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48 蕭晨VS圣女

一個人的性格想要改變很難,除非不斷的“雕磨”,長時間的調整,但效果也甚微。
  蕭晨盡管改變了體貌,變化了氣質,展現了新的法訣與神通,但是他的稟性始終未變,他是一個不能被束縛、不能被壓制的強勢人物,這個世間任何的條條框框都難以困制他,骨子里的某些東西就是死亡也難以改變。
  從凈土中走出,想要體驗人生百態,他在殷都呆的時間夠長了,覺得該換一個地方了。身份也即將暴露,臨走之前,他決定隨心所欲,與對手大鬧一場,也算是一種人生經歷,也算是另一種修煉體驗。
  “蕭晨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殷都,不然丟掉性命,到時候后悔也晚了。”趙琳兒不希望蕭晨繼續留在這里,看他如此自信,知道他肯定有自保的能力,但是她不想看到蕭晨成為殷都的焦點人物,不想那被其他大勢力拉攏,很想他聽從勸告,悄然退走,而后為他指引一個方向,這樣就能牢牢抓著這個潛力無限的高手了。
  “不可能!”蕭晨只有三個字,拒絕了趙琳兒的提議。
  趙琳兒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顯得有些強勢,但隨后又收起了凌人的氣勢,表現的很真摯,道:“你太狂妄了,你以為你是誰,能夠與半神,甚至擁有更強高手的虎家抗衡嗎?我是為你好,還是早點逃離吧,我會為你安排好退路,金錢、美女隨你取用。”
  結果是可以預料的,蕭晨不可能答應,他反倒對趙琳兒如何當上了圣女充滿了好奇。
  說起這個,趙琳兒感慨頗深,曾經是人間的皇家天女,但是到了長生界卻要與其他貴族小姐,甚至要與平民出身的女子競爭,讓她深刻體會到了權力的重要性。
  最終的勝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她個人的姿容與氣質那是毋庸置疑的,曾經的人間第一美女,即便是在浩瀚無垠的長生界,能夠與她相比的也沒有多少人。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她擁有一頭純種小獨角圣獸,且根據太陽教的一些老祭祀親自驗看發現,小獨角圣獸竟然是傳說中的太陽至神的女兒太陽圣女的坐騎的后代血脈,是光明與圣潔的象征。
  在整片大陸這一血脈的圣潔獨角獸也不過三頭而已,且都已經年老,沒有想到竟然從龍島回歸這樣一頭來頭甚大的小獨角圣獸,這對于太陽教來說是一種福音,由此可以大肆宣揚,太陽圣女將重歸大地,太陽神在關注著他的子民,對于太陽教來說這是一次難得的擴教機會。
  這頭小獨角圣獸的出現,讓其他幾大宗教眼紅了好長一段時間,因為每當與各宗教至高神有關的人事物顯現世間時,都會大幅度的提升這一宗教的名氣,讓這一宗教勢力大增。
  當然,趙琳兒順利當上圣女與兩個人也有著重要關聯。
  其中一人便是蘭諾,她的無限潛力,讓太陽教教皇都極度震驚,以一教至尊的顯赫身份,鄭重接待她。
  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自那靈氣極度匱乏的人間界破碎虛空進入長生界,蘭諾的天資堪稱傲視千古。史上那些進入長生界的人一般都比她大上幾歲,在后來的歲月中都成為了長生大陸一方開宗立派的絕頂人物。
  蘭諾怎能不讓人重視?她維護的女子,自然會令教皇著重考慮。
  另一人便是那自龍島來到大陸的樹人,在龍島上時就蛻去了樹人之體,成為了具有血肉之軀的綠發修者。
  他在龍島上生存了無盡歲月,化成樹人時已經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月,后來有了通靈之心,又整整修煉了一萬多年,如果不是龍島上封困神力,他的修為早已不可想象。
  即便如此,他在龍島上也修成血肉神體,是的,那是神體!自龍島脫困后,來到長生大陸,再無任何力量阻擋他,他的修為可謂一日千里,不斷沖關,就連太陽教教皇都都不敢小覷他,認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在龍島上時,趙琳兒就在樹人谷與神體樹人交好,來到長生大陸自然得到了他的照拂。
  初時,制約趙琳兒成為圣女的唯一因素:她不是西方族人。但是,由于羅馬宗教聯盟國即將對梵國用兵,想讓教義向東傳播,有人大膽提出,也許某一宗教可以立一東方族的女子成為圣女,體現種族平等,或許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就這樣,東方族的身份,到成了趙琳兒順利登上圣女之位的有利因素。
  梵國,種族繁多,混血為主。
  太陽教對外宣稱,太陽神光普照天下,太陽神的子民遍布天下,無論什么種族,無論什么地方,太陽神一視同仁……有以上多種因素,趙琳兒自然在眾人中脫穎而出,成為太陽教新一代圣女。
  “蘭諾……她好嗎?”
