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243 神通無匹

月光皎潔,灑落在山林,像是大片大片潔白的羽毛飄落地面。在如水的月光下,穿過山林的寬闊大路,像是有一條土黃色的巨龍。
  五百名騎士各個神色肅穆,一個個宛如戰神復蘇,身著鐵衣寶甲,閃爍著金屬特有的冷森光芒,每副甲胄上面都有刀劍的刻痕,流淌著歲月的印記,記錄著它們曾經的輝煌。
  這是西方族赫赫有名的太陽騎士團,在上古年間曾經斬神滅魔,雖然曾經的騎士們大都早已不在了,但是他們的鎧甲卻一代代的流傳了下來,這是一種榮譽,這是一種尊耀!
  成為太陽騎士,是西方族很多男人的leduwo。
  五百騎士各個殺氣凜然,匯聚到一起,直沖云霄,這種氣勢可謂懾人心魄,讓人膽寒。他們或背著金色的戰矛,或背著雙手大劍,每個人身上都有淡淡的血氣在繚繞,可以想象他們都是經歷過無數鮮血洗禮的強大修者,那金色的長發在淡淡血霧間飄動,像是陽光一般耀眼。
  他們的坐騎都不是凡品,或是渾身鱗甲森然的亞龍種-------地龍,或是如生翼巨豹般的奇異蠻獸。
  震撼,五百騎士給人的印象觀感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蕭晨與獨孤劍魔、牛仁、金三億已經遠退,在遠空默默觀看,都覺得這五百騎士的戰力不可想象,似乎可以橫掃一切阻擋,就是在百萬大軍沖殺,也不會折鋒!
  五百騎士擁簇著趙琳兒,通體雪白的小天馬像是美玉雕琢而成的一般,在月光下綻放出柔和的光輝。越加顯得不凡。龍島一別,四年過去了,小天馬已經長到了普通馬匹般大小,越發的神駿。
  趙琳兒端坐在上面,在朦朧的月輝下顯得超塵脫俗,美麗不可方物。看得出她在隊伍地地位相當高,五百騎士如眾星捧月一般護衛著她。
  這讓蕭晨一陣默然,他與趙琳兒的恩恩怨怨已經很難說清了。經過一代天驕仙蘭諾的調解,已經不好再生死相向,再次見到沒有想到她會取得這樣的地位,出身皇家的公主手段果然不一般。
  “這不是那個趙小妞嗎,在龍島上時就看出來了,果真不一般啊。”牛仁晃著巨大的牛角若有所思。
  至于獨孤劍魔不過在趙琳兒身上稍微掃了一眼而已。就將注意力放倒了那五百騎士身上。
  “你你你……你們說。那那那……小天馬跟……跟跟跟……跟我這小小小……小毛驢配不配?還還還……還有……那騎騎騎……騎天馬地小小小……小妞跟……跟跟跟……跟我配不配?”猥瑣男一對桃花眼,那可謂賊光亂冒,眼睛都快直了。牛仁撇了撇嘴,無情的打擊道:“別白日做夢了,整個一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這這……這不叫做夢,這叫有有……有理想。有抱負!”金三億色迷迷的瞇縫著眼睛,道:“沒沒沒……沒聽說偉人說……說說說……說過嗎?不不不……不想吃天鵝地蛤……蛤蛤蛤……蛤蟆不……不不不……不是好蛤蟆。”
  五百騎士護衛著趙琳兒,走過方才那片戰場時,立時停了下來。
  方才盡管進行的是空戰,但是那殘余的能量流還沒有完全消散而去,蕩漾到了地面上。而當的高手更是早在戰斗接近尾聲時,就覺察到了這片天地的異常,只是他們不想多事而已,沒有前來窺探。
  五百騎士全都持矛握劍。謹慎的戒備起來。最后直至三名年老地騎士上前去帶路,他們才再次上路。只不過所有人都持起了武器。殺伐之氣之沖霄漢。
  “警覺還真高。”蕭晨看著他們遠去地背影,道:“恐怕將有大事件發生了。”
  “那是太陽騎士團!”沉默無語的獨孤劍魔只說出了這幾個字。
  至此,眾人已經明白了,絕對是五大霸主國的羅馬帝國的人,羅馬帝國是一個宗教統治的國家。但并不是信仰唯一的神,由幾大宗教輪流掌控國家命運,君主由那些教皇欽點任命。
  太陽教,那是光明與神圣地象征,是幾大輪政教派之一,太陽至神有時也被稱作光輝圣神。
  太陽騎士團就是太陽教的護法騎士,在上古一戰曾經大放光彩。
  “霸霸……霸霸……霸霸……霸主國……要要要……要開戰了嗎?”金三億敏銳的察覺到了什么。
  遠遠的看到殷都的城門大開,一隊人馬迎了出來,將五百騎士團迎進大商國都。
  “兄……兄兄兄……兄弟們走……走走走……去賣虎皮。帶帶帶……帶你們去個好地方玩玩,那那那……可是傳說的……神神神……神村啊,說不定就……泡泡泡……泡個仙女當老婆呢!”猥瑣男滿臉**之色。
  對于所謂的傳說的神村,就連冷冰冰的獨孤劍魔都很感興趣,幾人都沒有異議,隨著金三億一起向百里外沖去。
  只是……到了地點卻發現,所謂地神村跟神一點不搭邊,這是一處亂葬崗,到處都是墳墓,鬼火點點,碧綠地火焰在深夜格外的森然。
  遠處,還有各種莫名地聲音嗚嗚傳來,再加上偶爾會踩到暴露在地面的白骨,這里實在是沒有一點神氣,倒像是一處鬼域。
  “到……到到到……到了。那那那……那片神村是漂移的,據據據……據說近期會到這片區域的上空。”
  赤龍王、黑龍王、小毛驢載著自己的主人騰空而起,蕭晨僅僅跟隨在他們的身后。
  天空云淡風輕,并沒有任何異常,星辰閃耀,明月高掛,根本就沒有發現所謂的神村。
  “結巴你又忽我們。真是欠扁!”
