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46 咿呀咿呀

滿場嘩然,蕭晨竟然斬了一尊佛!
  金發男孩不過十一二歲,就能夠開啟輪回,鎮封命運雙生子于地獄間,修為之恐怖讓所有人驚嘆,都以為真是那所謂的未來無上神分身了,現在驟然聽到他是無上佛,怎不讓人驚訝?
  天空在滴血,金發在蕭晨手中飄動,男孩臉上滿是憤怒之色,顯得有些猙獰,似乎死不瞑目。
  “你是個屠夫,是個劊子手!”趙琳兒身旁的兩名騎士憤憤的怒吼著。
  太陽教圣女趙琳兒則冷冷的盯著蕭晨,一言不發。
  “殘忍的劊子手!”
  “那只是一個孩子啊!”
  太陽教一方許多年輕的騎士都冰冷的盯著蕭晨。
  騎士們的喝喊,似乎很有感染力,看著蕭晨無情的提著滴血的頭顱,就是大商國的一些人都被觸動了,一些貴族小姐在小聲的嘀咕:
  “是啊,那還只是個孩子啊。”
  “一個神靈般的孩子。”
  “一尊佛陀被扼殺了。”
  對此。三公主殷瑩冷冷地掃視了過去。立刻讓那些女子閉嘴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被蕭晨提在手中地金發男孩地頭顱。忽然發生了異變。竟然由人頭變成了獅頭。猙獰無比。驚地方才還在心有微詞地幾名同情心極度泛濫地商國貴女立刻閉上了嘴巴。
  太陽教圣女冷漠地看著空中地蕭晨。隨后又看向三公主殷瑩。道:“雖然追其本源乃是一尊無上佛。但是他已經被我們擒獲。如果調教得當地話那將是未來戰場上地一尊無敵至神。而你們……唉!”
  “那不過是一個分身而已。遇上主尊如鏡中花水中月一般。空幻一場。什么也不是。且可能會帶來麻煩與災難!”三公主殷瑩搖了搖頭。
  “我們有辦法調教。既然已經抓來。最起碼可以精研其神通。”趙琳兒神色轉冷盯著蕭晨。而又看了看三公主。道:“你們將他殺死。恐怕將有麻煩了。誰也救不了行兇者!主尊地實力你們能夠猜想到。感應到分身被殺后。早晚會尋來地。”
  三公主揮了揮手。九名老人退下,不再與對面的六名老騎士對峙。今日,恰巧逼得蕭晨、獨孤劍魔出手,出乎了殷瑩的預料,這對于她來說是一則好消息,原本她就在想如何讓兩人下場呢。
  “嚇唬誰呢?”天空中牛仁晃了晃一對巨大的牛角,道:“你說的無上神或者無上佛,不就是指那個長著三個頭顱地的黃金獅子王嗎,區區一個黃毛獅子而以,有什么可怕的?三年前就曾經被雪白小獸在南荒給虐的屁滾尿流。現在雪白小獸又將現世,那黃毛獅子敢出來嗎?當心這回直接讓人廢了。”
  雖然小胖子無限夸大了,但是卻不得不讓人醒悟。是啊,難道雪白小獸天生是那尊無上佛的克星,怎么每次都是同時出世呢?
  不過眾人也都很不看好蕭逝水了,黃金獅子王怎么可能如牛仁說的那么不堪呢,那可是足以橫掃天下圣獸王地逆天獸啊,追其本源那是一尊幾乎無人知道來歷的無上佛。幼年時一縷分身就如此可怕了,其戰力之強簡直無可想象。而雪白小獸是蕭晨的,又不是他蕭逝水的,將來如何抵擋那尊黃金獅子王?
  “圣女請允許我出戰!”一名太陽騎士自人群中大步走出,開口道:“我要懲罰他!”
  天空中,蕭晨抖手扔掉獅子頭,緩緩向著地面落去。
  而這個時候,那名身穿黃金戰甲的騎士,手持黃金戰矛。坐下騎著一頭渾身覆蓋滿了棕色鱗甲的巨熊向著場內沖來。大喝道:“蕭逝水我要與你決戰!”
