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70 滅殺半祖神

蒼老的聲音傳入失樂園,滄桑中帶著一絲感慨:“失樂園……神通者的噩夢。”
  武者印記感嘆著,他接下來的話語讓眾人震驚不已。
  在他眼中,這個世上竟然已經沒有一個純粹的武者。雖然不少人都修有一定的戰技,但是最終都走上了神通的道路,現在陷入失樂園的半祖縱是有戰技在身,但也被自己的神通力量壓制了。現在,他們除卻**強橫、以及動作敏捷外,已經算是凡人了。
  神秘的失樂園,即將可能成為半祖神的墳場!
  今日,注定將要被永遠的載入長生界史冊,原始、通天、太陽圣神三位半祖級別的至尊被斬,這簡直不可想象。
  自從祖神一個個的消失,原始、通天等半祖神已經隱隱成為這個世界的真正主宰者,誰能夠給他們帶來威脅?誰能夠傷害他們的性命?根本沒有。
  但是,今日發生的一切,顛覆了眾生的認知,破滅了“至尊不死”的神話。
  長生大陸上,天雷陣陣,異相紛呈,閃電都是血色的,大雨滂沱,落在地面,濺起點點血花,可怕的異相在長生大陸的每一個角落出現,從來沒有過的可怕景象。
  “發生了什么?”
  “天地震動,半祖殞落!”
  “第三個了,已經有三個半祖殞落了!”
  “大人物消逝,天地都為之而震動!”
  ……長生大陸上眾多潛修的老古董被徹底震撼了,他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天下恐怕將要大亂了,站在最巔峰的半祖消逝,引發的可怕后果難以預料,恐怕會有一場天大的狂瀾席卷整片大陸。
  失樂園,一個讓祖神以下所有修者都要失去笑顏的神秘空間,今日名副其實的在世人面前展現了它的神秘與可怕。
  尋常修者進入后就要形神俱滅,半祖級別的至尊進入后神通徹底消失,雖然無性命之憂,但是所有法力都不能再運用。不要說御空而行,就是點滴能量都不能發出,連一絲一毫的劍氣都無法施展。
  這已經不單單是禁錮神通了,全面的限制力量的運轉,將半祖打落成凡人!
  看到蕭晨提著滴血的戰劍,一步步向著老子與佛陀走去,失樂園外眾人都快瘋了,今日的一切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不……”
  “祖師!”
  場外傳來憤怒的喝喊聲,有些人像是如夢方醒一般,大吼著向著失樂園中沖來。
  原始、通天等人的門徒有不少人進入了這片神秘空間,此刻眼睜睜的看著祖師被殺,肝膽欲裂,恨不得立刻刮了蕭晨。
  只是,這些人剛剛沖入失樂園,并未前行多遠,肉身便“噗”的一聲崩潰了,化成點點血霧,在原地留下一灘血泥。
  原始、通天的后輩弟子枉死數十人,全部化成了血泥,佛陀、老子等人的后世門徒更是足足死了上百人,那些人亡命般沖進來,但是卻什么也不能改變,失樂園在這一刻真的讓整個天下都失去了笑顏。
  除卻臨近半祖境界的修者外,無人可以逾越雷池半步。
  這是一個讓神哭泣的失樂園!
  大人物們的后輩弟子愁云慘淡,但是更多的人則是激動無比,滅殺半祖的壯舉啊,就在今日發生了,蕭晨無論如何都要被載入不滅的修煉史中。
  眾人望著手持滴血戰劍的的蕭晨,心緒極其復雜,敢向半祖揮動血劍,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珂珂,這里可曾有人未對你露過殺意?”
  “咿呀咿呀……”懸浮在蕭晨頭頂的七彩圣樹,傳出雪白小獸的精神波動。
  “沒有,竟然沒有,連仁慈的佛陀都有殺意……”蕭晨緩緩舉起了戰劍,立劈而下。
  “噗”
  血光迸濺,一股血浪沖上十幾米高的天空,讓眾人眼前一片血紅。
  丈六金身的佛陀被蕭晨立劈為兩半,黃金澆鑄般的佛體也難以擋住二十四戰劍的絕世鋒利。
  佛陀被斬了!
  “啊……”
  失樂園外傳來驚天動地吼聲,幾尊菩薩面色悲苦,五百羅漢齊聲怒吼。
  但是,他們沒有再莽撞行動,沒有踏入失樂園半步,活著才能手刃蕭晨這個弒佛的劊子手。
  失樂園外,所有人都震撼無比,佛陀……佛陀真的被斬了。
  蕭晨弒佛!
