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61 山河失色

時隔三年,蕭晨與化形成人的黃金獅子王在魔鬼平原遭遇。
  黃金獅子王已經化形成人,說明它的修為精進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個十一二歲的俊美少年,但是那股凌云的殺氣意味著他戰力極其恐怖。
  滿頭金發像是黃金神火在燃燒,隨風而動,流傳出一道道金色的光彩,在見到蕭晨的剎那,他周身黃金神光沖天而起,黃金獅子王像是沐浴在神圣光輝中的神一般,給人以高不可攀的感覺。
  緩緩騰空而起,神光撕裂了天空,黃金石獅子王盡管雙目半閉,但是偶爾流傳出的光輝像是閃電般璀璨,格外的刺目,讓人有些難以正視。
  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壓浩蕩開來,像是瀚海倒卷天宇,無盡駭浪怒卷天地,讓人心神皆顫。
  這絕不是幻覺,蕭晨真的有一種面對汪洋巨海般的感覺,無形的“勢”壓迫的這片天地都在顫動。
  “你……該死!”
  只有短短的三個字,表達了獅子王的決心與殺意。
  荒謬但卻可怕的場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如此神態與氣勢,讓人感覺有些不真實,隨著他的話語落畢,他立身之所的虛空都崩裂了開來,而后一條黃金大裂縫瞬間向著蕭晨蔓延而去。
  蜿蜒曲折的撕裂而來,黃金大裂縫寬十丈,長足有數百丈,充斥著一股暴虐的氣息,撕裂開的次元空間中沖出一股毀滅性的力量,翻卷向蕭晨。
  勢不可阻擋!
  蕭晨以八相極速瞬間飛退數百丈丈遠,而后震動靈犀劍波,粉碎了蔓延到近前的余波,金色的大裂縫在身前不遠處止住。
  實力無需多說,單論氣勢,黃金獅子王比之三年前還要霸道!
  “那頭小獸什么時候回來?”金發少年聲音冰冷,無情的看著蕭晨,仿似蕭晨已經是砧板之肉。
  蕭晨漠然相對,沒有理會,他在快速調節身體狀態,與天魔宮妖女、絕刀等人激戰而負的傷在快速修復。
  黃金獅子王顯得強勢無比,在天空中俯視著蕭晨,冷酷無情的道:“我打碎你的肉身,將你的魂魄封入地獄,讓你去給那頭小獸送信,告訴它我在長生界等它回來,等著取其性命。”
  “嘎嘣嘎嘣……”
  蕭晨的骨骼不斷發出響聲,血液加快流傳,皮膚閃爍出寶光,最后漠然的張開了雙目,熔兵煉體神通助其修復了傷體。
  “在珂珂面前,你永遠是個悲劇,最好永遠不要與它相見,不然你注定暗淡一生,縱使你無敵天下,在珂珂面前也難免一敗。”
  蕭晨平淡的話語像是雷電一般劈在黃金獅子王的心頭,三年前那一戰歷歷在目,讓它永生難忘,他三項逆天的神通都被那頭天真活潑的雪白小獸于懵懂間破掉,是他不愿回首的慘淡往事。
  是的,傳說中的三絕神通任何一項都是絕世無匹的,但是全都被一頭雪白小獸破掉了,那一戰讓黃金獅子王現在想來還感覺身軀在戰栗。
  不過,他總算還有希望,第三豎眼真正睜開的時候,他將是至高無上的,他有信心以第三豎眼徹底擊敗雪白小獸。
  黃金獅子王眸光冰冷,沒有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他們這一種族始終屹立于種族最高絕巔,進入成熟期后除卻祖神外幾乎沒有敵手,是名副其實的逆天圣獸。
  它們這一種族代代單傳,如果不是可以尋找他族伴侶,將會有滅族噩運。數千年上萬年也不見得出世一頭,相傳到了現世,在這個世間僅僅剩下它自己了,是名副其實的天地異獸。
  “我送你去地獄!”黃金獅子王話語冰冷。
  金發男孩的右眼驀地睜開了,一道毀滅之光讓天上的太陽瞬間失去了色彩,崩碎出一條空間通道射向蕭晨。速度之快,讓人驚嘆,比之小李飛刀不遑多讓,打碎空間而來。
  蕭晨以八相極速避開,但毀滅之光的余波依然撕裂而來,蕭晨不敢有半分大意,圓滿寶瓶應剎那間打出,一個巨大的水晶寶瓶懸浮在頭頂上空,噴發出一片絢爛的神圣光輝,與那毀滅之光的余波撞擊在了一起。
  “轟”
  熾烈光芒直沖霄漢,這里仿佛有一輪太陽炸裂了開來,空間崩碎,蕭晨一下子被轟飛了出去,嘴角溢出絲絲血跡。
  強大的黃金獅子王,屹立在種族巔峰上的最強血脈,其打出的毀滅之光的余波就逼退了蕭晨,戰力之強橫不可想象。
  化形成人的黃金獅子王實力突飛猛進,比之從前強大的太多了,加之他那無匹的神通,蕭晨如果要硬碰的話恐怕會兇多吉少。
  黃金獅子王來到這個世上不過七八年而已,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成就,不得不讓人族沮喪,這一族血脈的傳承讓人類修者只能望天而嘆。
  “在我面前,同級以下修者如螻蟻!”金發少年無比自負,神色冷傲,森然的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蕭晨并不動怒,他有著極其強大的戰斗天賦,一旦投入到對決中,任何事情都難以令他情緒波動。
  “毀滅!”
