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37 命運雙生子

天界與地獄
  楚行狂根本不相信蕭晨的話,誰能夠將他善惡之身分別鎮入天界與地獄?青年一代絕對沒有這樣恐怖的人。
  命運雙生子,一善一惡,一體兩身,無法殺死,不能滅亡!
  惡子,周圍黑云翻滾,冥霧滔天,黑色的幽冥之氣,讓天空都一片昏暗,星月都被遮攏了。冥王至寶死神鐮刀,在云霧中冷森迫人,浩蕩出一股毀滅性的力量,讓觀戰眾人都為之膽寒。
  善子,則普照圣光,神圣霞輝籠罩一方天地,那里宛似極樂世界一般,一片祥和。天佛寶輪,懸浮在他的頭頂上空,向四方灑落下陣陣氤氳圣輝。
  “青年一代能殺死命運雙生子的人還未出世呢!”
  楚行狂紫袍鼓蕩,善惡兩身如神佛與修羅降世,從氣勢與氣質上來看,似乎已經超出了人類的范疇。
  蕭晨沒有多說什么,周圍虛影浮現,像是有一片片畫面環繞在他的周圍,又像是又個不同的世界窗口,勝似閑庭信步,在那片虛幻的重疊空間中穿行,每一步邁開,都如在極速飛行一般。
  眨眼的功夫,他連續變換了數個方位,像是在穿越空間一般,無法理解的極速,看的眾人眼花繚亂,就是楚行狂也皺起了眉頭。
  不過,蕭晨暫時并未選擇進攻,而只是圍繞著雙生子不斷移形換位而已。
  楚行狂冷笑連連,寒聲道:“任你極速,也難以撼動我的不死身。”他大喝道:“天佛寶輪!”
  身為殷都四杰之一,命運雙生子神通顯現后。他的能力全方位的提升了一大截,雖然僅是識藏六重天巔峰的力量,但是足以滅殺識藏七重天的高手,甚至是重天地強者。
  天佛寶輪普照四方,如一尊佛陀端坐在天空,揮灑下一片片佛光,剎那間將一方空間淹沒了,虛空無聲的破碎。可想而知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不過,此刻蕭晨已經具有了極速,剎那間橫移百丈,躲閃向了另一旁。
  寶輪如影隨形,劃破長空,在夜空中留下一道絢爛的尾光,向著飛旋而去,刺目的光芒再次灑落而下。美麗如千萬煙花同時綻放,但卻是致命的死亡之花,極其絢爛過后就意味收割生命的開始。
  蕭晨本不想貿然出手,還想繼續試探,不過面對緊逼而來的天佛寶輪。他選擇了暫時地反擊。
  右手成拳狀,狠狠擊砸向天空,靈犀劍波不再蕩漾出毀滅之圓,而是像一條九曲黃河一般。騰空而起,足有水缸粗細的劍波,蜿蜒如銀龍沖上了高天,狠狠的劈在了天佛寶輪之上。
  “當”
  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出,劍波崩碎,天佛寶輪也被擊撞的余音不絕,在天空中一個盤旋復又俯沖而下,殺向蕭晨。
  天佛寶輪不像命運雙生子那般。它似乎根本無法破碎。佛光普照,像是無數顆星辰墜落了下來,讓那方空間刮起了流星雨。
  蕭晨依然在試探,不斷用極速躲避。
  楚行狂似乎不想再耽擱下去了,惡子也動作了起來,冥王至寶斬破虛空而倆,巨大的死神鐮刀,通體烏黑。陰森恐怖。唯有刀刃處一片白光燦燦,鋒利無比。在冥霧中顯得格外刺眼。
  魔霧滔天,剎那間將蕭晨淹沒了。
  “當當當”
  蕭晨手結無畏獅子印,不斷轟擊而出,但卻被震的不斷倒飛,冥王至寶無法阻抗。而天佛寶輪也逼近了,雙重攻擊,蕭晨根本無法抗衡。
  不得不承認,命運雙生子戰力無匹,楚行狂有如此神通,足以傲視青年一代。
  道虛幻的世界浮現,蕭晨從死亡世界地邊緣破開一道縫隙沖了出來。
  “技窮了嗎?”楚行狂冰冷的聲音發出。
  現在,蕭晨通過幾次接觸,心中對雙生子多少已經有了一些認知,這一次他準備出手了,大喝道:“鎮封你就在眼前!”
