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41 至尊

陽光下的殺手金三億,在沉魚落雁宮前結結巴巴,燕燕、冰冰……甚至連公公喊出來了,花相與八名少女笑的花枝招展,眼淚都流了下來,大街上路過的人更是捧腹大笑。
  這讓燕傾城、冰冰、三公主以及幾名宮娥憤憤不已,臉色通紅,但也拿這個家伙沒辦法,總不能沖進那種地方吧?
  猥瑣男一點也不覺得臉紅,輕輕踢了一腳正在捶地大笑的牛仁,道:“牛牛……牛牛……”
  “我@#¥#@%,猥瑣男、十三秒!你給我打住。”牛仁當時就跳了起來,被這個家伙這樣叫實在沒有面子。
  “我在……和和和……和你說話呢,牛牛……牛牛……牛牛……”金三億不知道是真的卡在這了,還是故意如此,讓街上的眾人再次想發笑。結果,被牛仁晃著一對巨大牛角,將眾人給嚇跑了。
  “是在叫妞妞,還是叫牛牛啊?”花相扭著腰肢走了過來打趣道。
  “一樣,一樣!”金三億猥瑣的笑了笑。
  牛仁搖晃著巨大的牛角,恨不得撞他兩下。
  “幾位請吧。”花相領著八名少女,為他們帶路,不能這樣在前大廳呆下去了,不然這成什么樣子。
  “燕燕……燕燕,冰冰……冰冰,公公……公公主,回見。”金三億邊向里走邊自戀的朝著大街上揮手,最后臨消失的剎那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道:“要……要不……你你……你們也……來吧!”
  嗖嗖嗖數道寒光射向沉魚落雁宮的前大廳,金三億一縮脖子溜了,玉簪、翡翠珠等全部嵌在了大廳的墻壁中。
  “這個天殺的結巴,可惡的猥瑣男,實在太混賬了。”燕傾城憤憤不已。
  “就是,真想揍他一頓。”就連脾氣一向很好的阿冰,也是氣呼呼的攥緊了秀拳。
  大商國三公主殷瑩也有些生氣,她這等身份,何曾有人敢開這種玩笑,不過卻知道不能去計較。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條身材挺拔的人影背著鐵劍大步走來,正是那冷漠無情的獨孤劍魔。
  “這個家伙……不會也要去沉魚落雁宮吧?”阿冰狐疑的道。
  “看到蕭逝水進入這等風月場所,已經讓我感到很意外了,想不到看起來無情的獨孤劍魔,也是這樣的人。男人……果然都一個樣。”燕傾城頗感意外的撇了撇嘴。
  在遠處目視獨孤劍魔走了進去,三公主笑了笑,道:“你們想不想進去看看?”
  “啊?!”
  “不去!”
  ……獨孤劍魔大步走入宮殿中,一名花相帶著幾名少女立刻花枝招展的圍了上來,笑語盈盈。
  但是,面對她們的是一把冰冷的鐵劍,殺氣森然的鐵劍瞬間架在了花相雪白的頸項上,冷氣頓時讓滑嫩的皮膚起了一層小疙瘩。
  “這位公子你這是……”沉魚落雁宮的花相都乃是人精,面不改色,依然笑盈盈看著獨孤劍魔。
  “不要靠近我。”獨孤劍魔收起鐵劍,非常冷漠的道:“我來這里找蕭逝水。”
  “好,我明白了。”花相揮手讓幾名少女退下,親自帶著獨孤劍魔向里走去。
  正巧有幾人進來,議論道:
  “這哥們真有性格,居然敢在沉魚落雁宮拔劍,對女人不敢興趣……”
  “要不你也去試試?說不定能得花帝賞識,見上一面呢。”
  “我還沒活夠呢,不想在這里惹事。”
  ……當冷冰冰的獨孤劍魔出現在霓裳大殿時,讓這里的溫度都仿佛驟降了十度,冷森森的劍氣剎那間充斥在金壁輝煌的殿宇中。
  牛仁頓時嘿嘿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會發生這種情況,我懷疑這個冰冷的鐵人看沉魚落雁宮中的美麗女子和看男人一般,沒什么兩樣,遠遠還不如他那把鐵劍來的親切。”
  大殿中觥籌交錯,幾名美麗的女子,巧笑言兮美目盼兮,立身在玉桌之旁,為蕭晨、金三億、牛仁斟酒布菜。
  獨孤劍魔鐵劍遙指牛仁,臉上一副漠然無情的神色。
  “獨孤鐵疙瘩放下你的鐵劍吧。”蕭晨招了招手,道:“今日,只飲酒談風月,你手持利器是何道理?”
