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265 二十四戰劍

“失樂園世界?”蕭晨驚訝無比,再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他心中有股悸動,仿佛一陣柔軟的風在他的心海中飄揚而過。
  “嗯,是真的,壞蛋通天已經來到了地獄。”珂珂認真的點了點頭,長長的睫毛不斷顫動,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放著光芒,軟嫩聲音顯得有些興奮,道:“我要得到失樂園世界,我覺得那本來就是我的。”
  蕭晨聽到這些話語立刻笑了起來,雪白小獸的邏輯太顯孩子氣了,因為喜歡天地靈粹,所以人家的藥草園中的天地靈粹都是它的,因為喜歡失樂園世界,所以通天教主守護了無盡歲月的通道背后的失樂園也是它的。
  “你這小迷糊不要亂鬧,早點回來吧。”蕭晨叮囑道。
  “嗯,我得到失樂園世界就立刻回來,不再麻煩楚江王大叔了。”說完這些話,珂珂鉆進了輪回門中,消失不見。
  旁邊的一真和尚感覺很無言,麻煩楚江王……還真是個逆天小獸。
  遠處,二十四道粗如山岳般的劍光,越來越強盛,讓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它們仿佛要重開天地一般,燦燦光芒已經射入了天外星空中。
  那柄巴掌長的秀劍短暫的在天空中盤旋后,再一次俯沖而下,在二十四道巨大而又璀璨的劍氣周圍開始橫劈豎斬,在魔鬼平原上留下一道道巨大的刻痕,描繪出一副復雜難明的古陣圖。
  而后通體晶瑩剔透近乎透明的小劍在天空中一個旋斬,撕裂空間,憑空消失不見,自始至終駕馭秀劍的人都沒有露出身影。
  魔鬼平原上殺氣沖天,罡氣澎湃,地面上的那一具具白骨竟然都在嘎吱嘎吱作響,所有骸骨都像有了靈智一般,緩緩的站了起來。
  一望無際的白骨大軍,從四面八方向著二十四道劍氣沖天之地匯聚而來,場面無比壯觀。
  在天空中向下望去,魔鬼平原上仿佛是一片鬼國,白茫茫一片。
  “他居然退走了。”一真和尚有些愕然,不知道秀劍的主人在打什么主意。
  蕭晨也很奇怪,難道那個人一點不著急收回二十四戰劍,就不怕別人來與他爭搶嗎?
  他們退到足夠遠的地方,直至二十四道劍氣無法波動到這里,才在遠空靜靜的觀望,直至等到深夜也未見秀劍的主人回來采取任何行動,僅僅看到劍氣越來越盛,漸漸有實質化的跡象。
  難道說異界至寶二十四劍將由劍氣凝聚而成實體?
  這是蕭晨與一真和尚心中的疑問,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各自談著幾年來的經歷,彼此間沒有任何隱瞞。
  四年未見,人生的際遇果然很難料想,他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這是他們共同的感慨。
  這是一個平衡的世界,總在收獲時有失落,總在失落時有收獲。
  黎明到來,二十四道劍氣,貫通了天宇,一顆顆晨星射下一道道璀璨光芒,與那二十四道劍氣凝結在一起,仿佛天柱一般。
  魔鬼平原上的白骨大軍全部集結到了此地,骨林無垠,一望無際,所有白骨架都筆直的站立著,一動也不動,全都面朝二十四道通天劍氣。
  蕭晨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們也離開這里吧,二十四戰劍短時間恐怕不會出現,不然那個人不可能如此放心大膽的離去。”
  一真和尚點了點頭,他們知道未來幾天這里恐怕會是一個激烈無比的大戰之地,說不定許多大人物都要來這里走上一遭。
  “道友請留步。”突兀的聲音在蕭晨與一真和尚背后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的剎那,蕭晨感覺霉運當頭,似乎……再一次遇到了那個衰神。
  一真和尚愕然,回頭觀望。只見一個一臉衰相的道士,正從遠空飛來,口誦道號:“無量天尊,道友請留步。”正是自稱絕代衰神申公豹后代的申西豹。
  他一臉衰樣,一股霉氣隱約間可見,繚繞周身。
  蕭晨什么也沒說,收起七彩圣樹,拉著一真和尚與碧龍王就飛天而起。他非常懷疑申西豹很有可能就是申公豹本人。如果是那個人……就是長生境界也扛不住啊,一句“道友請留步”曾經在上古時期坑殺了闡教與截教多少實力強大的人物啊。
  “道友請留步。”見到蕭晨他們要跑,衰神再一次口誦道號。非常惑人心神的聲音,讓人忍不住停下來。不過好在蕭晨與一真和尚都不是尋常人,心志堅定無比,如流星一般遠遁而去。
  一真和尚有些不明所以,問道:“那個人是誰,我們為什么要逃?”
