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268 進入神秘世界

蕭晨意識模糊,已經進入彌留狀態,被三把戰劍洞穿身體,任是天大的神通也難以安然無恙,盡管戰劍并沒有迸發出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但是如此單純物理攻擊也不是蕭晨所能夠承受的。
  如果是凡品,原始、通天、老子等人怎么會去出手搶奪它呢?
  體內十六顆被神化的穴道,緩緩溢出絲絲生命精元,讓蕭晨近乎崩潰的**,得到一股生命光輝的照耀。像是那龜裂的大地,忽然間流淌出一道道生命源泉一般,這是最有效的補充。
  點點寶光浮現而出,蕭晨的皮膚晶瑩富有光澤,流淌的血液在慢慢凝固,傷口在慢慢愈合。而三把傳說中的戰劍則像是與蕭晨融合在了一起,仿佛長在了他的身體上。
  陷入彌留狀態的蕭晨,慢慢開始蘇醒過來,眼前一塊巨大的天碑直插云霄,高聳入云,在天碑的后方是一個模模糊糊的神園,云霧飄渺,無法看清全貌,只大概的感知到那里格外的寧靜,宛如一片全新的天地。
  此刻,老子、佛陀、通天、原始等人,已經站在巨大的天碑近前,正細心凝視著神園。里面一點白光在飛快移動,竟然是一頭雪白小獸,它仿佛不受絲毫影響,在里面可以自由的飛行。
  微風輕拂,吹散了一些霧氣,漸漸露出一些真容,神園似乎是一個獨立存在的空間,與周圍的世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周圍空間扭曲,它像是嵌在里面一般,很難判斷神園究竟是怎樣的一片空間。
  看到三把戰劍釘著蕭晨飛來,太陽至神、真主、孔宣、白虎圣皇等人有些驚異,但是卻無可奈何,在這個空間中強如半祖神都失去了以往的大神通,難以御空飛行。
  眼睜睜的看著三把戰劍釘著蕭晨向著天碑撞去。
  高如巨山般的天碑爆發出一股滔天的黑霧,瞬間將蕭晨與那三把戰劍淹沒在了里面。
  “咿呀咿呀……”
  像是有所感應一般,雪白小獸珂珂在神園中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快速沖了出來,它竟然能夠飛天,無論是在神園中,還是在失落的世界中,都沒有任何障礙,這片空間對它沒有任何影響。
  此刻,它已經有了肉身,那是通天教主臨時為它煉出的。
  刷光芒一閃,珂珂沖到天碑不遠處,焦急的叫著,不斷向天碑沖擊,但是根本無法奈何,無盡黑云在翻滾,其中蘊含著一股磅礴的力量,就是強如通天教主、老子、原始等人都皺起了眉頭,可想而知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不過那些黑云倒也沒有主動發動攻擊,只是被動的阻止小獸靠近,黑云陣陣,將蕭晨徹底吞沒了進去。
  “快去失樂園,現在你救不了他。”通條教主向珂珂傳音。
  “不去!不去!不去!”神識波動傳來,小獸用力搖頭,一雙大眼中滿是焦急的光芒。
  不遠處,白虎圣皇眼中光芒一閃,而后冷聲道:“這頭小獸留不得啊。”說話間,他看向了旁邊的原始。
  原始沒有任何表示,但是通天卻冷冷的哼了一聲,道:“事情未有進展前,誰若敢殺它,別怪我通天翻臉無情。”
  “九重封印已破,此獸當殺。”原始發話了,雖然說話時云淡風輕,沒有任何殺意,但是如此人物既然已經開口,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平日間,原始抬手間可讓無盡修者灰飛煙滅,根本不會單單針對某一個小人物,而如今卻主張要殺雪白小獸,與之尊崇的地位很不相符。
  “拿這把劍去劈石碑。”原始沖著珂珂傳音,將得到的那柄古樸的戰劍舉了起來。
  “咿呀……”
  小獸狐疑的看了看他,而后化成一道白光飛天而下。
  無聲無息,戰劍斜挑而上,筆直的刺向珂珂,同時空間仿佛被禁錮了,封困了小獸的退路。
  旁邊,白虎圣皇、大天魔眼中露出驚色,他們的神通完全消失了,如今只剩下強悍的肉身寶體還保存著強大的殺傷力,沒有想到原始竟然還殘存著部分神通,半祖神果然很可怕。
  “咿呀……”雪白小獸憤怒的叫著,小獸爪用力揮動,七彩神光竭盡全力出手,掃向刺來的戰劍。
  刷戰劍像是無物不破一般,雖然沒有爆發出能量波動,但是以單純的物理攻擊,劈開了七彩神光,毫無阻擋的劈刺向珂珂。不過,那被劈成兩半的光華,分成兩部分掃向原始。
  彩光結結實實的與原始隨后揮出的大袖撞在了一起,發出“砰”的一聲震天巨響,徹底消散在天空中。而空中的雪白小獸極速沖起,險而又險的躲避過了那把戰劍,不過卻被一道微弱不可見的劍氣沖擊的嘴角溢出絲絲血跡。
  飛遁到天空中,它再難逃遁,因為這片空間被原始封困了,像是一座空中牢獄一般。它雖然也擅長禁錮神通,但是此刻卻無法沖開。
  可想而知,原始有多么的強大,在這片神秘的世界中,除卻珂珂外幾乎所有人的神通都失去了,只能靠著強悍的**,而他卻還能展出部分威能,實力深不可揣測。
  如果不是他的神通力量無法展現,恐怕一擊就足以讓雪白小獸灰飛煙滅數次。
  這就是半組神的實力!
