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260 地火風水重演混沌

天魔宮的絕世妖女魔鬼般的身材曲線曼妙,慈航劍齋的無雙仙子**空靈,她們周圍依然霧氣朦朧,只能模糊的看到修長的玉體,她們一言不發,均沒有通報姓名,與手持古圣經的羅馬帝國高手撒摩同時圍困而來,想要壓制蕭晨的八相世界神通。
  “嘻嘻……”天魔宮妖女輕笑,衣裙舞動,翩翩然如柔蝶,輕靈的劃空而過,但是空間隨之扭曲,她像是游離與天界與地獄間的精靈,一雙藕臂若隱若現,撕裂開次元空間,將混沌劍氣直接導入進去。
  而后,她翩若驚鴻,突兀的出現在蕭晨近前,媚眼含笑,眸若柔波,黑色長發甩動,雖然容顏無法窺見,被迷霧籠罩,但是如此更加給人以神秘朦朧感。驚心動魄的柔軟軀體,如蛇一般欺到蕭晨近前,素手連續揮動,蕩人心魄的嬌笑聲中,一雙如玉的手掌,與蕭晨連續碰撞了千百次。
  兩人皆如遭雷擊一般,勢均力敵。盡管蕭晨混沌劍氣不斷激發而出,但是天魔宮絕世妖女周身仿佛處在空間大裂縫中,她周圍的空間完全與次元空間貫穿,可以暫時抗衡混沌劍氣。
  天魔宮妖女輕笑飛起,如天魔女舞天風一般飛起,臨離去時一雙潔白勝雪、晶瑩如玉雕的小腳丫踩向蕭晨胸膛。
  空間塌陷!
  天魔力場控制空間!
  看似柔媚無比、輕靈如精靈一般的絕世妖女,雖然巧笑言兮美目盼兮,但是殺勢驚人,蕭晨不敢有絲毫大意,不然絕對會瞬間殞命。
  不過他也并不是多么緊張,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面對那踏來的如玉般晶瑩的雪白小腳丫,他以八相極速剎那間躲避過塌陷的空間,而后又如流星一般沖了上去,雙手快如閃電,瞬間探出。
  天魔宮妖女沒有蕭晨速度快,見對方膽大無禮的來捉她**的玉足,絕世妖女并不動怒,反而輕笑出聲,羽衣揮動,長袖像是兩道玉龍一般撕裂虛空,劈斬蕭晨雙臂。
  出乎天魔宮妖女的預料,蕭晨并未抵擋,雙手依然捉向了那雙玉足。
  “砰砰”
  羽衣雙袖狠狠的抽在了蕭晨的雙臂上,頓時讓他衣襟崩碎,臂膀上留下兩道可怖的傷痕,鮮血汩汩而流。
  這也就是蕭晨修煉有熔兵煉體大法,如果換作是同境界的其他高手,不僅雙臂會粉碎,就是肉身也可能會崩潰。
  面對強敵,蕭晨毫不掩飾自己所掌控的神通,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敵人,他的熔兵煉體之法提升到了一個異常恐怖的境界。
  絕世妖女雖然輕笑著,魔鬼般的身材卻在急速扭動,想要擺脫追襲上來的蕭晨,但是蕭晨的雙手已經探到,剎那間抓住了那雙玉足。
  入手柔軟滑膩,宛如羊脂美玉一般,堪稱上天完美的杰作,蕩人心魄,不過此刻蕭晨可不會有絲毫憐香惜玉之心,敵手就是敵手,怎能因美色放松心神呢。
  天魔宮妖女柔媚的笑了起來,絕世妖嬈之軀如蛇一般在滑動,想要掙脫出蕭晨的雙掌,雖然在嬌笑,但是卻用行動表明了其心中的殺意,晶瑩如玉雕般的雙足連連踢動,螺旋形的天魔氣激發而出。
  蕭晨冷笑,毫不遲疑,雙手握著絕世妖女的柔潤玉足,靈犀劍波震動而出,想要將之粉碎,辣手摧花。
  天魔宮妖女終于變色,次元空間出現,將震向她朦朧玉體的其他靈犀劍波封了進去,天魔氣像是星河倒卷九重天一般,從她那柔美的白玉腳丫中沖出,抵抗毀滅性的劍波。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速度快到極致。
  “哧哧”