  依然是毀滅之光,金發少年向前飛來,右眼中的死亡之光如此的恐怖,無盡血光沖天而起,剎那間蕭晨籠罩而去。
  無畏獅子印!
  在這一刻,蕭晨雙手合印,一頭黃金獅子王剎那間浮現而出,仰天咆哮,聲勢驚天動地,竟然與那金發少年的本體一模一樣。
  它翻涌著滔天的能量波動,張牙舞爪,周身黃金神火洶涌,璀璨金光直沖霄漢,兇狂的向著毀滅之光撞去。
  此印一出,金發少年頓時抓狂,滿頭金發剎那間倒豎了起來,黃金烈焰自他身體暴涌而出,漫天都是金色的神火,熊熊燃燒。
  “蕭晨你敢……找死!”
  金發少年可謂暴怒,號稱種族巔峰上的最強血脈,怎能容忍別人役使其他的本體虛影呢?
  無畏獅子印雖然強大,但依然難以抵抗毀滅之光,與三年前相比,此刻的金發少年強盛的太多了。
  幾乎在一瞬間,那頭被法印合出的黃金獅子王就被震碎了,消散在天地間。
  金發少年惡狠狠的想著蕭晨撲去,恨不得以手將之撕裂。
  不靠神通,想比戰技?蕭晨冷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有意激怒對方,使之失去一顆平常心,難以保持冷靜。
  蕭晨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上來又是一記無畏獅子印,驚天動地的獅吼發出,震的天空都搖顫了起來。
  金發少年暴怒,右手探出,一個巨大的金色獅爪浮現在手掌前方,震碎了能量化的黃金獅子,向著蕭晨的身體抓去。
  戮神式!
  蕭晨展出四大散手中的第一式,這種神技乃是恐怖絕殺,漫天都是刀劍,像是怒海一般在洶涌,向著金發少年沖擊而去。
  其中一把神刀、一把天劍巨大無比,聳立入云霄中,隨著蕭晨雙手的動作,刀劍快速合攏,向著黃金獅子王剪去。
  虛空在湮滅,能量狂暴在洶涌,無盡的刀劍在沖擊,全都集中向一點————金發少年。
  黃金獅子王一聲長嘯,滿頭金發亂舞,雖然是個少年,但其透發的氣勢猶如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王。身如閃電,雙手撐乾坤,一上一下,一手抵住了聳入云霄的神刀,一手抵住了通天長的神劍。
  轟他用力一堆,這方天地崩碎,千萬把刀劍全部潰散,縱是那巨大的神刀與天劍也崩斷了,蕭晨被震的一下子倒飛了出去,鮮血自他的口中涌出。
  黃金獅子王半瞇著眼睛,冷酷無情的凝視著他,道:“無論是神通還戰技,我族都天下無雙。”
  蕭晨并沒有任何沮喪感,擦去嘴角的鮮血,依然戰意高昂,遇強越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天生的斗戰武者。
  “我說讓你死,就絕不可能活!”金發少年一步邁出,憑空消失,出現在蕭晨的近前,抬手劈來。
  蕭晨以八相極速沖起,而后頭下腳上俯沖而下,靈犀劍波與陰陽十重封同時出手。
  毀滅之圓在震蕩,太極封印在輪轉,全都打向金發少年。
  黃金獅子王冷笑,橫移半尺,雙手擊天,瞬間震碎靈犀劍波與陰陽十重封,探手抓向蕭晨。
  蕭晨凌空倒踢,倒轉身軀,頭上腳下沖起,雙足踏向黃金獅子王的雙眼。當然肯定相隔著一段距離,完全是以罡芒沖擊,蕭晨不可能真個接近金發少年,萬一對方的雙眼睜開,近距離內就是有八相極速恐怕也要兇多吉少。
