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275 局

南荒原始荒脈,到處都是茂密的森林,參天大樹遮天蔽日,每株都需要數十人才能夠合抱過來,已經不知道生長多少年代了,許多古木都已經成為了精怪。
  無盡原始山峰間,更有一條條奔騰不息的大河穿越而過,讓許多谷地成為了湖泊,讓這片無盡山脈充滿了靈氣,天地靈粹多不勝數。
  而在那無盡荒脈的最深處,則隱居著禁忌般的存在,令許多修者都不敢踏入一步。
  是的,這里是傳說中的龍族禁地。上古一戰中天降神碑封印龍島,除了有限幾個強者逃出外,龍島上的龍族徹底被鎮封,從此失去了以往的大神通,而幾頭重傷的龍王逃出后,在南荒開創出了龍族的第二家鄉。
  盡管這里龍族的數量少的可憐,但是畢竟這代表著一個最強種族的傳承,況且重傷的幾頭龍王中最終活下了一頭,堪比半祖級的強者誰敢小覷?!
  原始大山在移動,隆隆之響聲震天地,像是數十道巨大的門戶在開啟一般,數十座巨山移向了兩旁,前方一片光華燦燦的瑤池仙地顯現而出。
  這里就是龍族的禁地,外圍被龍脈所封擋,里面是一片奇幻瑰麗的世界,所有草木都是流光溢彩,燦燦逼人。更有流泉飛瀑,亭臺點點,不少宮殿懸浮在半空中,如夢似幻一般。
  七彩的虹橋掛在天空中,連接著一座座宏偉的龍殿,所見的一切超出想象。
  蕭晨謹慎的在遠空凝視,并沒有前進一步,畢竟南荒老龍名頭大的嚇人,即便不是半祖也差不了多少。縱是他滿身都是圣器,但是臨近這等人物,也有著極大的兇險。
  “貴客臨門,我已相候多時,為何止步不前?”蒼龍的聲音從前方的瑰麗的山林中傳出。
  刷光芒一閃,一個身穿黑色神甲,周身烏光閃閃的威猛老人出現在天空中,正是威名赫赫的南荒老龍,很少有人能夠看到他的真身。
  隨后,一個氣質儒雅,年過半百的文人,輕飄飄的飛了出來,乃是傳說中的孔圣。
  蕭晨剎那遠退,立身在千丈之外,靜靜的看著他們。
  “告辭,我還要去鳳凰宮走上一趟。”氣質儒雅的老人沖著南荒老龍拱了拱手,又沖著遠處的蕭晨點了下頭。
  “恕不遠送。”老龍客氣的拱手。
  刷光芒一閃,孔圣憑空消失。
  “你對我有成見?”
  南荒老龍高大魁偉,身披的烏金甲胄閃爍著燦燦的光輝,將他襯托的如同鋼鐵澆鑄而成的一般。
  “沒有。”蕭晨漠然回應,道:“我走錯了地方,多有打擾,就此告辭。”
  蕭晨對于三年前的事情難以釋懷,如果不是南荒老龍放任不管,小獸珂珂絕不會死于非命,對南荒龍族實在欠缺好感。
  “呵呵……嘴上說沒有,其實心中恨不得抽了我的龍筋吧?”南荒老龍不怒自威,盡管在笑,但氣勢也極其迫人,道:“過去的事情先不說了,不過眼下我確實對你沒有半分惡意,有人關照過,你現在的命很金貴。”
  “是誰?”蕭晨露出疑惑的神色。
  “到時自知。”
  “到時……到底是何時?”
  “也許十年,最多不會超過二十年。”說到這里,南荒老龍笑了起來,道:“難道你不想見見某個小家伙嗎?”
  “想!”蕭晨知道他在說誰,心中的確很想念曾經的伙伴。
  啪啪南荒老龍一拍手,遠處流光溢彩的山林中一座宏偉的宮殿剎那洞開,一道光影沖出,瞬間飛至。
  這是一個七八歲的孩童,長發垂到腰際,如黑色的瀑布一般,如玉的小臉上,雙眸神光湛湛,雖然還很幼小,但是臉頰像是刀削的一般,顯得剛毅而又果敢。
  氣質有些孤傲,像是那獨立獸群中的戰龍一般,顯得與眾不同。
  沒錯,他就是一頭龍,正是那曾經的小倔龍,在南荒老龍的調教下,如今已經順利化形成人。
  “蕭晨……”小倔龍還如從前那般少言寡語,沖到近前后僅僅吐出這兩個字。
  蕭晨哈哈大笑了起來,摸著他的頭,道:“快四年未見了,曾經倔強的小家伙除了樣子變了外,脾氣秉性還和從前一樣啊。”
  “珂珂呢,我給它攢了很多的天地靈粹。”
  聞言,蕭晨一下子又笑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頭,道:“給它留著,它睡醒了自然會親自朝你要的。”
  “它去了哪里?”
