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71 失樂園半祖神的墳場

翩翩蝴蝶如漣漪般遠去,沒有人敢對那只蝴蝶評論什么,只知道這個精神境界無限逼近祖神的半祖,似乎點開了一個天地的謎題。
  失樂園,滿園仙葩依然嬌艷欲滴,神樹青翠碧綠,生機勃勃,給人以無限生命的氣息。
  然而,整體雖然朝氣蓬勃,但是在靠近天碑的這個方位,一個方圓百丈的區域內,卻截然不同。在這讓諸神都要失去笑顏的禁忌神園中,這片地域鮮血染紅了芳草地,殘肢斷體到處都是。
  血霧在飄蕩,曾經威震大陸,震懾了無數個時代的大人物們,在今天一個接著一個的殞落,方圓百丈的一片草地成為了他們的墳場,殘尸碎體格外凄涼。
  縱是曾經手掌天地、俯視眾生又如何?到頭來也終究歸為一掊黃土。
  曾經的輝煌也難以掩蓋此時的寂寞與凄涼,半祖也不過是這個結局而已,讓人忍不住感慨無限。
  流淌半祖血液的失樂園,此刻一派肅殺與悲蕭。
  緩緩移動腳步,蕭晨渾身浴滿半祖之血,提著戰劍在一具具死尸旁走過,望著倒伏在地的至尊,他沒有任何表情,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失樂園中靜寂到極點,唯有蕭晨手中那鋒利的戰劍,不斷滴落下的神血在發出凄傷的顫音,墜落在花草叢中,猶如釘在眾人的心間。
  “啊……”
  失樂園外有人瘋狂喊叫了起來。
  大人物們的弟子門徒在哭嚎,在悲慟嘶吼。
  流血的一日,諸神的黃昏!
  曾經的祖師,就這樣消逝了,威名赫赫的半祖們,近乎滅絕。
  “蕭晨你是罪人,你是千古罪人。”
  “罪當誅殺千萬遍,抽筋拔骨,永鎮煉獄中,都難以贖你千萬分之一罪。”
  ……大人物們的弟子門徒哭喊著,對蕭晨口誅筆伐,恨不得立刻將之處以極刑。
  對面這一切,蕭晨靜靜的立身在失樂園中,漠然的看著眾人,沒有說一句話。
  不過,除卻大人物的弟子門徒外,現場還有更多的散修,許多人在暗中噓聲道:“殺就殺了,有何不可殺?”
  “是誰,出來?”大人物們的信徒憤怒了。
  “你說出去就出去,憑什么?”暗中搭腔的人為數不少。
  “蕭晨殺了半祖,他是個逆祖者,是修煉界有史以來的最大兇徒!”
  “思想有多遠你給我滾多遠,半祖有何不可殺,你還真當你們的祖師是人類之祖了?”
  “是誰在褻瀆我教祖師?”
  “是你的祖師,又不是我們的祖師。”
  ……失樂園外,劍拔弩張,緊張到極點,竟然有爆發大戰的可能。不過,暗中對原始、太陽圣神不爽的人并沒有真個露面,任誰都知道,那樣的大教招惹不起。反正現在神通不可用,不用擔心被發覺。
  血霧在飄蕩,失樂園中肅殺無比。
  通天教主的殘尸旁,誅仙四劍光芒璀璨,靜靜的躺在芳草地間,還有那傳說中的誅仙陣圖也在,這絕對是修者夢寐以求的至寶。
  此外,還有一柄戰劍壓在誅仙四劍之上,雖然光芒并不璀璨,但古意盎然,似乎比之誅仙四劍更有一股凌厲之氣,這是大人物曾經爭奪的二十四戰劍之一。
  在佛陀的丈六金身尸體旁,十二品蓮臺光華閃爍,在花草間傳出陣陣蓮香,而那晶瑩剔透的蓮臺之上,也有一柄戰劍靜靜的擺放在那里。
  準提道人的尸身旁,七寶妙樹流光溢彩,像是水波般在蕩漾,不過其內蘊含的能量點滴都不能蕩出。在其旁邊同樣有一把戰劍,古樸的戰劍沾染了準提道人的血跡,顯得有些觸目驚心。
  這個時候,場外眾人已經停止了喧囂,就連那些悲慟欲絕、詛咒蕭晨的半祖門徒也全都將注意力轉向了失樂園。
  這么多大人物殞落,不說他們隨身攜帶的至寶,就是那些戰劍就足以讓人瘋狂了。
  那可是十幾把戰劍啊!
  全都靜靜的墜落在花草叢中,此刻……是如此的惹人注目。
  二十四戰劍,這里有十幾把,讓人瘋狂。
  仔細點數,算上蕭晨手身上的三把戰劍,失樂園**有十六把古劍。二十四戰劍,這里已經占去了三分之二,或插在地表,或釘在樹干中,或侵染在血水中。
  有人已經在咽口水,半祖都為要為之爭奪的戰劍,怎會是凡品呢?