  破空之響不絕于耳,慈航劍齋的仙子一劍刺來,幫助天魔宮妖女化解危局,與此同時羅馬帝國宗教高手撒摩出手,古圣經不斷翻動,射出道道絢爛光輝掃向蕭晨。
  蕭晨怡然不懼,地、火、風、水四相齊動,蒙蒙混沌劍氣一道接著一道掃出,殺氣直接震潰了天空中漂浮的幾片烏云,沖霄的混沌劍氣縱橫激蕩,如一道道彗星光芒掃過一般,威勢不可想象。
  混沌劍氣擊潰了古圣經翻卷而來的神圣霞光,但卻讓慈航劍齋的仙子欺身到了近前,她竟然可以穿越空間,在地、火、風、水四相中撕裂出一條空間通道。
  體態與氣質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但是手中長劍卻凌厲無比,慧心通靈,心之神劍凝聚成璀璨劍芒,從后方殺至,瞬間撕裂開空間,直接刺向蕭晨的后心,同時左手輕揚,斬向蕭晨的后頸。
  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身后的一切,蕭晨面對如此絕殺,雙目中射出兩道冷光,在剎那間做出決斷,身子橫移一尺,而后抓著天魔宮妖女的雙足,展開八相世界極速后撞。
  慈航劍齋仙子左掌斬空,震碎了虛空。但她右手的心之劍芒狠狠的洞穿進蕭晨的左肩,“噗”的一聲血光迸濺,蕭晨的左肩前后透亮,噴射出一道血光,鮮血狂涌而出。
  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蕭晨竟然沒有避退,而是選擇抓著天魔宮妖女撞入后方的慈航劍齋仙子身前。
  **空靈的劍齋仙子花容驟變,蕭晨竟然不惜兩敗俱傷而欺近她,現在根本無法躲避了,幾乎在她的心之神劍洞穿蕭晨左肩的剎那,蕭晨已經貼到她的身前,左肘兇狠的向后撞來。
  “砰”
  結結實實擊中!
  蕭晨的左肘狠狠的撞在了慈航劍齋仙子的右胸上,當場令其噴出一口血花,倒飛了出去。
  她的胸衣都粉碎了,一塊護心寶鏡更是化成塵埃,飄散在空中,盡管如此她的胸骨還是折斷了兩根。
  光芒閃爍,慈航劍齋仙子周身霧氣朦朧,她快速披上一件羽衣,阻擋住了春光外泄的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原本如凝脂美玉般的右乳此刻已經青紫,傷勢極重!
  這對于慈航劍齋走出的仙子來說是奇恥大辱!
  受傷部位是……如此難堪,這是**裸的褻瀆,蕭晨的膽子太大了。
  霧氣中,慈航仙子那清麗脫俗的絕世容顏冷若冰霜。
  不是她技不如人,而是蕭晨戰法太過凌厲,簡直就是一個亡命徒,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如此兵行險招,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用洞穿左肩的代價重創了她,如果不是護心寶鏡的話,她可能真的危險了。
  一切都是瞬間的事情。
  與此同時,蕭晨大喝,靈犀劍波狂震而出,被他提升到極限境界,那是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乃是曾經震懾過一過時代的神技。
  “噗”
  蕭晨竟然以靈犀劍波擊碎了天魔宮妖女的雙足,血水染紅了天空,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也遭受了重創,絕世妖女羽衣舞動,像是堅不可摧的鐵板一般掃在了他的身體上,他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辣手摧花!