  “說來話長,慢慢談。”
  “給你!”說到這里,小倔龍雙手間光芒閃爍,出現一個大包裹,陣陣彩霞透發而出,飄溢出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整整一大包的絕品靈粹。“我也為你準備了很多的天材地寶,足夠你身上很多穴道神化了。”
  蕭晨沒有拒絕,笑著揉了揉他的滿頭的黑發,道:“我收下了。”他沒有進入南荒最深處那片瑰麗奇異的龍族圣地,而是帶著小倔龍飛入了遠方的原始荒脈中,一人一龍相談了整整大半日。
  當然,大半時間是蕭晨在說,沉默寡言的小倔龍在聽。
  “回去吧,我要走了。”蕭晨對拍了拍小倔龍,道:“期待你戰敗萬龍。”
  “明年我會離開南荒,到外面的世界去歷練。”寡語的小倔龍臨去前這樣說道。
  小倔龍遠去了,光芒一閃,烏金甲胄閃閃放光的南荒老龍顯出了高大魁偉的身軀,道:“長生界未來要大亂,你……好好的活著。”
  “你什么意思?”蕭晨漠然的看著他。
  “半祖不會對你出手,但是半祖以下的人會不斷找你報仇,我希望你能夠活下來,不然……某人的算計恐怕要功虧一簣了。”
  “哪個混蛋在算計我?”蕭晨有些惱怒。
  “算計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不過不巧被卷入了而已。”
  “我#@¥%¥#……”蕭晨很憤懣,冷聲道:“我不會任人擺布。”
  “呵呵……”南荒老龍笑了,身影漸漸淡去,消失不見。
  但就在老龍消失的剎那,蕭晨發現一件器物掛在了他的身上,仔細觀看發覺竟然是一只龍角。
  “南荒老龍你什么意思?”蕭晨可不會認為對方好心的送他圣器,自腰間摘下,用力扔了出去,同時祭其了滿身的圣器,想要對抗龍角。
  無聲無息間,龍角再一次飛回,同時伴隨著老龍的聲音,道:“不想你早死,暫時將我的法器借給你。”
  蕭晨劍眉當時就立了起來,不過又在剎那間放松了,張口只吐了一個字:“好。”
  他收起龍角,“刷”的一聲,光芒一閃,駕馭十二品蓮臺破空而去。
  在茫茫南荒大山中飛行,蕭晨默默思索著近來發生的事情,而后重重的哼了一聲。
  一聲鳳鳴傳來,前方的秀麗梧桐林間,一只五彩鳳凰沖天而起,卷起五色神火,翔舞而來,旁邊還跟著一只幼小的鳳凰,正眨動著大眼好奇的看著蕭晨。
  “是你?”蕭晨一驚,認出了對方。當初珂珂與小倔龍曾經盜取過這個鳳凰女的天地靈粹,被抓了個現形,對方曾經送過他一根鳳凰神羽,言稱將來會出手相助他一次。
  “每次見面你都給我新奇的感覺,這一次更甚,殺死了眾多半祖,成為整片長生大陸的公敵,你還真是不一般的能惹禍啊!”鳳凰女打趣道。
  “他……就是傳說中的大惡人嗎?”旁邊的小鳳凰眨動著烏溜溜的大眼,饒有興趣的看著蕭晨。
  “小孩子不要亂說話。”
  “哦,知道了……姑姑。”小鳳凰非常乖巧的閉上了嘴巴。
  “我剛從鳳凰宮回到南荒不久,送你一件禮物,一定要收下。”鳳凰女輕笑著,刷的一聲打出一團璀璨奪目的彩色焰火。
  蕭晨有心拒絕,但最終還是收下了,問道:“為什么?”
  “因為有人不想你早死。”
  蕭晨越發的狐疑,道:“該不會是你們鳳凰宮的老祖宗送給我的吧?”
