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38 天界與地獄

蕭逝水大敗殷都四杰之一楚行狂,消息像是一陣狂風一般,一夜間席卷了整座大商帝國都城,這無疑是轟動性的消息。
  殷都四杰在年輕一代近乎無敵,名震大商帝國都城數載,所向披靡,根本遇不到對手,就是高他們半輩的三十幾歲的強者,都不見得能夠與之爭鋒。
  斗獸宮、賭城、沉魚落雁宮、閉月羞花殿……所有修者都在談論這件事情,海外散修蕭逝水一夜名動殷都。
  尤其是各大世家的中青代,得到消息后都對這件事格外關注,楚行狂那可是青年一代的杰出人物,如此敗了,實乃重大事件。
  “命運雙生子號稱不滅,冥王至寶與天佛寶輪齊出,足以傲視青年一代,有幾人能夠與之爭鋒?但,卻敗在了一位橫空出世的海外散修手中,要找到那名散修。”
  “看看能不能拉攏蕭逝水為我們所用。”
  不少家族得到稟報后,都已經下達出了意思相近的命令,如此青年強者,數十年上百年后絕對會是震懾一方的絕頂高手,培養得力的話就是橫掃天下同輩強者也極有可能。各大世家怎能不招攬呢?
  八相神通世界,第一次展現在世人眼前,就立刻名動一方了。
  再加上蕭晨精通無畏獅子印、不動明王印、神韻拈花印、圓滿寶瓶印、空靈永恒印,讓他的來歷顯得格外神秘,五大印法有著神鬼莫測之能,曾經名震天下。
  還有那殺傷力極其恐怖的靈犀劍波。更是曾經在某個時代震懾天下。再加上陰陽十重封神技,這一切似乎都在預示著……蕭晨的來歷很不簡單,身后應該有數名不世強者,不然怎么可能學到了這些失傳已久地絕技呢?
  這個夜晚,整座殷都都沸沸揚揚,無論是賭城還是***場所。許多修者都在議論紛紛。
  而也就是在這一晚,眾人還知道了一件事情,殷都四杰之一地燕凌空三日內將回殷都,楚行狂在大戰時接到的急信就是燕凌空送來的。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萬分期待,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大敗,燕凌空會不會為他出頭呢?不是為其報復,但應該為其找回一些顏面吧。
  畢竟,四杰同氣連枝。本就是好友,如今燕凌空回來,怎么會袖手旁觀呢?如此一來,殷都接下來的日子定然非常精彩。
  此外,還有一則消息,只有世家子弟這一小范圍內的人知道,中土強勢家族虎家地一頭“壯老虎”正在大商帝國都城,得知兩頭“小老虎”被滅的消息,相信一向以護短聞名于世的虎家“壯老虎”恐怕坐不住了吧……
  這一夜。注定讓許多人失眠,因為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加讓人期待。
  月湖畔,已安靜了下來,眾人早已多時。此刻是已經是深夜時分。
  皎潔的月光灑落而下,澄凈如寶石般的月湖,流轉出道道柔和的光輝,它像是一塊會發光的巨大寶石一般,再加上如水波般地月輝相映,這里似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薄煙,美的如同仙境一般。
  一葉小舟在月湖中緩緩而行,蕩漾出一縷縷漣漪,將水中的明月破碎成一片片玉璧。
  蕭晨獨坐小舟船頭。對月飲酒。沒有大戰勝利的喜悅,有的只是深深的空虛。外面喧嘩沸騰之際,他獨自孤寂的在月湖上漂泊。
  大戰時確曾漏*點澎湃,在那一刻他意氣風發,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生命之火熊熊燃燒地漏*點對決中,讓生命之花絢爛怒放,在那生與死的巔峰對決中他品味到了生死的真意,感受到了熱血沸騰的漏*點。
  但是極盡繁華之后,當漏*點漸漸消退,當熱血漸漸冷卻,他卻感覺到了無限地倦意與空虛。
  外界一片喧囂沸騰,而他此刻卻形單影孤。
  就是全世界都在為他喝彩,也擋不住此時一人的孤寂。
  名,他早已有了。利,他唾手可得。
  但是……
  眾生喧沸,一心獨孤,這就是他此時的心境。
  背靠小舟船舷,手持青銅酒器,對月而飲,蕭晨的臉上滿是落寞與孤寂。
  他已經有些醉意,面對那朦朧的月輝,他感覺迷失了自我。
  長生,到底有何意義?不死不滅,永生在這個世間,也許并不是幸事,在漫長的不死歲月中,面對的可能是無盡的苦寒寂寞。
  也許,四十余歲前,達到長生,“回家”看看,是他唯一能夠不斷前進的動力吧。
  可是細想一想,白發生根地父母,身體并不是很好,二十年后縱是回到人間,還能夠看到他們嗎?
  還有人間曾經地女孩,二十年后她又屬于誰?
  我用青春來修行,但是卻看不到未來、看不到結果……這值得嗎?