  “他自稱申西豹。”
  “衰神?”這次是一真和尚拉著蕭晨跑了,邊跑邊道:“我聽說過這個人,我的一位師叔祖曾經說過,這個人天生衰運滔天……”
  接下來的三天,魔鬼平原上人影綽綽,不少修者趕到了這里。
  同一天,震驚天下的消息爆發而出,梵國親王兼統帥將在魔鬼平原上布下九天十地誅神弒魔絕滅陣,阻擋羅馬帝國與大商帝國的近千萬雄兵。
  梵國與大周國在山河關以及周圍無盡荒脈中的守軍全面撤退,進入了魔鬼平原,躲入絕世殺陣中。
  到了這個時候,蕭晨忽然覺得,這場戰爭似乎……是一場陰謀,與魔鬼平原的二十四戰劍有關,與失樂園世界有關。
  難道說真的如此嗎?
  不然,最終的戰場為何選在了魔鬼平原上,越是深想越是可怕,難道不惜千萬人殞命,只是為了二十四戰劍與那失樂園世界?
  若真是這樣的話,肯定不僅僅是通條教主一個人參與在了里面,恐怕這種半個祖神級別的人最少有幾個!
  就在這幾日間,更多的修者向著魔鬼平原趕來,即將爆發的大戰根本難以阻擋他們的步伐,似乎那二十四戰劍對他們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幾天來,蕭晨也一直在魔鬼平原上飛旋,在二十四戰劍周圍觀探,想要看看到底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蕭蕭蕭……蕭晨你你你……你也來了,英英英……英俊無比,風風風……風流倜儻的我我我……我也來了。”
  猥瑣的金三億騎著小白毛驢出現在魔鬼平原上空,隔著很遠向蕭晨打招呼。
  “猥瑣男你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魔鬼平原上到底將有何種事情發生?”蕭晨開口問道。
  猥瑣快速駕馭著小白毛驢快速飛了過來,神神秘秘的湊到蕭晨的耳畔,極度猥瑣的向四外看了看,道:“據據據……據說白白白……白老虎的祖宗都要來,我們殺手一脈的老老老……老祖宗也要來,這這這……這里將要有絕絕絕……絕世世寶藏出土,很很很……很多老老老……老古董都等等等……等了無盡歲月了!”
  蕭晨倒吸了一口涼氣,魔鬼平原看來絕對是非常之地,原始移來的昆侖山曾經在這里崩潰,佛陀前世被人在這里釘死,老子前世在這里曾經被人砸碎成肉泥。
  眼下,將有絕世神藏出土,無盡老古董趕到,那么通天、原始、老子、佛陀會不會齊現呢?甚至是真主、太陽圣神等會不會也顯現呢?