  “呵呵,你猜對了,就是我的祖母送給你的。”鳳凰女笑了起來。
  旁邊的小鳳凰扁了扁嘴,不滿的嘀咕道:“老祖宗好偏心哦,送給大惡人,卻不送給我……”
  “我明白了,告辭!”剎那遠去,蕭晨憤憤咒罵了一句:“他媽的!”
  現在他渾身都是寶,像一個移動的寶庫一般。
  前方天帝城在望,蕭晨在這里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曾經發生了很多事情,略作猶豫,他俯沖而下,來到了熟悉的大街上。
  玄黃斗獸宮、洪荒斗獸宮……驀然間,他看到了一座宏偉的靈粹殿,似乎剛開張沒有多久。且,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個熟人,一個肉呼呼的身影,竟然是那……諸葛胖子。
  當看到蕭晨的剎那,諸葛亮驚的差點失聲大喊起來,急忙捂住了嘴巴,一把將蕭晨拉了進去,道:“祖宗誒,你是我親祖宗!犯了那么大的事,你還敢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世人面前?你可是殺了眾多半祖啊,滿世界的修者都想殺你!”
  “怕也無用。”蕭晨淡淡的笑了笑,道:“三年多來你還好吧。”
  “我……哈哈,麻木了,家族大權我不去爭了,利用你留下在金幣,這幾年我沒少賺錢,我覺得我可以自立門戶了。不久前去外面的世界轉了一圈,我決定從南荒開始向外發展。”說到這里,諸葛胖子走進里屋,取出一個大包裹,道:“這里全都是絕品靈粹,你帶走,趕緊逃吧,這幾天天帝城中似乎來了不少人,我懷疑他們是在等你。”
  蕭晨收起那個巨大的包裹,這是他所需要的,如果里面都是極品天地靈粹,那么他的神穴恐怕會多激增十幾個、甚至二十幾個。他不得不承認,人的天賦各不相同,胖子很有一套,這三年來賺了這么的多錢,買下如此多的絕品靈粹,確實是非常人。
  “等我回來,當我有出頭之日時,扶你做南荒之主。”蕭晨大步離去。
  諸葛胖子張了張嘴,什么也沒有說。
  蕭晨望著大街上的一切很平靜,漫無目的的走著。就在這時,前方的大街上忽然傳來哭喊叫罵聲:“霍夫曼你這畜生,放開我孫女……”
  “霍夫曼……”蕭晨凝神觀望,確實是那個根家族的惡少,曾經被他甩了幾十個大嘴巴,不想今日來此再一次相遇了。惡少秉性未變,不久前去外面闖蕩了一圈,回來后依然囂張跋扈。
  光芒一閃,蕭晨出現在霍夫曼的近前,一個巴掌甩了出去,“啪”的一聲,格外的清脆。
  “他媽的,誰……”狂怒的霍夫曼戛然止住了聲音,而后像是見到了鬼一般驚恐的喊道:“你……你回來了……”
  蕭晨斬了眾多半祖,早已名傳大陸,霍夫曼再一次看到曾經的敵人,嚇得亡魂皆冒。
  “啪啪……”
  沒有任何話語,蕭晨上來就是十幾個大巴掌,對這個惡少實在沒有任何好感,每次見到他都在為非作歹。
  哧手指尖光芒一閃,一道劍氣透體而出,蕭晨想要斬了他。現在,他已經是世界公敵,根本不在乎里根家族的暴怒,更何況本來就是敵人。
  天帝城流血那一夜,這個惡少曾經踩踏過他、羞辱過他,現在正好一筆賬算清。
  “不要殺我啊……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很多人來到了天帝城等著殺你呢。”
  “意料中的事情,不用你多說。”
  輕輕一劃,一個頭顱斜飛了出去,蕭晨大步向前走去。
  大街上的普通百姓轟的一聲四散而去,當街殺人,且是本城中一個大勢力的少爺被殺,再不走絕對會惹來禍端。
  筆直的沿著大街走了下去,因為蕭晨已經感覺到有高手在前方等待著他。
  一個美麗的女子,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傾城傾國之色,正是那海云雪,她神色復雜無比的看著蕭晨,沒有說一句話。在她的周圍,是十幾頭白老虎,在不遠處更有幾十名道人。
  一群人向前合圍而來。
  “你們是什么人?”
