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66 絕世神藏

魔鬼平原上,軍魂千百萬葬身于此,絕世神藏將要出土,震驚天下。
  仙樂齊鳴,花雨紛飛,漫天都是瑞彩,一道道彩霞垂落而下,霞光照耀十方,元始天尊駕馭仙鶴降臨。
  他頭戴紫金冠,身穿陰陽道袍,雪白的長發垂在胸前背后,隨風而動,面如銀盆,沒有一絲老態,似三十余歲的英俊美男,鼻直口方,雙目深邃如海洋,沒有任何迫人的氣勢,但是如此云淡風輕,卻給人深不可測之感,越望越讓人生出敬畏之心。
  漫天都是霞絳,無盡彩光灑落而下,光霞一道道,晶瑩剔透的花瓣在仙樂聲中不斷飄灑而下,讓這片天空都充滿了沁人心脾的花香。
  仙鶴長鳴,飛天而去,原始天尊立身在虛空中,周圍浮現出一座恢宏的宮殿,云霧繚繞,許多仙人出現他的周圍,他盤膝端坐云端,閉上雙目,一動不動了。
  雖然未發一語,但是如此氣態,足以讓所有人心生懼意。這可是……半個祖神啊!
  另一片天空中,禪唱響遍天地,無盡經文浮現,巨大的金色梵文,像是一顆顆星辰在閃耀,蓮花朵朵,不斷在天空中綻放,潔白的花瓣,一塵不染,這里仿佛成了一片極樂花國。
  一尊佛丈六金身,黃金面皮,宛如赤金澆鑄而成,面現悲苦之態,流露著悲天憫人的慈悲之色,端坐在十二品蓮臺之上,緊閉雙目,神圣祥和的氣息彌漫在整片天空中。
  仙赤腳棗梨香,足踏詳云更異常。十二蓮臺演法寶,八德池邊現白光。壽同天地言非廖,福經洪波語豈狂。修成舍利名胎息。請閑極樂是西方。
  這就是傳說中的佛陀,前世曾經被釘死在魔鬼平原上,后來修成無上佛身,上古大戰中,除卻祖神之外,可以說問鼎天下,難逢敵手。后大戰龍島,就此音信皆無,杳然消失,很多人都以為他已經身殞龍島,沒有想到他再一次出現了。
  佛陀,一個慈悲為懷的圣者,一個法力通天的至神。
  而如今他也被引來了,可想而知神藏有多么的重要,讓無欲的佛陀都再履塵世。
  巨大的十二品蓮臺,像是小山一般高大,綻放出千萬道瑞彩,周圍禪唱不息,一片極樂世界浮現而出,佛光普照,古剎高大,佛塔聳入云端,五百羅漢排列左右。
  似真似幻,原始與佛陀出現,他們周圍仿佛出現了一片嶄新的天地,讓人難以辨明真偽。
  到了此刻,駕臨這里的大人物已經不知道有多少。
  天魔宮第一代宮主、白虎圣皇、殺手至尊、大圣孔宣都已經駕臨,讓魔鬼平原顯得神秘莫測。
  白虎圣皇對佛陀冷冷一瞥,上古一戰時他們曾經交過手,可以說算是宿敵。
  有消息傳出,這處神藏讓許多老古董期盼無盡歲月了,就等封印松動,重現天日之時來搶!
  傳說,通天教主早已掌控了一條通往神藏之地的太古空間隧道,分出一縷化身常年進入那條古道,鎮守神藏之地。讓半個祖神級別的無上強者如此守護,可想而知神藏有多么的重要。
  通天教主本體站立在云端,掃了一眼原始與佛陀,冷冷的哼了一聲,誅仙、戮仙、絕仙、陷仙四把殺劍,足足有上千丈長,插在地面上,一陣顫動,殺氣沖天。
  二十四戰劍凝聚成的劍氣,磅礴不可揣測,細心的修者都已經發現,通天教主四劍與那二十四戰劍光之化的劍體簡直太像了,仿佛同源一般。
  這讓許多人都產生了聯想,難道說……威震天下的至寶————通天四劍,出自二十四戰劍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太過震世了,四把就已經兇名傳遍天下,如果二十四把齊出,那豈不是所向披靡,無人能擋?
  如果猜測是真的,這絕對是超越一切神兵利刃的可怕至寶!