  “你你你……你先發呆,我我我先扯呼,看看看看……看美女去。”金三億跑了。
  到了第十日,二十四道劍氣已經凝聚成形,仿佛真實的巨劍矗立在那里,如二十四座聳入云霄的巨山一般高大壯闊。
  殺氣封困了這片空間,等閑之人根本無法靠近。
  蕭晨幾次嘗試,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前方恐怖的能量波動讓人膽寒,他不想真個去冒險。
  “嘻嘻……無情的男人你想打二十四戰劍的主意嗎?”天魔宮絕世妖女飛來,一身隨風而動黑色衣裙將她那雪白如玉的肌膚襯托的更加晶瑩如玉。她將虛空當成了暖床,玉體橫陳空中,一條欺霜賽雪的玉臂被枕在頭下,秀發飄舞,黑色裙紗中小蠻腰盈盈一握,豐臀挺翹,那雙修長雪白的**若隱若現,曲線朦朧起伏。
  妖女橫躺在虛空中,嫵媚一笑,絕代容顏足以顛倒眾生,黛眉彎彎,眸子蕩漾著點點水光,說不出的惑人心神。
  尤其是她那一雙玉足,雪白如玉,晶瑩剔透,不老實的在天空中踢蕩著,加上那絕世妖嬈軀,顯得風情萬種。
  “不穿鞋的女人你獨自跑到這里難道想殺我嗎?恐怕有點難度啊。”蕭晨圍著她轉了一圈,毫不掩飾,大大方方的看著那傲人的玉體,還品評了兩句:“難道天魔宮有秘方不成,怎么養出了你這樣一個絕世妖精,簡直就是禍水啊。”
  “你是在夸我還是在罵我?”天魔宮妖女白了他一眼,嬌笑道:“我怎么舍得殺你,我可不像你那么無情,這樣的好男人如果死去,我會心痛的,呵呵……”銀鈴般的笑聲在天空中回蕩,**蕩魄,媚意十足。
  蕭晨怎么可能相信她的話呢,聞言只是笑了笑,道:“你找我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絕世妖女水汪汪的大眼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嫵媚動人中有著絲絲靈動,真是說不出的蕩人心魄。
  “當然可以,我們可以秉燭夜談,同睡一榻,多多交流……”
  天魔宮妖女嫣然一笑,嫵媚動人之極,讓百花都會黯然失色,她白了蕭晨一眼,道:“我以為你這個無情人只知道殺戮,不解其他呢,沒有想到你也不是好人。”
  “我……是個好人。”
  “好人呀,你過來,我有事與你相談。”天魔宮妖女柔膩的聲音足以甜死人。
  “說吧,到底找我談什么。”蕭晨一步邁了過去,側倒在虛空中,放肆的與天魔宮絕世妖女對視。距離她不足半尺,可以清晰的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幽香,可以感覺到那如羊脂美玉般的肌膚閃爍出的光澤在流動。
  “你的眼神很富有侵略性。”
  “因為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且是一個光明正大的男人,所思所想所行完全一致,不會掩飾。”
  妖女嬌笑道:“總算知道你不算是一個木頭了。”說到這里,她收起了媚態,輕盈的旋飛了起來,翩翩如一只玉蝶一般靈動。
  “我們祖師天魔宮第一代宮主將要來此地。”
  這個消息雖然讓蕭晨有些吃驚,但自從得知白虎圣皇與殺手至尊要來此地后,他就沒有那么震撼了。
  “大天魔也要來,嘿,還真是風云際會啊!”蕭晨一個旋身,立身在虛空中。
  “少要說不痛不癢的話。明說吧,我想與你合作。”絕世妖女扭動著柔軟的軀體向前走了幾步,無比魅惑的道:“怎么樣?”
  “你的祖師都來了,還需要與我合作,開什么玩笑?”
  妖女搖了搖頭,道:“祖師怎么會需要我幫忙呢。”
  “我勸你還是少打主意了,這次即便有神藏出土,也是那些大人物的盛宴,連通天教主都被驚動了,就是你們祖師來了都不一定有戲,就更不要說你了。”
  “呵呵……如果沒有機會,我怎么會冒險呢。”妖女笑道:“告訴你事情吧,我是親耳聽到祖師說起的,她說這次最大的受益者可能與修為無關,也許天大的際遇會落到一個尋常人的頭上。”
  “哦?”
  蕭晨被吊起了胃口,但是絕世妖女卻狡黠的笑了起來,就此打住不再說下去了,反而提到了結盟的問題,道:“如果你愿意,我們不計前嫌,我們年輕一代幾人聯合起來,如何?”
  蕭晨點了點頭,道:“可以。”
  “就這樣說定了,我回去聯合絕刀、小暄暄、羅馬帝國年輕一代十大高手中的撒摩。”
  “小暄暄是誰?”蕭晨有些奇怪的問道。
  “慈航劍齋的仙子啊,也是我的死對頭,當然這次我們是合作者,嘻嘻……”
  “那你的名字呢?”到現在蕭晨還不知道妖女的名字。
  “奴家妖妖。”
  “你還真是個妖精。不過我有些不明白,你們為何要聯合我和,不久前我們還死戰過呢。”
  “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你有一頭逆天小獸在地獄,據說神藏不僅與魔鬼平原有關,可能還與地獄有關,我想到時候你的那頭雪白小獸會派上大用場。”
  蕭晨點了點頭,道:“我有如此資源,你們又有什么呢?”
  “我們有戰力,有重要的信息,到時候有我這天魔宮有史以來的最杰出傳人指揮,保證會大有斬獲。”
  “可是,我覺得很吃虧。”
  妖女笑的很燦爛,也很嫵媚,甚至有點邪惡,水靈靈的大眼眨了眨,道:“你一點也不會吃虧,因為最后我會送你一個大禮包,猜猜看會是什么?”