  “貧道多寶道人。”
  “貧道云中子。”
  “虎皇第三子。”
  倒吸冷氣,蕭晨深深知道對方的厲害。
  多寶道人乃是通天教主的大弟子,深得半祖真傳,修為深不可揣測。云中子乃是原始的親傳弟子,修為同樣無法揣度,而白虎圣皇的第三子那就更不用說了,那是真正的白虎血脈傳承。
  蕭晨透過人群,望向海云雪道:“你好心機啊,算準我會出現在這里,提前等待我入甕?”
  海云雪美的像是天上的明月一般,尤其是那淡淡的笑容,格外的動人。
  蕭晨帶給了她太多的意外,讓她那顆冷靜與現實無比的心泛起絲絲波瀾,曾經想過,如果當初的選擇……可以更改,也許彼此現在的處境都將大不相同。
  她真實的看到了蕭晨潛力,但是……一切都不可能回頭,一切都都只能繼續向前走,唯有徹底斬滅蕭晨,才能夠讓她心緒平靜下來。
  她冒死向虎家老輩人物建議,聯合高手,在這里坐等蕭晨自投羅網,一切真的都被她算到了。
  海云雪收起復雜的心緒,靜靜的看著蕭晨,而后露出一絲迷人的笑容,道:“看來我們天生相沖,今日斬你徹底了斷。”
  縱是面對通天教主親傳大弟子等人,蕭晨也難以掩飾的大笑起來:“你確實算的很準,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你們或許還不知道,不久前我還在魔鬼平原,但現在已經到了這里……”
  聞聽此言,縱是多寶道人和云中子也變了顏色。
  “兩地相距十幾萬里,怎么可能……”
  “快殺了他!”海云雪大叫。
  無需多說,多寶道人、云中子、白虎圣皇的第三子等高手已經出手。
  “再見……再相見!”蕭晨冷笑,將圣器“天涯咫尺”劃出,空間通道顯現,他一步邁了進去,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下一站,蕭晨出現在了西南凈土,來到了森林族與蠻族的圣地,這是一群超然于世外的老人的隱居地。
  在出現在這里的剎那,蕭晨驚疑不定的問自己:“為何我像是在告別呢?我似乎在向曾經生活的地方揮手,難道這是本能使然嗎?難道說……本能預感到了什么,潛在意識在主導著這一切,告別過去嗎?”
  想到這里,蕭晨不知道為何忽然感覺有些恐懼。他相信自己的靈覺,難道潛意識真的感覺到了什么嗎?但為何沒有清晰的浮上心間呢?
  凈土依然很溫馨,老人們還像過去那般,視他如親生子孫。只是可惜,**空靈的清清不在,她已經去外界磨練自己了。蕭晨怕為凈土惹來麻煩,短暫的相聚過后,他毅然離去。
  “去哪里?天下之大,何處是我家?”蕭晨感覺天下間似乎真的沒有他容身之地了。
  此刻的長生界,沸沸揚揚,到處都在談論蕭晨這個名字,斬殺半祖,在魔鬼平原上滅殺眾多修者突圍而去,幾乎全天下高手都在通緝搜尋他。
  是的,半祖的門徒遍布天下,蕭晨已經成為長生界公敵。
  最終,蕭晨決定將要遠走無人區,進入那些號稱天神都難以逾越的地域。
  長生大陸,最北古神荒漠以北、最西百萬銅山以西、最東茫茫東海之波以東、最南千萬荒島以南,究竟還有著怎樣未知的世界,誰也無法說清。
  連天神都很難進入,無法揣測里面的情況。
  最終,蕭晨以天涯咫尺圣器,打開空間通道,進入了傳說中的最北方————古神荒漠。
  他決定以諸般圣器開路,一路走下去,看一看古神荒漠的北面究竟有什么。
  這一走就是整整三年!
  到了第三年,武圣孫武在自己的隱修之地驀地睜開了雙眼,道:“難道……他們來了?!”
  與此同時,蝴蝶翩翩,莊周振翅,沖天而起。
  大夏國,一名三歲稚童,眸子深邃如星空,紫氣透過窗欞,彌漫向天際。大商國,手握凝血出生的嬰兒,眸光似利劍,靜靜漂浮到了窗前。羅馬帝國,一名金發孩童驀地睜開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