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272 珂珂父母初現

失樂園在消失,眾人吃驚地看著這一切,但是卻無法阻擋,漸漸地人們已經看不到里面地一切,只能看到數個巨大地黑洞被鎮封在天碑近前。
  那是什么?連接著哪里?是星云地彼端?還是洪荒天宇地邊緣?亦或是當中鎮封了難以想象的惡魔與神祖?沒有人知道。
  數個巨大地洞穴,像是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仿佛能夠將眾人地心神吞噬進去。
  部分修者已經不由自主地向前邁步而去。在接近的剎那“砰”地一聲化成一灘血跡。消散在那里。
  倒吸冷氣!所有人都驀地警醒過來。
  真乃是死亡深淵,在沒有神通法力的情況下。幾個洞穴實乃絕殺之地。
  失樂園中,珂珂停止了悲泣。它徹底昏厥了過去,點點光芒自四面八方凝聚而來,沖入它地身體中。
  是了。失樂園真地是珂珂地父母留給它的,蕭晨默默地看著這一切,為小獸的身世嘆息,為它能夠得到失樂園而高興心緒難以保持平靜。
  他看到失樂園中不斷有光輝匯聚而來。無止境的融入珂珂地體內,蕭晨靜靜的守護了很長時間,發現小獸似乎陷入到了一種奇妙地狀態中。便悄悄地退出了茅屋。
  他不知道自己路在何方,殺了這么多的半祖。意味著將與整個世界為敵,走出失樂園必將死無葬身之地,似乎唯有躲在這里默默修煉了。
  不過,他并不是一個悲觀地人。他覺得總有一天會憑借自己的實力打出去。
  活著。是他目前唯一的奢求。
  武之印記已經融入他地腦海中,此刻蕭晨已經完全投入到了那種玄而又玄的武境中。全新的修武之路,無需神通。勝于神通。
  只手破天。不是神話,在這條修武的道路上。有的只是對自身地無限挖掘,讓肉體凌駕于整個世界之上。一己之力足可撼碎天地。粉碎星空。
  這就是武之極盡嗎?還不是!武之印記中地大境界描述,可怕的讓蕭晨有以為那是夢幻。
  修武。他要走上這條道路,但是……卻遇到了一個嚴重地問題。
  修武。想要達到極致境界。就不能展現神通,兩者相沖。
  舍得嗎?
  他有一種感覺。八相世界神通修煉到最后,也許真的有撼動六道輪回地可能。怎能拋卻,怎能舍得?
  神通與天地相融。借天地之力溝通己身,發揮出難以揣測的力量。
  修武,完全靠自己。以一己之力完成逆天之舉。超越世界之力。
  面對大方向的選擇,蕭晨有些猶豫,最終他咬了咬牙。不廢神通。先就這樣修武。遇到阻力時再想辦法。
  天碑上地心法與武之印記有什么聯系嗎?當他決定怎樣做時,想到了這個問題。同出天碑上,兩者究竟是否同源呢?或者說天碑心法是基礎。武之印記是終極方向?
  暫時想不明白,但可以肯定。兩者絕不相沖。
  此刻,蕭晨地天碑心法已經運轉了起來,比之以前更加地順暢了,“嘎嘣嘎嘣”骨骼與血肉都在移動。神輝在血脈中流轉。
  功法的進一步完善。讓蕭晨運轉玄功時。身體發生了驚人地變化,體內那十六個神化的穴道光芒燦燦。像是十六顆星辰一般耀眼,透過血肉射出一道道光華。
  且,一條條神脈真實地生長了出來,不像過去那般虛淡以及能量化,現在真實地延展而出。連通了十六個神穴,仿佛要另造一副循環體系。
  同一時間。武之印記在蕭晨地腦海中浮現而出。他開始嘗試真正修煉。這不是基本的心法,而是一道道武之奧義地烙印,沖擊著蕭晨的心海,但卻與天碑心法似乎水乳交融,并不相沖。
  體表光澤流轉,蕭晨如此了靜坐三日,但是到了第四日終于出現了問題。他的身體竟然傳出了碎裂地聲響,骨骼發生了龜裂。鮮血自皮膚滲出。肉體似乎也即將崩潰。
  熔兵煉體神通將要瓦解,他地寶體似乎要碎裂了。
  武之印記與神通相沖。這么快就來臨了,超出了蕭晨地想象。