  “砰砰”
  金發少年的拳風擊在了蕭晨的腳心,頓時將之轟飛。
  蕭晨以八相極速瞬間倒轉了回來,右腿遠遠的橫掃而出,熾烈光芒掃向金發少年腰腹。
  “哼”
  金發少年冷笑,再一次拍碎了那可怖的光芒,而后驀地睜開了右眼,毀滅之光突兀的射向蕭晨而去。
  這個結果并沒有讓蕭晨驚懼,他一直在防備著對方的雙眼,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看到對方眼皮顫動的剎那,八相極速就已展開了,代表了天下極速,在毀滅之光射出的剎那,蕭晨已經躲避了開去,從側面沖向黃金獅子王。
  金發少年回頭的剎那,蕭晨以極速身法已經沖到,八相世界神通浮現,地、火、風、水四相輪轉,化成了混沌光芒,蕭晨整個人成為了毀滅本源。
  千萬道混沌劍氣在近距離內射向黃金獅子王,這絕對是極其恐怖的攻擊,任何人對上混沌力量都不敢有絲毫大意。
  金發少年變色,快速躲閃,同時扭頭迸射毀滅之光,雙手也在不斷劃動,拍碎一片片空間。
  蕭晨已經融入混沌光芒中,圍繞著金發少年不斷劈射混沌劍氣,同時間四大散手戮神式、崩裂式、鎮魔式、逆亂式同時出手,在無盡的混沌光芒中,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四大散手逐一展開,威力究竟有多大很難猜測,只看到那里空間不斷湮滅,竟然有天界圣歌與地獄鎮魂曲悠悠蕩漾開來……無盡光芒消退,天地恢復清明,蕭晨以八相極速退出去上千米遠,口中不斷溢出血跡。
  而另一片天空中,黃金獅子王也遭受了創傷,那原本如黃金火焰般的長發,被混沌劍氣斬斷了一大截,險些觸及到他的頭顱,他連續咳出三口鮮血。
  “四相與四散手交融,果然有些門道……”金發少年似乎對蕭晨了解頗深,竟然知道他展現的神通,他咳出第五口鮮血后,森然道:“如果沒有別的本領,那么我該送你上路了。”
  蕭晨果斷作出決定,想要就此退走,雖然還有從天相與地相領悟出的奧義沒有展現,但是他覺得似乎依然無法殺死黃金獅子。畢竟,對方不過僅僅睜開了一眼而已,這早已不是三年前獅子王,現在的金發少年恐怕殺半神也不過睜眼間而已。
  “你縱是有八相極速也走不了,在我們相遇的剎那,就已經注定你今日必死,這方天地早已與輪回之地相連在一起。”黃金獅子王冷喝道:“去地獄與那頭小獸會面吧。輪回!”
  蕭晨驚異的發覺,整片天地都暗淡了下來,四面八方似乎都早已與地獄相連!
  輪回被開啟了!
  天地動蕩,無盡幽冥黑霧籠罩而出,蕭晨發覺似乎真的被困住了。
  “下地獄吧……”黃金獅子大吼,但突然間又驚訝的止住了聲音。
  幽冥地獄浮現而出,死亡空間籠罩了這片天地,但在黑暗的天空中竟然有三個光團在閃耀,仔細觀看猶如三個巨大水晶球一般,每個水晶球中都有一具雪白的骨架。
  第一具骷髏坐在虛空中,望著黑暗的天際,自語道:“我是誰?”
  第二具骷髏支撐著下巴,如思考者一般自語道:“我從哪里來?
  第三具骷髏,低頭望著黑暗的大地,一副思索的樣子自語道:“我將要到何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