  如果讓殷都的世家子弟聽到蕭晨這樣稱呼獨孤劍魔,一定會非常的驚訝,獨孤劍魔的冷傲早已深入身心,那是出手絕不容情的家伙。
  獨孤劍魔聞聽此言,劍眉當時就立了起來,握緊鐵劍盯著蕭晨,但是最終又松開了,大步走了過來。
  “這就對了,別整天真跟鐵疙瘩似的。”小胖子牛仁笑呵呵,顯得憨厚無比,親自為獨孤劍魔倒了一杯酒,放在了桌上。
  猥瑣男金三億歪著脖子,側著身子,道:“獨孤……劍……賤……賤……魔……摸摸。”
  怎么聽著,這個結結巴巴的家伙都像是在罵人,說到那不知道是“魔魔”還是“摸摸”兩字,還真的沖著剛要坐下來的獨孤劍魔摸去,或者說是拉去。
  神色漠然的獨孤劍魔聽到這些,當時眼睛就立了起來,“鏗鏘”一聲鐵劍橫在了金三億的脖子上。
  蕭晨急忙伸指一點,定住了鐵劍,而后一招手,桌上的一只雞腿飛入金三億的口中,堵上了他的嘴巴。
  “行了,猥瑣的結巴你不要惹事,還有獨孤劍魔你也不要這么冷。”
  “誤會,獨孤劍魔久仰了!”金三億急忙拿出自己的石板,龍飛鳳舞刻出一行草字。
  如此,四位青年高手才算真的坐到一起。
  毫無疑問,四人聚首在這里,可不是真的想風花雪月,乃是為了謀議殺虎大計。
  讓霓裳殿中的兩位“仙子”帶著幾名美麗的少女下去,幾人才開始正式詳談起來。
  小胖子牛仁知道這個想法,立時晃著一對牛角興奮的直搓手,道:“嘿嘿……半神誒,從來沒有想過能殺掉半神,牛爺的血脈開始噴張了,有點激動啊。”
  金三億難得的正經了起來,手持石板,劃劃刻刻,表達著自己的看法,當然神態并不緊張,很輕松的樣子。“四個人力量足夠了,要是三個人的話,我們或許還要精細的布置一番,但是如今我們四人聯手,管他半神還是半妖,足可以虐殺那頭病貓。”
  一番詳談后,依照賞金三億的主意,兵貴神速,就在今晚動手,直接砍掉老虎頭。至于壯老虎的落腳地點,早就被陽光下的殺手金三億偵測到了。
  正經事談完,除卻獨孤劍魔外,其他三人立刻放松了下來,猥瑣男輕拍手掌,將候在外面的兩名霓裳仙子與幾名動人的少女請進屋中。
  不得不說,沉魚落雁宮大手筆,兩名霓裳仙子竟然都是修者,且都是修為不弱的靈士,可以在空中飛行,舞姿曼妙無比。
  窗外是皎潔的月光,透過水晶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色。
  月夜下的霓裳園,百花綻放,姹紫嫣紅,美不勝收,沁人心脾的花香繚繞在整座園林。兩名霓裳仙子蓮步款款走出了大殿,在水晶玻璃外的月光下翩然舞動起來,羽衣飄飄,隨風而動,在如水波般的月色下,真如廣寒仙子臨塵一般,美麗不可方物。
  而在她們的下方,幾名少女歌舞輕盈,在百花叢中翩翩然如彩蝶般穿行,夜月下的歌舞別有一番情致。
  但是,面對佳麗舞姿,獨孤劍魔依然冰冷無比,不為所動。小胖子牛仁則笑呵呵,不斷拍著肉呼呼的手掌。至于金三億,那雙眼睛絕對像是鉤子一般,在花叢與月空中的幾名女子身上掃來掃去,不斷亂瞄,桃花眼嘰里咕嚕亂轉。
  蕭晨不得不感嘆,有些人雖然長的還算俊朗,但……他就是極度猥瑣。拍了拍金三億的肩頭,道:“兄弟你就不能稍微收斂點?”
  “哥哥……哥哥……哥們,這就是……你你的不對了,這叫真……真真……真性情流露,這這……這叫真真……真瀟灑。”說到這里,這個家伙還極其讓人無言的擦了擦口水,繼續色迷迷的觀看起來。
  牛仁倒了一杯酒,仰頭喝了下去,嘀咕道:“柳如煙怎么還不來,花相不是幫我們去請了嗎,難道幾年未見而生分了?”