  “不會是你自己吧?”蕭晨笑了。
  “雖然猜錯,但不遠矣。到時候我將劍齋的絕代仙子送給你怎么樣,那可是鐘天地之靈慧的一個玉人啊,姿容絕代無雙,不會比我差。嘻嘻……”妖女吃吃的笑著,大眼中流轉出嫵媚的光波。
  “你真是個妖女!”蕭晨極其富有侵略性的看著她,道:“不過我喜歡的是你這種類型的。”
  “好辦,到時候奴家幫你調教。”妖妖挑逗的笑著。
  ……一場災難性的大戰爆發了!
  四國雙方對壘,九天十地誅神弒魔絕滅大陣已布成,阻擋羅馬帝國與大商帝國的近千萬雄兵于陣前。
  羅馬帝國與大商帝國請高人揣摩多日后,開始攻打大陣。
  這可不是一城一池的戰爭,魔鬼平原上千里地域都被絕世殺陣籠罩,四大帝國共有一千多萬人馬進行了殘酷的大戰。
  怨魂無數,魔鬼平原上每天都鬼哭狼嚎,在短短的五天時間內,數百萬人慘死,黑霧翻滾,絕世殺陣中魔焰滔天,號稱斬神滅仙的大陣雖然是殘缺的,但是滅殺凡人足夠了。
  大商國與羅馬帝國損失慘重,但是到了第六日梵國與大周國也開始出現重大傷亡。
  絕世大陣仿佛要復活了一般,無分彼此,凡是大陣中的生命都會剝奪魂力,大陣完全失去了控制,本來躲在大陣中安全地帶的梵國與大周國精兵,不斷開始遭絕陣反噬。
  慘烈殺氣直沖霄漢,與數百里外的二十四戰劍的殺氣遙相呼應。
  黑云翻滾,魔氣滔天,血雨飄灑,整整半個月,絕世殺陣中鬼哭神嚎,這簡直是屠殺,是一種慘覺寰宇的大滅殺,是一樁震世的慘案。
  當黑云散盡時,魔鬼平原上一千二百萬尸骨,靜靜的躺在那里,雙方百分之九十的軍兵都慘死殺陣中。
  連續三天,這里神靈哭泣,兇鬼嚎叫。
  直至到了第三天的夜晚,這里才突然間變得死寂無比,一夜間上千萬兵魂消失了個干干凈凈,難以想象被何人收走了。
  天外一座神島之上,一個絕美的青年人,長發飛舞,眺望著無限星空,自語道:“是誰?難道真有老不死沒死絕?唔,不管了,我通天還是要去走上一遭,我已經等了無盡歲月了。”
  大戰結束大后的第四日,五色神光劃破長空,傳說中的大圣孔宣趕到魔鬼平原。上古一戰中他橫掃天先,五色神光一出,無物不掃,難逢抗手。
  片刻后,七彩光芒閃閃,七寶妙樹搖曳出絢爛的光輝,飛臨此地。
  同一時刻,四把巨大的神劍從天而降,每一把都足以上千丈,鋒利無比,光芒絢爛,筆直的插入了魔鬼平原之上,像是四座劍山一般,高大鋒銳無匹,正是那通條教主的四劍。它們的形態與那二十四戰劍的劍光凝聚成的實體太像了!
  而此刻,魔鬼平原上已經出現了無數的修者,慘烈的四國大戰結束后,許多修者沖入魔鬼平原,向著二十四戰劍處聚集而來。
  “據說白虎圣皇已經來了。”
  “天魔宮的第一代宮主也來了。”
  “這有什么,傳說佛陀都會來,且還有許多世人不知的絕世強者呢。”
  ……二十四道巨大的劍芒已經實體化,在它們的周圍是無盡的白骨林,而更遠處則是數不盡的修者。
  蕭晨正在遠方觀望,隱約間他仿佛感受了天碑的氣息。
  就在這個時候,花瓣朵朵,自天際飄落而下,仙樂齊鳴,花雨漫天飄灑。
  “原始……竟然是原始到了!”有人驚呼。
  另一片天空中,佛光普照,蓮花朵朵,漫天都是經文,像是雕刻在虛空中一般,神圣霞輝照亮了魔鬼平原。
  “天啊,傳說中的佛陀果然沒死,他……竟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