  “沒沒沒……沒有,我我我……我是聽一個老老……老師叔說的,絕不會有錯。”
  但是不管結巴怎么解釋,幾人都沒有發現神村到底在哪里,最后只能離去。
  但就在眾人飛出去十幾里時,猛然感覺天空傳來陣陣波動。一大片烏云飄過,剎那間遮蔽了星月,讓前方的亂葬崗一片漆黑。看不到點滴光亮。
  “這……就是你說地神村?”
  蕭晨與獨孤劍魔等人敏銳的覺察到天空的無盡烏云絕對不簡單,壓的人透不過氣來,他們并沒有莽撞的沖上去,而是選擇在遠方觀察。
  “劈劈啪啪……”
  巨大的閃電在烏云外狂舞,每條銀蛇都足有小山那般粗細,比之尋常地電芒可怖無數倍。可以想象如果貿然沖過去。定然會雷擊的灰飛煙滅。
  猥瑣男縮了縮脖,結結巴巴的道:“看看看……看來有限制啊,不不不……不是我們能上地去的。”
  “怎么看都像魔村。”
  好奇歸好奇,但是幾人可不想將自己生命開玩笑,盡管想上去看個究竟,但是面對那可怖的雷電。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退走。
  “哥哥……哥哥……哥哥……哥們再……再再再……再見了,等我賣完天賜神紋白虎皮,去去去……找你們分……分分分……分紅!”
  猥瑣男金三億騎著小毛驢溜了。
  獨孤劍魔什么也沒有說,讓赤龍王飛入深山,自己則如一道浮光一般向著殷都疾馳而去,短時間他是不會離開大商國都城的,張三豐真人的三篇劍意吸引住了他。
  牛仁拍了拍黑龍王,道:“不要跟赤龍王打架,去另一片山脈吧。”
  他倒不是怕黑龍王吃虧。畢竟與獨孤劍魔不是仇敵。若是黑龍王動用龍族圣劍,真個斬了赤龍王的話。恐怕以后便要與獨孤劍魔生死相向了。
  “龍王也不一定全都要生死相向,最終是能活下來幾頭地,現在還不是你們決戰地時候呢。”牛仁對于龍族的慘烈,非常的同情,出言安慰著黑龍
  最終,一道烏光飛向遠方的山脈。
  牛仁看著蕭晨,道:“你還是趕緊離開殷都吧,壯老虎被我們給宰了,在這種情況下所有人都會懷疑與你有關。”
  “無妨,換個面孔就可以了,殷都可能會很熱鬧,我舍不得走啊。”
  蕭晨讓牛仁先走,而后自己展開八相世界神通,從另一個方向融入了夜空。
  清晨一片絢爛的朝霞自東方噴薄而出,灑落進殷都,新的一天開始了。
  今日,注定不平靜。
  殷都西城門之外在一片荒地上,半截殘軀惹被人認出竟然是土虎家地那頭半神境界的壯老虎。
  一個半神就這樣死了……這則消息傳回殷都,頓時讓許多人產生了各種各樣的聯想。
  虎家那絕對是土的超級望族,傳承久遠,實力難以揣測,有人敢虎口拔牙,這有著多么大的勇氣啊。
  只要虎家的老祖宗白虎圣皇存在一日,他們就絕對是天底下最難惹的巨族。
  要知道白虎圣皇,可是能夠與龍族的真正的“王”分庭抗禮啊,更是曾經硬撼過佛陀,雖然未勝,但卻全身而退了,如此戰力簡直恐怖地“一塌糊涂”。
  聯想近來發生地事情,蕭逝水自然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眾人地懷疑對象。
  許多人都在暗暗猜測,也許蕭逝水的神通真的可以硬撼半神,恐怖的神通是完全可以跨級大戰的,許多人都覺得極有可能是蕭逝水殺了壯老虎。
  當然也有人懷疑,蕭逝水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識藏境界的青年高手而已,不可能殺的了一個半神。這一定是一個陰謀,有老輩高手滅殺了壯老虎,故意攪亂局面,報復虎家。
  還有人甚至懷疑蕭晨重現了,雖然傳說他死在了三年前的那個夜晚。但是誰也沒有見到過他的尸體,不少人猜測蕭晨領著高手復仇來了。
  一時間謠言紛起,眾人議論紛紛。
  而另一件大事也在殷都各世家弟流傳了開來,羅馬大帝國太陽神教的圣女在五百騎士的護衛下來到了大商國都,兩國將要聯盟,共同對抗另一霸主國家--------梵國。
  雖然僅僅在小范圍內流傳。但是深知大陸形勢地人都明白,梵國與羅馬帝國早晚會有一戰,近來經常爆發沖突。而梵國與大商帝國在過去的數百年間也爆發過不少摩擦。羅大帝國派人來聯合,這并不奇怪。
  但凡有識之士都已經意識到,戰爭將要迫近了,一時間殷都風起云涌。
  接下來數日,羅馬帝國代表與大商帝國頻繁密談。
  第五日,一座皇家園林。絕美的趙琳兒站在湖畔的涼亭。神色冰冷無比,用力將手的玉杯摔碎了,驚的湖蓮花下地一群錦鯉四散而去。
  小天馬在不遠處芳草地,吃著玉參,狐疑的向這里望了望。
  幾名太陽騎士快步走入涼亭,他們都是年輕人。不僅是五百騎士的強者,更是圣女最忠實地追隨者,幾人皆憤憤不已。
  “商國欺人太甚,那個二皇竟然想讓圣女做他的王妃,真是該殺!”