  具有絕世姿容,千嬌百媚的天魔宮妖女竟然在大意的情況下被蕭晨廢了雙腳,這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個短暫過程,如此結果鎮住了現場所有人。
  殘酷的結局,失去雙腳后,縱是絕代美人又如何?已是廢殘之身,修為肯定將大不如從前。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蕭晨果真是極度危險的人物,他并不比現場的幾人強,主要是兇悍的戰法嚇人,簡直就是一個不拿己身性命當回事的亡命徒。
  以傷己來傷敵!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天魔宮妖女身前的朦朧霧氣全部散去了,露出一張絕世容顏,此刻那吹彈欲破的絕代玉容充滿了痛苦的神色,充滿靈氣的大眼中淚光閃閃,我見猶憐,當真楚楚可憐到極點。
  讓人忍不住為之心碎,如此天驕魔女竟然被蕭晨廢掉了晶瑩如玉的雙足,讓旁邊幾名男性修者都有一股心痛的感覺,這樣一個**空靈的絕世尤物竟然殘廢了,蕭晨簡直就是一個讓人深惡痛絕的劊子手。
  現場幾人似乎呆住了,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天魔宮妖女泫然欲泣,無力的向著蕭晨撲來,修長曼妙的嬌軀劃出一道凄美的軌跡,失去雙足后她仿佛已經心生死志,連最后這種攻擊都顯得軟弱無力,完全是飛蛾撲火般的架勢。
  但是,蕭晨的雙目卻射出兩道冷光,絲毫沒有因此而動搖心志,果斷無情出手,而且是盡了全力,因為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在臨近!
  地、火、風、水輪轉,四相交融,迸發出一道道混沌劍氣,湮滅空間,橫掃絕世妖女。
  就在這個時候,次元空間不斷撕裂,顯現而出,天空中形成一股能量狂暴,那完全是妖女造成的,像是銀河墜落九天,像是冥泉沖出地獄,橫掃八方,次元空間被打開了數十面。
  天空中簡直成了一片恐怖的死亡絕地。
  如果蕭晨方才有輕視之心,現在恐怕已經被毀滅性的能量吞噬了進去。
  虛空碎裂又重組,已經成為了一片毀滅之源!
  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預料,天魔宮妖女戰力驚人,根本沒有自暴自棄,那惑人心魄的神情騙過了很多人。
  直至,天地復歸清明,一切都平靜下來,絕世妖女輕笑,紅潤的雙唇性感無比,閃爍著動人的光澤,雪白的貝齒晶瑩如玉,臉上漾起兩個小酒窩,雙目流轉出的柔波讓人難以琢磨,有些惱意、有些憤憤、有些欣賞,慧黠而又靈動。
  而她的雙腳竟然再生了,完好如初。
  “那是……天魔再生術!”
  “是的,天魔神通之一。”
  ……至此,眾人終于明白,絕世妖女并未殘廢,她竟然精通天魔再生術,如此神術……恐怕沒有幾人可以殺死她,絕不會弱于傳說中的不死術與長生術。
  “你是個無情的人……”天魔宮妖女笑吟吟的看著蕭晨,道:“如此的狠心,斬我雙足,眼睛都不眨一下,是我看到的最冷酷無情的修者。”
  “無情嗎,很正常。生死相向,無分男女,不論美丑,任你風華絕代,只要是敵手,在我眼中都是紅粉骷髏。”蕭晨話語平靜。
  “嘻嘻……我喜歡這樣的男人。”絕世妖女的笑容足以顛倒眾生,說不出的嫵媚動人,赤足如雪,閃爍著玉一般的光澤,她如精靈一般在天空中舞動。
  “無情的好男人,今天我可能要殺了你。”說到這里,天魔宮妖女嫣然一笑,翩翩然向著蕭晨再一次攻去,沒有人會小覷這絕美舞姿下掩蓋的真正殺勢。
  與此同時,羅馬帝國宗教高手撒摩也動了,古圣經不斷翻動,流光溢彩一道接著一道。
  而慈航劍齋的仙子,更是在第一時間殺了過去,她方才吃了大虧,右胸遭襲,這種褻瀆于她來說是最大的恥辱,一劍寒光動山河,心之劍芒直沖霄漢。
  不遠處一真和尚糾結不已,他很想沖過去參戰,但是蕭晨卻以神念傳音,以堅定不移的語氣讓其先行一步。
  一真知道蕭晨有八相極速,若無他在旁的話,逃亡更加順利,但是怎能背棄朋友先逃呢?他做不到。他怕蕭晨無法掙脫幾大高手的圍困。
  “你走了,我就能逃了!”