  即便此刻是落毛的鳳凰,但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
  “原始壞蛋,你是大惡人……”雪白小獸原本就很焦急,此刻則無比生氣,憤怒的以精神波動傳音,道:“你為什么要騙我、殺我?”
  “你不應現世,當誅!”原始的話語冰冷無比,手中戰劍再一次舉起,遙指空中的雪白小獸。
  “此乃天數,你當誅,不能活!”白虎圣皇緩緩走入原始的空間牢獄中,神色森然的面對著被困在這一小片空間中的珂珂。
  刷又是一道微弱的光芒自戰劍發出,掃中了珂珂,雖然原始不能展現出全部威能,但他畢竟是半祖神,僅僅一部分力量,也根本不是雪白小獸能夠抗衡的。
  珂珂雖然努力掃落出七彩霞光,但是依然被震碎了,它口吐鮮血翻滾了出去。
  雪白小獸驚怒無比,雖然幼小,但卻古靈精怪,當然知道這是借口,眼前的人想要除掉它。焦急于蕭晨被天碑黑云吞沒,震怒于眼前的處境,它竭盡所能想要逃離,但是卻根本沖不破原始的封困的空間。
  珂珂掃過老子、佛陀、真主、太陽圣神,發現所有人都漠然無比,似乎在默許這一切。
  原始的第三道微弱劍氣震了出來,珂珂再一次被掃中,鮮血自嘴角淌出,它顯得有些茫然,真的不知道這些人為何要殺它,它從來沒有想過人心會是如此的冷酷。
  似乎感知到難以逃脫了,它沖著通天教主發問,聲音軟軟嫩嫩,稚氣無比。
  “通天你也要殺我嗎?這是為什么?”
  ……三把戰劍筆直的釘著蕭晨撞向天碑。
  “砰”
  結結實實撞在了天碑上,他的筋骨險些粉碎,劇痛讓蕭晨發出慘叫聲。
  他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不明白三把戰劍為何洞穿他,筆直的將他撞向天碑。
  “這個……很差!”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資質不怎么樣,僅僅是二十年一見的根骨,連那種千年、萬年一見的人杰都不行,這樣的資質怎能得傳承?”
  聲音猶如劃破遠古的時空而來,飄渺而又久遠,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滄桑氣息。
  “你是誰?”蕭晨驚疑不定,身上插著三把戰劍,沒有神通在身,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是難以言表的。
  “我是我,一個即將消散的我。”
  “傳承什么?”
  “與你無關,你的資質太差,我不會傳給你任何力量,即便有三把戰劍選定了你也不行。”
  “選定我?”蕭晨驚異無比,明明被三把戰劍洞穿了,險些讓肉身崩潰,但現在聽到那蒼老的聲音,似乎并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與我無關,只是戰劍選定了你而已,我的力量不會給你。”蒼老的聲音冷漠無比,很明顯對蕭晨一點也不敢興趣。
  蕭晨覺得很無趣,對方似乎很輕視他。
  三把戰劍一陣顫動,帶著蕭晨再一次飛起,穿越過無盡黑霧,圍繞著天碑旋轉。
  “哼,能學多少就學多少吧,這是你的運氣。不過,不要指望得到我的力量。”那蒼老的聲音再次發出。
  第三面天碑!
  真真正正的第三面天碑!
  這是蕭晨夢寐以求的,他清晰的看到了巨大的天碑上的刻痕,心中的激動難以言表。
  古碑天圖!
  一副繁復玄奧無比的經脈圖出現在他的心海中。
  激動到亢奮!
