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277 古神荒漠

“真實世界的投影終究歸于虛無,虛幻的終將破滅……”
  浩大的聲音在整片天地間回蕩,威嚴無比,充滿了懾人心魄的力量。
  蕭晨震驚無比,長生界是……真實世界的投影,整個世界都是虛假的嗎?那……他算什么?
  聲音杳逝,整片大漠都變得寂靜無比,那個聲音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浩瀚無垠的大漠在晚霞中染上了一層火紅色的光彩,金色的沙粒流淌著點點紅光,天邊的火燒云給大漠與天空的連接處鑲上了道道的金邊。
  死一般的沉寂,空曠的大漠寂靜無聲,蒼涼而又孤遠。此刻……蕭晨的心緒如怒海狂濤一般在波瀾起伏。
  但在一瞬間,蕭晨又快速平靜了下來,自己是真實存在的,只要明白這一點足夠了。
  空曠的大漠上,沒有一點生的氣息,但是就在今日,就在此刻,出現一座神廟、一座道觀、一座神島,蕭晨靜靜的望著它們,只是難以走上前去,神秘的力量阻擋著他接近。
  清冷的月光灑落而下,漫天的星斗在閃耀,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嗎,這一切都是現實世界的投影嗎?蕭晨沒有去糾纏,他的心中唯有一個“本我”,在這種境地下,默默修煉。
  月光如水,大漠中的溫度卻急驟下降,精鐵都可在溫度迅猛下降過成中被凍裂,在這星光閃耀的孤寂大漠中忽然傳出一聲“吱呀”聲,那座古廟的門被推開了。
  空曠的大漠,本是寂靜無聲的,如此聲音分外的突兀,像是平靜的湖泊中躍出一條神魚一般。
  蕭晨刷的睜開了眼睛,在月夜中像是有兩道閃電在虛空中射出。
  廟門推開后,一個幼小的身影沉穩的邁步而出,他身穿著寬大的僧衣,不過三四歲的樣子,僧衣大半都拖到了地面上。
  這是一個幼童,或者說是小和尚,不過三四歲的樣子,卻能夠抵抗大漠中的極限寒冷,從容而鎮定的走出了廟門。
  他膚色白皙,額頭飽滿,眼睛大而有神,睫毛很長,鼻梁挺直,嘴唇很厚,這是一個看起來很忠厚慈善的小童。五官中的耳朵最為特別,人雖然不大,雙耳卻很大,很有福態,厚厚的耳垂快要觸碰到肩頭了。
  他雖然看到了蕭晨,但并沒有任何吃驚的神色,從其旁邊邁步而過,繞著整座神妙轉了一圈向著沙漠深處走去。
  蕭晨非常的驚異,但卻沒有出聲,靜靜的看著他離去。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道觀也被推開了門,一個三四歲的小道士從容邁步而出,雖然是一個幼童,但是看起來格外的老成,尤其是一雙眼睛深邃無比,仿佛可以洞悉世間的一切。
  他也從容的向著大漠深處走去。
  極其怪異的感覺,不過三四歲的孩童而已,但神態動作卻仿佛活了無盡歲月的老古董一般,淡定無比。
  刷天空中的那座很小的神島上,輕飄飄落下一個孩童,滿頭烏黑的長發如瀑布般飄灑,一雙眸子充滿了靈氣,不,或者說是殺氣,讓蕭晨都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
  他也步履從容的向著大漠深處走去。
  極其荒謬的感覺,三個孩子如此的老成,都沒有看蕭晨一眼,走向了大漠中。
  蕭晨站起來身來,跟著他們的足跡走了下去,三個孩子的速度也不知道有多么快,蕭晨將速度提升到極限,追出去數百里也沒有追上,足跡在前方徹底的消失。
  不過,他卻有了新的發現,前方是一片黑暗無比的地域,根本望不到盡頭,難道說到了古神荒漠的盡頭?仔細凝望,蕭晨發覺,那里似乎……是一片空間斷層!
  他無聲無息的返回了原地,直至后半夜才發現三個孩童先后回來。
  清晨,一抹霞光照亮了大漠。
  新的一天到來了,雖然風和日麗,但是天空中似乎在傳蕩著一股極其壓抑的氣息,仿佛有太古妖魔要出世一般。
  “虛幻的世界終將毀滅……”昨天那個浩大的聲音再一次出現了。
  緊接著,天空中烏云密布,將初升的朝霞全部壓落了下去。
  翻滾的烏云在大漠上空像是一座座沉重的鉛山一般,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轟隆隆”
  閃電劈落而下,在烏云中竟然有金色的戰車在移動,是它劈出了滅世閃電,浩蕩下滔天的能量波動。
  “刷”
  光芒一閃,大漠中的那座古廟拔地而起,像是一顆流星一般,撞向灰暗的天空。于剎那間沖進了如鉛山般的烏云中,而后轟的一聲巨響,撞在了那金色的戰車上。
  “隆隆……”
  天空像是破碎了,在震耳欲聾的聲音中,巨大的金色戰車被撞落下云端。緊接著,人影幻滅,烏云劇烈翻滾,一團灰蒙蒙的霧氣與一個小和尚在天空中連續碰撞。
  一條條毀滅性的空間大裂縫竟然一直延伸到那遙遠的星空!
