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42 風云將動

前方燈火通明,這是一處占地很廣的客棧,矗立在一座二百米高的矮山下,山上栽滿了奇花異草,即便相隔很遠,也能夠聞到夜風送來的沁人心脾的花香。
  此處是殷都城內最為繁華的一片地帶,離此不遠就是美食一條街,再走過兩條大街就是閉月羞花殿,距離流云賭城也不過三里之遙而已。
  可以說非一般人住不起這座超級大客棧。
  金三億一本正經,快速在石板上劃刻著:“人性有著太多的弱點,而壯老虎也一樣如此。他心高氣傲,不會將一個小輩放在眼中,就是知道可能會有埋伏,也定然會追殺你。”
  寫到這里,他特地補充了一下:“我對他性格非常了解,已經研究他很長時間了,你就這樣進去引他出來,絕對沒問題。”
  蕭晨點了點頭,道:“好,你們退走吧,我馬上去。”
  觀測完地點,金三億、獨孤劍魔、牛仁留下三道殘影,消失在大街盡頭。
  蕭晨在原地靜立良久,身心都晉升到了巔峰狀態,而后無聲無息在夜色中向著客棧中飛去。穿行過一片片庭院,在一座三層小樓前,蕭晨停了下來。
  燈光還在閃爍,窗戶敞開著,山上的花香不斷吹拂進小樓內,一個三十五六歲的中年男子,在默默的打坐調息,光著上身,身軀顯得魁梧無比,足比常人寬了將近一倍,那絕不是臃腫,那是爆炸性的肌肉,充滿了無以倫比的力量,像虬龍一般盤繞在身,給人以震撼感。
  可以想象他爆發時的猛與狂。
  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在這一刻他睜開了眼睛,夜空中剎那間像是打了兩道閃電一般,這絕非是幻覺,竟然爆發著陣陣風雷之響。
  目光讓人望而生畏,掃視天空,目視蕭晨的剎那,他嘴角掛起一絲冷笑,霍的站了起來。
  蕭晨身材挺拔,黑發在夜風中輕舞,靜靜的立身在天空中,雙眼如星辰一般燦燦,漠然的看著壯老虎,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意。
  “你真敢先出手?”壯老虎走到窗前,一股強大的氣息彌漫而出,向著天空中的蕭晨籠罩而去。
  沒有任何言語,蕭晨冷漠無情的抬起了右手,靈犀劍波瞬間彈出,這一次不是出現一個毀滅圓圈,一道像是九曲黃河一般蜿蜒曲折的劍波,足有水缸般粗細,撕裂天空,向前劈去。
  無聲無息間,三層小樓灰飛煙滅,點滴都未曾剩下,靈犀劍波的殺傷力之強大可想而知。
  不過,壯老虎的速度讓人驚嘆,像是穿越空間一般,竟然提前一步來到高空,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直取蕭晨而去。
  蕭晨轉身就走,八相世界神通顯現,在虛空中輕邁步,勝似閑庭信步,一步邁出就在數里之外,快的超乎想象。
  壯老虎冷笑不斷,化成一道白光追擊不舍,他根本不怕蕭晨所謂的埋伏,在他看來小輩人物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今夜沒有人可以救你!”森寒的話語在夜空中飄蕩。
  蕭晨沒有任何言語,但是心中卻對金三億高看了幾眼,果真早就將這頭壯老虎的脾氣摸透了,看來已經觀察、研究他很長時間了。
  八相世界的修成,給予了蕭晨極大的自信,他明顯感覺到了壯老虎的速度即便提升到極限也根本無法與他相比,故意放緩速度,保持在一定距離內。
  出城不遠,就看到了山影,快速向著遠山飛遁。
  壯老虎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追了下去。
  一聲龍吟,聲震天地,一道赤血紅光像是閃電一般,瞬間沖到,罡風浩蕩,龍氣席卷天地,赤血龍王載著獨孤劍魔殺到。一道紅光與一道劍光交織在一起,長足有上百米,立劈了下來。
  壯老虎大怒,回頭撕裂出一道虎形爪印,與那百米長的光束碰撞在一起,璀璨的光芒迸發而出,天搖地動,壯老虎倒吸了一口冷氣倒退。
  不遠處,赤血龍王神武無比,仰天咆哮,載著獨孤劍魔不過退了幾步而已,一人一龍竟然硬生生與一個半神硬拼了一記!