  巨熊長六米,高足有三米多。四只粗壯的熊掌像門柱一般粗大,跑動過來時地面皆在顫動,轟轟作響,渾身棕色的鱗甲寒光閃閃,威勢恐怖。以異種蠻獸為坐騎,是太陽騎士團的傳統,人借蠻獸之力,蠻獸借人之力,會使二者戰力疊加,形成恐怖的沖擊力。
  身穿黃金戰甲地騎士,沒有帶頭盔,金色長發隨風飄揚,像是一束金色的火焰在燃燒。這是一個英俊無比的太陽騎士,眸子像湛藍地海水一般清澈,不過此刻卻殺氣騰騰,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膚色白皙,像是玉石雕刻出來的一般,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令其冷峻中帶著一絲傲氣,顯得非常不凡。
  手中的金色戰矛,長足有四米,鋒利的矛刃像是刀刃一般閃爍著森森的寒光,通體金光璀璨,被這名英俊地太陽騎士握在手中,越發顯得神武無比,他持著戰矛攔住了蕭晨的去路,喝道:“接受懲罰吧!”
  蕭晨直接無視他,自顧向前走去。
  金色戰矛劃破虛空,掃下一片金色光華,橫在了蕭晨的前方。
  刷
  光芒一閃,蕭晨留下一道殘影,八相世界神通讓其來去自如,橫過戰矛籠罩的空間,進入人群中。
  “你這懦夫不敢與我對決嗎?”
  蕭晨停下身形,漠然的看著他,道:“我不想無聊的陪你玩友誼賽,在我看來真正的對決是要分生死的,束手束腳的戰斗那還是戰斗嗎?”
  “我就是來殺你地,與你分生死地!”英俊的青年騎士,催動鱗甲寒光閃閃地巨熊向前逼來,周圍的人全部退散。
  蕭晨向回走了幾步,看著他道:“我真的不想殺你,別再逼我了。不想與趙琳兒在扯上關系,就當以前的事情隨風而過了,但是眼下蕭晨卻發現他有與趙琳兒對立的趨勢。這是他想避免地。
  “狂妄之徒,你是說與我對決,我必死無疑嗎?”
  蕭晨沒有說話,沉默的看著他。
  “你……”英俊的騎士有些憤怒,道:“讓事實來證明吧!”
  “方才你們太陽騎士團的七大高手都已經敗了,我不明白趙琳兒為何會讓你繼續出戰……”
  聽聞蕭晨直接稱呼太陽教圣女之名,青年騎士眼中閃爍出一絲冷芒,憤憤的道:“我是剛剛趕到此地的!”
  “哦,這樣說來你就是那個太陽教所謂的第三高手?”蕭晨終于露出一絲戰意。
  演武場觀戰的數千人也是一驚。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英俊騎士地身上。
  “不是!”他斷然否認,隨后傲然挺起胸膛,道:“我是太陽教青年一代第九高手普德爾!”
  雖然不是第三高手,但在太陽教青年一代排名第九,也足以說明其實力強大,眾人不敢小視。
  不過蕭晨卻搖了搖頭道:“你走吧。我不想殺你。”
  “狂妄!”普德爾持黃金戰矛殺來。
  蕭晨雙眸中射出兩道冷芒,到了現在身份隨時可能會暴露,他可沒有任何顧忌,開始時避戰只是不愿多造殺戮而已,看對方如此,冷漠的道:“既然如此,就去見你們的太陽圣神吧!”
  蕭晨雙手合印,無畏獅子印出手,黃金獅子王再現,像是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完全真實化的軀體,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
  黃金獅子王怒目圓睜,惡狠狠地撲了上去。與那金色的戰矛爆發出的熾烈光芒沖擊在一起,頓時讓金色大浪洶涌,讓天地元氣浩蕩,讓整片演武場跟著顫動起來。
  觀戰的眾人在吃驚的同時,感覺極其怪異,蕭晨方才斬了黃金獅子王的一條分身。現在卻動用的無畏獅子印卻打出了那尊佛的本體,這讓人感覺很荒謬。
  就連蕭晨自己的都覺得有些怪異,如此神通還真是令他很無言,不過到沒有覺得不能用,他在修煉這些神通時感覺如果實力足夠強大,也許可以召喚出真實的黃金獅子王。
  這應該是一種“位”地力量,天地承認其位,或者說修煉到某一境界,會自然衍生而成這樣一種無上神物。
  要是將來真的有能力的話。蕭晨到真想將黃金獅子王拘禁出來試試看。
  在刺目地光芒中。在震耳欲聾的聲響中,一切終于慢慢平靜了下來。周身覆蓋鱗甲的巨熊騰騰倒退了十幾步,普德爾持黃金戰矛怒視蕭晨,不過手臂卻在輕微的顫抖,如論力量他不敵至剛至猛的無畏獅子印。
  “我要殺了你!”普德爾持黃金戰矛再次沖來,巨熊咆哮,在來沖的過程中,竟然釋放神術,震裂地了大地,土石翻滾,向著蕭晨洶涌而去,想要將他淹埋。土黃色的光芒非常熾烈,意味著那是強大的土性力量,這是一頭懂得咒術的強大蠻獸。
  四米長的黃金戰矛,通體神光沖天,殺氣彌漫,直刺而來,普德爾大吼:“殺!”
