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39 心境

雛鷹,總有展翅的一天,會飛向自己的天地,遠離父母親人,從此孤鷹沖霄,翱翔向遠方。
  人,也總會長大,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路,為了理想、為了前途,都將闖入屬于自己的天地,與親人、與朋友總會有分別的一天。
  修者,二十三四歲正是進入黃金年齡的時候,義無反顧遠走他鄉,為的只是磨礪自己,讓自己變的更強,進行**與精神的雙層次蛻變,實現自我的升華。
  “也許……我會在大商帝國呆上很長一段時間。三年前,南荒天帝城斗獸大賽,大商國三公主就曾經親身駕臨過,早在那時我就與她相識了,不過卻不知道她是公主。這次來到殷都,她邀請我短住幾月。”燕傾城清麗出塵,膚若凝脂,眸若秋水,略帶感情波動,道:“不知道我們以后還有沒有再見面的機會了。”
  是的,一切都很難說,因為長生大陸太大了,且誰能夠保證在修煉的道路上不出現意外呢?
  “我的第一站肯定是大商帝國了。”齊拉奧想學吟詠詩人,走遍天下,他開口道:“大商身為五大霸主國之一,占據了整片大地百分之十六的領土,我想我可能會在商國呆上很長一段時間的。”
  “我們也是。”阿水、阿冰、火裊同時點頭。
  “我會在大商各地走上一走。”獨孤劍魔開口道,隨后他面對蕭晨,道:“蕭逝水你該走了,虎家有一頭‘壯老虎’在殷都,晚了的話可能會有麻煩。”
  “我已經知道了,登臨望月樓的時候,已經聽到有人在談論。”蕭晨獨飲了一杯,道:“壯老虎又如何,如果他敢找我,我這次準備收走他的頭顱。”
  聞言,包間內所有人神色皆變。
  獨孤劍魔看著他沒說話。
  藍發美男子齊拉奧神情有些凝重,道:“聽說那個人可能已經跨入半神境界了,你即便有罕世神通,但是境界相差過多的話,恐怕也萬難是那人的敵手。”
  宇文風點了點頭,道:“還是暫時退避吧,虎家的人很毒的,三年前的蕭晨就是前車之鑒。”
  聽聞蕭晨兩個字,燕傾城多少有些不自然,再次想起了某些往事。
  “無妨,我與獨孤劍魔兩人聯手應該足夠了吧。”
  “你們兩人聯手?”現場幾人都很驚訝。就是獨孤劍魔自己也一呆,沒有想到蕭晨會這樣說。
  “怎么,這可都是你給我惹出的麻煩,你怎能一推了之呢?”蕭晨笑吟吟的看著獨孤劍魔。
  “好,一個月內都我都不會離開殷都。”獨孤劍魔沒有猶豫,答應了下來。
  宇文風幾人也開口道:“需要幫忙嗎?”
  蕭晨搖了搖頭,道:“我們兩人應該可以了。”
  “反正不急,短時間我們也不會離去呢,臨走前干掉一個半神,也算是一樁美談了。”齊拉奧道。
  蕭晨道:“你們都是有門有派的人,不像我和獨孤劍魔,都是孑然一身。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千里不留行。”
  “呵呵,無妨,到時候看情況再說吧。”
  因為這件事情,瞬間沖淡了離別的淡淡憂傷情緒。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眾人都有了一些醉意,就連燕傾城與阿冰這兩個大美女,也是玉顏飛霞,大眼水汪汪,像有水波在流動,似有霧氣在繚繞。
  分別的時候到了,只是眾人推開房門的剎那,走出包間時愣住了,通往樓下的階梯,那里站滿了人,薄士、陳杭錦、殷風都人早已等候多時了。
  甚至,蕭晨在人群后看到了楚行狂,正是那掌有命運雙生子罕世神通的杰出青年強者。而在他身旁一個實力無法讓人看透的俊朗青年,與他并肩而立。
  “蕭兄慢走,這邊一敘。”薄士走了過來。
  “獨孤兄相見是緣,這邊相請。”陳杭錦走了過來。
  “傾城小姐、阿冰姑娘真乃天仙臨世,請這邊小坐。”殷風也熱絡的打著招呼。
  ……一群人圍了上來,很明顯想要留住蕭晨他們。
  “呵呵……”楚行狂笑了,與燕凌空一起擠上前來,除卻幾方王族外,其他世家子弟不由自主為他們閃開道路,殷都四杰名震dìdū,誰不怕“不打不相識,去我府中小坐一會兒吧。”楚行狂從容而又淡定,沒有絲毫戰敗的恥辱感。
  “可以,但不是在今日。”蕭晨委婉的拒絕了。
  燕凌空看了看蕭晨,又看了看獨孤劍魔,雙眸中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最后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反倒是對燕傾城與阿冰兩個美女很感興趣,居然準備了禮物,命人送了過來。