  蕭晨默默,獨望明月,他忽然感覺很累,仿似有一道無形的枷鎖,牢牢地將他鎖住了。
  不若歸去……
  想到二十年后的景象,他忽然有了信念崩塌的感覺,所努力奮斗的一切一場空,期望成為破碎的泡影,面對的將是讓人黯然神傷的碎片……到底還要繼續嗎?
  醉了!
  蕭晨確實醉了。
  心神散亂,胡思亂想起來,修者的不動心,在這一刻失守了。
  他竟然開始懷疑自己的修煉到底有沒有意義。
  長生嗎?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從此不老不死,俯視眾生。
  但是。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呢?
  天心難測,仙情如霜。
  清冷與孤寂常伴,這就是最終的結果嗎?
  紅塵多嫵媚,凡俗多生氣,如此,追求長生還有意義嗎?也許如平凡人一般。簡單而快樂的過完這一生,最好不過了。
  哪管得他天界崩碎,地獄大亂,哪管他祖神殞命,逆神禍亂,我自逍遙塵世間,如此多姿多彩一生,足夠了。
  月湖中。蕭晨獨對清月,下半夜這里顯得格外的冷清,靜到了極點。
  昏昏沉沉,小舟隨波而動。
  也不知道何時,蕭晨似醒非醒間,忽然聽到了陣陣鏗鏘之音,刀劍相擊,聲震天地。
  抬望眼,前方水波之上。竟然有一個女子,凌空飛度,雖然姿態優美,但殺伐之氣卻直沖霄漢。
  “紅塵揚。黑發亂,手中長刀動霄漢。眸綻冷電,心比鐵堅,刀鋒所向萬里顫……”
  悅耳但卻字字如錘敲心間般地歌聲浩蕩于天地間,直讓蕭晨剎那間醒轉。不知道為何,他仿佛看到了金戈鐵馬,江山萬萬里地景象,長刀恨欲狂,心中那冷卻的血液剎那間燃燒了起來。
  “天風起。大地顫。胸藏天兵千百萬。氣吞山河,志壓日月。一怒敢讓天地亂……”
  蕭晨如遭雷擊,瞬間感覺熱血沸騰,被歌聲所感,剎那間竟然涌起凌云壯志,仿似可以去撼動天地間的祖神。
  斷斷續續歌聲,仿似點燃了蕭晨的斗爭,令迷惘的他再次找到了自我,這是屬于男人的戰歌,一時間讓他漏*點澎湃。
  歌詞并不是很好,但是那種意境已經讓他血脈噴張,徹底恢復了神智。
  人生如歌,大丈夫生于世間,怎能彷徨與迷茫,要讓生命之花怒放,要充滿斗志,昂然立于天地間,要讓這一生都充滿壯麗地色彩。
  不管將來如何,不問結果,重要的是曾經努力過了。
  蕭晨的修者之心,前所未有的堅定了下來,他將繼續前進,方向不變,始終如一,一往無前。
  每一個人是如此,不可能簡單純一,所有人的性格都是復雜的,蕭晨也是如此,短暫的孤寂落寞后,又會熱血澎湃,煥發出更加強大的信心與動力。
  歌聲杳逝,那如夢似幻地絕代佳人,已在月湖之上消失不見。
  “清清……是清清嗎?”
  蕭晨大喊,八相世界浮現而出,速度快到極致,沖向了云煙飄渺的天空,但是這清冷的天空一片空寂,什么也沒有,唯有月華與星輝灑落而下。
  “一戰過后,竟然魔念叢生,險些自毀道心,好險啊!”蕭晨如此感嘆。
  獨立船頭,仰望星空,眸光堅定,心志如鐵,蕭晨感覺精神飽滿,修為直抵識藏六重天巔峰,仿似隨時都可能會破入識藏七重天。
  “紅塵煉心,果真是一條明路。”
  蕭晨感受頗深,決定更加積極的在這紅塵中走下去,百態人生在等著他。
  三天,轉眼即過,蕭晨將惡子的頭顱丟入了月湖中,楚行狂的惡身剎那間顯化而出,向著蕭晨一拱手如飛而去。
  三天雖然很短暫,但是足以讓蕭晨成了殷都中青代修者人盡皆知的名人。
  楚行狂的惡身真的被封困了三日,眾人在吃驚地同時,也不得不佩服蕭晨的手段與勇氣,敢將一個小王爺鎮壓,實在非凡。
  靜靜在月湖中明悟三日,蕭晨的心境再次上了一個臺階,神識已經先于**破入了識藏七重天。
  一躍而起,輕舟消失在身后,八相極速,蕭晨剎那間出現在了殷都的大街之上,天還是那天,云還是那云,不同地是心境,三日仿似彈指一瞬間。
  某代商王之所將國都遷定在殷,是有著多種考慮的。除了戰略與經濟上的權衡外,更重要是是因為一些上古秘辛。相傳,伏羲氏等幾位祖神在遙遠的過去,都曾經在殷隱居過一段時間,在此地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遺跡。
  據說,這里是一處至尊寶地。也可能是一處神葬之地。上有天龍之氣繚繞,下有地龍神脈盤踞。
  短時間內,蕭晨不打算離開殷都,他已經訪過伏羲遺跡了,他還想去另外幾出神藏故地看看。
  不知不覺間,蕭晨再次來到了望月樓。啞然失笑,人的慣性果然可怕,不過來了兩次而已,在漫無目地地情況下,居然又走到了這里。