  赤龍王一直在殷都外的深山中,等候了多日才與獨孤劍魔重逢,它的殺性在所有龍王中那絕對是最強的,紅色鱗甲光芒沖天,像是一團烈火在燃燒。它所透發出的殺氣,甚至比獨孤劍魔還要烈,天空中竟然飄起了冰冷的雪花。
  冷森逼人!
  這一人一龍可謂極其相配。
  “是你這個小崽子!”顯然壯老虎知道獨孤劍魔這一人一龍。
  獨孤劍魔與赤龍王報以更加森然的殺氣。
  又是一聲龍嘯傳來,一道烏光劃破天際,瞬間沖至,伴隨著巨大的龍嘯聲,還有一聲:“哞……”
  震耳欲聾的龍嘯與沉悶的牛吼,劃破長空。
  巨大的魔牛有小山般大小,向著壯老虎沖擊而來,牛眼透發著森然的光芒,巨大的牛角撕裂出兩道寒光。
  “轟”
  沖到壯老虎身前,破碎出兩個黑洞般的空間隧道,險些將壯老虎直接轟進去。
  壯老虎神情一變,又是一個可怕的青年,與他這半神硬撼了一記。
  “我我我……我也來……來來來……來了!”金三億咋咋呼呼,在遠空沖來,讓人目瞪口呆,他竟然騎著一頭驢子,手持一把巨大的菜刀殺來。
  不光是蕭晨一愣,就是牛仁與獨孤劍魔也是一呆,這個陽光下的殺手,行頭也太……有個性了。
  騎驢也就罷了,畢竟那不是凡驢,是能夠飛天的神驢,但是居然持著一個大號菜刀殺至,難道他做殺手時就以此為武器嗎?
  當看到通體雪白的小毛驢出現時,壯老虎神情立時一驚,再看到那把特大號菜刀后,他頓時咬牙切齒:“是你……金三億?殺了我四個侄兒的混蛋!”
  猥瑣男手舞大號菜刀,漫天刀芒像是白浪一般在翻滾,小毛驢搖頭擺尾,雖然聲勢驚人,但這樣一個組合,卻讓人感覺極其荒謬。
  “是是是……是爺爺,本本本尊……到到到……到也。人人人……人稱……殺殺殺……殺虎……專業戶!”
  “你納命來吧!”壯老虎當時就急眼了,對賞金三億的恨更勝過對蕭晨,重型兵器獨腳銅虎槊浮現在他的手中,足有上千斤重,被他擎在手里如同稻草人一般輕飄飄,摟頭蓋頂向著金三億砸去。
  白色小毛驢神速,剎那間躲過,猥瑣男手舞大號菜刀,喝道:“開瓢兒!”向著壯老虎的頭顱剁去。
  所謂的開瓢兒就是剁頭,不過這個家伙的稱呼極其別扭。
  獨腳銅虎槊橫掃而回,崩開大號菜刀,同時一股死亡性的力量隨著一股陰霧彌漫而出,向著金三億籠罩而去,壯老虎下了死手,誓要滅殺這個年輕一代的可怕殺手。
  “殺!”
  “殺!”
  “殺!”
