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274 變態

蕭晨渾身上下光芒燦燦,諸般圣器加身,那可真是明晃晃的刺眼,讓人有一股神馳目眩的感覺,太奢侈了!
  不是猜想不到他得到了這些圣器,但是親眼看到這么多至寶集于一身,還是讓人有夢幻般的感覺,如此極品圣器像衣服一般“穿戴”在身,只能用……變態來形容。
  何為圣器?那是有著不次于半祖力量的法器!
  圣器皆有靈,有自主的意識,可以看成獨立的生命體,如果不是被各自曾經的主人鎮封了原本的靈識,他們可以說就是一種特殊的生命體。
  當然,各別的圣器確實沒有靈識,那是因為被完全抹除了,但是力量依然不次于半祖。
  這么多的圣器如果能夠發揮出全部威力,恐怕蕭晨就是遇上真正的半祖也有勝無敗,但是可能嗎?顯然那是不現實的。
  他還未達到半神境界,不可能操控的了任何一件圣物,只能發揮出部分威力而已,但這樣也足夠嚇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更多的人御空而來,團團將蕭晨包圍了。有不少人已經在輕念咒語,想要召喚會各自祖師的圣器。
  “仁慈的主啊……”
  “無所不能的圣靈啊……”
  “太陽圣神在上……”
  “通天大老爺……”
  “原始圣尊……”出乎所有人地預料。那些掛在蕭晨身上地圣器根本沒有半絲反應。無法被召喚回去。
  蕭晨驚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莊子幫他碾碎了通天、佛陀、原始、三圣靈等留在圣器上地殘存精神烙印。此刻圣器恐怕已經離體而去。他極有可能會被打個形神俱滅。靈識殘碎地點滴不剩。
  “小畜生你做了什么?”
  “祖神地精神烙印怎么不在了?”
  那些老輩地人物冷漠地看著蕭晨。那些年輕人則忍無可忍。對蕭晨不斷咒罵。幾方祖師被意外殺死。他們恨透了蕭晨。
  慢慢平靜了下來。蕭晨冷冷的看著他們,道:“不要禱告,無用!你們的祖師被我殺死,圣器中地精神烙印已經徹底被碾碎。”
  “小畜生快將祖師的圣體交出來,還有將圣器還給我們。”
  “孽障還不快束手就擒,不然鎮壓你萬萬世。讓你永世飽受血獄磨難。”
  “你們有病吧?”蕭晨對那些破口大罵的中青代感覺很不爽,漠然道:“我連你們的祖師都敢殺,還會將圣器還給你們?讓我束手就擒那更是天大的笑話了,與我說讓你們集體自殺一般荒謬。你們祖師的遺體確實在我這里,本來還想還給你們地,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決定拿去煉制成寶器,想要拿回憑本事來取吧。”
  蕭晨完全豁出去了,哪還管他半祖。還是全天下的高手圍攻,現在多一千個敵人與多一萬個敵人沒什么區別。
  “找死!”
  “殺了他!”
  不少熱血的中青代高手已經忍不住沖了過來。老輩高手則在皺眉,他們怕蕭晨真來個圣器亂舞。那樣的話這里的人恐怕都會遭殃。
  沒有什么多余的話語,蕭晨震動誅仙四劍,“哧哧”破空之響不絕于耳,一道道混沌劍氣橫掃四方,摧枯拉朽,無物可當。
  天空中二十條身影被攔腰斬斷,連慘叫都為來得及發出一聲,緊接著斷裂的軀體就粉碎了。
  誅仙陣圖催動四劍,威力不可想象。四把兇劍分鎮四方,沒有一個人可以逾越雷池半步。
  “退下,所有人都退下!”