  無數修者沸騰。
  蕭晨當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更明白這樣做的后果,原始、佛陀、通天、太陽圣神哪一個不是一方大教的至尊,半祖被殺,他們的后輩子弟怎會容他于世?走出失樂園,全世界都將與他為敵。
  蕭晨提著滴血的戰劍,緩緩轉過身軀,面對失樂園外所有人,道:“原始什么?通天是什么?太陽圣神是什么?佛陀是什么?”
  沸騰的人群漸漸安靜了下來,縱是原始、佛陀等人的門徒也都冷漠的看著他,而不再怒吼。
  蕭晨靜靜的面對眾人,無喜無悲,道:“他們不過是法力通天的人而已。連傳說中慈悲的佛都動了貪念,闖入失樂園,更是起了殺心,要除掉一只天真的小獸。這就是你們眼中的至圣嗎?對于我來說,他們都是當殺之人。”
  “他們是至神。蕭晨你這個屠夫,你這個小輩,若出失樂園一步,讓你形神俱滅!”
  “你殺了半祖,必鎮封你億萬年,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太陽至神、原始等人的門徒憤怒吼嘯。
  蕭晨冷漠無情的道:“他們算什么至神?可曾像燧人氏、有巢氏、伏羲氏、神農氏那般帶領人族從蒙昧走向昌盛,為人類的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沒有!他們不過是修為強大的欺世盜名之徒,自封為教祖,傳所謂的‘教義’于天下,讓人們信仰他們。你們可曾見過有巢氏、燧人氏這樣做過?真正改變人族歷史的至人,從來不會強迫人去信仰,從來不會自我歌功頌德,與那自我創教讓人信仰之徒相比,兩者的境界天壤之別,在我眼中太陽圣神、原始、佛陀、通天不過是神棍罷了。”
  “胡說,你這孽障少要口吐狂言。我佛慈悲,勸導世人向善,集萬世功德于一身。”
  “狂徒,太陽圣神乃宇內唯一真神,豈容你如此褻瀆,有光芒的地方,就有太陽圣神的恩澤。”
  ……蕭晨提著淌血的戰劍,面無表情的道:“今天我要做絕世惡人,殺盡世間半祖,讓世間再無至神。我不想說為世人打破心中的幾大宗教枷鎖,因為我沒那么偉大,我只是個平凡的人。殺他們只是為了此刻能夠活下去,不管將來是不是要與全世界為敵,但此刻我想說,此地半祖皆該殺!”
  說到這里,蕭晨舉起了手中的戰劍,鋒利無比的劍刃光華閃閃,不過在赤紅的血跡下顯得格外懾人。
  繞過老子,手起劍落,“噗”的一聲,天魔宮第一代宮主大天魔被斬了頭顱,鮮血噴涌,汩汩而流,染紅了失樂園。
  與白虎圣皇一般,大天魔雖然不是半祖,但已經無限接近,如此被斬殺了。失樂園外,妖妖一聲驚叫,美目頓時通紅,死死的盯著蕭晨。
  “噗”
  血光迸濺,蕭晨再次揮動戰劍,砍下了慈航劍齋祖師的頭顱,滿頭烏發飛揚,美麗的容顏不沾染任何俗世氣息,絕代佳人身首異處。這真的是一個美麗到極點的女子,潔白的衣衫綻開點點血花,無頭的軀體宛如玉雕……“啊……”
  失樂園外,慈航劍齋當代最杰出傳人暄暄驚叫,慟哭出聲。
  又一個大人物殞落了,且是一個曾經風靡大陸的奇女子,是許多老古董心中的女神,斬殺了她與滅殺原始、通天、佛陀的后果一樣可怕。
  下一個是誰?
  這是失樂園外所有人的心語,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心都在狂跳不停,眼前這一切讓他們近乎發瘋,是如此的夢幻與不現實。
  蕭晨的衣衫已經被半祖的鮮血染紅,戰劍不斷在淌血,他大步向前走去,來到了那個手持七寶妙樹的道人跟前。
  “噗”
  血光沖天而起,蕭晨一劍砍下了他的頭顱,無頭的道人尸體栽倒在血泊中,將地面的奇花異草都染紅了。七寶妙樹墜落在地。
  這是傳說中的準提道人,與原始、通天、佛陀等人平起平坐的人物,是這正的半祖,如此……被殺了。
  “不……”
  “蕭晨你該死億萬次!”