  蕭晨、獨孤劍魔、牛仁同時沖了上來,沒有什么客氣的,皆出狠手。
  蕭晨上來就是圓滿寶瓶印,巨大的水晶寶瓶浮現在他的頭頂上方,剎那間噴出一道讓天上的星月都要黯然失色的光束,將壯老虎淹沒在里面。
  獨孤劍魔更狠,身體中一股精氣浮現而出,另一個獨孤劍魔成型,最后竟然與手中鐵劍凝結在一起,劈向了刺目的光芒中。
  牛仁大吼著,宛如蠻牛一般,體內的牛王魂化成一道烏光,沖向壯老虎。
  而與此同時,赤血龍王與黑龍王也是咆哮不斷,龍族神通粉碎空間,血光與烏光并起,殺進了絢爛的光幕中。
  沖向金三億的死亡陰霧剎那間被沖散,四大青年高手的驚天一擊,也同時硬撼了進去。
  天崩地裂的聲響發出,天空中是一片刺目的光芒,讓人無法睜開雙眼,洶涌的能量大浪恐怖無比,將四人全部掀飛了出去。
  爭強好勝的壯老虎,硬結下四人的聯手一擊,身體劇烈搖顫,嘴角溢出絲絲血跡,險些墜落下天空。
  當光芒消失后,四大高手鎮守四方,將臉色有些發白的壯老虎圍困在當中。
  白老虎不得不承認,四人都是青年一代的杰出人物,就是他年輕時也未必有如此修為,今夜恐怕有些不妙了!
  “小崽子們,有兩下子!”壯老虎陰森森的冷笑著,道:“不過你們還差的遠,不進半神境界,永遠不會明白大境界之間的差距,今夜你們都要死!”
  壯老虎收起了獨角銅虎槊,一聲吼嘯發出,它渾身上下綻放出熾烈的白芒,最終竟然化成了一頭十米長的巨大白虎!
  “果然是……是是是……老虎身,有有有……有天賜神紋,兄兄……兄弟們沖啊,價價價……價值連城的白虎皮啊……”
  金三億大吼著,催動小毛驢,手舞大號菜刀當先沖去。小毛驢沖入白虎腹下,猥瑣男大菜刀向上挑去,同時口中大喝:“挖肚兒!”
  白虎巨爪撕裂而下,頓時崩開大菜刀,同時熾烈的白芒瞬間將金三億震飛,讓其與小毛驢都翻飛了出去。
  蕭晨等人雖然及時沖了過來,但也未能阻擋金三億被震飛,不多三人的攻擊全部打了出去,三人兩龍五道光束硬撼白虎,交戰雙方紛紛暴退。
  白老虎在被震飛的剎那劍,賞金三億騎著小毛驢偷襲而至。
  “砍蹄兒!”
  大號菜刀閃爍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結結實實劈在了白老虎的后腳上。
  “嗷嗚……”痛與怒的同時,白老虎大吼,七八米長的鐵尾抽向賞金三億。
  “削臀兒!”
  猥瑣男冷靜而快速的駕馭著小毛驢,不退反進,沖到了白老虎的尾根處,不僅避過一擊,且大號菜刀狠狠的劈向了對方的襠部。
  這個家伙不僅長的猥瑣,連出手也極度猥瑣,什么“開瓢兒”、“挖肚兒”、“砍蹄兒”、“削臀兒”一招比一招損。
  任誰都可以看到,這絕不是胡鬧,因為金三億每招揮出,菜刀都與他凝結為了一個整體,附近的虛空根本不是在破碎,而是在湮滅,不然哪能攻破一個半神的護體罡氣呢!
  實在可怕無比。
  別扭!
  極其的別扭!
  這就是白老虎此時的感受,這個小輩竟然無視他的防御,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完全可以攻破,能夠真正傷害到他。
  這是不可想象的,要知道他是一名半神啊,而對方不過一名識藏高手而已,竟然無視他的防御,如果這也是一門神通的話,如果讓對方成長起來,虎家肯定會大禍臨頭。
  猥瑣男的動作雖然實在談不上……美,但是手底下的功夫那真是霸道而又高明,大號菜刀,無聲無息,讓空間湮滅,狠狠的撩向白老虎的襠部。
  竟然逼得白老虎一跳老高,猶如尥蹶子的駑馬一般,狼狽的跳起,逃過一劫。
  看到金三億如此賣力,另外三人怎能不展最強絕學,獨孤劍魔的**慢慢虛淡化了,而后竟然與鐵劍合一,重合在一起化成一把巨大的神劍,橫掃八方,殺氣直沖霄漢!