  雙手合印,無畏獅子印成,黃金獅子王浮現在在天空中,三頭齊仰天長嘯,聲音驚天動地,黃金神光破開了冥霧,照亮了黑暗的天空,實體化的黃金獅子猛然向前撲去。
  接著,蕭晨再次雙手合印。
  不動明王印成,巨大明王主尊聳立在他的背后,而一只房屋般巨大地手掌已經向著命運雙生子拍去,隆隆之響不絕耳,虛空已經被震碎。
  神韻拈花印成型,神似蕭晨的巨大虛影手中,一朵仙葩綻放,冠絕群芳,讓天上的星月都黯然失色,片片晶瑩剔透的花瓣向前斬去,劈在天佛寶輪上,發出陣陣鏗鏘之音。
  圓滿寶瓶印成型,巨大地水晶寶瓶,浮現蕭晨頭頂上空,翻涌出一股熾烈的光芒,向著命運雙生子沖去,圣光掃在冥王至寶上,聲音震耳欲聾。
  最后是空靈永恒印,一道道光束不斷掃出,一具具和蕭晨神似無比的虛影,完全成光質化,向前印去,全部打在了天佛寶輪上,天地都在動蕩。
  五大法印齊出,聲勢驚天動地,所有觀戰者皆駭然,如果換作一個人,恐怕早已形神俱滅了。
  但是,楚行狂的命運雙生子竟然全都接了下來,在冥王至寶以及天佛寶輪的護持下,雙生子都安然無恙。
  不過,這對于蕭晨來說足夠了,短暫的阻擋住冥王至寶以及天佛寶輪,他已經尋到了真正出手的機會。
  陰陽十重封,此乃是凈土中的一門封印神法,蕭晨一直未曾展露過,此刻全力出手。
  無極太虛氣中理,太極太虛理中氣。乘氣動靜生陰陽。陰陽之分為天地。未有宇宙氣生形,已有宇宙形寓氣。從形究氣曰陰陽,即氣觀理曰太極。
  隨著蕭晨雙手劃動,陰陽魚出現,太極圖生成,剎那間放大到房屋般大小,黑白兩色光芒直沖天際。黑白太極圖,向著命運雙生子中地惡子封印而去。
  “這是……”惡子大驚失色。似乎想起了什么,驚道:“陰陽十重封!”
  由不得他多想,太極圖遮天蔽月,籠罩而下。
  善子震開最后的空靈永恒印,急忙飛速救援而去,天佛寶輪打出。但是蕭晨不可能給他機會,雙手震動靈犀劍波,兩道巨龍般的光束。蜿蜒著在天空中撕裂了出去,善子在剎那間被劍波震碎了,但是天佛寶輪無恙,當地一聲巨響后依然沖向了封印之地。
  “封!”
  蕭晨大喝,總算在天佛寶輪沖到的剎那。將手持冥王至寶的惡子封印進了次元空間裂縫中。
  這個時候善子不死身重組,頭頂天佛寶輪沖了過來。楚行狂大怒,即便是善子之身,也布滿了陰森殺氣。居然如此被封印了惡子。讓他怒火洶涌。
  蕭晨展開相世界的極速身法,輕靈如謫仙般飄蕩了開去,道:“我說過能夠封印你。”
  其實所謂的地獄與天界不過是個名稱罷了,這個世界上真地有沒有很難說!親自去過地獄后,蕭晨對所謂地天界、地獄之說,已經有了新的認知,傳說并不一定是真地。
  依照他的推測,只需將善子與惡子分別封印在不同的空間就足夠了。讓他們失去陰陽滋補再生的聯系。
  “天佛寶輪!”