  ……任失樂園外詛咒與怒罵,蕭晨無任何情緒波動,冷漠無情的繼續向前走去。
  “噗”
  手起劍落,上古一戰中,號稱打遍西方無敵手的至魔撒旦被斬掉了頭顱,黑色的魔血噴出去十幾米遠,黑色的羽翼瞬間崩潰開來,沾染上魔血后,漫天飛舞。
  “不……”
  “黑暗之主啊……”
  ……任場外魔神門徒呼喊,也難以改變這個命運,撒旦被斬了!
  在驚呼聲中,蕭晨再次揮動戰劍,被信徒稱之為唯一之主的某西方至神被劈成兩半,血浪噴濺。
  他的門徒弟子都是狂信徒,一瞬間數百人盡管明知必死也沖進了失樂園,于瞬間化成血泥,崩碎在園內。
  而更多的弟子門徒則用無比仇恨的光芒盯著蕭晨,狂熱的信徒,比之原始、佛陀等的門徒弟子更要可怕,如果讓他們抓到蕭晨,那么慘死都是一種奢侈的幻想了。
  在無盡的詛咒聲中,蕭晨堅定不移的向前走去,戰劍連續揮動,西方族三圣靈于頃刻間被腰斬,死尸栽倒在血泊中。
  半祖,這些都是真正的半祖啊!眾人驚呼。
  今日過后,長生大陸真的要無半祖了!這是失樂園外所有人的感慨。
  血腥味撲鼻,光半祖就不下于十人被劈斬!
  長生大陸上,天雷一道接著一道的響起,瓢潑般的血雨狂降而下,染紅了整片長生大地,這天地異相驚的世人皆跪伏在家中頂禮膜拜。
  整片大陸都陷入惶恐中,但凡有些見識的人都已經猜測出,有至尊人物在殞落。
  只是,這未免太過恐怖了,天雷一道接著一道,到底殞落了多少大人物,已經沒有人敢說出口,光想想就感覺可怕、就要讓人戰栗。
  讓人惶恐的異相,所有修者心膽皆寒,至尊半祖在集體凋零,長生大陸的將來必將會血雨腥風。
  外界,很難猜測到失樂園正在發生的事情,根本無從了解真相,所有人都感覺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了。
  失樂園外,親眼目睹這一切的修者,則感覺渾身發軟,脊背冒涼氣,通體都是冷汗,十幾位半祖啊,就這樣殞落了,真恍若一夢。
  恐怕……長生島大陸上的半祖在今日近乎死絕了!
  恨蕭晨之人要發瘋了,不少人已經急怒攻心昏死了過去。
  惶恐、憤怒、激動、恐慌……各種情緒在失樂園外彌漫。
  最終,蕭晨提著染血的戰劍走了回來,還剩下最后兩人了,原本都是修煉界的豐碑人物,本是他前進的動力目標,但此刻他沒有心軟,終究還是舉起了滴血的戰劍。
  手起劍落,號稱無物不刷,無物不破,五色神光戰天下的妖族大圣孔宣被攔腰斬斷,鮮血飛濺,染紅了失樂園,這個男人中的男人也殞落了。
  最終,蕭晨走到了老子的身前,看著這個祖神之下、有最強半祖之稱的人物,蕭晨心冷如鐵,沒有絲毫情緒波動,冷漠無情的道:“我敬仰傳說中的老子,但是……你不如傳說中的你。你前世真身在魔鬼平原被人以恐怖魔器砸成肉泥,八百年難以重聚魂魄。如今,又因魔鬼平原封印破開而因起,再斬你身……”
  “我若再現世間,真正無為。”老子竟然開口說話了,被禁錮的他竟然可以張口,甚至抬起了頭。
  但這個時候,蕭晨的戰劍已經揮到,“噗”的一聲,血光崩現,老子的頭顱飛了出去。
  也許別人聽不到剛才的聲音,看不真切老子頭顱在轉動,但是蕭晨真真切切聽到了、看到了,難道剛才老子沖破了珂珂的禁錮?可是……他為什么被劈中了呢?
  全滅!
  進入失樂園的所有強者全部被滅殺!
  失樂園,半祖神的墳場!
  近二十人,不下于十名半祖,如此可怕的數字,如此觸目驚心的殺戮,震撼了所有人,也必將撼動整片長生大陸。
  眾人在震撼的同時,知道蕭晨恐怕必死無疑,幾乎滅絕了全天下的半祖,將真正與整個世界為敵。
  不過,所有人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蕭晨真是個人物,竟然如此剛勁利落的徹底滅殺了失樂園中所有至尊,非常人敢為之。
  翩翩然,一只蝴蝶在失樂園外扇動晶瑩剔透的翅膀,傳出陣陣精神波動:“圣人不死,大盜不止。半祖破滅,天地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