  既然到了此地,沒有不上去的理由。
  登臨九樓地剎那,蕭晨醒悟,如今蕭逝水也算是個名人了。如此上來,似乎有些不妥。
  但是,為時已晚,齊刷刷地目光已經向他望來,本是高談闊論的九樓剎那間安靜到了極點。
  緊接著,熱絡地打招呼聲響起:
  “蕭兄這邊請……”
  “逝水兄見過,這里請……”
  一幫世家子弟,剎那間圍了過來,不少人正想招他為友客呢。尋找了幾日都不見蹤影,突然間看到怎能不上前套近乎。
  這可是戰敗了楚行狂地高手啊,八相世界斬滅命運雙生子,可謂潛力無限。值得大家族拉攏。
  人還是那些人,蕭晨再次看到了殷風、薄士、陳杭錦等人,也看到了某個包間中的燕傾城、齊拉奧、阿冰、阿水、火裊等人。
  不過今日非比往昔,殷都的世家子弟沒有再盛氣凌人,沒有再針對中土外的強者,三日前的一戰,先有獨孤劍魔打遍殷都無敵手,后有蕭晨大敗殷都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徹底粉碎了殷都世家子弟那分高傲的心態。
  “蕭逝水。這里來。”
  一個包間的門被推開了。獨孤劍魔背背鐵劍,倚門而立。
  蕭晨對著眾人笑著拱手。大步向著獨孤劍魔那里走去,與他走進包間中。
  九樓一片喧嘩,獨孤劍魔也是眾人正在尋找與拉攏地對象,不想竟然也在這望月樓,一時間薄士、陳錦行、殷風等人各自打起了主意。
  而另一個包間的門,此刻也關上了,殷都四杰之一的燕凌空,向著楚行狂笑著問道:“就是他……可以滅殺你的命運雙生子?”
  燕凌空,身材修長,劍眉星目,極其俊朗。不夸張的說,絕對是少女殺手,屬于那種有形有氣質的英武男子,軍人身上那股特有的殺伐之氣,非常的顯著,眼神凌厲無匹。
  “是他。”楚行狂點了點頭,道:“我想將他拉入軍中,你看怎樣?”
  “如果他愿意,當然好了。”燕凌空搖著酒杯中的金色佳釀,道:“就怕人家云淡風輕,不想去戰場啊。”
  楚行狂搖了搖頭道:“不然,我覺得他正在進行修行地歷練,拉他去戰場有可能會成功。對于他來說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百萬大軍,對決沙場,那種真正的刀光血影,對于他來說很適合。”
  “要不先讓我擊敗他的傲氣吧。”燕凌空眸子中閃爍出一道凌厲地光芒。
  “哈哈……”楚行狂笑了起來,道:“就怕你如我一般,被人斬去頭顱。傲氣,未從他身上看見,不過傲骨都是有。相迫的話,只會激起他的反感,還是順著來比較好。”
  燕凌空像是想起了什么,問道:“我聽說有一頭壯老虎也在帝都,那頭老虎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吧?”
  另一座包間中,宇文風、獨孤劍魔、蕭晨無聲的對飲了一杯,而后房門被推開了,燕傾城、齊拉奧、阿冰、阿水、火裊走了進來。
  除卻西疆三人外,南荒幾人再次聚會,蕭晨感受大不相同。
  短暫的沉默過后,眾人開始聊了起來,就是沉默寡言的獨孤劍魔也不再吝嗇言語。
  燕傾城問道:“獨孤劍魔你將何去何從?”
  “仗劍走天涯,此生只為修劍,其他與我無緣。“你呢?”說話間,她又問宇文風。
  “我……一個失敗者而已,將遠走西南邊陲,進入獸族圣山,尋覓上古獸王魂,我會再次回到殷都的。”宇文風像是發著誓言。
  對于宇文風,蕭晨多少還是有些同情的,本是一方強者,但卻是個悲情人物,連續遭遇更強對手,受了幾次打擊。對他也只能出言安慰了:“早期遭遇一些失敗,并不是壞事,面對陽光,陰影就在你的背后。”
  “謝謝。”宇文風點了點頭。
  “不用問我了。”看到燕傾城將要開口,齊拉奧自語道:“長生大陸如此廣闊,百族林立,有堪比神靈地古老戰族,有豐姿絕世地麗人族,那些地方都將留下我的足跡,我將踏遍千山萬水,游歷天下。”
  “蕭兄將何去何從呢?”燕傾城問道。
  “我……將在紅塵中煉
  阿冰、阿水、火裊也說出了自己將來地打算。
  包間內短時間的陷入了沉默中,一時間非常的安靜。
  幾人都知道,今日一聚,也許數十年,甚至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相見了,如此可能算是最后一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未來,都將走入遠方那屬于自己的天地。
  房間內充斥著一股淡淡的離別的傷感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