  “圣女請允許我去與他決斗,一定將他的頭顱砍下!”
  “我們愿為圣女而戰!”
  趙琳兒漸漸平靜了下來,如天籟的聲音在涼亭繚繞:“不要妄動,他們的條件無禮,我們回絕就是了。沒有必要動干戈。這是在殷都。不是羅馬,不要惹出是非。”
  “可是……他們欺人太甚。名知道我教教義,圣女不容褻瀆,卻還如此無禮。”
  “無妨,圣女我倒有個主意,請允許我們去挑戰殷都的高手,我們不會造成流血沖突,點到即止。既然他們羞辱我們,那么我們有必要還擊,一定要讓他們顏面盡失,讓他們所謂地青年精英高手全部慘敗。”
  “尊貴地圣女請相信,我們會把我好分寸的。”
  膚若凝脂,眸若秋水,趙琳兒如瑤池仙一般,站在湖畔,清風拂來,一身白衣隨風而動,仿似隨時會乘風而去。
  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我是怕你們有閃失,這是大商帝國的都城,即便你們戰敗了他們都城的青年高手又如何?這是在他們的國家,如果他們看重顏面,可以隨時調來商國地最強青年高手,到時候吃虧的是你們。”
  “商國最強青年高手……”
  幾位太陽騎士面色一凝,立刻有數條身影自他們的心間浮現而過,想起了商國那傳說的幾位男女。對于天下間的青年高手,他們格外關注,自然有著一定的了解,不過幾人最后又笑了。
  “我們點到即止,不會與他們大動干戈。再者說,即便他們的最強高手出現又如何?不久后我太陽教的幾大高手就要到了,而另外幾大宗教的杰出人物也要趕到。到時候,足以壓制地住大商國那幾位爭議頗大地強者。”
  壯老虎被殺死了,但是蕭逝水非但沒有逃,還大大方方的出現了,這讓所有人都狐疑不已,如果真是蕭逝水干地,他還敢在殷都呆下去嗎?
  畢竟,那頭壯老虎非比尋常,據傳可能是白虎圣皇將要重點栽培的苗啊。許多人都猜想,可能真的與蕭晨沒有絲毫關聯,不然他決不可能在殷都多呆上一秒鐘。
  而接下來的幾天,殷都可謂熱鬧無比,太陽圣教高手在殷都四處挑戰,二皇的所有門客都被打的慘敗,讓二皇丟盡了顏面。
  神語咒師與掌握西方族戰技的武者,在殷都掛起一股風暴,席卷了青年一代。
  二皇大敗只是一個開端而已,隨后挑戰逐步升級,就連殷都的幾方王族都被牽涉了進來,盡管薄士、陳杭錦等人連勝了幾場,但是其他世家弟卻大多慘敗。
  蕭晨完全抱著看戲的態度,逢挑戰必去觀看,非常的逍遙自在。幾日來,他都在回避三公主,因為根據他的猜測,三公主早晚會請他與獨孤劍魔出手,而蕭晨卻不想卷入此次的漩渦。
  殷都風起云涌,殷都四杰在的另外兩人在極速向回趕。而大商國三公主更以親筆書信,相請幾位傳說的青年高手來帝都。
  與此同時,太陽教的幾大高手也將要趕到了,其他幾大宗教的杰出青年強者也將在不久后趕至殷都。
  對此,無論是大商國的老輩人物,還是太陽教的主教們都只是笑了笑而已,結盟是必然趨勢,但一些“碰撞”還是要進行的。他們雖然沒有親自安排,但卻都在關注,想看看下一代的人物能否壓對方一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