  趙琳兒瞥了一眼蕭晨,道:“你這家伙……蘭諾姐姐很好,來到大陸的第一年,就由涅槃境界直接破入到了長生境界。”
  蕭晨知道蘭諾資質絕佳,有如此恐怖速度并不讓他吃驚。
  “我何時才能登臨長生峰頂?”
  看到他這樣自語,絕美的趙琳兒撇了撇嘴,打擊道:“不要忘記了,蘭諾姐姐可是自己打破虛空來到長生界的,不像你我這樣的偷渡者。人間界是什么地方?靈氣極度匱乏,早已不可能支持修者修到涅槃境界了,蘭諾姐姐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做到了,她本身就是一個奇跡,是數千年才一出的傲世天才。無論她將來取得怎樣的成就,都不用吃驚。不是你能夠比擬的。”
  蕭晨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他的修煉速度已經足夠快了,在青年一代中也算是強者了,如果再抱怨的話會遭天打雷劈的。
  他確實是個修煉天才,最起碼到目前為止,在接觸到的人中就修煉速度來說,很少有人能夠與他相比。
  也只有天才中的天才蘭諾,以及那無法讓他看透的靈慧少女清清,比他進境快。
  “蘭諾在哪里?”
  “你總算還有些良心,不枉蘭諾姐姐聽聞你在天帝城出事后,曾經暗中走了一趟南荒,可惜,那時你已經消失了。不然,恐怕你早已成為我手下的一名騎士了。”
  趙琳兒無論怎樣變化,那絲高人一等的傲氣,都不會消失,這與她的出身及經歷有關。令蕭晨很不爽,但卻懶得與她計較。
  “呵呵,殷瑩是不是知道蘭諾姐姐一些消息?但是她怎么能夠與我相比呢。好好表現,我們同心協力,尋到至寶‘天涯咫尺’,到時候去找蘭諾姐姐……”
  趙琳兒又開始了新一番的算計,蕭晨雖然隱約間猜測到了,但是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沒有再詢問蘭諾的消息,蕭晨告辭離去,他相信自己的實力,更相信自己的潛力。
  走出那片皇家園林,蕭晨一直在思索著一個問題,怎樣才能讓自己的修煉道路平坦而深遠呢?
  在同樣努力付出的情況下,修者的成就不同,究其本質原因,是因為個人根骨與天資的問題,想要提升資質潛力,也許只有一個機會了,那就是涅槃。
  蛻凡、識藏、御空、涅槃、長生這是世人熟知的五大境界。
  涅槃,如其名,對于修者來說,曾經的一切都將清零,讓修者發生一次本質意義上的再生,邁上一個全新的高點。
  當然,絕大多數人會失敗死亡。
  涅槃,對于所有修者來說,是這一生中意義最為重大的一個機會,如果涅槃再生成功,少數人的天資與根骨會發生質的蛻變,可能會沖上一個無法想象的全新起點。
  蕭晨搖了搖頭,現在想還早,他還沒有進入御空境界呢,也就是所謂的半神境界,涅槃的道路還很遙遠。
  回到所居的客棧,小胖子牛仁正在等候他,每次看到小胖子,蕭晨都想笑。
  這個家伙其實很帥氣,只是臉蛋太過肉乎了,且有個小將軍肚,讓帥氣盡失,給人一股憨憨的感覺。
  “蕭晨我等你多時了,走,咱們去沉魚落雁宮看柳如煙妹妹去吧,來到殷都這么長時間了,也只去看過一次而已。”
  小胖子眉飛色舞,雙眼放光。
  “算了,改天吧,我現在的身份非常敏感,不少人都在懷疑了。這樣去的話,恐怕會給她帶來麻煩。”
  “這倒也是,不過我怎么覺得你是不想去啊。如果想去,偷偷的潛入進去,總沒問題吧?嘿嘿……”小胖子笑了起來,道:“你是不是不喜歡柳妹妹,咳咳……我眼光可沒那么高,只要是美女我都喜歡,要不我替你去看看?”
  外表看起來憨厚老實,但說話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小胖子,讓蕭晨感覺很無語。
  “要不咱還是一塊去吧?”小胖子又攛掇。
  “算了,你自己去吧。”蕭晨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道:“問問她需要幫助嗎?如果有需要的地方,盡管開口,我自然會盡最大力量出手。”
  “嘿,這些話你為什么不自己去說啊。”小胖子在屋中圍著蕭晨轉了兩圈,道:“你看柳妹妹多性感妖嬈,能夠取得這樣的女子為妻,那可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啊。還有燕傾城妹妹,風華絕代,南荒雙珠之一。對了,還有阿冰妹妹,那也是妖嬈多姿啊,西疆出名的大美女,我見猶憐啊。我怎么感覺,都被你無視了,要不咱們一一找他們去聊聊天,溝通溝通感情?”
  “春天還沒到呢,我們牛胖胖今天這是怎么了?”蕭晨漾起一絲笑意,看著牛仁。
  “唉!”小胖子嘆了一口氣,無精打采的道:“我奶奶派人給我捎來一個口信,讓我這次出來不能白跑一趟,要解決掉終身大事,他想抱重孫子了。”
  “看上誰了,我幫你牽線搭橋?”
