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276 潛意到三年

茫茫大漠,一望無際,浩瀚無邊。
  忘記了時間的變化,忘記了空間的廣闊,蕭晨獨自前行,他像一個苦行者,在這蒼涼的無人區探索。
  沒有人敢深入,這是長生大陸出名的四極禁地,若問長生大陸哪里最可怕,哪里堪稱絕地,但凡有所了解的修者一定會說是四極絕地。
  最北古神荒漠以北、最西百萬銅山以西、最東茫茫東海之波以東、最南千萬荒島以南,究竟還有著怎樣未知的世界,誰也無法說清,因為走進深處的人從來沒有活著出來過。
  因為未知,所有才顯得可怕!
  連天神都很難進入,無法揣測里面的情況。
  十幾萬里的浩瀚大沙漠,漫天黃沙吹起,遮天蔽日,天空中仿佛下起了黃金雨,時時有黃金色的沙丘消失,而有另一片片沙丘剎那間形成。
  可想而知罡風有多么猛烈,如果蕭晨不是諸般圣器加身,恐怕早已灰飛煙滅多時了。
  是的,這里的罡風格外的可怕,連神的軀體都能夠撕裂。
  狂風終于平靜了下來,金黃色的大沙漠像是黃金雕琢出來的一般,金色的沙粒璀璨奪目,但是溫度熾熱的可怕。
  天空中灑落的陽光也不過讓溫度驟升幾十度而已,但是金色的沙漠本身卻像是有著無窮無盡的能量。蕭晨看到一把被融掉一半的神兵利刃,上面清晰的刻著某神祗的名字,如此神器都難以抵抗沙漠的恐怖溫度,可以想象這里的黃金火爐之恐怖。
  以仗有諸多圣器防身。不然蕭晨根本無法在這里生存。
  正午地陽光很熾烈。罡風已經停止。大沙漠格外地平靜與安寧。蕭晨獨坐在金光燦燦地沙漠中。每日不管都么地勞苦。他都堅持不輟地修煉。
  古碑天圖進一步完善。讓他越來越覺得這部心法地博大精深。神化地穴道更加璀璨。真實地神脈不斷延展出來。越發地凝練。與天生地經脈相比。更加地神秘。
  汗水一滴滴灑落而下。十二品蓮臺承載著他。將一顆顆汗珠不斷煉化、蒸發。誅仙四劍分鎮四方。震出蒙蒙混沌元氣。古圣經來回翻動。從里面跳出一顆顆金色地星辰。讓他地周圍星光閃耀。更有太極圖浮浮沉沉。陰陽二氣來回旋轉。太陽圣石定在空中。普照下一道道絢爛霞輝……
  是地。此刻蕭晨地周身流光溢彩。他在借助圣器煉體。一邊運轉古碑天圖心法。一邊將諸般圣器祭起。讓神圣光輝沐浴周身每一寸血肉。
  小倔龍給他地一大包天地靈粹已經耗去一大半了。而這到底花去了多少時間。他早已沒有概念……只知道似乎很長。或許用了幾個月。或許用一兩年。如今身上多了十二處神化地穴道。每一顆都像啟明星那般。在身體中燦燦生輝。
  共有二十八處穴道徹底神化了!
  這讓他頗有感慨,南荒龍族圣地中,到底有多少罕世靈粹。難以想象,小倔龍對他可謂大方的毫無保留,整整十二個神化的穴道啊,如果按照以往地速度,恐怕還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夠搜集到這么多的靈粹呢。
  當一株像極了嬰兒的絕品仙參在烈日下被蕭晨徹底煉化后,第二十九處穴道神化,七寶妙樹連續刷出七彩神光,淬煉著他地肉體,太陽圣石也震出一股股圣光。洗滌他的經脈,每一寸血肉都被滌蕩而過,可以看到一條條細小的霞光在游走,這等若在洗髓!