  就在這個時候,為首的廣成子發話了,他乃是輩分與功力極高的仙神,乃是半祖之下地頂級強者,那些中青代自然不敢不尊敬。
  廣成子手持翻天印對著遠空喊道:“諸位道友還不現身。”
  “見過廣成子師兄。”人影晃動,三位面罩輕紗的艷麗女子,憑空幻化在廣成子的身前。
  “見過三霄娘娘。”廣成子還禮。旁邊。蕭晨心中泛起陣陣波瀾,沒有想到接二連三見到傳說中地人物。
  廣成子乃是原始的得意弟子,而三宵娘娘則是通天教主的得意高徒。廣成子與翻天印在手,可以撼動天地。三宵娘娘更加可怕,她們不僅法力通玄,且采天地靈氣,集日月精華,與通天教主賜下的兩件至寶契合,一把是金蛟剪。可以毫不費力的剪斷仙體佛身。另一件法寶是混元金斗,可收容天地萬物。煉化成泥沙。
  接著幾個老僧也破空而來,口誦佛號,一字排開。
  刷刷
  破空之響不斷傳來,二十幾名西方族高手出現在場中。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的確切來歷,但是蕭晨能夠猜測出,多半都是半祖的親傳弟子,屬于他需要踮起腳來仰望的厲害角色。
  在過去不要說與這些人為敵,就是與他們的弟子徒孫相比,蕭晨也遠遠不如。但是就在今日,他竟然要面對如此人物。
  幸好,半祖地親傳弟子僅僅來了有限幾人,如果全部到來,縱是他有諸般圣器加身,恐怕也要形神俱滅。
  “諸位道友,請圍困四方,我來降服他。”廣成子無絲毫感情的說道,一步上前,抬手打出了翻天印。
  這宗神話傳說中的寶物遠比蕭晨想象的更加可怕,迎風一展,化成一座巨山,遮天蔽日,在大地上投下一片無比可怕的陰影。
  隆隆之響不絕于耳,天雷陣陣,一道道紫色的閃電在巨山周圍劈舞,狂暴的能量波動浩蕩十方。
  下方的魔鬼平原大地都發生了崩裂,大裂縫蔓延出去幾十里,每條縫隙都寬足有十幾丈。
  翻天印果然有撼動天地之力。震碎在了虛空,能量浪濤鋪天蓋地而下,砸向蕭晨,可怕的能量波動粉碎一切有形之質。
  如果不是諸般圣器加身,蕭晨現在必然已經灰飛煙滅了,是地。僅僅是那種罡風都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沒有什么可猶豫的,就是祖神想殺他也要反抗,蕭晨控制誅仙陣圖,四把兇劍連續震動,掃出一道道可怕的混沌劍氣,阻擋那如巨山一般地翻天印。
  同一時間,十二品蓮臺光華燦爛,讓蕭晨的周圍充滿了流光溢彩,防御圣器全面開啟。保護他不被翻天印的恐怖波動侵襲。
  蕭晨極其謹慎,怎么可能僅僅運轉兩件圣器,同一時間古圣經“嘩啦啦”不斷翻動。從這本古籍中沖出一道道金色的咒符,向著翻天印橫掃而去,像是顆顆星辰那般明亮璀璨。
  于此同,太極圖浮現在他的身前,緩緩旋轉起來,蕩漾出一股股滔天地能量波動。
  雖然不能發揮圣器地真正威力,但是四五件圣器同時催動起來,那股力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轟”
  天空中傳來陣陣驚雷之響,誅仙劍陣催動出地蒙蒙混沌劍氣。不斷掃在壓落而下的翻天印上,古圣經飛出一顆顆如星辰般的金色字符更是一記接著一記的轟撞在天空中的巨山上。
  強如廣成子也變色,圣器果然可怕,不能夠以常理度之。
  就在這個時候,太極圖沖天而起,直接斬向翻天印。
  伴隨著蒙蒙的混沌元氣,整片天空都被震碎了。
  “轟隆隆”
  翻天印被頂飛了,太極圖歸回蕭晨身前,誅仙四劍圍繞著他旋轉。十二品蓮臺光芒燦爛。
  廣成子不可能受傷,他法力通天,也許攻不破圣器的防御,但是決不可能被蕭晨這樣地掌控者傷到,只是顏面有些不好看,堂堂的闡教原始親傳弟子竟然無法拿一個實力低微的小輩,顏面實在有些不好看。
  “師兄讓我們來。”
  三霄同時開口,三個麗人皆面罩輕紗,金蛟剪震碎虛空。騰躍而上。化成兩條金蛟龍,交錯而來。剪向蕭晨!貨真價實地斬神滅仙的兇器。如果不是通天意外身死,三霄娘娘根本不會顯現于世。