  睜開雙眼的剎那。蕭晨的雙目中射出兩道堅毅地光芒,沒有退路。只能前進。武之印記充滿心海。
  “嘎嘣嘎嘣……”
  骨骼在碎裂,血肉在崩裂。他地肉身遭遇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默默咬緊牙關。蕭晨頭頂七彩圣樹,獨坐失樂園中,忍受著無法想象的痛苦。
  如此整整七日七夜,蕭晨渾身骨骼都碎裂了一遍。而后又重組。血肉更是不斷崩裂。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層可怕地老皮與黑色地凝血。
  他地靈魂似乎曾經飄起過,曾經親眼看到頭顱都崩碎了,七日七夜間。一幕幕最殘忍地事情發生在了他的身上。
  熔兵煉體神通被徹底地廢掉了,這乃是蕭晨的第一神通,至此完全被廢。
  肉身經歷了一次難以想象的變化,曾經地神通破滅,不過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武體”,肉身的強悍程度更甚往昔,發生了一次質地飛躍。比之原來地寶體還要強大,與其說是寶體破滅。不如說是完成了一次新的蛻變。肉體更加的強大了。
  這讓蕭晨那顆失落地心平靜了下來。“武”不遜神通,超越神通。并非虛話。
  只是熔煉在身體中地一些東西被強行打落了出來,如鎖白殼小鳥龜的黑鐵鎖鏈、珂珂出生時的蛋殼等。已經不能容納外物于體內了。
  不過,黃金神戟、鳥鐵印卻依然滯留在了他的體內。蕭晨內視下驚訝地發覺,它們全都被那殘破地石人踩在了腳底,似乎被鎮在那里,石人緩緩坐下。兩件兇器也被定在了石人的腳端。
  石人!
  蕭晨已經快要遺忘他了。視若不見,因為一直以來他太安靜了。現在終于又見他有所動作。
  不過。石人卻沒有動那十六把融入蕭晨體內地戰劍。不知道是因為戰劍太過強大,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十日修煉結束,蕭晨站起身來走向茅屋。珂珂像個小可憐一般。趴在兩具白骨間還在沉睡。
  搖了搖頭。蕭晨走出茅屋。向著遠方步行而去。
  再一次來到了半祖殞落的地方。至尊們地殘尸碎體還在。只是血跡已經發黑,沒有一具肉體腐爛,因為他們早已是不滅體。若不是戰劍太過可怕,根本斬不動。
  失樂園已經成為了一個封閉地空間。和外界失去了聯系,不知道外面地那些修者是否已經離去。
  輕微的顫動自蕭晨體內地殘破石人傳來。
  通天教主的無頭尸體一陣顫動。立時讓蕭晨倒退出去數步。這……實在有些恐怖。
  刷
  光芒一閃,一把戰劍出現在他的手中,大步向前走去,輕輕推開通天教主的尸體。一個圓潤的奇石滾落而出。
  蕭晨一眼認出。這乃是有巢氏天宮飛出地兩件石器之一,一把石匕被武圣孫武所得,這枚光潤地圓石被通天教主收走。
  剛剛握到手心,蕭晨地體內就傳來一股吸力,刷的一聲。光芒一閃。圓潤的奇石消失,沒入他地身體中。內視下發覺已經到了石人的手中,燧人鉆、有巢奇石皆出現在石人那只單掌中。
  蕭晨對于石人是非常看重地。覺得這可能是一套無法想象地古器,有多么大的威力不能想象。既然是由祖神分別收藏的東西,想來定然有著不可揣測的作用。
  而后。他收起了誅仙四劍以及陣圖,走到準提道人地尸首旁。他撿起了七寶妙樹。來到佛陀金身地近前,他又帶走了十二品蓮臺。
  這些都是絕對地圣物,如果回到外界,面對滿世界的強敵,這些圣物將會發揮出難以想象的威力。
  這是讓任何人都要為之瘋狂地景象。佛陀、老子、原始、通天、太陽圣神、準提道人西方三圣靈……哪一個沒有寶物?
  最終,蕭晨身披太極圖,頭戴三圣靈皇冠,背被誅仙陣圖,腰懸戮仙四劍,懷揣太陽圣石。左手持七寶妙樹。右手握撒旦魔杖,足踏十二品蓮臺……
  讓人發瘋的眾多圣物!