  “算了,不用,我的標準又不高,好解決。我只是奇怪你,難道是想保持一種境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說到這里,小胖子開始認真分析起來,道:“不對啊,我可曾經記得柳如煙妹妹在龍島上時與你關系不一般啊,還有燕傾城妹妹曾經被你抓住過……”
  最后,牛仁狐疑的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啊,飄萍一片,浪花朵朵,穿行而過,什么時候累了,什么時候倦了,就會駛進平靜的港灣,從此安靜下來。”
  “你這是游戲紅塵的態度,而且還是稍觸即逝,遠遠的看著萬花而過那種。”小胖子站起身來,道:“我去看望柳妹妹,回見。”走到門口時,他忽然轉過身來,笑道:“蕭晨我敢給你打賭,等我們的同齡人的孩子會打醬油了,你還在飄萍不定呢。”
  小胖子走了,蕭晨笑著搖了搖頭,不過卻也細細的想了想。
  對于感情,真的是在回避嗎?也許吧。
  絕世尤物柳如煙曾經將自己當做禮物送給了他,他并沒有拒絕,但也沒有任何明確表示。燕傾城曾經被他抓住過,面對無雙絕色,他卻曾意動過,但也止于言語而已。面對高傲的皇家天女趙琳兒,為了落她的圣女面子,他方才更是放肆的動過手腳,稱得上是一種調戲。
  但是這一切……似乎都流于表面,內心真的悸動過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最初進入長生界,完全是因為生存的問題,而讓他沒有時間考慮個人情感問題,那么現在呢?
  “難道我真的在刻意回避嗎?”蕭晨自語。
  他忽然發覺,自己真的在逃避這個問題。可以游戲風塵,可以調戲美女,但卻最終退避,不愿真正動心。
  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也許就在瞬間,但是如果想忘記一個人,真的很難,或許需要一輩子。
  是因為害怕再經歷一次忘卻,才不敢真正動心嗎?
  蕭晨忽然間明白了問題的所在,也許真的是因為不想再經歷一番忘卻吧。
  人間的一切的確很難忘懷,但是蕭晨明白修行就是修心,他必須要忘記,恰當的解決情感問題,也是對修行的一種考驗,今日發覺原因后,他覺得不能再退避了,應該真正的面對一切。而不是“飄萍一片,浪花朵朵”。
  可是,當想到究竟如何開始時,他又有些無從選擇了,似乎沒有讓他真正可以動心的人。
  隨意……而非刻意,那就去修行吧。
  蕭晨展開八相世界,在大街上留下一道殘影,尋常人根本無法看到他的蹤影,剎那間已經在數里開外。
  傳說,殷都是一處遠古遺跡,是一處神葬之地,甚至連幾位祖神都曾在這里留下過痕跡。
  不多時蕭晨來到了殷都一處赫赫有名的古跡,西城區的一片石林間有一株石樹,相傳祖神有巢氏曾經在樹下打坐過九日,這株三間房屋粗細的參天巨樹本是**,曾經繁茂了萬年之久,不知道為何沒有修成樹神,后來枯死了,最終莫名石化。
  這片石林很廣闊,尋常人很容易在其間迷失方向,只有修者會來這里,但無盡歲月過去了,來的修者也越來越少,因為在這里有所獲的人并不多,僅僅有很少一部分而已。
  蕭晨走到巨大的石樹下,仰望那枯干石化的參天枝干,而后默默的打坐在地。
  他在這里沒有任何發現,又不想就此離去,想學祖神有巢氏在此打坐九日。
  第一日,云淡風輕,石林寂靜無聲。
  第二日,烏云壓頂,但卻沒有絲毫雨滴落下,石林壓抑無比。
  第三日,大雨滂沱,天地間一片水幕,白茫茫一片。
  第四日,陣雨綿綿,小雨稀稀落落。
  第五日……第七日,已經到了深夜,蕭晨依然無絲毫收獲,不過是感覺到了天氣極其異常而已,盡管沒有任何收獲,但是他卻沒有任何沮喪感。
  史上不過僅有僅少數人在這里有所獲,他不能在這里獲得機緣,也屬正常。
  第八日,殷都城內一片沸騰,幾大宗教以密法培養起來的最強青年高手已經趕到了。而大商帝國,幾位傳說中難分伯仲的商國最強者也趕到了。
  而虎家的幾大高手也在這一日來到了殷都。
  蕭晨依然在打坐,古井無波,他在想祖神有巢氏未為何在這里打坐?為何傳說他曾經在這里一動不動坐了九日呢?且沒有留下任何言語與刻痕。
  第九日,他依然沒有任何收獲,夜色如水,轉瞬午夜及至,后半夜寂靜無聲,蕭晨仿似陷入沉睡中,但就這個時候,他隱約間他聽到了一點聲音,像是有人在對話一般。
  “煉制天地銅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