  那是后續功法,蕭晨僅僅一遍就牢牢的記住了,剎那間玄功自行運轉,古碑天圖心法完美的接續上了第三部分。
  在這一刻,蕭晨的身心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仿佛將要浴火重生一般,感覺**與心靈都將進行一次升華。
  驀然間,這種玄而又玄的妙境被強行終止了,三把戰劍不顧他的感受,釘著他向天碑背面飛去。
  一道道古老滄桑的刻痕出現在他的眼前,沒有任何章法可言,就像是亂草一般雜亂不堪。
  “難道是類似于四大散手般的神通?”蕭晨驚訝的喊了出來,而后聚精會神的開始觀看。
  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哼,‘武’的悲哀,如今世人只知神通,不懂武之真意,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一個純粹的武人。”
  “你在說什么?”
  “我在為武而悲哀。”
  “我就是武者。”蕭晨很不服氣。
  “哼,你是武者的話,單靠‘武’去給我殺兩個半祖神試試看!”
  “你……他們……”
  “他們?”蒼老的聲音有些不屑,道:“他們怎么了,他們的神通被封困了,如今只能展現部分而已,如果你是一個純粹的武者,絕對能夠與他們獨戰。這樣吧,你去殺兩個半祖神,如果成功,我傳你部分武之真意。”
  “你是誰?”蕭晨很吃驚。
  “我是最后的純粹‘武者’印記,沒有神通,沒有法術,不借天地之力,只修武體。”
  “最后的武者印記?難道……我這樣的人不算武者嗎?”
  “你算什么,你和外面那些人有什么不同?都是唯神通論者,根本不懂武之真意,根部不了解這個世界上最強戰力是如何產生的。”
  “我是武者,我想修武。”蕭晨一向以武者自居,眼下被人如此鄙夷,感覺非常不是滋味。
  “那就去殺個半祖神給我看看。”
  ……遠處,一聲稚嫩的痛苦慘叫傳來,原始一劍洞穿了珂珂,而后挑著那痙攣的雪白小獸,任鮮血汩汩而流,繞過天碑,向著真正的失樂園走去。
  通天、老子、佛陀、太陽圣神、真主、孔宣、白虎圣皇、大天魔等緊隨其后。
  刷光芒一閃,強如半祖神,進入失樂園后,身上最后那點微弱的光芒也消失了,神通真真正正點滴不剩。
  白虎圣皇提醒道:“當心那頭小獸,它的靈魂不滅,不要讓它逃掉。”
  原始冷哼了一聲,冷漠無情的道:“戰劍釘住了它的靈魂,想逃勢比登天,它注定永生永世都被鎮壓。”
  失樂園像是一片瑰美的花園,如童話世界一般完美,碧玉樹搖曳出點點綠光,姹紫嫣紅的花朵,花瓣晶瑩剔透,皆似神玉雕琢而成。
  沒有動物,只有植物,宛如一片凈土,美麗的小河,清澈無比,緩緩流動,如玉帶一般穿過玉樹林。
  到了這里,強如原始、老子、佛陀都不敢有絲毫大意,因為他們真正的神通徹底消失了,唯有**可以仰仗。
  “咿呀……”被釘在戰劍上的雪白小獸,不斷的淌血,神智早已不清醒,迷迷糊糊的嘟囔著:“蕭晨……你在哪?沒有……事情吧,天碑沒有……傷害到你吧。”
  驀然間,殺氣在失樂園中升騰而起!
  蕭晨大步走入失樂園,身上釘著三把戰劍,眼中殺意無限,死死的盯著原始、老子、佛陀等人,而后憤怒看向通天教主,最后充滿憐惜的看著那正在陷入昏迷中說胡話的小獸。
  “鏗鏘”
  蕭晨從自己的身體中拔出一把戰劍,竟然發出了金屬顫音,他的身體仿佛是真正的劍鞘一般,根本沒有點滴血液流出,他遙指原始,冷漠的道:“我與你勢不兩立,今日我要殺半祖神!”
  原始無視蕭晨,深邃的雙眸根本未看他一眼,一瞬不瞬的凝視著他身上的三把戰劍。
  “殺!”
  蕭晨僅有這一個字,騰躍而起,一劍劈出。
  當當當金屬顫音震動天地,原始左手袍袖隨意揮斬,不斷擊在蕭晨手中的戰劍之上。
  “鏗鏘”
  戰劍出鞘,蕭晨自身體中拔出了第二把戰劍。
  蒼老的聲音在蕭晨耳畔回響:“你要是將失樂園中所有半祖神殺死,我傾盡所能傳你武者真意。”
  通天、老子、佛陀、真主、太陽圣神等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頓時震驚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