  神通,憤怒的驕陽爆發,一輪金色的太陽,像是真實的烈日墜落向大地,砸向蕭晨。
  周圍那翻涌的土石竟然都熔化了,變成巖漿向著蕭晨繼續洶涌而去。
  沒有躲避,寶瓶應凝聚而成,水晶寶瓶懸浮在蕭晨頭頂上方,噴發出一片神圣霞輝,剎那間將前方能量駭浪擊潰了,巖漿全部凝結,成為灰褐色地火山巖。
  蕭晨展開八相世界沖天而起,而后化成一道光束俯沖而下,右手高高抬起,一把由能量光束凝聚而成地神劍出現在手中,立劈而下。
  普德爾舉戰矛迎擊,但是鏗鏘一聲,黃金戰矛被斬斷,能量光劍透發出的劍氣沖入普德爾地身體中,頓時讓他身體劇顫,大口吐血。
  而他坐下的巨熊也如遭雷擊一般,發出聲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口中不斷涌出鮮血,神色萎靡不振,軟倒在地。
  蕭晨以能量神劍抵在普德爾的咽喉上,冷冷的看著他,而后大步離去。
  并不是普德爾修為不夠強,而是蕭晨動用了全力,沒有絲毫保留,就像是前幾場薄士、陳杭錦、楚行狂等人一般力求剎那分輸贏,故此快速結束了戰斗。
  普德爾憤怒無比,如此敗北,比殺了他還難受,他乃是太陽騎士團四大美男子之一,最是好面子不過。怒火讓他失去了理性,將手中那折斷的戰矛向著蕭晨的背影擲去,一道金光劃破了虛空。
  與此同時,巨熊噴出一道閃電,向著蕭晨背影襲去。
  蕭晨剎那間回頭,眸子綻放出兩道冷光,右手伸出,一把抓住了斷矛,而后大喝一聲,黃金戰矛化成點點金光粉碎在空中,閃電更是崩潰于無形間。
  冷漠無比向回走來,沒有任何話語,沒有任何感情可言,神劍在手中凝聚而成,蕭晨大步走來,亂發舞動,殺氣騰騰,絢爛劍芒沖天,而后立劈而下。
  “噗”
  血光迸濺,神劍將太陽騎士團第九高手第四美男子腰斬,巨熊也被攔腰剁為兩段,鮮血噴灑,染紅了演武場。
  殘尸痙攣,不斷顫動。
  蕭晨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靈犀劍波對后彈出,毀滅之圓出現,剎那間讓殘留在地上的尸體徹底粉碎,消失的干干凈凈。
  威懾!
  大商國一方***,太陽教一方面色難看到極點,但誰也說不出話來,身為騎士偷襲已經是一種恥辱,如此被殺誰也無法替他出頭。
  “稟報圣女,我太陽教的第三高手來到了演武場。”
  蕭晨沒有理會這些,徑自離去。
  出奇的,太陽教并沒有阻攔,趙琳兒僅僅是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什么普德爾死了,我要與那蕭逝水決戰!”太陽教第三高手進入演武場,但對手已經離去。
  而這一日的對決,也到此結束了,究竟哪天再開戰,還未確定,不過眾人都知道,若是再動手,那肯定將是兩國的最強者進行巔峰對決了。
  要不了幾日,大商國征調的最強者就要進殷都了,而幾大宗教的杰出代表也要趕到了。
  第二日,蕭晨剛想去有巢氏祖神在殷都留下的遺跡去看看,但是一名太陽教騎士攔住了他的去路,道:“圣女有請!”
  蕭晨一愣,趙琳兒居然要請他,略作思索他答道:“好!”
  一路并無人阻擋,蕭晨隨著那名太陽騎士進入一片皇家園林中,這是商國為太陽騎士團提供的住所。
  一片宮殿中,趙琳兒背對蕭晨而立,揮了揮手,讓所有人退下,而后她轉過身來,傾城傾國的容顏上漾起一絲笑意,道:“蕭晨……”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