  楚行狂不想再多說什么,直接殺向蕭晨,寶輪涌動出億萬道神圣光彩。
  所有觀戰者皆駭然,命運雙生子中的惡子竟然被封印了!是否已經被滅殺了呢?數千人躁動,一片喧嘩。
  尤其是殷都眾多世家子弟,更是心緒激動無比,不可殺死的神話難道破滅了嗎?要知道楚行狂名震帝都這些年,年輕一代根本沒有人能夠真正滅殺雙生子。無法破去這罕世神通。
  大商國三公更是站起來。與十幾名帝都名媛向前走去,在人群最前方觀戰。
  也許在今夜……某個神話將被打破了。殺不死的雙生子有可能被封殺。
  月湖畔一片沸騰。
  蕭晨一邊以極速身法閃避,一邊以靈犀劍波對抗天佛寶輪,他在尋找機會,準備再次出手次封印善子。
  但是,就在眾人心緒激動、一片喧囂之際,戰場中某處虛空竟然破碎了,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斬了出來,虛空裂開,惡子手持冥王至寶大步走出,周圍黑霧翻涌,煞氣沖天。
  “怎么會這樣……”蕭晨感覺非常意外,身體化成一道虛影,飛到了戰場邊緣。
  “哈哈……”惡子大笑,手持冥王至寶,道:“區區封印能奈我何?我說過除非將我打入天界與地獄,不然我是殺不死地。”
  命運雙生子走到了一起,背靠背而立,冥神至寶與天佛寶輪透發出的恐怖波動讓所有人心悸。
  喧吵的月湖畔立刻靜了下來,所有人皆駭然,命運雙生子太強大了,居然自己斬破虛空,從容而歸。
  尤其是殷都幾方王族子弟,深感楚行狂的可怕,像是一座大山般壓在他們的心間。
  “楚行狂不愧為殷都四杰之一!”就連大商國三公主也不禁發出了這樣地感嘆。
  “呵呵……”旁邊有帝都佳麗輕笑道:“公主……他可是對你一往情深,追了三年了,今日更是特地為你而回。”
  “多嘴的丫頭。”
  “呵呵……”
  這些帝都名媛雖然各有心思,但是表面看起來卻非常的輕松。
  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人認為蕭晨能夠贏了,除卻想招攬的人希望他不死外,其余眾人已經認為這場戰斗毫無懸念了。
  命運雙生子背靠背站在一起,一如神佛,一如修羅,是如此地不凡。讓許多人都不得不承認楚行狂此刻的偉岸與神武。
  “蕭逝水,憑你如此身手我不會為難你。歸順于我,我恕你一切罪行。”雙生子同時開口,同時掃視著方,讓所有人都不敢與之正視。
  蕭晨默默立身在戰場邊緣,似乎是在思索,最終無聲的走向了戰場中央。
  “你還想戰?莫怪我無情。”雙生子的聲音冰冷無比,道:“戰場中沒有心慈手軟一說。你這樣地強者如此死去有點可惜。”
  “出手吧,敗亡的人不一定是我。”蕭晨平靜無波。
  如此話語,讓場外眾人吃驚不已,到了現在他還有后手不成?除非奇跡發生,不然怎么可能戰勝的了無敵的命運雙生子呢?!
  “冥王至寶!”
  “天佛寶輪!”
  聲震長空,命運雙生子同時大喝,像是地獄之音與天界佛音同時浩蕩,在整片夜空中久久回顫。真如冥王與佛陀臨世一般,威壓天地,震懾人地魂魄。
  惡子手持死神鐮刀,善子頭頂寶輪,剎那間沖了過來。光是沖來時帶起的能量波動,就令虛空將要破碎了,可以想象有多么可怕。
  宛如超越了光速,蕭晨剎那間消失在原地。憑空幻化在天空中,而后周圍出現一幅幅不可理解的畫面。天、地、水、火、雷、山、風、澤相紛呈,不斷在蕭晨周圍浮現而出,個方向浮現出個虛幻的世界,他獨立場中央。
  蕭晨終于展現出了相世界速度外地神通。
  這是未臻至圓滿境界的神通,但是被逼不得不提前讓它顯現世間,對于相世界蕭晨有一野望,想要修煉到的極致境界。讓其超越傳說中的蓋世神通六道輪回。
  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離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風,兌代表澤。卦烙印早已從蕭晨心中消失了。如今只剩下了專屬于他地相世界。
  “還有神通?”