  他直接穿越空間殺了過去!
  面對鐵劍橫空,白老虎也變了顏色,這四個青年高手的神通,一個比一個邪門與強悍,確實足可以撼動半神了。
  大吼著,張口噴吐出一片白茫茫的光浪,向著殺氣沖天的神劍撞去。
  獨孤劍魔**與鐵劍合一而成的神劍,穿過白茫茫的氣浪,竟然斬了過去,剎那間劈在了白虎的肩頭。
  “噗”
  血光迸濺,十米長的白老虎,肩頭被洞開一道恐怖的傷口,鮮血狂噴而出,血水染紅了天空。
  白虎憤怒長嘯,獨孤劍魔一擊遠退。
  白老虎想要追擊,但是赤血龍王龍族古戰技展開,如一道血光一般向著他沖來,生生擋住了他。
  而與此同時,牛仁裝若瘋狂,披頭散發,頭上的巨大牛角剎那間長到了一米多長,身體中牛王魂與他合一,他在這一刻竟然有獸化的跡象,一聲咆哮,如一頭蠻牛一般沖了過去。
  極速!讓同樣具有極速的蕭晨都有些吃驚。
  牛仁如一道烏光一般剎那間殺至。
  “砰”
  如蠻牛般的牛仁,一米多長的巨大牛角攻破了白老虎的護體罡氣,狠狠撞在了他的左肋之上,在上面留下兩個可怖的血洞,而巨大的蠻牛沖撞之力更是直接將白老虎掀飛了出去。
  “小崽子們……”白老虎怒極。
  但是未等他站好身形,蕭晨殺至了,八相世界神通展出。
  八相快速輪轉起來,越發清晰,仿佛真的有八個世界臨世。
  天、地、水、火、雷、山、風、澤齊動!
  于一瞬間,將白老虎居然八相世界中的澤相中,強如半神的壯老虎也如深陷泥沼,竟然無法立刻掙脫而出,短暫的被封困在了里面。
  “吼……”仰天大吼,白老虎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竭盡所能沖擊了出去,但是臀與尾稍慢一些,在退出的剎那,水、火、雷、山、風五相已經齊動,山崩其勢、雷碎其形、水溶其質、火滅其神、風消其靈。
  白老虎的長尾竟然灰飛煙滅,在五相中消融于無形。而僥幸脫離出去的虎臀,則皮開肉綻,仿似遭遇過巨山碾壓一般,白虎老的后半段肉身險些崩潰!
  “吼……小崽子們今天有你們沒我,有我沒你們!”白老虎快被氣瘋了,這實在是奇恥大辱啊!
  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四個識藏境界的青年竟然連連重創他,白老虎重整虎威,立身在天空中,掃視圍困他的四大高手,冰冷的眸子中那森然的光芒像要燃燒了。
  蕭晨、獨孤劍魔、牛仁以及兩頭龍王全部漠然,冷酷無情的看著他。
  “痛痛痛……痛死我了……”猥瑣男金三億騎著毛驢,呼天搶地,手悟胸口,顯得痛苦無比。
  牛仁嚇了一大跳,問道:“結巴你怎么了,不會被遭毒手了吧?”
  “好好好……好多錢啊!”金三億盯著白老虎的屁股,道:“老老老……老虎屁股摸不得,但但但……卻卻……被蕭逝水劈爛啦,好好好……好多錢沒了,白白白……白老虎……皮皮皮……掉了一個層層……層次啊!”