  蕭晨方才抵住了翻天印,心中多少有些底了,因此不再懼怕,左手中七寶妙樹刷出,彩光流轉,像是一道虹芒一般,刷中了金蛟剪,頓時令其光芒銳減。隨后右手中的撒旦魔杖掃出,魔氣翻滾,烏光閃爍,黑色的云朵似怒海般洶涌著,卷向金蛟剪。
  當然,十二品蓮臺自始至終光芒絢爛,是蕭晨最主要的防御法器。
  “砰”
  金蛟剪被七寶妙樹、撒旦魔杖、十二品蓮臺、誅仙陣等諸多圣器的力量震飛。
  三霄娘娘臉色驟變,同一時間打出了混元金斗,迎風變大,像是一個巨大的銅爐定在天空中,有著一股莫名的力量翻涌,讓人心悸,而后想要將蕭晨吞噬進去,莫大的引力從天空傳來。
  能將仙、神、佛化成血泥地混元金斗威力恐怖無比,蕭晨早在人間界時就聽說過其大名了,從來沒有想到過有朝一日他會親自與之對抗,且,用的是半祖的圣器。
  誅仙陣圖緩緩旋轉,四把兇劍連續震動出混沌元氣。古圣經更是快速翻動,一顆顆如星辰般璀璨的金色字符飛旋而出,轟撞向混元金斗。
  蕭晨駕馭十二品蓮臺沖天而起,左手七寶妙樹連續七次刷出,彩虹般的神光全部落在了混元金斗上,撒旦魔杖連續掃出九股黑色的怒浪。太陽圣石也在這個時候砸了出去,“當”的一聲正中混元金斗。
  與三宵娘娘相比,蕭晨確實法力低微,難以發揮出圣器的真正威力,但是架不住圣器眾多,每一件只發揮出部分威力,這樣合在一起也恐怖的邪乎了!
  諸般圣器同時啟動攻擊與防御,蕭晨就像是一座攻不破地堡壘一般。
  “當”
  他以七寶妙樹、撒旦魔杖、誅仙劍陣、太陽圣石主攻,生生震飛了混元金斗。
  天空中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冷漠的望著蕭晨,中青代高手已經退到了遠空。留在現場的都是真正的恐怖人物,但是他們發現……竟然無法奈何蕭晨,這實在是一種天大的諷刺。
  他們空有通天般的法力,卻被一個被圣器武裝到全身各處地小輩難為住了。
  “哈哈……”
  遠空有很多強者在圍觀,笑聲是三個龐然大物發出的,它們皆長有十幾丈。一頭形似豺狼。周身覆蓋墨色鱗甲,周圍血霧繚繞,煞氣沖天,竟然是史書中記載地睚眥。另一頭形似怒獅,周圍煙霧繚繞,周身鱗甲森森,覆蓋全身,竟然是史書中記載地狻猊。第三頭龍頭、馬身、麟腳,形狀似獅子。周身白色鱗甲森然,兇猛威武,竟然是史書中記載的貔貅。
  睚眥、狻猊、貔貅都是傳說中地蠻獸。來頭大地邪乎,歷來很少顯現于世,傳言它們是祖龍之子,是祖龍與他族通婚后的后代。
  那三獸不知道是真正的龍子,還是睚眥、狻猊、貔貅這些龍子的后裔,它們全然不怕廣成子、三霄娘娘等人,自顧大笑。
  另一邊是七八頭翼龍,皆長有幾十米,它們周身鱗甲光華閃耀。燦燦生輝,龍氣外放,形成一股龐大的壓力。
  遠處,更墮落天使以及鳳凰的影跡。
  很顯然遠空有不少強者在圍觀,目的各不相同,有的人是純粹是為看熱鬧而來,有的則想渾水摸魚。
  “蕭晨到我們這里來,我們保你無恙。”
  睚眥、狻猊、貔貅同時開口,三頭蠻獸巨大地聲音震的整片天空都動蕩了起來。
  “睚眥你們少管閑事。”三霄娘娘中的云霄斥道。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們看不慣你們。”狻猊聲如雷動。
  云霄冷冷地道:“哼,你們少打歪主意,想要強取半祖的圣器,就不要找這種拙劣的借
  貔貅聲如天雷,道:“你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蕭晨有些無奈,這么多人為他而來,可以想象以后的艱難。要知道,傳說中的闡教十二金仙剛剛來了一個廣成子而已,通天教主的得意門生也不過出現了三霄娘娘而已。如果齊至。縱然有圣器在身,恐怕也不好逃脫。
  他可不想在這里呆下去了。眼前最要緊的是沖出去,找個無人的地方隱居起來。
  刷
  光芒一閃,蕭晨駕馭十二品蓮臺沖天而起,就想破空而去,八相神速已經與蓮臺結合了起來,可謂極速。
  但是,圍困他的人太多了,幾個老僧正好擋在那個方向,口誦佛號道:“攔下!”