  如此一句話,雖然短短幾個字,但卻讓一真瞬間止住了腳步,他是一個頭腦冷靜的人,凝視蕭晨,沉默的點了點頭,而后與碧龍王沖天而去。
  旁邊羅馬帝國一名女性高手,向著一真快速追去,但是最終無功而返。
  此刻絕刀冷靜無比,立身在場外,并沒有參與圍殺,不過手中飛刀光芒流轉,那股逼人的無形刀氣始終死死的鎖定著蕭晨,怕他突然展開八相世界逃遁,面對一真飛遁而去,他連眉頭都未皺一下。
  小李飛刀號稱天地間的一絕,可以斬破虛空,穿越各重空間殺敵,何人都不敢小覷,這樣鎖定蕭晨,具有無以倫比的威懾力。
  刷一道紅光閃現,絕刀的指縫間多了一柄血紅色的小刀,雖依然晶瑩剔透,但色澤與以往的飛刀大不相同,像是侵染過鮮血一般,血色的剔透刀體流轉出一道道紅色的光輝。
  這是當年的小李唯一流傳下來的飛刀!
  心中充滿仁與慈,但卻被迫斬殺神靈無數,小李感覺殺伐過重,最終將這把沾滿無盡神靈血液的飛刀拋棄了,但卻被他的弟子尋到,一代代傳承了下來。
  就是這把晶瑩剔透的血色飛刀,曾經被小李以“心”淬煉過!
  感覺不到殺氣,更感覺不到殺意,但是血色飛刀一出,竟然讓現場所有人的靈魂都有驚懼的感覺。
  看到絕刀亮出此刀的剎那,撒摩、天魔宮妖女、慈航劍齋仙子全都退后,分三方圍困蕭晨,看著絕刀自虛空步入場中。
  蕭晨未說話,直接沖了過去,這將是他與飛刀傳人的第三次碰撞!如此血刀一出,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也許真的不能再保留點滴力量了,不然極有可能身死此地。
  出乎意料,絕刀并未射出晶瑩剔透的血刀,而是雙指夾著飛刀與蕭晨激戰在一起,以飛刀斬滅混沌劍氣,再無崩碎刀體的可能。
  兩道光影糾纏在一起,所有人都感覺很意外,為何絕刀不射出血刀呢?那必將是石破天驚、神鬼莫測的一擊。
  刷絕刀退后,冷漠的看著蕭晨,道:“你心有顧忌,不敢毫無保留的出手,怕別人剎那出手殺你?”
  “無需多說,盡管出刀吧!”蕭晨從容回應道,他掌控有八相極速,如果不是小李飛刀的威懾,他隨時可以逃離此地。
  “此刀一出,天崩地裂,山河失色,神鬼哭嚎,縱是神被劃破皮膚,都要形神俱滅,這是小李祖師以心祭煉出的唯一仁者之刀,非大jiān大惡不殺,非惡貫滿盈不殺,非窮兇極惡不殺,斬殺過無盡惡神與兇靈,此刀……不能對你出手。我很想與你公平一戰,但今日不是時候。”
  說到這里,絕刀退后。
  “好,今日我與你依然是平局收手,下次再分輸贏。”蕭晨點頭。
  刷四道人影沖了過來,將蕭晨圍困,小李飛刀傳人不出手,不代表別人也會放蕭晨離去。
  天魔宮妖女雙足險些被廢,怎肯如此干休呢?慈航劍齋仙子右胸遭辱,也不可能任蕭晨從容而去。至于羅馬帝國的宗教高手,就更不可能放蕭晨走了,他們一方被一真殺死了一名強者,此刻一真已經被蕭晨放走,這筆帳自然要讓蕭晨來償還。撒摩與一名女性高手沖了上來。
  “哈哈……”蕭晨大笑。
  獨對四人無絲毫懼色,地、火、風、水四相輪動,他竟然漸漸消失在了虛空中,蒙蒙混沌光芒閃爍而出,他化成了一片混沌光芒。
  “傳說中的地、火、風、水重演混沌嗎?”
  “難道真的可以開辟出一個新世界?”