  “誰在說我壞話呢?”一個嬌柔慵懶的聲音傳來。
  沉魚落雁宮的布局讓人驚嘆,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可以屏蔽修者的敏銳靈覺,柳如煙從另一道門戶走來時,竟然未被幾人感知到。
  數年未見,絕世尤物柳如煙風采更勝往昔,也許她不是最美的女人,但她絕對是最媚的女人,魔鬼般的身材盡顯成熟魅力。玲瓏起伏的柔美嬌軀,在近乎透亮的黑色絲質長裙間若隱若現,曼妙的曲線,以及裸露的肌膚上閃動著的惑人光澤,惹人無限遐思。
  這是一個嫵媚動人到極點的女子,有著讓人無法抗拒的氣質與魅力,絕世妖嬈之姿盡顯“美”與“媚”,風情萬種,柔媚多姿,像是春水化成的一般,堪稱一代尤物。
  “小胖子還記得姐姐呀,我以為你早就忘記了呢,這么多年來也不來看我。”柳如煙雙唇紅潤性感,微笑間露出的貝齒雪白如玉,長長的睫毛下一雙迷人的眸子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魅惑。
  “記得,一直在想念姐姐啊。”牛仁憨憨的笑了起來,難得的居然了露出了一絲靦腆的神色。
  “記得,記得。”不知道怎么回事,金三億在這一刻居然不結巴了,桃花眼放光,直勾勾的盯著前方的尤物,道:“永遠記在心里啊,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就連蕭晨與獨孤劍魔都感覺有些奇怪,這個猥瑣的家伙……柳如煙輕笑,當真是誘惑無限,那張動人的嬌顏,像是用春水將柔媚與美艷融合在一起的,嫵媚嬌柔到極點,如凝脂般嬌嫩的俏臉簡直要滴出水來了。
  待看清獨孤劍魔的真容時,柳如煙神情頓時一滯,當初獨孤劍魔在龍島上大開殺戒,留給她的印象太深了,即便已經回到長生大陸,每當想起依然令這位尤物有些不安。
  柳如煙瞬間調整好心態,嫵媚的一笑,道:“獨孤兄好。”
  獨孤劍魔漠然的點了點頭。
  隨后,柳如煙看向蕭晨時,有些疑惑,而后快速恢復了常色。
  “看到這位兄臺,我想了個人,你們靜靜無言時的樣子很像。”
  聽到柳如煙如此說,蕭晨心中一凜,有些細節是無法改變的,這是每個人各自的習慣天性,他輕笑了起來:“哦,這樣說來,我與柳姑娘也算是半個熟人了,幸會。”
  柳如煙絲袖外那半裸的藕臂分外水嫩,泛著惑人的光澤,展示著無比動人的青春氣息。如同天鵝般的頸項雪白而又滑嫩,嬌顏更是如花一般,她圍繞著蕭晨走了一圈,笑道:“那個壞蛋是我的恩人,曾經救過我的性命,可惜啊。”說到最后,她嘆了一口氣。
  “你是說蕭晨嗎?”
  “你怎么知道?”柳如煙有些驚訝。
  “我是蕭逝水,見過他,也曾經聽牛仁說起過。”
  “哦,是你。”柳如煙眼睛一亮,道:“我聽說幾日前你殺了兩頭小老虎,真是大快人心。不過,你可要小心,不要讓蕭晨的悲劇再發生了。唉,可惜啊……”
  “放……放……放心吧,有……有我在,保……保證逝水無恙。”金三億邊拍著胸脯,邊直勾勾的看著柳如煙惹禍的身材。
  “這位是……”
  “這是路人甲,猥瑣男一只,不用介意。”牛仁絲毫不給金三億面子。
  “牛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給我閉嘴!”牛仁抓起一只雞腿塞到了他的嘴里。
  話敘離別,柳如煙與小胖子牛仁暢談龍島往事,直至過了半個時辰,才告一段落。
  水晶玻璃外的歌舞已止,兩名霓裳仙子帶著幾名青春靚麗的女子走進來,立刻將幾人圍住了。
  “哥哥……哥們,先先……先走一步。”金三億色迷迷的笑著,擁著兩個美貌的少女走了。
  至于兩名霓裳仙子,如天帝城的冰琴、火舞一般,并不陪客。不過,今日特開一面,一人向著獨孤劍魔走去,一人向著蕭晨走去。
  “我去吹吹風。”獨孤劍魔并不領情,背著鐵劍,獨自走出大殿。
  “呵呵……兩位妹妹去陪牛牛走走吧。”柳如煙嫵媚的笑了起來。
  “牛公子請。”兩名霓裳仙子笑著請牛仁。
  小胖子無比“幽怨”的看了看柳如煙,又看了看蕭晨,走了出去。
  大殿中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只剩下蕭晨與柳如煙兩人。
  “逝水兄的手很特別……”柳如煙煙視媚行,淺笑間若春水蕩漾,媚眼如絲,風情萬種,可以說是一個絕代妖精。說話間,她竟然一把拉住了蕭晨的左手掌,仔細觀看起來。
  蕭晨沒有動,獨自飲下一杯酒水。
  剎那間,柳如煙如遭雷擊,身體一顫,失聲道:“果真是你!”