  想一想那些傳言,通天教主親派化身時時去神秘通道鎮守,也許……這一切是真的,他想集齊二十四戰劍。
  遠空,蕭晨在凝望,他沒有上前去。
  天空之上是大人物們,而是戰劍周圍是無盡白骨林,在靠外是眾多修者,他覺得上前去蹚渾水很難有收獲。
  “嘻嘻……”就在這個時候,赤足的妖妖飄舞而來,像是一個精靈一般美麗而又輕靈,黑色衣裙隨風而動,柔軟的腰肢輕輕搖動,晶瑩的腳趾閃爍著惑人的光澤,絕美的容顏充滿了笑意。
  “無情的男人發什么呆,我們的同盟者都來了。”
  在妖妖的身后是慈航劍齋的仙子暄暄,還有小李飛刀當代傳人絕刀,后面是羅馬帝國強者撒摩。
  最后是一位高挑的金發麗人,美麗端莊不可方物,風華絕代,身材修長曼妙,金發如陽光板絢爛,雪白的肌膚柔膩無比,一雙海藍色的眸子充滿了靈氣,長長的睫毛眨動間眼中閃爍出智慧的光芒。
  除卻最后一名女子外,其他幾人蕭晨都已經知道了名字。
  暄暄,慈航劍齋的仙子,曾經與蕭晨交過手,被他的后肘重擊胸部吐血。此刻,她雖然未露出真容,但是那如水般的眸子卻漸漸凌厲了起來,露出兩道燦燦神光,盯著蕭晨。背后仙劍“鏗鏘”一聲自動跳了出來,殺氣籠罩蕭晨,曾經被褻瀆,此刻她的殺意是不加掩飾的。
  蕭晨毫不在乎,在虛空中大步上前,來到鐘天地之靈慧的仙子面前,毫不顧忌的道:“大姐你不要這樣盯著我好不好?我真的不喜歡你這種類型的女子。”
  撒摩想笑,卻又憋回去了。妖妖則是毫不掩飾的嬌笑起來,她最喜歡看劍齋的仙子吃癟了,雙方自古以來就是死對頭。
  刷光芒一閃,仙劍出鞘,直指蕭晨咽喉。暄暄,可謂秋水為神玉為骨,風華正茂的年紀,還沒有蕭晨大,卻被叫做大姐,被這個曾經褻瀆過她的人如此調侃,讓她那顆靈慧的心產生了一絲漣漪波動,一絲怒意在升起。
  “好了,小暄暄要平淡,要慧心通靈,不能動怒哦。”妖女輕飄飄的飛了過來,擋在了兩人之間。
  刷光芒一閃,仙劍歸鞘,暄暄恢復平靜,她可不想在這種場合下心靈波動,而動怒。這份定力讓蕭晨很是欽佩。
  “仙子我說錯了,我道歉,其實,我也很喜歡你這種類型的……”看到對方眼波流轉,點點殺氣蕩漾而出,蕭晨笑了起來,道:“不解釋了,其實我真的沒有惡意,我是一個好人。”
  “哈哈……”撒摩大笑著飛了過來,道:“通常惡棍都說自己是好人,今日我們將并肩作戰,從前的一切都拋開,我來介紹下,這是我們羅馬帝國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娜麗絲。
  “我也給你們介紹一個朋友。”蕭晨向著娜麗絲點頭后,向著遠空拍了拍手掌,一聲龍嘯傳來,碧龍王載著一真和尚飛至。
  當場,火藥味有些濃烈。
  不過,妖妖嬌笑了起來,沖淡了這種敵意,道:“我們都是為修行而進的戰場,根本沒有國家歸屬感,不要鬧的像是國仇家恨在身一般。”
  至此,蕭晨、一真、妖妖、暄暄、絕刀、撒摩、娜麗絲七大高手決定聯手奪寶。
  不過蕭晨和一真都很懷疑,在這么多大人物的眼皮底下,能有什么收獲呢?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虎口奪食,稍有不慎,就會落個形神俱滅的下場。雖然他們潛力巨大,但是與那些傳說中上古大人物相比,還差的太遠。
  就在這個時候,二十四戰劍一陣顫動,魔鬼平原劇烈顫抖了起來,大地崩裂開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天搖地動,無盡光芒直沖霄漢,周圍的白骨大軍全部站立起來,仰天嘶吼,沒有靈魂,沒有血肉,但是這些白骨竟然發出了真實的可怕嘯聲。
  惡鬼哭嚎,這是真正的死亡之音,上千萬白骨張牙舞爪,仰天咆哮的場面可謂極其震撼,讓天地都為之震動。