  “蕭兄……”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擠上前來,甚至越過了楚行狂與燕凌空。
  “是你。”蕭晨眼中寒光一閃,他已經認出,這乃是三公主的侍衛副統領于通,那一夜曾經率人在空中攔擊過他,當時甚是囂張跋扈。
  “蕭兄恕罪。”于通尷尬的施了一個大禮,道:“還請蕭兄見諒,忘記曾經的不愉快。今次,我是奉三公主之命,有請蕭兄與獨孤兄幾位。”
  獨孤劍魔很沉默,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
  蕭晨搖了搖頭,道:“我們還有事情在身,改日吧。”
  侍衛副統領一聽就急了,險些跪了下來,道:“蕭兄是我不對,三日前太過無禮了,我在這里給你賠罪,幫幫我吧,不然三公主會殺了我的。三公主相請幾位,只是簡單的小聚下而已,沒有任何別的意思。”
  看蕭晨根本不為所動,于通壓低聲音,道:“三公主已經讓那頭‘壯老虎’知難而退了,我知道蕭兄自己也能解決,但這畢竟是公主的一分心意,所以請蕭兄……”
  這個消息讓蕭晨很意外,他最終點了點頭,道:“好吧。”
  “獨孤兄……”接著于通又走到了獨孤劍魔的身前小聲說了幾句。
  “哼,我無需任何劍譜!”獨孤劍魔冷哼。
  “不是劍譜,而是……”于通趕緊解釋。
  “好吧。”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獨孤劍魔竟然點頭答應了。
  很顯然于通早有準備,接下來讓齊拉奧、宇文風等人都答應了下來。
  看的一幫殷都世家子弟目瞪口呆,這個……三公主還真是好手段,居然一網打盡,將人都給請走了。
  事實上,眾人最看重的是蕭晨與獨孤劍魔,至于請宇文風等人都為了拉攏這兩人而用。當然,看上燕傾城之絕色與阿冰之美貌的另說。
  即便是一座別院,也是氣派恢弘,大商帝國三公主的居所,怎能不講究呢?
  走在鵝卵石鋪成的小路上,穿過亭臺樓閣,走過小橋流水,跨過一座石拱小橋,蕭晨他們來到了一片荷塘畔,沿著與湖面持平的蜿蜒曲折的長廊,蕭晨他們進入了湖面上一片涼亭中。
  一個白衣女子,正獨坐琴臺前,雖面罩輕紗,但是由那修長曼妙的嬌軀,以及那雙清亮的眸子可以猜測出,定然是一個非常動人的女子,且非常有可能是那種國色天香的禍水級女子。
  蕭晨與獨孤劍魔等人都沒有見禮的意思,三公主也不見怪,笑吟吟的請幾人坐下,更是親熱的將燕傾城請到身邊。
  “我曾經想將各位招為友客,但是我改變了主意,諸位都是人中俊杰,怎肯愿意為他人效力呢,我殷瑩愿以朋友與各位相交。”
  “公主客氣了,能與公主相交,實乃我等榮幸。”藍發美男子齊拉奧笑了起來,英俊的讓尋常女子都要為之瘋狂的面容充滿了從容之色,他是來自南荒的大家族,對這種以退為進的手段最是熟悉不過。
  “呵呵,齊拉奧公子果然一表非凡,如果去殷都各大世家走上一遭,恐怕會讓殷都許多佳麗將擇偶標準提上幾個臺階。”三公主淺淺一笑,道:“我這里有一則齊拉奧公子特別關注的消息,一代天驕仙子蘭諾曾經在我大商國出現過,知情人已經請到,齊拉奧公子若是想了解,盡可去詳問。”
  “多謝!”齊拉奧是發自真心的感謝,在一個小公女的帶領下離去。就是蕭晨心中也是一動,如果不是礙于身份,他都想跟著一起去詢問。
  “宇文風乃是人中英杰,雖然在殷都慘敗,但還請相信我殷都男兒并無惡意,只是他們的行事作風有些粗暴,還請你見諒。我知你天資過人,少有人能及,更是修有萬獸魔訣,那是當年曾經君臨天下的一代魔君的心法。你所欠缺的不過是一條至強獸魂而已,若是有極品獸魂相助,恐怕你已經打遍天下青年一代少有敵手了。我府邸中恰困有一罕世獸魂,你不要拒絕,可以先去看一看,說不定你能夠有所收獲也說不定。”
  宇文風深施一禮離去。
  蕭晨不得不感嘆,這個三公主還真是好手段。
  三公主輕笑了起來,對著火裊道:“我知你是來自西疆火云殿,不久前曾經有人送了我一件寶物,據說乃是出自火云殿的一顆神珠。”
  火裊騰的一聲站了起來,顫聲道:“可是火云神珠?”
  “好像是,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火裊也深深施了一禮,匆匆離去。
  “阿冰妹妹,我這里滋顏玉芝數株,可保青春永駐。”
  “啊,真的?”阿冰俏麗的臉頰立刻涌起一絲羨意。
  “當然是真的,來,坐到姐姐這里來,一會兒我給你和傾城姐姐各三株。”阿冰蓮步款款,笑盈盈的走向三公主。
  阿水眉頭輕皺,有心責備妹妹,但是當著這么多人面又不好出言。這個丫頭……三株靈芝就被收買了,真是……讓他感覺很無言。
  “阿水兄,我這里有完整的斷水神功一篇……”
  “真的?”