  “你在說什么?”蕭晨平靜的看著她。
  “你是蕭晨!”柳如煙盯這蕭晨的雙眸,道:“我不會看錯,無論你的形貌怎樣變化,但是你的手掌命紋都不會變化,我記得清清楚楚,沒有錯!”
  這種獨特的看人之法,蕭晨聽都未聽說過,他知道柳如煙真的認出他了。
  “呵呵……”柳如煙嬌笑了起來,道:“你這小壞蛋命果真很大,不僅未死,還修為精進如此迅猛,再一次斬了兩頭小老虎……”
  “不想還是被你認出來了。”
  “難道對我也想隱瞞嗎?”柳如煙大膽無比,挨著蕭晨坐下,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她的體溫。
  “我是怕給你惹來麻煩。”
  “呵呵……”如銀鈴般的笑聲響起,柳如煙放肆的捏了捏蕭晨的臉頰,道:“你是個惹禍精,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四個聚在一起,肯定沒好事。”
  “不錯,不想瞞你,今夜我們要去殺壯老虎。”
  “什么?”柳如煙頓時一驚,道:“你可知道那頭壯老虎的身份,那是虎家當代家主最小的弟弟。據說二十五六歲時就,就已經跨入了半神境界,潛力非常巨大!如果不是因為一場大病,讓他近十年來修為停滯不前,恐怕已經無法想象他的成就了。據說虎家的老祖宗如果出關的話,定然會為他洗髓,重點培養。你們若是將這等人物殺死,可以說等若刺傷了虎家的心肝,必將與你不死不休。即便你們做的極其干凈利落,但在這種情況下任誰都知道,兇手最有可能是你蕭逝水。”
  “他們與我本來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蕭晨給自己倒上一杯美酒,道:“喝喝酒,殺殺人,一擊遠退,如此而已。”
  柳如煙想了想,最后淺笑,點了點頭,道:“好吧,祝你們成功。”
  “我們該動身了。”
  “不給那個結巴點時間?”柳如煙淺笑,但足以媚到人的骨子里去,嬌媚的容顏散發著異樣的魅惑之態,即便蕭晨心志如鐵,也不禁起了一絲波瀾。
  “他叫十三秒,這么長時間足夠了。”
  “你真是缺德,哪有這么詛咒人家的。”
  “是牛仁說的。”
  當獨孤劍魔漠然的走進去,以冰冷的鐵劍將金三億逼出溫柔鄉時,猥瑣男氣的跳腳大罵,但也沒有任何辦法。
  “十三秒速度真快!”牛仁嘿嘿的笑著。
  “去你大爺的!”不知道何為,他有時竟然不結巴。“你們太缺德了,如果我因此而不嚇出了毛病,我跟……跟跟跟你們……沒沒沒……沒完!”
  柳如煙風情萬種的離去了,蓮步款款,裊裊娜娜,修長的**,渾圓的豐臀,柔嫩的細腰,朦朧的曲線,給蕭晨他們留下一個無比性感妖嬈的背影。
  月光皎潔,四道人影如四道浮光一般,飛快在殷都的大街上掠過,普通人根本難以捕捉到他們的蹤影。
  “今夜過后何去何從?”
  “仗劍走天涯!”
  “去解決牛角問題。”
  “別別別呀……我給你們介紹個好買買……賣賣,聽聽……聽說過神村沒?傳……傳說,就在百里外的……大大……大地上空。不不不……不僅有長生高手去去去……那里享受,還還還有……許多上上……上古傳說中的大人物去……去去……去那里放……放放……放松呢!”
  “被你憋死了!”牛仁恨不得踹他兩腳。
  “我們殺的壯老虎非常不一般,它其實是一頭真正的白虎化形成人了,其虎皮上有天賜神紋,可以說算得上是半部天書,拿到神村去賣,價值會超乎你們的想象!”
  被小胖子一頓詐唬,金三億說的非常順暢,速度極快,一口氣說完。
  “神村,我怎么沒聽說過?”牛仁有些狐疑。
  “你……你沒聽說過的地方多著呢!神村……是是……是個好地方啊,我……也只是……是是……聽說過而已。”
  “噤聲!”
  金三億剎那間正經了起來。
  幾人知道,接近目標了,殺虎行動將要開始,真正的風云將因此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