  這一次的荒漠苦行,在忽略了時間流逝的情況下,蕭晨的肉體到底達到了多么強悍的地步,他自己也很難估料了。
  不過有一點讓蕭晨非常苦惱,武之印記與神通越來越相沖,甚至用古碑天圖心法煉天地靈粹神化穴道。也與武之烙印沖突起來。每次都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
  “煉化天地靈粹,令穴道神化。忍受過去,就相融了。如此推斷,神通與武之印記是否也可以相融呢?”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自廢八相世界神通,目前只能想辦法讓兩者相融。
  時光似那東流水,蕭晨不知道自己深入古神荒漠多久了,他在努力尋找著、搜索著,在金色的大沙漠下看到了不少斷壁殘垣,但是這并不能說明什么,發現了不了任何線索。
  也許又過去了半年,也許已過去了兩年,在這一個格外寧靜地夜晚,蕭晨卻難以保持平靜。他獨坐在清冷的月光下,默默咬緊牙關在沖關。
  是的,他即將要破入御空境界了,也就是傳說中的半神境界。
  古神荒漠真的是一個奇異的所在,白天溫度可以將神器熔煉,夜晚則冷的可以凍裂精鐵。
  在圣器的護持下,那可凍碎身軀的溫度難以奈何蕭晨,但是諸多圣器也難以助蕭晨沖關,因為這可不僅僅是光有力量就可以地,這是一種神秘的開啟身體寶藏的過程,需要的是玄而又玄的契機。
  清冷的月光下,大沙漠格外的寂靜,蕭晨獨自盤坐在天空中,周身的血管仿佛都要崩裂了,渾身血脈全部鼓脹了起來。
  “啊……”
  他仰天長嘯,亂發飛揚,張嘴噴出一口本命精氣,繞身飛旋三周之后,那股柔和的生命精氣再一次沖入體內。
  “轟”
  身體中傳來一聲巨響,像是某種桎梏被打破了,神力狂涌,蕭晨周身霞光萬丈,瑞彩千條,在這一刻他邁入了御空境界,他已經是一名年輕地半神!
  冷掃八方,蕭晨騰躍而起,當空而立,眸子比天上地星辰還要璀璨,剛毅的面孔顯得自信而又沉穩。
  終于做出突破了,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半神,這是一個分水嶺,為進軍長生境界打下了堅實地基礎,邁入長生境界不再是夢想。每一次的進步都在向著神級挺進。
  驀然間,他心中涌起一股奇異的感覺,身體劇烈顫動,心海中一片祥和,周圍的空間仿佛全部向他擠壓而來。
  空間似乎塌陷了,而后凝聚成一點。化成一道靈光沖入他的心海中,隨后空間又崩潰,形成一個黑洞,無盡森然的黑霧飄蕩而出,化成一片陰霧沖入他地心海中……
  幻覺……錯覺……
  當蕭晨再一次睜眼的剎那,他發現無論是凝聚成虛無的一點,還是崩潰成黑洞的空間都不存在了,仿若剎那的恍惚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卻真實的感覺到了與以往地不同。他仿佛可以與整片天地融為一體,確切的說他與空間無分彼此。
  剎那醒悟!
  他掌握了一種新的神通空間神則!
  空間為王,時間為尊!這是柳暮曾經說過的話。在同級修者中,掌控空間與時間神則的修者乃是同級中的至尊,在蛻凡境界就可以進行跨級挑戰,更不要說進入本就能跨級進行戰斗的識藏與御空境界了,掌控空間神則意味著可以向更高境界的修者發起挑戰!
  空間為王,時間為尊!
  破入御空境界,身體寶藏進步一步開啟,他掌握了一種修者夢寐以求的神通。
  但是,在這一刻麻煩也來了。武之印記躁動不安,武體雖然強悍到了難以想象地地步,但是在這一刻竟然有了崩潰的跡象。
  蕭晨的身體出現了嚴重地創傷,竟然在……慢慢龜裂!
  眼前的景象極其可怕,清冷的月光下,無垠的大沙漠上空,蕭晨似乎要解體了,身體隨時有崩碎的可能。
  神通與武體相沖!
  咬緊牙關,蕭晨以大毅力忍受著這一切。默默揣摩武之印記,暗暗壓制新得到的空間神通。
  同時,他祭起諸多圣器,想以圣器的力量護住自己的肉體,但是發現根本無用,崩潰、破壞性的力量來自體內,圣器根本幫不上忙,反而險些起到反作用。
  福禍相依!剛剛得到空間神則,但在剎那間武體就有了這樣劇烈地反應。
  “喀”
  清晰的聽到了骨骼碎裂的聲音。緊接著蕭晨感覺靈魂飄出了體外。而后看到自己的肉體四分五裂了。
  不對!