  ……對于這樣一門罕世神通,撒摩、天魔宮妖女、慈航劍齋仙子全都心有驚意,他們想起了一些秘辛,不自覺的驚呼出聲。
  對此,蕭晨只是冷哼,怎能泄露八相世界的秘密呢,他從來沒想過要重新祭煉一個世界,那根本不現實,那是祖神的威能,真要那樣做的話恐怕許多人會來滅他。
  事實上,根據他自己對八相世界的揣摩,他知道地、火、風、水即便重演混沌,也根本不可能祭煉出一個新世界,與傳說有很大的出入,這個世界所謂的“混沌”根本不是最原始的形態,不過混沌劍氣殺傷力足夠驚世,可以為他提供強大之極的攻殺之勢。
  撒摩手中的古圣經翻轉起來,化成一片神圣光輝向著蕭晨掃來,里面迸發出一道道星辰之光,更有數十顆璀璨的小星辰在古圣經周圍旋轉。
  天魔宮妖女撕裂次元空間,天魔力場舞動乾坤,想要直接將蕭晨打入進去。慈航仙子更是斬出讓山河失色的絕世劍光,以劍強行破開黑暗領域,借助異域空間的力量吞噬混沌劍氣。
  殺氣沖天,羅馬帝國一名女修者,身著金色戰甲,如女戰神一般,手中金色戰矛斜掃而出,矛刃撕裂天空。
  四者重疊,威勢不可想象,空間無聲無息的湮滅,強如混沌劍氣也在崩潰,全部被導入進次元空間。
  不過蕭晨依然無懼,八相極速展開,不僅未能讓四人合圍,反而像是一顆流星一般圍著他們攻殺。
  他已經化身成一片混沌!
  混沌光芒不斷掃出,地、火、風、水、四相重演混沌,碾壓出一道道毀滅之光,蕭晨成為了毀滅力量的本源,身體流轉出任何點滴光芒都可以粉碎空間,攻殺之力強勢不可阻擋。
  “砰砰”
  激烈大碰撞!
  蕭晨與古圣經、心之劍芒、天魔力場、神矛絕域連續四次狂暴對轟。
  結果……撒摩吐血倒飛、慈航劍齋仙子手撫右胸吐血而退、天魔宮妖女血灑長空翻飛、羅馬帝國金發女戰神面如金紙,神矛折斷,血染長空飛退。
  當然,亡命般力拼四大高手,蕭晨也異常難受,連續噴出六口鮮血,他謹慎的戒備著絕刀,而后如飛般沖天而起。
  蕭晨可不想真個與這些人拼命,如論境界實力,每個人都是他的勁敵,真要性命相搏的話,他一人絕對無法力敵數名高手,必死無疑。
  看到蕭晨沖天而去,沒有一個人去追趕,既然小李飛刀傳人不出手,任何人的速度都絕對無法攔住蕭晨,這些人都是精英人物,不想做無用功。
  “八相世界一出,山河失色,可撼天動地。”望著蕭晨的背影,絕刀做出如此評價。
  “嘻嘻……我喜歡這樣的男人。”天魔宮妖女如精靈一般靈慧美麗,在天空中輕舞。
  慈航劍齋仙子周圍云霧飄渺,如廣寒仙子臨世,天籟之音悅耳動聽:“這個人極度危險。”
  現場十二名高手圍困梵國剩下的四人,各種神通齊展,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激戰,或者說是一場屠殺!
  四名強者支撐了片刻中,就全都粉身碎骨,其中包括了一名郡主,是那名具有統帥才能、將要布出絕殺大陣的親王的女兒。
  遙遠的天際盡頭,蕭晨盤坐天地間,周身骨骼“嘎嘣嘎嘣”作響,血肉在不斷蠕動,因修煉有熔兵煉體大法,受創的身體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皮膚閃爍出晶瑩的光澤。
  但就這個時候,他忽然間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敵意橫掃而來。
  蕭晨驀地睜開了雙眼,魔鬼平原上,一個十一二歲的金發男孩,雙目半開半合,額頭上一只豎眼騰騰跳動!雖然不過是一名少年,但是殺意無限,其勢直破云霄!
  僅僅隨意的站立在那里,就讓這方天地為之戰栗,似乎青天后土都受其威壓而屈服了。
  黃金獅子王!
  一尊沒有人知道其來歷的無上佛!
  三年前就已經非半神不能敵了,三年后他到底強橫到了何種境地無人能知!
  時隔三年,蕭晨與化形成人的黃金獅子王在魔鬼平原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