  是的,滔天的鉛云被震散開,東方的太陽似乎都殞落了,星空浮現在天際,毀滅性的空間大裂縫沖入了星空。
  幻覺?錯覺?蕭晨無法分清。
  烏云終又遮蔽了天空,那團灰蒙蒙的霧氣發出浩大的聲音,對小和尚喝喊道:“何必抵抗?連這個世界都是虛幻的,更遑論是你呢,你本虛無,如此煙消云散,本就是最終歸宿。”
  小和尚非常的平靜,古井無波,道:“虛幻與真實誰能說清。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菩提,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同樣……整個世界也可空如花草。”
  “好一個佛陀,你敢諷刺我?!對于我們來說,實力就是實力,無論你心境多么高遠,終究是虛幻的!”蒙蒙霧氣中傳來浩大的聲音,道:“這個世界該破滅了,二十四戰劍將回歸。”
  “毀滅往往從自己開始……”小和尚如枯木般沉穩平靜。
  “哈哈……”烏云中傳來大笑聲:“這個世界已無祖神守護,半祖也相繼殞落,如何抵抗?真實的世界中來一個祖神就足可以毀滅這一切了,況且十幾位半祖相隨,虛幻的長生界終將歸于虛無。就憑你佛陀、原始、通天能夠阻擋這一切嗎?”
  說話間,數百里外那暗無天日的空間斷層,隆隆之響不絕于耳,黑霧翻涌,烏云遮天蔽日,十幾輛金色的戰車劃破長空而來。
  撼動了整片天地!
  “哧哧”
  一道道混沌劍氣穿破烏云,半空中那座神島沖天而上,狠狠的撞在了一輛金色戰車上,一個三四歲的孩童騰躍而上,眸光中綻放出冷森森的殺氣。
  緊接著,大漠中的道觀也拔地而起,沖撞了上來,震碎了一輛金色的戰車。
  下方,蕭晨震驚無比,小和尚竟然是佛陀,道觀中的小道士是原始,神島上殺氣彌漫的小童竟然是通天教主,三年前他可是……親手斬了他們的頭顱啊。
  “破滅虛幻……”
  鉛云中十幾輛戰車傳蕩出威壓天地的能量波動,整片古神荒漠都仿佛搖動了起來。
  佛陀、原始、通天同樣透發出撼天動地般的威壓,與烏云間十幾輛金色戰車中的異界半祖抗衡起來。
  且,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不斷被震碎,一輪耀眼的太陽出現在天空中,正是那太陽圣神,不過此時他的真身僅僅是一個三歲的金發孩童。
  同一時間,一個渾身魔氣浩蕩,周身被魔霧包圍的黑衣小童出現,正是那大魔尊撒旦。
  隨后,西方族三圣靈以孩童之身顯現。
  準提道人也以幼童的身份幻化而出。
  虛空連續被震碎,天魔宮第一代宮主、慈航劍齋第一代仙子、白虎一脈的圣皇全都以稚童身份顯現。
  蕭晨手中的圣器一件接著一件的飛走,最后……一件也沒有剩下,被他斬掉頭顱的所有半祖全都以稚童的身份顯現在此地。
  如果不是七彩圣樹在第一時間浮現在他的頭頂上方,灑落下一道道七彩光華,恐怕蕭晨已經被這片熾熱的大漠烤的灰飛煙滅了,畢竟在這里連神器都會被融掉的。
  “你們做局誘我們來長生界?不過……一切都是徒勞的,已經沒有祖神的虛幻世界,很快就會崩潰了,歸于虛無。”
  蝴蝶振翅,莊周顯現,精神波動傳出:“夢蝶,蝶夢一場,何為虛與實?相對而言,你們也不過一場夢境。”
  “那就開戰吧!”十幾輛戰車同時傳出浩大的聲音。
  “吼……”一聲長嘯,白虎圣皇一尺長的軀體,驀然間放大到了山岳般大小,小山般的虎爪向著天空中的一輛戰車猛力拍去。
  通天教主頭頂劍圖,四方分鎮四把兇劍,蕩出一道道混沌劍氣,沖向了烏云中的一輛戰車,毀滅殺氣直沖霄漢。
  準提道人手中七寶妙樹連連刷動,一道道七彩光華將沖到他近處的烏云全部震散,更是將一輛戰車震翻了出去。
  太陽圣神手托圣石,光華照耀十方,震碎了大片的鉛云,最后沖上了一輛金色戰車。
  原始右手提長劍,左手持玉如意,劈碎了一輛金色戰車,與里面那團蒙蒙霧氣大戰了起來。
  蕭晨心中波瀾起伏,根本難以平靜下來,這……注定是一場不為世人所知的半祖級,甚至祖神級大戰,關乎了長生界的生死走向。
  就在這個時候,他清晰的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嘆息:“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到來了……這是一個失敗的局。”
  數百里外的空間斷層傳來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一瞬間就傳至此地。
  佛陀、原始、通天、準提、太陽圣神等人全都變色,他們知道對方的祖神駕臨了!
  但就在這一刻,古神荒漠的南方,自長生大陸方向也傳蕩來一股難以言喻的浩瀚波動,剎那而至!
  “祖神?!長生大陸怎么可能還有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