在這一罕世神通下吃過大虧。
  “雙生子是無法殺死的。”
  “可以不斷死而復生。”
  薄士與陳杭錦等幾方王族都在小聲的議論著。
  至于其他人早已屏住了呼吸,密切地關注著戰場,這樣的戰斗可怕而又讓人身心激動。
  惡子,面目猙獰,煞氣繚繞,像是死神一般,向著蕭晨撲去。
  善子,面帶慈悲,但出手同樣無情,紫光閃爍,橫掃蕭晨。
  無畏獅子印結成,轟向命運雙生子,蕭晨與他們大戰起來。
  這無疑是一場龍爭虎斗,蕭晨與楚行狂的速度都快到了極點,連續不斷的碰撞,眨眼間已經大戰了上百回合。
  天空中流光溢彩,不斷崩現而出,那是兩人間沖擊出去的能量光束,激戰不停,慘烈無比。
  蕭晨終于確定。命運雙生子似乎無法殺死!
  今日第一次讓他感覺生命受到了威脅。如此戰斗,對方已經先天立于不敗之地,這樣下去的話,除非他不犯一點錯誤,否則被對方擊中一次的話,他就要敗亡,他不可能如對方一般死而再生。
  “我以為你還有更強的神通呢?難道沒有了嗎,如此地話。你根本不是我地對手。”楚行狂一分為二的雙生子同時開口。
  蕭晨不為所動,他確實還有神通未展,但是估計同樣無法殺死命運雙生子,與其如此,沒有必要過早地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神韻拈花印!
  蕭晨快速上結成神印,身后一個與他形似的高大影跡足有十米,浮現而出,手中一朵奇葩剎那間綻放開來。一時間讓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神花綻放,冠絕群芳。
  花瓣片片飄落而下,而后在剎那間加速,斬向命運雙生子。
  每一片晶瑩剔透的花瓣,都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將善子與惡子地頭顱擊碎,將他們的軀體腰斬。
  “我是殺不死的!”
  沒有任何意外,雙子再現,似乎對于被連續打碎身體非常的不滿。楚行狂冷笑道:“你的攻勢差不多了吧,如此,該我出手了!”
  惡子周圍煞氣洶涌,紫光慢慢隱退,無盡黑霧翻涌了出來,幽冥之氣將他包圍了,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出現在他的手中,說不出的陰森恐怖。透發著讓人心悸地可怕波動。
  而善子周圍的紫色光華都退去了,陣陣神圣霞光普照四方,那里顯得神圣祥和無比,一個天佛寶輪浮現在他頭頂上方,那浩瀚莫測的能量波動,同樣讓人心膽具寒。
  “出現了,終于出現了。”薄士輕輕自語著。
  “善子手掌天佛寶輪,惡子手掌冥王至寶死神鐮刀。一正一反。威力無法揣測!”陳杭錦也喃喃自語。
  幾方王族世家子弟全都睜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那里。天佛寶輪與冥王至寶死神鐮刀,讓楚行狂的命運雙生子神通足以傲視大商帝國青年一代!很難找到幾種神通與之相比。
  “冥王至寶!”
  楚行狂大喝著,惡子手中地死神鐮刀向著蕭晨劈去,黑暗力量狂霸無匹,根本無法阻擋,蕭晨被死神至寶劈的倒飛出去數十米遠,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天佛寶輪!”
  楚行狂再次大喝,善子頭頂上方的寶輪,綻放出億萬道神圣霞輝,向著蕭晨掃殺而去,神圣力量更加狂猛。
  不得已,蕭晨展開相神通,速度快如電光,總算躲避了開去。
  場外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冥王至寶死神鐮刀與天佛寶輪太可怕了,簡直不可抵擋,有如此罕世神通,誰人能夠戰敗楚行狂?
  所有人都不再看好蕭晨,尤其是殷都深知楚行狂恐怖神通的世家子弟。
  “蕭逝水你認輸吧,你根本無法戰勝我!”命運雙生子地聲音冷酷無比,道:“追隨我,我寬恕你一切罪行。”
  在這一刻,楚行狂善子神圣莊嚴無比,如天佛再生,光芒萬道,瑞彩千條。而惡子如冥王臨世,黑云翻滾,兇煞氣息浩蕩。怎么看,楚行狂都不再像是一個凡人,而像一身兩體的佛與修羅。
  對此,蕭晨什么也沒有說,而是選擇繼續戰斗。
  大商國三公主早已站了起來,她深知殷都四杰的強大與可怕,如果這個被看重的人才被殺死,實在是一種損失,有心終止這場比賽,但是卻無法開口。
  宇文風、齊拉奧、燕傾城、阿冰、阿水、火裊等非中土高手都緊張無比,他們都希望蕭晨能夠戰勝中土高手。獨孤劍魔背著鐵劍,難得的臉上出現了凝重之色,默默觀戰。
  薄士、陳杭錦幾方王族那里,更是小聲議論起來,這么多年來似乎從來沒有人殺死過命運雙生子,更不可能摧毀天佛寶輪與冥王至寶。
  幾年來,除了殷都另外三杰能夠以更加恐怖的神通鎮得住楚行狂,似乎真的沒有哪個青年人可以戰敗他。
  “想殺死命運雙生子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將惡子打入天界,將善子封入冥界,否則誰能破我命運雙生子?誰能地擋天佛寶輪?誰能抗冥王至寶?”
  楚行狂,狂態畢露,殺向蕭晨。
  這是殷都世家子弟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誰有那么大的神通,將惡子打入天界、將善子封入冥界呢?如果能夠做到,恐怕可以直接滅殺雙生子了,而不用費心封印了。
  只是,聽聞這些話后,被動防守的蕭晨,雙目剎那間神光燦燦,冷漠無情的道:“好,我就將命運雙生子分別鎮在地獄與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