  “這是何種法門?”
  數千人都在抬頭仰望。許多人都心有疑惑。
  “今日斬你于此!”
  楚行狂話語落畢,命運雙生子沖天而起。死神鐮刀與天佛寶輪震碎虛空,瞬間即至。
  “誰殺誰還不一定呢!”這一次蕭晨沒有退避,而是帶著個虛幻地世界,硬沖了上來。
  隆隆之響發出,天空竟然都在戰栗,虛空不斷崩碎,個虛幻的世界,竟然宛似真實化了,隨著它們地動蕩,片片虛空跟著碎裂。
  倒吸冷氣地聲音在下方響起,所有人都驚駭的睜大了眼睛,竟然……不是幻影,而是一門真正威力奇絕的神通。
  死神鐮刀劈入火相中,那一片虛幻的世界,滔天大火立時沖起,照亮了整片夜空,半邊天空一片通紅,無盡冥霧全部被驅散了,黑色的死神鐮刀在里面不斷劈斬,但是神火不滅,火浪沖天。
  天佛寶輪打入了雷相中,頓時間那里雷光沖天,一道道紫雷不斷劈落而出,打地天佛寶輪“鏗鏘”作響,在那里閃爍出一道道神圣光輝阻抗,
  相輪轉,天、地、水、火、雷、山、風、澤齊動。
  蕭晨帶動著相世界,與楚行狂在天空大戰不停。
  光芒絢爛,令星月無光,整片天空都在搖動。
  蕭晨身化一道光芒,同沖過來的善子與惡子激戰,雖然大部分力量都在支撐著相神通世界。但是命運雙生子的冥王至寶與天佛寶輪也都失陷在里面,正在沖擊相世界,所以此刻的蕭晨與楚行狂勢均力敵,像是三道光影般糾纏在了一起。
  無畏獅子印、不動明王印、神韻拈花印、圓滿寶瓶應、空靈永恒印,五大法印輪番打出,雙生子也是亂發狂舞,激烈出手,震動地天空中都不斷碎裂。
  像是銀河倒墜了下來,像是瀚海翻涌上了高天,這方夜空像是沸騰了,能量大浪不時涌向無盡天際。
  轉眼間。數百回合已經過去了,楚行狂與蕭晨依然勢均力敵,難以分出勝負。
  震碎虛空一片片,殺氣直沖霄漢。
  星月為之無光,天地為之慘淡。
  驚的下方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蕭晨帶著“幅畫卷”,竟然真的擋住了楚行狂,無懼命運雙生子。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
  “竟然有人可以對抗雙生子!”
  “楚行狂的罕世神通終于遇到對手了。”
  “竟然真的抵擋住了殷都四杰級數的高手。”
  下方沸騰了。
  薄士、陳杭錦等王族子弟更是激動無比,深感楚行狂強大地同時,也覺得蕭晨太可怕了。
  也許,今夜真的會打破一個神話。
  三百招、七百招……半個時辰過去了,蕭晨與楚行狂已經不知道激戰了多少回合,難分勝負,依然在天空中生死搏殺。
  天空中靈犀劍波、圓滿寶瓶應不斷震動,命運雙生子在失去冥王至寶與天佛寶輪后。終于漸漸不支了,露出了敗相。
  而蕭晨也感覺力竭了,畢竟他大部分力量都在支撐著相神通世界。
  “噗”
  善子被斬了頭顱,雖然再一次艱難地重生了過來,但是在奇異的相世界中。很明顯可以看到楚行狂非常吃力,復活很不順暢。
  “殺!”蕭晨眸光中射出兩道神芒。
  剎那間,相神通世界,快速輪轉起來。越發清晰,仿佛真的有個世界臨世。
  相輪轉,天、地、水、火、雷、山、風、澤齊動。
  最終,冥王至寶被打入了澤相中,恐怖如死神鐮刀深陷泥沼,竟然也無法掙脫而出,完全被封困在了里面。
  水、火、雷、山、風五相齊動,困住了天佛寶輪。山崩其勢、雷碎其形、水溶其質、火滅其神、風消其靈。天佛寶輪……竟然崩碎了,在五相中消融于無形。
  “天相主天界!”