  此外還有那十二品蓮臺、七寶妙樹、誅仙四劍、太陽圣石、撒旦魔杖……這些至寶哪個不是圣物?
  蕭晨頭頂七彩圣樹,在半祖的墳場中緩緩移動著腳步,沒有去撿那些至寶,而是在思索今后的路如何走下去,熟不知如此舉動已經讓失樂園外不少人瘋狂了,腳下的任何一件至寶,流傳出去那都會引發一場大戰啊!
  “你是個人物,超出了我的預料,竟然殺死了了進入失樂園的所有半祖,有些氣魄。”蒼老的聲音在蕭晨耳畔回蕩,那是武之印記的精神波動。
  “我殺他們是為了能夠活下去,避免小獸受到死亡威脅,與你無關。”
  “你難道不想得到武之印記的傳承嗎?”
  “教授與否隨你。”蕭晨在尸堆中無所謂的回答道。
  “你的根骨離我的要求差的太遠了,不過我喜歡你那分果斷,有真武者的氣概,容我想一想你是否真的適合傳承。”
  天碑上的武者印記陷入了沉默中,片刻后地上十幾把戰劍同時顫動起來,與蕭晨身上的三把戰劍遙相呼應。
  這……果然不是凡品,在失樂園中竟然可以震動。
  不遠處的天碑劇烈搖動起來,整片空間都傳來怒海翻涌般的波動,失樂園更是天搖地動。
  刷刷刷光芒閃爍,十幾把戰劍全部飛起,就連蕭晨手中的三把戰劍也騰空而起,它們在失樂園中如流星雨一般劃空而過。
  這不得不讓人驚嘆,在這片神秘的空間,它們居然可以破空!
  不過細想后,眾人又釋然了,畢竟是這二十四戰劍與天碑在鎮壓失樂園啊,它若被失樂園徹底封困,怎么能參與鎮壓呢?
  十六把戰劍圍繞著天碑飛旋一圈,而后如一道道經天長虹一般,劃出一道道璀璨的光束,全部向著蕭晨射去。
  “咿呀咿呀……”蕭晨頭頂的七彩圣樹一陣搖動,傳來小獸稚嫩的叫喊聲,它顯得有些焦急,掃出一道道七彩光幕,阻擋十六把戰劍。
  哧哧……破空之響不絕于耳,十六道戰劍像是十六道長虹俯沖而下,穿透過珂珂掃出的七彩光幕,筆直的插入蕭晨的身體中。
  鮮血噴濺,血光沖天。
  在這一刻,蕭晨感覺靈魂仿佛被震散了,痛的他忍不住大叫了出來。
  “咿呀咿呀……”
  七彩圣樹中的小獸靈魂不斷發出精神波動,竭盡全力掃出神圣霞光,想要將可怕的戰劍震飛。
  但是,在這一刻,七彩光芒根本難以撼動十六把戰劍,它們完全洞穿了蕭晨的身體,十六個血洞鮮血汩汩而流。
  失樂園外,眾人驚愕,大人物的弟子門徒拍手稱快,其他人則不解。
  “惡徒終有惡報了。”
  “好,殺的好,萬劍穿心。”
  “哈哈……主豈能殺,報應到了。”
  ……所有人都異常吃驚的看著這一切。
  唯有三個未死的大人物明白將要發生什么。
  殺手至尊獨立一處陰影中,漠然的看著這一切。武圣孫武騎著龍馬,遠遠的眺望著失樂園。一只蝴蝶輕震翅膀,在花叢中飛舞而過。
  天碑震動,無盡云霧鋪天蓋地而下,擋住了失樂園外眾人的視線。
  失樂園中,洞穿蕭晨的十六把戰劍,忽然間像是融化了一般,緩緩的沒入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沒有人看到這一切,蕭晨感覺自己那似乎崩潰了的靈魂又愈合了。十六把戰劍真實的融入了他的身體中,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
  天碑上武之印記的聲音傳來:“說實話,你的根骨只能算是二十年一見,在尋常人眼中已經是修煉的天才寶體了。但是,和那些千古人杰比起來,實在太普通了。我真的不想將我的力量傳承給你,不過有言在先,我也不好讓你吃虧。故此,強行將失樂園中的十六戰劍與你融合,劍心精華也已經回歸,現在它們屬于你了。另外八把戰劍已經尋到宿主,有緣的話你自己去爭取吧。十六戰劍啊,威能真的不可揣測,但是至今沒有人知道怎么駕馭它們。我只知道通天教主的四劍是祭煉二十四戰劍時的棄品。”
  蕭晨沒有說什么,他知道武之印記定然不會說謊,連半祖都如此想要迫切得到的東西,怎么會是凡物呢?高于誅仙四劍,那……無法想象!
