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80 二十四戰劍穿身擋祖神

時間匆匆,半年已經過去。
  金色的大漠蒼涼而又孤寂,祖神之戰早已落下帷幕,所有人都已經離去,大漠空沒有生命,沒有綠意,空曠而又荒遠,是一片被人遺忘之地。
  曾今的空間斷層,黑云繚繞,一座巨大的石像獨自矗立在鉛云下,如太古魔山一般高大,面向長生大陸方向,似乎在遙看,似乎是在渴望……半年了,終于再一次起風,死寂的大漠終于有了一絲活力,罡風劃破金色的大漠,漫天塵沙揚起,黃蒙蒙一片,連那巨大的石像都被淹沒了,黃沙遮天蔽日,讓那一條條帶狀的黑云都跟著飄搖不已,隨時可能會被震散。
  風聲中,一只雪白的小獸嗚咽著,它在風中哭喊,它已經在這聳入云霄的巨大石像上守護了半年了。
  八把巨大的戰劍,貫穿巨大的石像,像是將他釘在了那里,下半截軀體堵住了空間斷層,上半截軀體寂靜而立。
  石像的神態與蕭晨最后被鎮封那刻的表情毫無二致,神情中似乎充滿了一絲遺憾,就那樣望著南方,似乎想要穿越過長生大陸,望向龍島,望向人間界。
  “嗚嗚……蕭晨你什么時候醒來呀?”小獸真情流露,哭泣著在石像上陷入半昏迷中,喃喃著:“我已經沒有父母了……你也死了……嗚嗚……我想回到龍島……再也不出來了。”
  罡風涌動,一條人影無聲無息間出現在巨大的石像上。
  “魔鬼……”小獸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從半昏迷中驚醒了過來。
  來人正是蚩尤,他嘆了一口氣,道:“跟我走吧。”
  “我不!”隨后,小獸又帶著央求的語氣,道:“求求你將他救活吧,我可以將失樂園送給你……”
  “被二十四戰劍洞穿、鎮封,我也沒有辦法。怪只怪我當日未在場,我們去相助神農氏祖神,在戰場中近乎灰飛煙滅,神農氏在我們的以死相助的情況下勝利了,但是去的半祖全部凋零,神農氏祖神施展浩瀚法力,最終也只將我、武圣、老子、軒轅大帝、佛陀、莊周救活了,另幾位半祖徹底消逝。”
  那是一場慘烈的大戰,強如半祖,在面對祖神時,在也徹底的灰飛煙滅了。
  “嗚嗚……我真的只想他活過來,沒有別的要求呀……”
  “走吧,我帶你離開這里。”
  “我不走,這個世界都是壞人,那些人總是想殺我和蕭晨。”
  “那是因為有些人害怕你。”
  “為什么害怕我,嗚嗚……我從來沒有害過他們。”
  “因為他們怕將來的你,覺得你不該來到這個世上。”
  “嗚嗚……我要回到龍島,父親和母親不在了,蕭晨也死了,我再也不出來了。”珂珂傷心的哭泣著,像個受傷的孩子一般,最后昏迷了過去。
  魔鬼向石像打出一道烏光,而后帶著珂珂沖天而起,自語道:“龍島嗎,也許……你真的不該從那里出來,這恐怕也是你父母的希望吧。因為你不屬于這個世界啊。”
  罡風止住了,大漠再次恢復了平靜,直至一個月后,一個偉岸的身影帶著兩個小蘿莉從天而降,讓這里有了一點生氣。
  軒轅大帝渾身都處在云霧中,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玲瓏與兔兔兩個粉嫩的小蘿莉則唉聲嘆氣。
  “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有趣的帥蟈蟈,就這樣石化了……”
  “老爹你幫幫忙呀,讓他復活過來吧。”
  “就是就是,帥氣的老爹最好了,趕緊救救他吧。”
  軒轅大帝高大的身軀在云霧中顯得格外的偉岸,他搖了搖頭道:“我救不了他。”說完,他向著巨大的石像打出一道黃光,帶著兩個小蘿莉一閃而沒,消失不見。
  一個月后,佛陀顯化而出,立身在石像上,平靜祥和無比,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唯我獨尊”的“我”自然不是指本人的小我,而是廣大眾生的“大我”。每一個人覺悟后,都可擺脫各種物欲、迷惑和假象的束縛,那就是佛陀的道,那時便是唯“我”獨尊。
  一道佛光自他眉宇間射出,打入石像中,佛陀碎空而去。
  又過了一個月,孫武與莊周同時顯化而出,兩人說了一些什么,不過全都消散在了鉛云間,沒有傳蕩出來,最后他們也各自點出一道光芒,破空而去。
  老子最后一個顯現在石像上,他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點出一道清光,就憑空消失不見了。