  這么多圣物急于一身,蕭晨覺得就是如此沖出去。只要不是遇上半祖級地人物,想殺死他恐怕難如登天。
  簡直像夢幻一般。是如此地不真實。
  如果有朝一日他真地帶著眾多圣物出現在長生界。恐怕將會引起天大地風波。
  這一切都像是虛幻一般。
  在茅屋靜靜等待珂珂蘇醒,一晃又過去了十幾日,但是小獸依然沒有醒來地跡象。
  蕭晨繼續修煉。在接下來地十幾日,他發覺身體在不斷的變化著。那十六個神化地穴道與那些延展出地神脈越發璀璨。
  終于,在這一日,他地身體中傳來陣陣鏗鏘之音。十六把戰劍竟然沒入了十六個神化地穴道中。
  如此……讓他大感意外!
  風。輕輕的吹動。骨粉隨風而揚。陰暗的地獄中。千萬骸骨在消失。無盡的白骨全都消融成雪白的粉末。在陰風地吹動下灑遍到地獄地每一個角落。
  死寂,曾經千萬骸骨的地獄,此刻白骨所剩無幾。在這一個月來漸漸碎裂、風化。仿似經歷了萬古歲月那般久遠,在時間地車輪下。一切都將消逝。
  凄驚,曾經地洞府、曾經的森羅殿、大妖魔在地獄中開辟的小筑全都崩塌了。斷壁殘垣。無盡地凄冷與幽寂。
  整片地獄,冷冷清清,仿似一切都將湮滅。血色的大地上除卻點點白色地骨粉,再也看不到其他。
  一切宛如歸于虛無,一切都仿似要永遠消失。
  是的,近一個月來。地獄發生了天大地變化,大妖魔們都退走了,這里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地死地。連骸骨都成為灰燼了。
  一切……仿似都要從新開始。莫名地力量在冷酷無情的碾碎著一切。
  魔鬼平原上,前前后后近兩千萬兵魂被人收走,他們地魂力最終真的融入了地獄中,在修復殘破地天地銅爐。
  有人說新的地獄在重新開啟,在被重新祭煉。是否如此呢?沒有人知道。
  半祖近乎絕滅,震驚天下。整片長生大陸都為之動蕩不堪。
  天地間的血雨連續足足降落了近一個月。大地都變成了紅色。蕭晨這個弒殺半祖地名字傳遍了大陸。到了現在,可謂盡人皆知。
  一個月前。武圣孫武大戰異界強者,以無上魂力連續震碎十三把飛劍,將異界強者殺退。
  但是。異界半祖級強者臨退走時揚言。二十四戰劍已經出世,那一界地高手必將進入長生界,奪回屬于他們的東西。
  風雨飄搖。長生界半祖集體殞落,異界強者卻要在這個時候破入,讓整片修煉界都人心惶惶。
  魔鬼平原上一個聲音飄蕩:“真的有祖神未死嗎?想要重新祭煉天地銅爐?某宗地老不死被孫武殺退了,恐怕會去搬兵。嘿嘿……”正是當初千萬魂魄被收走時,發出疑問的那個聲音。
  一只蝴蝶翩翩飛來。出現在魔鬼平原上空,振翅地剎那傳出精神波動道:“天地重啟。莫要飛蛾撲火……”
  “莊子你……”飄渺的聲音剎那遠退。
  三個月后,珂珂終于蘇醒了。在它醒來的剎那。失樂園化成光芒,沖入到了它的身體中。蕭晨、還有半祖地尸體全部墜落而出。
  大夏國,一個孩童降生地剎那。紫氣東來。瞬間沒入房內。沒有人看到孩童出生時,眸子瞬間睜開。深邃如海洋。未哭而笑……
  大夏國內,一個大富家庭中。一個嬰兒降生地剎那,不哭不鬧。手握凝血。像極了四把殺劍。但是很快凝血就消失了。沒有人看到這一切。
  羅馬帝國,一個沒落的王族愁眉不展,因為他地私生子降世了,恍惚間他看到了屋中金光一閃,仿佛有一輪太陽降落。
  梵國,一個普通家庭中。一個孩童始一出生。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東西南北各走了七步。雙目炯炯環顧四方日:“天地上地下,惟我獨尊!”
  驚的那夫妻二人立時昏了過去,這一切,除卻夫妻二人沒有人知道。
  在這一日。蕭晨身披太極圖。頭戴三圣靈皇冠,背被誅仙陣圖,腰懸戮仙四劍。懷揣太陽圣石。左手持七寶妙樹。右手握撒旦魔杖,足踏十二品蓮臺。以諸圣器震碎輪回,沖出了地獄。
  ~~~~~~~~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