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57 伏尸千萬

古碑天圖功法瘋狂運轉,蕭晨的身體光芒燦燦,肌膚流轉出一道道光華,一面巨大的古碑浮現在他的心間。
  模糊的影跡是如此讓人心悸,巨大的碑體仿佛一座巨山矗立在心海中,直插云霄,難以仰望到那最高的盡頭。
  為何如此?蕭晨心中吃驚無比,看似像是黃河古碑,但又不是,看似像是龍島古碑,但也有些差別,這面石碑仿佛與曾經見過的兩面天碑有區別。
  蕭晨的心當時就翻了一下,感覺心間轟的一聲,仿似有黃鐘大呂震醒了他,難道說……第三面石碑……就在附近不成?!
  當時,他的心臟就劇烈跳動了起來,他所修習的古碑天圖絕對是不完善的法訣,應該還有后續才對,在龍島上時看到了最起碼六七面古碑虛影,那時候就有一種猜想,現實的世界中應該真的對應著這么多才對。
  只是……當他用心去感應,仔細去搜索這片大地的異動時,卻什么也沒有發現,而那種讓他心悸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了。
  蕭晨并沒有沮喪,慢慢平靜下來,靜靜的望著這片荒涼的平原。
  關于梵國魔鬼平原有無盡傳說,是一個極其神秘的所在,許多大人物都曾經在這里顯現過蹤影。
  相傳,原始曾靜將仙山昆侖移到過此地,想要傳道天下,但在一夜間昆侖山崩潰,附近土著居民近乎絕滅。
  更有傳說,老子前世真身在魔鬼平原被人以恐怖魔器砸成肉泥,令其八百年難以重聚魂魄。同一時期,佛陀前世被人釘在魔鬼平原上的通天峰上,歷時七七四十九天,令他流盡佛血而死。
  這里已經成為了一處不祥之地,就是大人物們都不愿再履此地。
  一望無際的白骨,像是皚皚白雪一般,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刺目。千萬大軍魂殤魔鬼平原,沖天的煞氣早已散去,咆哮的兵魂早已不見,唯有白茫茫的骨海在證實這里的確發生過一場慘烈的大戰。
  不到四十天就戰死了千萬人,如果放在人間不可想象,也唯有如此浩瀚無垠的長生大陸才有發生這種驚天慘烈事件的可能。
  長生界五大霸主國家任何一國,其幅員都比整片人間界大了十幾倍,四個如此浩瀚無垠的超級巨國爆發大戰,死亡千萬也屬正常。
  蕭晨面對無盡雪白的骸骨,感慨無限,這片魔鬼平原真的是一處天葬之地,埋骨無數,古往今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這里。
  夜幕降臨,微風輕輕吹來,蕭晨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消失在魔鬼平原。
  山河關外,四大霸主國家,皆陳兵數百萬,這里儼然成了一片修羅殺場,第二次大戰雖然沒有爆發,但局部沖突時時發生,小股的戰役不斷打響。
  山河關外,但這片百戰之地足足綿延上千里,是古往今來的一片死亡戰場,地層下尸骨無數。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月,第二次大戰終于爆發,一時間血流成河,怨魂哭嚎,天地動蕩。
  這里殺氣直沖霄漢。
  這是一場歷時三個月的混戰,傷亡數百萬,雖然沒有像第一次大戰那般慘重,但依然令這里煞氣繚繞,怨氣沖天。
  不過,這一次血雨不過飄灑了幾日,那無盡的怨魂就突然消失了,唯留下滿地白骨,曾經的黑霧陰氣全部退散。
  神秘事件再一次發生,有人收走了數百萬兵魂!
  此后,戰斗依然在繼續,大周國與梵**隊合在了一起,退守進山河關,羅馬帝國與大商國合兵在一起,每日攻城不斷。
  當然,附近的荒脈中同樣進行著流血的戰斗。
  戰場上半神為王!