  牛仁恨不得將中指插進他的鼻孔,就是蕭晨與獨孤劍魔也有罵人的沖動,這家伙一驚一詐的,原來是為了這個,真是太猥瑣了。
  白老虎則險些氣昏過去,身軀顫抖著,發出憤怒的咆哮,恨恨的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他可謂恨透了金三億,舍下所有人向著猥瑣男沖去。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金三億不退反進,且從小毛驢的背上沖起,提著大號菜刀向著白老虎殺去。
  前方正是白虎老的巨頭,那巨大虎口像是血盆一般張開著,森森白牙鋒利如刀,眼看就要將之吞沒了。
  金三億身體在天空中,再次騰躍而起,避過白虎巨口,向著虎眼劈去。但是,他沒有注意到一雙虎爪早已撕裂了過去。
  其他三人想要援救已經不及,眼睜睜的看著虎爪撕裂了金三億的身體,但是那把大號菜刀卻堅定不移劈了出去,雖然沒有擊中虎眼,但卻狠狠的在虎頭上開了一個恐怖的傷口。
  沒有聽到金三億的慘叫聲,但是卻聽到了一個極其猥瑣的聲音:“開瓢兒!”
  蕭晨、獨孤劍魔、牛仁皆愣住了,就是白老虎在劇痛的剎那,也是不明所以,不過有一點他是肯定的,猥瑣的殺手沒死,他剎那間倒退而去。
  “嘿嘿……”猥瑣男jiān笑著,撕裂的身體剎那間重組,大號菜刀飛回手中,與此同時小毛驢沖來,載著他退到了安全地帶。
  現場幾人都不明所以。
  “忘忘忘……忘了告訴你了,我我我……我的神通是……是是是……是長生術!”猥瑣男賤笑。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長生術那絕對是最頂級的神通,與命運雙生子一般,只能用變態來形容!甚至,比命運雙生子還可怕,同級高手根本無法毀滅他,就是老輩高手如果不是實力高過他太多,也跟無法鎮封或殺死他。
  “變態啊!”
  牛仁咒罵了一句。
  白老虎怒極的同時,有些心灰意冷,他二十五六歲時破入半神境界,十年來卻寸步未進,如今被幾個可怕的邪乎的青年高手圍困,他嫉妒無比,這幾人比之他當年還要可怕,這讓他有一股恐懼感。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里了?
  “殺虎!”
  “殺虎!”
  ……四大青年高手封困四方,一起喝喊,這讓白老虎怒極,最后仰天發出一聲吼嘯。
  熾烈光芒直沖霄漢,白虎身上的圣紋全部浮現而出,如一部古老的經文一般浮現在天空中,他惡毒的咆哮道:“你們一個也跑不了,全都去死吧,白虎滅世!”
  虎嘯震天地,像是成千上萬頭老虎在咆哮一般,如洪水決堤,似海嘯卷天,巨大的音波讓虛空不斷崩碎,白光像是沸騰了,將這片天地徹底淹沒。
  無盡的虎嘯聲,合在一起,像是在朗誦一步經書一般,居然包含了滅世之音!
  “展開自己的最強神通!”
  蕭晨大喝,八相世界神通浮現而出,他如一縷光波一般,剎那間沖出了沸騰的白光世界。
  獨孤劍魔、牛仁、金三億,雖然修為同樣深不可測,但是速度卻無法和蕭晨相比,最終沖到白光邊緣部位時就被困住了,不過他們的最強神通也全部展開了,白茫茫的天地間,無法看清他們到底怎樣了。
  直至,半刻鐘后,天空中再恢復清明,皎潔的月光灑落而下,漫天星斗浮現而出。
  天空中唯有一個萎靡不振的巨大白老虎,獨孤劍魔、金三億、牛仁以及三頭坐騎全都消失不見。
  蕭晨如遭雷擊,感覺心中一陣空落落。
  白老虎發出暢快的得意大笑:“哈哈……小崽子你們太嫩了,身為一個半神,想要拼命,你們怎么可能是對手呢!”