  旁邊的修者震撼無比,沒有人可以靠近,所有人都在遙遠的地方觀望。
  “轟”
  大地崩碎了,就在這個時候,二十四戰劍突然拔地而起,二十四把璀璨奪目的利劍,奪目無比,崩碎了天地,仿佛要滅世一般,莫大的威壓頓時讓不少人驚懼的扭頭就走。
  這是一種絕對的威懾,死亡的威脅直入他們的靈魂,讓他們在那短暫的瞬間直面了“死亡”,嚇得不敢不退,寶藏可貴,但生命更重要。
  當然更多的人選擇了留下,因為許多人都得到了消息,這一次神藏的有緣者,不論是凡人還是實力逆天的大人物,機會都平等。
  “轟隆隆”
  大地崩碎了,而且還在沉陷,二十四戰劍懸浮在天空中,正在慢慢縮小,光芒正在濃縮凝聚,變得愈來愈刺目。
  終于,它們化成了二十四顆流星,發出讓陣陣絢爛的彩霞,浮現在空中。
  就在這個時候,大人物們動了,孔宣五色神光戰天下,在天空中劃出五道光華,掃向二十四戰劍而去。
  與此同時,通天教主大袖揮展,袖口無限放大,仿佛要遮攏天地一般,向著二十四顆劍丸收攏而去。
  鼓蕩起陣陣天風,許多實力一般的修者,勉強能夠飛行就來搶奪異寶,還沒有臨近就被通天教主攪動出的罡風吹的灰飛煙滅了,更有不少人直接被吹到了百里之外。
  可怖的威勢!
  通天教主衣袖飄飄,直接崩碎了整面天空,堪稱睥睨天下的強絕狠人,無視那些想要爭搶神藏的尋常修者。
  天地都因他而在劇烈的搖動!
  不遠處,云霧飄渺,仙樂陣陣,天宇連綿成片,端坐云端的元始天尊睜開了眼睛,綻放出兩道紫色的光華,道袍上那個陰陽圖光華流轉,而后浮現而出,竟然飄了起來,快速放大,最后如山似岳,如淵海似星空,向著二十四戰劍旋轉而去,想要將之吸進陰陽眼中。
  陰陽圖無限大,光那兩只陰陽眼就足有山谷般大小,鋪天蓋地,磅礴不可揣測,蘊含這一股極其恐怖的滅世力量,讓許多修者的靈魂都在戰栗。
  另一個方向,極樂世界佛光普照,仙禽飛舞,異獸歡跳,重重古剎,座座神廟顯得莊嚴神圣無比,禪唱不絕,如黃金澆鑄而成的佛陀丈六金身射出萬千道光華,坐下的十二品蓮臺離開了他,瞬間出現在二十四戰劍上空,潔白的蓮座佛光陣陣,禪音不絕,流傳出一道道瑞彩,而后鋪天蓋地灑落而下,封困了整片天宇。
  遠處,所有修者都吃驚無比,三大巨頭如此一動,別人根本無法靠近,但凡稍有接近者莫不灰飛煙滅,再不就是被罡風吹到了數百里之外。
  沒有人不珍惜性命,神藏固然重要,但是生命更可貴,除卻白虎圣皇、天魔宮第一代宮主、殺手至尊、孔宣等人外,沒有人敢逾越雷池半步。
  眾人已經看出來了,這三大巨頭非常看重二十四戰劍,都想將之據為己有。
  遠處,一柄巴掌大小的秀劍,破碎虛空而至,同時伴隨著一個蒼老的聲音:“二十四戰劍不屬于這個世界,你們憑什么插手?”
  “轟”
  沒有任何多余的話語,通天教主另一只袍袖無情的揮了出去,瞬間將飛劍擊飛。
  另一邊元始天尊更狠,直接伸指一點,崩碎了那片空間,將飛劍擊的粉碎。
  相對來說佛陀很平淡,沒有出手,只是在盡所能收那二十四戰劍。
  只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二十四戰劍竟然如天宇一般,巍然不動,強如三大高手也難以收走。
  到了現在,任誰也看出來了,這絕對是罕世至寶!
  讓三大巨頭都要為之心動的絕品!
  “通天……你已經搶了我界四劍,難道還貪得無厭嗎?”還是剛才那個蒼老的聲音。
  眾人駭然,承受通天教主與元始天尊各自一擊,此人竟然沒有灰飛煙滅,還好好的活著,實力深不可揣測,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異界來人。
  這對于絕大多數修者來說,不可想象,難道長生界之外還有其他世界不成?