  長生高手一般很少出手,修為到了他們那般境界,所追求的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涅槃高手更是少見,比之長生高手還要神秘,因為涅槃是一個風險極大的過程,修為非常不穩定,強盛時堪比長生高手,衰弱時甚至不如識藏境界的修者,一旦進入涅槃之境,那些人多半都會躲藏起來,靜靜參悟。
  因此,半神境界的高手成了戰場上的恐怖毀滅者,山河關前半神高手的大戰激烈無比,蕭晨這么多日子以來都在此地觀戰。
  近一個月來,蕭晨已化身成一個大兵,身穿商國兵士服,在血雨肉林中沖殺,當然他不會對尋常的兵丁出手,他只是在感受這種氣氛。
  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他看到許多士兵精神崩潰,不少人因此而瘋掉。在死亡與恐懼的折磨下,也有很多人漸漸變得堅強起來。
  蕭晨感受頗深,如果沒有強絕的修為護體,他恐怕也不會見得好上多少。
  面對半神那恐怖的絕殺,的確很容易讓尋常士兵崩潰,畢竟那些恐怖的神通一掃就是一片,血肉粉碎,每一次攻擊就如巨山碾壓過一般,慘不忍睹。
  霸主國家間的戰爭,戰場上尸山血海,的確是修者磨礪自己的好地方。在這里想要尋找對手,非常容易,最前線總有半神在對決。
  又是一個殘陽如血的傍晚,戰場上尸骨遍地,作為打掃戰場的一員,蕭晨敏銳的發現了幾條熟悉的影跡,小李飛刀傳人、天魔宮妖女、慈航劍齋仙子、還有羅馬帝國幾大宗教以秘法培養起來的青年高手似乎在連綿如云的軍營中一閃而過。
  八相世界神通展出,蕭晨如光影一般消失在原地,驚的旁邊一名背死尸的士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險些嚇死過去。
  憑著直覺,蕭晨知道這些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可能要有行動,他決定隨行一觀。
  夜晚星辰點點,夜風格外輕柔,十三道人影從那綿綿無盡的聯營中飄出,可謂神速。
  這十三人都全都能夠飛行,在夜空中一閃而沒,向著不遠處的原始山脈飛去,那是山河關旁的荒山野嶺,原始老林密集,很難行軍,不過為了防止意外,梵國也派有軍隊駐守。
  蕭晨已經看清,十三人正是大商國與羅馬帝國年輕一代十大高手中的人物,他們似乎有什么秘密行動。
  并沒有在夜空中繼續飛行前進,而是選擇在山林中潛行,這些人都是近半神境界的強者,已經可以對抗半神,這么多人組合在一起絕對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戰場上半神為王,他們已算是一股強大的王之力量!
  荒山內守軍中的確也有高手,不過卻很難發現這樣一小股人馬,偶爾有暗中的密哨發現他們,也會在第一時間被斬殺。
  血花迸濺,血霧彌漫,十三名高手一路上已經滅掉了幾十名崗哨。沒有人覺得殘忍,戰場上本就是如此。
  蕭晨身處八相世界中,遠遠的在他們的視線外跟著,完全是憑著感覺捕捉他們留下的點滴波動,相隔了足有十里,根本不可能靠的太近。
  不然,多半會被這些人感知到,畢竟那是兩大霸主國家年輕一代的最強高手,若論境界修為沒有一個人比他差。
  刷一道人影像是蝙蝠一般,自夜空沖入這片山林,向著蕭晨撲殺而來。是個高手,他在夜空中發現了走走停停的蕭晨,必殺一擊,眨眼而至。
  蕭晨古井無波,站在原地未動,等那名靈士的神術掃來的剎那,驀然間彈出靈犀劍波,“噗”的一聲輕響,空中的身影崩碎,留下一片血霧,血肉骸骨點滴未勝。
  這些日子以來,在戰場上見慣了生死,蕭晨感覺自己的心似乎也冷硬了起來,雖然沒有到漠視生命的地步,但是若出手殺人的話,他心中很難再有絲毫波動,殘酷的戰場的確是一個鍛煉人的好地方,讓他那如鐵石一般的心志更加難以動搖。