  “放放放……放你娘的屁!”遠空傳來結結巴巴、但卻極其憤怒的咒罵聲:“媽媽……媽媽……媽媽……媽媽的,賠賠賠……賠大發了,二十萬金……金金金……金幣的空……空空空……空間……卷卷卷……卷軸啊!
  金三億、牛仁、獨孤劍魔他們全部安然無恙,從數里外乘著龍王與毛驢飛了回來。
  “活該,你不說殺他如殺貓嗎?是你自己估計錯誤了,險些害死我們。”牛仁騎坐在黑龍王背上心有余悸,方才白老虎的毀滅一擊實在太可怖了,如果不是金三億關鍵時刻展開空間卷軸,他們可能全部死在了毀滅白光中。
  猥瑣男心痛的要死,恨恨的道:“白白白……白老虎,一會兒扒扒……扒了你的皮,一定定定……要去賣個好價錢!不然,我我我……賠死了!”
  白老虎此刻已經萎靡不振,再無戰意,扭頭就逃,十年前的一場大病,讓他元氣大傷,根本沒有太多的力量可以動用,化成一道光芒剎那間遠去。
  “別別別……別讓他跑了!”猥瑣男急眼了,催動小毛驢緊追不舍。
  不用他多說,蕭晨展開八相世界神通,快速追了上去,遠遠將身后三人甩在后面。
  到了現在這關鍵時刻,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了,就是被金三億知道身份,也無所謂了。
  蕭晨展出已經完全神通化的四大散手之一————戮神式!
  刺目的光芒,如方才白老虎的毀滅白芒一般,淹沒了一方天空,無數把刀劍出現在這片天地,而蕭晨的雙手更是左劍右刀!
  鋒利無匹的天刀與神劍照耀十方,刀劍相擊,發出一陣陣鏗鏘之音,遠遠望去,那片天地刺目無比,無盡光芒中一把天刀與神劍浮現出巨大的光影,而后像是剪刀一般交叉,一道道房屋粗細的巨大閃電自交叉處爆發而出。
  隨后鏗鏘之音成了天地間的唯一!
  那片天地似乎沸騰了,無盡的光芒,徹底讓那片天地融為光的世界。
  好長時間后天地才復歸清明,一頭巨大的白老虎尸體浮現而出,被剪成了兩段!
  “嚇嚇嚇……嚇死我了,我我我……我以為連根毛毛毛……都剩不下呢,還還還……還好,留下了尸體!”
  牛仁與獨孤劍魔也沖了過來,四大高手聚在一起,就連獨孤劍魔也與眾人一般露出一絲笑容。
  黑暗的天地間,星光閃耀,白老虎的尸體在不斷變化著,上半身虎身竟然完全化成了人形,唯有下半身是虎形。
  “他他他……他媽的!是是是……半虎身。”金三億憤憤咒罵著,道:“我說說說……他他他……怎么這么弱,原來是半虎身!不過半半半……虎虎虎……虎皮上的經文,也值值值……老鼻子錢了。”
  牛仁當時就敲了他一記,罵道:“你這結巴一肚子壞水,看你這意思你覺得它應該比這厲害?卻忽悠我們說一點也不厲害,如病貓一般!”
  “誤誤誤……誤會!”猥瑣男急忙笑臉相對。
  忽然間,遙遠的天邊傳來陣陣殺氣,一股強大的威壓讓天空中的四大高手都有些心悸!
  “怎么回事?”猥瑣男說的很順暢,望向遠方。
  蕭晨與獨孤劍魔等人也都露出凝重之色。
  不過片刻后,他們長出了一口氣,并不是恐怖的高手在接近,而是一批人在接近。
  遠處的大路上,數百人騎著各種叫不出名字的蠻獸,像是天兵神將一般,緩緩而來,都是西方族人,古老的甲胄上披散著如同金色陽光般的長發。
  正中一個騎著雪白獨角獸的少女,如那天使降臨凡塵一般,說不出飄逸出塵,美的讓天空中的明月都暗淡無光了。
  “趙琳兒!”蕭晨當真是驚訝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