  在這剎那間,蕭晨忽然震驚的發現。對面雖然有一具肉體分裂了開來,但是他現在……并不是以靈魂的狀態飄在外面,而是依然是肉體狀態。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兩具肉體呢?但是蕭晨吃驚的發現,這似乎……是真實的,用力掐了一把自己,他確實感覺到了血肉的真實感。
  同一時間,他發現身上光芒燦燦,是神化地穴道,是延展出的神脈……這是一具凝聚了神化的穴道與神脈的軀體。
  自原來的身體中再生出的神體嗎?蕭晨感覺震撼無比,這就是古碑天圖成果的初步體現嗎?
  未容他多想,對面那四分五裂的軀體緩緩聚在了一起,而后爆發出一股極其刺目的光芒,重新組合在了一起。
  刷
  光芒一閃,他發現兩具軀體合一了,直到這時才讓他那顆懸著地心放下來,因為無論如何蛻變,他都覺得原本地身體最重要。
  空間神通涌現,這一次沒有和武體相沖,似乎方才身體的四分五裂,讓神通與武體暫時融合了。
  半神!
  蕭晨真正踏入半神境界,且掌握了新一門神通!
  時間匆匆,他繼續在古神荒漠前進,似乎又過去了一年,在這過過程中他將小倔龍送他地天地靈粹,以及諸葛胖子給他的天材地寶全都煉化了。
  此刻,他感覺周身生命精氣澎湃,仿似擁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到了現在整整四十九處大穴徹底神化。神脈延展到了他全身各處,不僅所有被神化的穴道被連接了起來,就是那些未被神化的穴道也在被溝通與連接。
  磅礴的生命精元,是蕭晨最雄厚的資本,到了現在他已經不在懷疑,如果等到所有穴道神化之時,全身生命精元為他所用之際,他的力量恐怕將舉世無匹,舉手投足間恐怕都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而力量……絕對僅僅是最初級的威能體現,真正有何種驚人的蛻變,現在根本難以揣測。
  武體修行進展非常順利,他的身體強悍如神兵利器,一般的凡間刀兵根本難以傷身了,這樣的體質……似乎不是半神所能夠擁有的!
  蕭晨不知道,三年已經匆匆而過。
  他獨自在古神荒漠中苦修,而外面的人也一直在是搜尋他的下落。只是,沒有圣器加身,縱是長生不死的神也難以進入古神荒漠深處。
  蕭晨在徒步前進,因為在古神荒漠中,圣器“天涯咫尺”似乎受到了禁錮,難以發揮出原本的威能,每次只能穿行千米遠而已,且會耗很長的時間。駕馭十二品蓮臺飛行,速度也急驟下降,越向古神荒漠深處前進速度越緩慢。
  但即便是每日大半的時間都在修行,蕭晨也向古神荒漠深處前進二十幾萬里了,如此的深遠……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茫茫大漠仿佛沒有盡頭一般。
  時間無情的流逝,蕭晨已經忘記了的外界的一切,每日間除了修行就是前進,他想要一觀古神荒漠最深處的秘密。
  就在這一日,他忽然聽到悠悠鐘聲傳來,讓他有一股不真實感。
  沖天而起,蕭晨祭起諸般圣器,立身在虛空中,向著前方眺望而去。
  遠方,金色的大沙漠深處,一座神廟靜靜的坐落在那里,仿佛亙古就已經存在一般。
  沖下天空,蕭晨一步步向前走去。
  古廟在夕陽下被染上了一層神圣的光彩,悠悠鐘聲已經漸漸平息了下來,在晚霞中古廟給人以無比神秘之感。
  終于臨近,但是蕭晨卻無法靠近,一股奇異的力量將他隔絕在古廟的外圍。
  不經意一側頭,蕭晨一驚,在距離古廟很遠的地方,一座道觀靜靜坐落,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像是自太古劃破時空而來。
  “那是……”
  驀然間,蕭晨極目遠眺,又發現一座很小的神島,靜靜的漂浮在半空中,仿佛被鎮封無盡歲月了,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只是孤寂的定在那里。
  “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該毀滅,這不過是真實世界的投影而已,全都是虛幻的,長生界不該存在……”
  浩大的聲音在整片古神荒漠中回蕩,震耳欲聾,浩瀚無垠的金色大沙漠都動蕩了起來。
  幫人做個廣告《武徒》帶著手機穿越,進入一個武者的世界,神通的對抗,神獸的對決。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