  阿水不再責怪妹妹了,快速跟隨一名宮女離去。
  三公主笑吟吟的看了看蕭晨,又看了看獨孤劍魔,嘆道:“兩位都是人杰,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我真想將你們留下來為我所用,但是我知道你們志向不在俗世榮華富貴,唉,真是可惜啊。”
  兩人都沒有說話。
  “三年前我曾去過天帝城,曾經問過一個人,可愿隨我到北方來,我可以給他一場天大的富貴。看到你們,我依稀間又想起了他毫不猶豫拒絕的樣子,可惜了一個很有潛力的青年強者,我想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也許不比你們差……”
  說到這里,三公主有些感慨。
  獨孤劍魔默不作聲。蕭晨心中別有一番滋味,到了現在已經確定無疑,三公主就是天神的后代金子的主人,三年前的往事快速在他心間拂過。
  燕傾城顯然猜到了三公主在說誰,張了張嘴,卻什么也沒有說出。
  “多謝公主好意為我阻下那頭壯老虎。”蕭晨拱了拱手,表示謝意。
  “無需謝我,我只是不想……三年前的悲劇重現,就我本人來說很討厭某一家族。”三公主嘆息了一聲。
  蕭晨不得不承認,大商國三公主或許是真心的,或許是手段極其高明,簡單的一些話語,已經讓他沒有了隔閡,好感大幅度提升。
  當然,這肯定不關男女之情,這只是個人行事能力的欣賞。
  金光一閃,天神的后代金子像是穿越空間一般,出現在湖面的涼亭中。它圍著蕭晨轉了三圈,而后抓耳撓腮,露出狐疑的神色,樣子有些滑稽。
  蕭晨卻是一凜,急忙讓自己古井無波,所有氣息全部內斂。
  “呵呵……”看到它的樣子,三公主笑了起來,道:“金子過來……”
  金子嗖的一聲,出現在三公主面前,接過三公主遞給它的一株紫金參王啃咬了起來。
  蕭晨默然,怪不得金子不僅將不死九命身修了回來,且修為更加恐怖,原來三公主每天都給它吃這等靈物,就是比起珂珂的零食也是不遑多讓。
  看著金子,他真的有些想念珂珂了,希望小獸早日歸來。
  “蕭兄,盡管我已經派人警告過那頭壯老虎了,但是還請多加小心,畢竟這一家族行事向來無所顧忌,需要謹慎提防。”
  “多謝,我知道。”蕭晨點了點頭。
  “獨孤兄,我知道修劍是你的全部。”三公主笑盈盈的道:“我知道你根本不稀罕任何劍法,因此特搜來劍意三篇,乃是張三豐真人留下的。”
  聽到是張三豐所留,不僅獨孤劍魔意動,就是蕭晨也為之神動。
  “是三尊石人,每尊石人都有三道劍痕。”三公主拍了拍手,兩名武士小心的將一尊石人搬進了涼亭中。
  石人流露著歲月的痕跡,顯然已歷經無盡風霜歲月了。
  頭、胸、腿個三道劍痕,立時就將獨孤劍魔吸引住了,他大步走了過去。
  “呵呵……”當年一位劍士面對一尊石人就苦參了三十年,所以我今天只搬來了一尊石人,另外兩尊獨孤兄想看的話可隨時去看。
  獨孤劍魔已經不再理會外人,獨自觀摩了起來。
  蕭晨知道,獨孤劍魔也被捆在這里了,三公主果然好手段。
  三公主殷瑩輕輕一笑。隨后轉過頭來對著蕭晨,道:“蕭兄現在是在入世煉心修行吧?”
  “是。”
  “我的老師曾經對我說過,入世煉心修行,男兒如果不去沙場走上一遭,那絕對是不完滿的。身為大好男兒,若不曾在百萬大軍中沖殺過,那將是一生的遺憾。”
  “煉心并非僅限沙場而已。遺憾……人生總是充滿遺憾,誰也不能避免。我的道路無需刻意鋪墊,只要堅定不移的前進就可以了。”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蕭晨不得不承認,沙場沖鋒,絕對是每一個男人曾經有過的夢想,他覺得下一站也許真的要去戰場了,但是他不想通過三公主的手來安排。
  蕭晨獨自離開了公主的那座別院,其他人都被手段高明的商國三公主殷瑩留下了,而他因為欠下了一個大人情,也不可能立刻一走了之。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快速跑來,道:“公子有人讓我送信給你。”
  蕭晨展開信箋,上面只有一句話:離開殷都之時就是喪命之際。
  落款是一只老虎圖像。
  蕭晨大笑,而后神色轉冷,對著送信人道:“告訴他,不要去殷都外等了,十日內我必在殷都內斬他頭顱!”
  相似的情景再次浮現,但蕭晨已經不再是當初的蕭晨,大不了一擊遠退,重換形貌,隱匿茫茫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