  “我會傳你武之印記,但是我的力量不會給你,我要另選一個滿意的傳人。”
  說到這里,蒼老的聲音止語,天碑猛烈搖顫,背面上的紛繁復雜難明的刻痕,蕩出絲絲漣漪波動,像是有一副畫卷飛出一般,一篇虛無縹緲的印痕在剎那間沖入了蕭晨的心海中。
  靜立良久,蕭晨才漸漸醒轉過來,腦海中的東西對于他來說,實在太震撼了。
  一扇門被推開了,原來“武”竟然可以這樣修煉,可以達到那種境界,超出了他原來的想象。
  蕭晨有許多話想問,但是最終一言未發,只是靜靜的看著天碑很長時間。
  “有些問題你問我也不會說。”像是知道他的想法,武之印記蒼老的聲音傳來:“二十四戰劍飛走,失樂園將要破開封印,天碑繼續鎮壓失樂園下的東西。你……走吧,該給你的都給了。我……最后的武者印記,待選到真正的傳人后,徹底消失。”
  蕭晨沒有說話,沖著天碑拜了三拜,轉身而去,頭也不回的向著失樂園深處走去。
  通天、原始、老子、佛陀、太陽圣神齊現,搶奪戰劍是主要原因,進入失樂園恐怕也是另一個原因吧,這里應該有著重大隱秘,有他們想得到的東西。
  天碑震動,無盡云霧彌漫開來,失樂園外的眾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咿呀咿呀……”雪白小獸喃喃著,精神波動顯示出它非常的不安,似乎有點無助的悲傷。
  “珂珂你怎么了?”蕭晨問道。
  “咿呀……想哭……心痛……”小獸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它感覺心中充滿了憂傷,仿佛失去了最親最近的人。
  失樂園中景色瑰麗無比,神樹搖曳,綠玉般的枝葉光華閃閃,上面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奇果,馨香陣陣,沁人心脾,如果是在平日小獸縱然只是靈魂,恐怕也早就沖過去了。
  但是現在活潑好動的小獸老老實實的在七彩圣樹中呢喃著,對那些奇異的果實根本不感興趣。
  前行了十余里,一片芳草園中,一條碧玉帶般的小河蜿蜒而過,三間茅屋座落在如詩如畫的美景中。
  “咿呀咿呀……母親……父親……”
  到了這里,珂珂突然間放聲大哭起來,靈魂自七彩圣樹中飛出,它顫抖著,小獸激動的向著茅屋沖去。
  簡陋的茅屋中,兩具人形白骨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他們交頸而眠,似乎在安寧平靜的氣氛中無牽無掛的逝去的。
  小獸沖到兩具白骨前,放聲大哭,靈魂波動劇烈無比,讓整片失樂園都充滿了悲傷的情緒。
  萬花凋零,碧樹落葉,失樂園外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悲意。
  “母親……嗚嗚……父親……”
  珂珂認出了自己的父母,完全是憑著一股直覺。從來沒有見過的父母,竟然……早已化成枯骨,不知道已經死去多少年了。
  蕭晨心中震撼無比,他忽然間明白了,失樂園……是屬于珂珂的父母的,怪不得它可以在這里行動自如,神力完全與這里同源,怪不得通天教主等人要借助它,而后又要殺掉它。
  珂珂的父母到底是何方神圣?留下的失樂園就已經如此逆天,真是……難以想象。
  “哈哈……”
  失樂園外傳來一陣大笑聲,秀劍的主人顯露身影,他仰天狂笑道:“原始、通天、佛陀、老子你們就這樣殞落了,哈哈……長生界無人了!二十四戰劍啊……古往今來,有多少人為你而死,最終注定還是要回歸我界。”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無聲無息間,孫武騎著龍馬出現在秀劍主人的背后。
  “哼,失去了這么多的半祖,長生界已經無人了,就不怕我界大軍殺入嗎?”秀劍主人話語森冷,毫無懼意的凝視著孫武。
  ……“母親……嗚嗚……父親……”雪白小獸趴在兩具白骨間,放聲大哭,雖然靈魂沒有淚水,但是那種悲傷讓蕭晨也感覺心中酸澀。
  這僅僅是一個三四歲的孩子啊,卻要面對這種痛苦。
  “珂珂是個孤兒……嗚嗚……沒有母親,沒有父親……嗚嗚……”
  它無比的傷心,竟然有昏厥過去的跡象。
  一片七彩玉葉緩緩自兩具白骨間浮現而出,輕飄飄的飛到小獸的眼前,七彩光華不斷閃爍。
  一股柔和的精神波動傳出:“我的孩子你來了嗎?死亡并不是終結,僅僅是一個新的開始……”
  點點光華蕩漾開來,七彩玉葉“哧”的一聲碎裂了,化成點點波光沒入珂珂的靈魂中,柔和的精神波動漸漸消失。
  “我的孩子……失樂園是屬于你的。”
  在這一刻,失樂園猛烈的搖動了起來。
  外面眾人驚駭不已,他們發現失樂園竟然在慢慢消失。
  而后在這神園之下竟然出現幾個巨大的洞穴,深不見底,黑洞洞深不可揣測,仿佛連接著宇宙洪荒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