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9 心冷血寒

蕭晨飛快倒退,向著追來的三個護衛沖去,自動陷入包圍中。但是,棕發男子冷笑,控制那幅畫卷罩落而下,根本不理會手下人也在攻擊范圍內。
  蕭晨不得已突破三人的包圍,同時將自己的功力提升到極限,身體透發出淡淡的光芒,而后以莫名的軌跡劃動雙掌,攪動起陣陣劇烈的元氣波動,一聲大喝過后,地面上所有的枯枝、土石全部漂浮起來,向著空中的畫卷沖去。
  當然,并不僅僅襲向那一幅畫卷,其余七個未動的卷軸也全部在攻擊范圍內。棕發男子臉色驟變,不得已讓那籠罩而下的卷軸爆發了開來,浩蕩出一陣恐怖的能量波動。
  一頭五米多長的白虎,完全由能量凝聚而成,騰躍而起,向著下方的蕭晨撲去,同時有數十道能量光刃隨之激射而出。
  感覺到了可怕的能量波動,蕭晨將身法提升到極限境界,險而又險的躲避開了兇險的襲擊,大地一陣劇烈顫動,地面出現一個四米多深的恐怖巨坑,蕩起無盡的煙塵。
  三名護衛雖然沒有被擊中,但都被余波震的摔倒在了塵埃中。蕭晨頭也不回,絕塵而去,快速沖出了能量卷軸封鎖的區域。
  待到煙塵散盡,棕發男子臉色鐵青,大喝道:“追!”收起其余七道卷軸,帶領三名護衛追了下去。
  與此同時,如神玉雕琢而成的小天馬踏著林梢,載著趙琳兒自遠方出現,正向這里趕來。
  蕭晨感覺到了事態的危急,卷軸爆發出的恐怖波動將生死大敵引來了,他在密林中留下一道殘影,快速向著原始老林中沖去。
  小獨角圣獸捕捉到了蕭晨的背影,似乎知道了將要發生什么,突然調轉身形,將趙琳兒載向遠方。
  棕發男子驚異無比。
  趙琳兒同樣無比吃驚,小獨角圣獸根本不理會她的命令,載著她在樹梢上飛快騰躍,似乎不愿她與蕭晨發生沖突。
  皇家天女迫不得已,找準機會跳離了小天馬。
  蕭晨主動出現,對于趙琳兒來說是一次機會,她不想白白放走對方。要不然她也要開始剿殺蕭晨了,因為棕發男子的援手就快到了。
  很快,趙琳兒與棕發男子匯合到了一起,不過無盡的原始森林太過密集了,經過方才的耽擱,蕭晨已經失去了蹤影。
  棕發男子在這一刻,一掃剛才陰鷙的神色,自信的笑道:“殿下不必遺憾,他不過暫時走脫而已。最遲明日,我們的援手就到了,漫說十幾頭巨猿護佑他,就是再多幾倍也能夠徹底剿滅!”
  “多謝古羅兄相助!”皇家天女趙琳兒容貌秀麗,氣質超塵脫俗,說不出的靈動與飄逸。
  擺脫身后的敵人,繞過暴龍的棲居地,蕭晨在山林中放緩了腳步。干凈利落的出手殺敵,而后成功突圍而出,算得上一次成功的逆襲。
  多了一支強大的敵人,這讓蕭晨的處境又危險了三分,他不得不開始認真考慮如何應付。
  傍晚,棕發男子古羅立在翠竹屋前,臉色猙獰無比,手下五名侍從被滅殺,讓他動了真怒,緊握的雙手指節都有些發白了。以前,想殺蕭晨是為趙琳兒,現在為他自己,也不可能讓蕭晨繼續活下去了。
  趙琳兒與小獨角圣獸于小湖邊在交流,不過無論她怎么許諾,但只要提到讓它去尋覓蕭晨,小天馬就會立刻搖頭,讓之無可奈何。
  此刻,蕭晨正在向海島深處進發。暴龍領地的邊緣地帶已經不能呆下去了,如果繼續在那里棲身,明日等待他的可能是一場可怕的圍剿。
  當然,在離去之前,他故布疑陣,留下了一些線索,直指一些極其危險的所在,如果追兵最后和某些兇獸相遇,那么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晚霞染紅了天空,紅彤彤的火燒云讓山林也仿似也染上了一層暗淡的紅光。聲聲獸吼在無盡的原始老林中響起,一頭頭可怕的蠻獸在山林中隱現。
  “轟隆隆!”
  一頭全身布滿青色鱗甲的巨象,兩根雪亮的象牙像是兩把闊刀一般鋒利,它雙眼中兇光畢露,追逐著幾頭野牛在蕭晨不遠處“轟隆隆”跑過,很快不遠處便傳來了一聲凄厲的牛吼。
  蕭晨透過枝葉,看到那青鱗巨象竟然在吞食野牛,場面實在血腥無比,不得不讓他感嘆這座島嶼之上異獸實在繁多與可怕。
  謹慎的躲避過各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可怕蠻獸,蕭晨在晚霞徹底消失前行進了八九里,步入一片陰暗潮濕的沼澤地中。
  這片沼澤中異常的死寂,除了高大的古樹外,沒有看到一只野獸出沒,甚至連一只飛鳥也沒有。水塘、泥沼……寂靜無聲,仿佛一片死地一般!
  遠處獸吼連連,而這里卻是如此的死靜,兩相對比更加突出這里邪異無比。
  走進沼澤地中,空氣變得越來越潮濕,泥沼中那特有的腐敗氣味傳入鼻中,蕭晨皺了皺眉頭,他怎么會覺察不出這里不同尋常呢?陰氣格外的重,隱約間繚繞著一股森然的氣息。
  前進了一里多地,除了林木外,依然沒有發現一只生物。不過卻在泥沼與水洼中,看到了不少的白骨,有的半沉陷于淤泥中,有的就暴露在地表,在昏暗的林間顯得有些可怕。
  有各種各樣的骸骨,其中不乏蠻獸的骨架,從一兩米到十幾米大小不等,而且讓蕭晨吃驚的是,他還看到了不少人類的尸骨!從那些人骨的色澤與骨質來看,恐怕最少也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
  最后一抹晚霞消失了,天地間徹底昏暗了下來,這片沼澤地中也更加的陰森,一株株巨大的樹木像是一面面墓碑般,矗立在這片死寂的沼澤中。
  “喀嚓!”
  寂靜中骨裂的聲響突兀地想起,讓這片死亡沼澤地無比的森然!蕭晨霍的回頭觀望,不過卻沒有任何發現,也許恰好是枯骨風化碎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