  “哼,你們不可能得到這二十四戰劍,就是你們這個世界的祖神都無法煉化!”蒼老的聲音再次想起,同時間他念出了一段咒語。
  驀然間,二十四戰劍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劇烈震動起來,而后竟然崩碎了。即便有孔宣的五色神光,有通天教主的遮天袍袖,有元始天尊的陰陽巨圖,有佛陀的十二品蓮臺阻擋,但是依然無法定住那殘碎的二十四戰劍!
  無盡光華,化成一片光霧沖了出去。
  在這同一時間,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同時變色。
  他們知道上當了,這不是真正的二十四戰劍,這是劍心精氣,根本無法捕捉。
  無盡流光溢彩沖入白骨大軍中,所有骷髏骨都活了,而后沖天而起,白茫茫一片向著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佛陀殺去。
  惡鬼的嘶吼聲震動天地。
  與此同時,遠處的修者們也一陣大亂,因為許多彩光沖了過來,向著人群蕩漾而來。
  就這個時候,蕭晨感覺有一道道劍心精氣沖入了他的體內,而周圍的人似乎茫然無知。
  不遠處,妖妖也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但很快又收斂了喜色,顯然她也有所獲。
  “哼!”高天之上,通天教主大袖揮展,無盡白骨化成粉塵,飄落而下,他冷聲道:“即便劍心精氣跑掉了又如何,只要得到二十四戰劍一切都將被掌控。”
  無盡霞光消散了,蕭晨知道他們幾人中,絕刀與妖妖絕對有所獲,那微妙的神態變化未能逃過他的眼睛。
  果真是不論修為,只論緣分!
  無盡光芒徹底消失了,二十四戰劍崩碎的地表處,升騰起陣陣冥霧,滔天魔氣沖天而起。
  “輪回,是輪回門開啟了!”
  孔宣第一個沖了進去,通天一聲冷笑,緊隨其后,四把殺劍縮小,圍著他旋轉,同時間誅仙陣圖被他展開,定在了頭頂之上。
  所有人駭然,通天教主是打算動真格的了,除卻當年挑戰祖神有巢氏外,他很少動用誅仙殺陣,這是號稱祖神之下前三的絕殺大陣,有滅世之威!
  元始天尊頭頂紫金冠,身穿陰陽道袍,一個閃滅,緊隨其后沖了進去。而后佛陀也帶著十二品蓮臺沖入了輪回中。
  刷刷刷光芒不斷閃爍,許多大人物沖進了地獄。
  “白虎圣皇真的來了,他沖進去了。”有人驚叫。
  “天魔,大天魔也沖進去了!”
  “天啊,那是武圣孫武,他也來了!”
  ……魂力無雙,兵中之圣————孫武沖入地獄,讓現場眾人的心更涼了,這是與原始、通天一個級數的存在,如果再來一兩個,恐怕地獄都保不住了,肯定要崩潰。
  刷神焰沸騰,遠處一輪金陽劃破長空而來,讓所有人都立刻閉上了眼睛,雙目中不自禁流出淚水,那是因為光芒太強烈了,就是有天眼通都不得不低頭。
  “天啊,那是太陽至神,他也來了,是西方族的幾大巨頭之一啊!”
  眾人再次喧沸,通天、元始天尊、孫武、佛陀、西方族的巨頭,還有異界的強者都趕來了,地獄中到底有何寶物?肯定不只二十四戰劍這般簡單!
  翩翩然,一只蝴蝶悠然飛來,輕靈的沒入地獄中。
  “那是……精神境界無限接近祖神的莊子啊!”
  與此同時,一個手拄拐杖、鶴發童顏的老人,從遠空飄然而來,看起來云淡風輕,沒有任何威勢,飄忽的進入了地獄中。
  “天啊!我沒眼花吧?那是……”
  “像極了道觀中供奉的太上老子啊!”
  “真的是老子,老子也來了!”
  “地獄中到底有什么?!”
  號稱祖神之下,威能前三的老子也來了,這個主張無為的至神很少顯化于世,前次有巢氏天宮顯現,祖神遺寶出世,都未能將他引去,而就在今日他出現了,顯而易見地獄中有不可想象的神藏!
  就在這個時候,透過輪回門自地獄傳來一個軟軟嫩嫩的的聲音:“第二道封印之門也開啟了,壞蛋通天你快來幫我呀。”
  眾人為之絕倒,這是誰?敢叫通天壞蛋,太讓人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