  人影晃動,五百羅漢突兀地出現在空中,仿似從某一片虛幻的世界踏出來的。
  羅漢大陣成型,圍困住了蕭晨。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人也在喝喊:“仁慈的圣主啊,賜予你的門人毀天滅地的力量吧。”幾十名個西方族人沖了過來。
  “太陽圣神啊,您的仆人要為您報仇了……”上百太陽教高手出動。
  “吼……蕭晨,要讓你形神俱滅。”虎嘯震天,白虎圣皇的子孫出現,數十頭白老虎橫空出現。這一切,道:“他能逃過今日,但明日、后日呢?縱有圣器護身,恐怕也活不長。”
  在他的旁邊一只蝴蝶在振翅,蕩出點點精神波動,道:“沒有回頭路了。”
  孫武雙目深邃無比,掃過戰場,望向遙遠的天際,道:“我怕這十六戰劍真的被那個世界的人搶去,風險太大了。”
  蝴蝶扇動翅膀,很久很久之后才道:“需要如此,舍得……舍……得。”
  人影翻飛,各方勢力全都沖向蕭晨那里,當然這個時候翻天印、金蛟剪、混元金斗無法用了,不然的話將會敵我不分死傷一片片。
  蕭晨就沒那多的顧忌了,頭頂劍圖,誅仙四劍鎮守四方,對沖過來的人橫劈豎斬,蒙蒙混沌劍氣掃殺了一片片人。
  七寶妙樹一刷再刷,許多人手中的寶物全都被刷落,撒旦魔杖橫掃,滔天魔氣肆虐十方,一片片人被震碎,古圣經翻動間金色咒符灑滿天空,許多人地靈魂被離出身體。
  五百羅漢大陣也難以圍困住諸般圣器加身地蕭晨,他終于沖出了重圍,但是前方十幾名墮落天使攔住了去路。
  “留下撒旦魔杖與太陽圣石。”
  “留你們個頭。”蕭晨震動誅仙四劍,撒旦魔杖橫掃,三圣靈皇冠、太極圖、十二品蓮臺護其身。對于趁火打劫,完全是為圣器而來的人,蕭晨更沒有任何顧忌,出手無情。
  混沌劍氣與滔天魔氣橫空而過,黑羽紛飛,血光迸濺,墮落天使橫尸天空,很快尸體也碎裂了,像是點點光芒一般最終消失不見。
  震懾當場!
  就連遠處地睚眥、狻猊、貔貅都露出一絲驚色,沒有敢輕舉妄動。
  這個時候,蕭晨從圣器中選出一把尺子,他一直都不知道這件圣器的作用,隨手一揮,空間出現一條通道,他一步邁了出去。再一次出現的剎那,他目瞪口呆,因為……已經遠在一片陌生的環境中。
  天涯咫尺!
  他驀然想到了太陽教圣女趙琳兒提到的圣器--------天涯咫尺。
  曾經想借助這件圣器回到人間,但是自從與魔鬼交談后他知道近十年內根本不可能。
  “這是哪里?怎么有些眼熟……”
  蕭晨疑惑的立身在天空中,掃視著四方的原始荒脈。
  “這是……南荒!”
  他從荒脈以及植被認出了,這似乎真的是南荒。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未免太過可怕了,竟然一下子從中土梵國的魔鬼平原來到了長生大陸的南荒,這天涯咫尺還真是名副其實!
  “有朋自遠方不亦樂乎……”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原始荒脈中回響道:“南荒老龍與孔圣在此,龍脈開啟……”
  大夏國,紫氣東來,剛剛降生的孩童,雙眸深邃如海洋,透過窗戶,望著遙遠的天際,默默無聲。大商國,手握凝血出生的嬰兒,眸光似利劍一般犀利,此刻房中沒有人,他自語道:“他們什么時候來……”
  羅馬帝國,沒落王族托蒂的私生子金發光芒閃閃,眼睛像藍寶石一般漂亮,咬牙道:“我討厭被動入局……”
  梵國,一個普通家庭中,那名始一出生就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行走四方,口中自語“天地上地下,惟我獨尊”的孩童如老僧一般,默念經文,偶爾雙目中會泛出兩道光彩,射向窗外的天際。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