  原始荒脈深處一百二十里處,小李飛刀傳人、天魔宮妖女等人停了下來,方才他們已經將方圓百里搜索了個仔細,沒有任何收獲,十三人開始秘密商談起來。
  “根據確切消息,梵國前來督戰的親王未在山河關中,經過方才的搜索也排除了他在這片原始山脈中的微弱可能。那么,現在只有一種可能了,他還沒有趕到前線,還在路上。”
  “不錯,我們可以深入梵國,在半路上將之刺殺。”
  “雖然有些冒險,但卻非常值得,那位親王雄才大略,是一位難得的統帥,將之刺殺,必將重創梵**心。”
  ……經過一番交流,十三位高手決定深入梵國,在半路上滅殺具有統帥才能的親王。
  蕭晨不可能聽到這些話,因為他還在十里之外呢,但是他卻可以根據這些人的殘留氣息,判斷出他們的去向,在后方展開八相世界不緊不慢的跟著。
  他們并不焦急,謹慎潛行,且深夜照常休息,于第二日下午,來到了魔鬼平原。
  魔鬼平原深處,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威嚴無比,身具帝王之姿,不怒自威,讓人不敢與之對視,他龍行虎步,親自在荒原中四處觀測。
  “我要讓商國與羅馬帝國在此地折兵千萬!”
  在這些話時,威嚴的中年人掃視天際,又望向白骨無盡的平原,道:“一戰定乾坤!”
  “王爺雄才大略,腹藏乾坤,抬手間滅他國千萬軍隊,自不在話下。”旁邊有人恭維。
  中年男子冷冷的回頭掃視了一眼,頓時讓周圍噤若寒蟬。
  “我不喜歡聽阿諛奉承的話,我喜歡有實力的人。我要在此布下九天十地誅神弒魔絕滅陣,雖然是殘陣,但是滅殺凡人足夠了!”
  一名年輕的女性修者走出,嫣然一笑道:“今晚我們要在這里扎營,我帶幾人去前方看看。”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道:“不要走太遠,就是有人想來刺殺我又如何?我身旁這么多高手根本無懼,發現敵影立刻回來,不要冒險襲敵。”
  “明白。”
  空曠的平原上,除了點點凄涼雜亂的野草外,到處都是白茫茫的骸骨。由于平原上視野開闊,如果飛到天空中,十三高手高手足可以掃視到數十里范圍內的景物。
  蕭晨不得不再次拉開距離,這樣一來多次跟丟目標,畢竟他還不是神,還不可能神念一掃,立刻了然身外世界。
  甚至到了最后,他竟然失去了十三高手的影跡,不過好在八相世界極速,連續變換方位,總能被他再一次尋到。
  黃昏來臨,晚霞灑落下凄艷的紅,魔鬼平原像是被染上了一層血色,加之遍地白骨,顯得格外的邪異與陰森。
  當蕭晨再一次尋到天魔宮妖女等人時,發現他們竟然與人正在激戰。
  十三人大戰八人,明顯占據了上風,不多時已經斃敵三人,那片地帶神光絢爛,各種神通層出不窮,在真正生死搏殺的戰場上沒有人隱藏實力,出手就是絕殺。
  驀然間,蕭晨的雙眸綻放出兩道湛湛神光,他竟然看到了一條無比熟悉的身影,一個多年不見的朋友。
  一個年輕的白衣和尚在天空中力敵兩名高手,從容而又鎮定,說不出的飄逸出塵,真仿似世外高增一般。
  竟然是那龍島一別、足足四年未見的一真和尚。
  此刻,他展現出的修為可以恐怕來形容,力敵羅馬帝國與大商帝國兩名高手,竟然沒有露出絲毫敗相。
  年輕的一真和尚,容貌清秀,白衣飄飄,氣質出塵,仿似神佛拈花飛天而過,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空靈神韻,一真和尚修為深不可揣測,讓現場的高手都為之驚異。
  蕭晨并不驚訝,一真不弱于商國與羅馬帝國的最強高手是意料中的事情,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龍島上的最大受益者可能就是一真。
  在死城前,佛陀法輪曾經與他相融為一體,沒有人知道他到底獲得了怎樣的好處,只知道他當時就連破數重天,一舉成為當時島上的強者,如今四年多過去了,他的修為突飛猛進是可以預料的。
  “我佛慈悲!”