  蕭晨大喝,天相剎那間擴展開來,向著惡子籠罩而去,瞬間將之封困。
  “地相主地獄!”
  蕭晨再次大喝,地相鋪天蓋地而來,剎那間將善子禁錮,使之難以掙動分毫。
  相世界輪轉。天空中像是幅巨大的畫卷在鋪展、在輪回。真實的倒映在天地間。
  下方所有人都驚呆了,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幅長卷”竟然封困了命運雙生子!
  最終,冥王至寶也被打入五相中。水、火、雷、山、風五相齊動,山崩其勢、雷碎其形、火滅其神……徹底粉碎。
  “斬————惡子!”
  蕭晨那低沉的聲音,清晰地在整片夜空下傳蕩。
  靈犀劍波蕩漾開來,毀滅之圓內惡子肉身粉碎于無形,只留下一個頭顱被蕭晨提在了手中。
  “斬————善子!”
  劍波蕩漾,善子除卻頭顱外,軀體粉碎于無形,連點滴血霧都未能飄散開來。
  月湖畔數千人都如化石般呆住了,命運雙生子被斬后并未再現!
  死一般的沉寂,而后突然爆發出一片呼喊聲。
  “天啊,楚行狂被斬了。”
  “命運雙生子竟然被人殺死了。”
  “今夜,打破了雙生子無法殺死地神話。”
  殷都世家子弟們,更是徹底大喊了起來,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命運雙生子有多么地可怕,但現如今卻真的被人給斬了!
  就是其他另外殷都三杰也不一定做地到吧?他們比之楚行狂強勢,完全是因為可以用神通鎮壓,而并非真個可以斬了楚行狂的雙生子。
  “這……”大商國三公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楚行狂被斬了……她不愿看到傷亡,兩人誰死對于她來說都是損失。
  而十幾名殷都佳麗中更有幾人是帝都四杰的崇拜者,頓時泫然欲泣,其他人則神色復雜,更加堅定招攬蕭晨。
  燕傾城、齊拉奧、宇文風、火裊、阿水、阿冰等人不由自主攥緊了拳頭,蕭逝水這個名字被他們深深印在了心中。
  身材挺拔地蕭晨提著兩顆滴血的頭顱。立身在虛空中,周圍相世界輪轉,真如斬神弒佛的逆天戰者一般,這一不可磨滅的畫面深深烙印進在場所有人的腦海中。
  幅畫卷淡去,相世界神通消失,蕭晨將手中地兩顆頭顱扔入虛空中,不多時楚行狂雙生子身影顯現而出。
  “怎么回事?”
  “天啊,難道雙生子沒有被殺死。再一次重生了?”