  一真和尚輕誦佛號,聲音清晰的在天地間浩蕩,遠空一聲龍嘯傳來,一道碧影劃破長空瞬間而至,似碧玉閃電一般迅疾,剎那間攻至,幫一真和尚擋住了一名對手。
  碧龍王!
  竟然是數米長的碧玉龍王,如今它神武非凡,周身鱗甲光芒燦燦,如那通靈的翡翠一般耀眼生輝。
  刷天龍擺尾,碧玉祖龍尾像是一道綠玉光一般映襯的漫天紅霞都綠意盎然,天空中被一片綠色盈滿,恐怖波動懾人心魄。
  碧龍王一沖來,立時將一真的一名對手硬接了過去,它不僅不在下風,甚至戰意高昂,頻頻主動攻擊,龍族神通、龍族古戰技,讓人神馳目眩,這些絕對的都是殺式!
  碧光沖天,殺氣破開了云霄,晚霞都黯然失色。
  另一片一真和尚獨戰一人后,壓力大減,佛門絕學不斷出手,盡管他看起來飄逸空靈,如世外高增一般,但是殺勢驚人,撼動一方空間。
  最后,一真口誦佛號,突然間騰空而起,一個巨大的佛手鋪天蓋地而下,竟然籠罩了方圓百丈的空間,任那名羅馬帝國的修者奮力打出絕學神通,依然被狠狠的轟入了地下。
  佛光普照,巨大的佛手突然間一攏,抓起了地下的修者,用力合攏,頓時傳來慘叫聲。
  其他各方人都被驚動。
  佛光沖天,一真和尚寶相莊嚴,那只巨大的佛手綻放出讓人無法正視的光芒,最后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碾碎了羅馬帝國那名強者!
  倒吸冷氣,剩余的十二名高手都非常吃驚,其中三人一齊沖了過來。
  蕭晨驀然間想起,當初在龍島死城的城門前,就是一個佛手將一真托起的,兩者是如此的相像。
  “他是佛陀傳人,殺了他!”
  也不知道是誰喝喊了一聲。
  光芒一閃,一真和尚剎那間出現在碧龍王身前,喝道:“走!”
  與此同時,旁邊還活著的幾名梵國高手也想遁走,但是他們的對手早已截斷了他們的去路,畢竟現在是十二人對五人。
  刷光芒一閃,未等一真和尚沖起,小李飛刀傳人獨自擋在了他與碧龍王的身前,指尖刀芒崩現,死亡的氣息彌漫開來。
  一人一刀成了天地間的唯一,竟然讓半面天空溫度驟降。
  面對恐怖近乎妖魔化的小李飛刀神技,任何人都要變色,一真和尚與碧龍王都止住了動作,不得不集中精神對峙,稍有差池恐怕就會被飛刀碎裂喉嚨!
  這就是小李飛刀的魅力!即便是獨對千軍萬馬也能夠震懾,沒有人知道那一刀最終會射向誰。一真和尚與碧龍王都不得不集中十二分精神戒備。
  場面非常寂靜,其他高手圍困住那四名梵國強者,也全都注視著這里,想要看看讓天地都為之變色的風云一刀與解佛陀傳人的絕學孰弱孰強。
  就在這個時候,遠空的蕭晨動了,八相世界展開,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一真身前。
  小李飛刀一出,無人能夠預料結果,盡管一真表現的超凡脫俗,但是蕭晨還是無法預料他能否在那驚世一刀下逃脫性命,不想這個曾經生死相交的朋友發生意外,所以剎那間沖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