  剎那間,喧囂的月湖畔快速平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緊張的注視著高空。
  “戰場中不能心慈手軟,你沒有最終毀滅我,現在已經無法毀滅了。”命運雙生子話語森寒。
  “不殺你,是因為你有一個好身世,僅此而已。”蕭晨話語平淡,獨立長空之上。
  話語意思很明顯。不殺楚行狂是因為顧忌他身后的整個楚家王族,若是僅考慮他楚行狂自己地話,早已被殺死多時了。
  “你……”楚行狂大怒,這等若是蔑視。
  “能殺你一次,我就能殺你十次。百次!”蕭晨冷漠無情的話語清晰的在天空中回蕩。
  驚的下方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靜靜地觀看著空中的兩人。
  雙生子大怒,同時向前沖去,但是剎那間相神通世界浮現而出。善子被蕭晨以不動明王印掃飛了出去,而惡子被他封困在了地相中,毫不留情的以靈犀劍波震碎其身,獨留其頭。
  “你贏了……”善子顯得有些無力,被殺死過一次后,短時間內連天佛寶輪與冥王至寶都無法顯化而出,還如何與掌控相神通世界的蕭晨激戰?他不得不承認徹底地敗了。
  下方沸騰,楚行狂竟然親口承認敗了。這絕對是一個轟動性的消息,相信一夜間就會傳遍殷都。
  蕭逝水注定一夜名動大商帝國都城。
  “放心,我大商帝國男兒都是豪杰,我們楚家不會因這件事情而難為你,我更不會報復于你,若是你……”楚行狂想說若你追隨我,但是怎么也說不出口了,剛剛被人打敗。這種話怎能說?
  “我不殺你。并不是懼怕,而是不愿惹麻煩。”蕭晨靜立虛空中。看著善子道:“封你惡身三日,以作教訓。”
  許多人都目瞪口呆,這個蕭晨還真是強勢,將楚行狂的惡子頭顱收走了,揚言鎮封三日,真是太……有性格了!
  不殺,是因為不想惹麻煩,而不是懼怕。如此,得到了真正的詮釋。
  說罷,蕭晨似閑庭信步一般,在相世界中輕松邁步,但卻如浮光掠影般迅疾,仿佛在穿越空間一般,如此極速讓下方沸騰地人群更加喧吵。
  楚行狂沉默的點了一下頭,飛向地面而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十幾條人影飛起,向著蕭晨追去。
  “留下小王爺的頭顱。”
  “留步!”
  以這些靈士的速度怎能追上?但是蕭晨卻停了下來,冷漠地掃視著他們道:“誰能阻我?”
  “狂徒受死!”
  十幾名靈士與咒師一起沖了過去。楚行狂善子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
  靈犀劍波蕩漾,十幾人都在剎那間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不過蕭晨并不想多造殺孽,看這十幾人忠心耿耿,他沒有取他們性命,不過是震傷了而已。
  如此,冷哼了一聲,蕭晨再次沖天而起。
  “等一等。”大商國三公主嬌喊,她可不想放走這名高手。
  身旁地那名年輕侍衛副統領,更是直接帶領幾名咒師與靈士沖天而起,向著蕭晨追去。
  “公主有令,讓你下去。”
  蕭晨無視盛氣凌人的副侍衛統領,直接向著遠方飛去。但是卻突然被截住了,原來侍衛副統領早有準備,布置下了人手攔截。
  “請回吧。”
  侍衛副統領持刀冷笑。
  “我若想走,你們誰人能阻?”
  “拿下!”侍衛統領大喝。
  所有人一齊向前沖去。
  遠處,大商國三公主大怒,恨不得立刻斬了副侍衛統領,之前這個自傲地家伙就曾建議對獨孤劍魔動手,被三公主冷斥了一回,現在居然又如此,令三公主惱怒無比。
  她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蕭晨最惱恨這種人,只留下了一句:“擋我者死!”
  靈犀劍波出手,雖然殺不死命運雙生子,但絕對是最恐怖地攻擊神技之一,雙生子不死那不是劍波攻擊力度不夠,而是因為雙生子太過變態,能夠再生。
  眼前這些人可沒有再生的能力,方圓百余米的毀滅之圓出現,恐怖的劍波傳蕩了開去。
  “噗”
  “噗”
  天空中血光迸濺,十幾人粉碎于無形間。
  月湖畔眾人全都驚呼出聲。
  蕭晨如飛而去。
  侍衛副統領頓時面如土色,怒道:“你竟然敢對公主侍衛動手?!”
  “于通你若不能將人被請回來,你就等著懲罰吧。”下方傳來三公主清冷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