  時間流逝,整整一年過去了,巨大的雕像依然孤獨的矗立著,不過在這一年中石像的額頭卻在慢慢龜裂,出現了一道道若隱若無的縫隙,直至又過去了三個月,隨著一陣碎裂的聲響傳來,高聳入云的石像的額頭崩碎出一個巨大的洞穴。
  一個血肉之軀的人類從里面走了出來,渾身閃爍著古銅色的光芒,軀體如黃銅澆鑄而成的一般結實。
  一把金光芒燦燦的神戟在他的右手中,不過此刻的戟刃已經有些翻卷,甚至發生了龜裂。一只烏黑的鐵印出現在他的左手中,鐵印已經變形,已看不出原來的形狀。
  “通天、原始、準提、太陽、白老貓、南荒老泥鰍……我問候你們祖宗十八代!”黃金神戟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震的古神荒漠都搖動了起來。
  “媽了個巴子,我#@!¥#%¥#……”烏鐵印也發出憤怒的咒罵聲。
  兩件兇器近乎被廢,神戟與鐵印都龜裂了,似乎隨時都會崩碎,反倒是蕭晨的**無恙,沒有受到一絲傷害。
  “我還是我嗎?”蕭晨發出了這樣的疑問,回頭看看那尊高聳入云的巨大石像,再看看現在自己**的軀體,他有些不真實感。
  “媽了個巴子,怎么不是你?以后給我好好的活著,現在老子與你性命相連,你要是出了點差錯,我倆也跟著倒霉。該死的殘廢石人,到底是什么東西,讓我們和你共享生命,我@#¥#¥……”兩件兇器破口大罵。
  “喀嚓喀嚓……”身后那巨大的石像,額頭崩碎出的大洞竟然在慢慢愈合,最終平滑如初,像是根本沒有碎裂過。
  黃金神戟與烏鐵印破爛的不成樣子了,蕩漾出點點光芒保護著蕭晨,只是他們耗費了太多的力量,光芒明滅不定,似乎隨時會徹底碎裂。
  隨著空間斷層被鎮封住,古神荒漠似乎沒有那么可怕了,在兩件兇器的護佑下,蕭晨展開八相世界神通,竟然可以極速飛行,不像進來時那般吃力。
  此時的長生大陸,正是風起云涌之時,神農氏祖神再現世間,開啟神農宮,散發寶物,而后沖入無限星空中。離去時,他傳語長生大陸,讓各派挑選出最杰出弟子,他回來之際將會有大用。
  祖神沒有多說,但是通過半祖之口傳達出的消息,卻讓整片長生大陸沸騰了,祖神有大用,如果被選中,那是千百世修來的福分。
  為此,長生大陸舉行了浩大的修者大會,原始的闡教、通天的截教、佛陀的佛教、太陽圣神的太陽教……幾乎所有半祖門下的杰出后輩弟子都報名了。
  這是一場空前絕后的盛會,雖然它僅僅屬于后輩杰出弟子,但同樣吸引了老輩人物的目光。
  只是有一點很奇怪,半祖沒有一個露面,似乎在同一時間消失了,就連他們的弟子門徒都無法尋到。
  當蕭晨飛到古神荒漠的邊緣時,震驚的發現了一個讓他難以相信的事實,古神荒漠被隔斷了!
  是的,浩瀚無垠的大漠與長生大陸間出現一道空間大裂縫,黑森森,沒有一點光亮。大漠與長生大陸只有少部分地帶相連,兩片大地似乎即將被徹底斬斷。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這樣?”蕭晨內心震驚無比。
  沒有任何猶豫,他向著那僅連著一點的地帶飛去。
  但是,轟隆隆一聲巨響,無盡的血色閃電劈落而下,將他打的瞬間倒飛了出去,他手中的兩件兇器“喀喀”作響,又出現了幾道龜裂的痕跡。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我被截斷在了這里?”蕭晨自語。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長生大陸,那與古神荒漠僅相連一點的地帶,一個婀娜的身影飛舞而來,用力揮著玉臂,大聲的呼喊著:“大叔……”
  那是一個**空靈的少女,笑容似那春花在綻放,除了美麗,更多的是明媚與溫暖,她輕盈如精靈一般飛舞到了邊緣,一張笑嘻嘻的絕美容顏充滿了欣喜的神色,她皺了皺可愛的鼻子,道:“大叔……你真能惹禍。”
  “清清……你怎么來了?”
  “我無意間得到消息,來了快一年了,想去救你,可是……我沖不過去。”說到這里清清臉色有些發白,纖纖玉指急忙掩住了自己的小嘴。
  但是,蕭晨敏銳的看到一抹血跡在她指縫間流淌而下。
  “你受傷了?”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知道惹禍的大叔安然無恙,我就放心了。”清清滿不在乎的輕笑著,說到這里她還不忘記取笑蕭晨,道:“大叔你這次回來該不會又要惹禍吧?這次我去給你當幫手。”
  蕭晨感覺心中有一股暖流淌過,搖了搖頭,道:“我到想回去惹禍,可是……我似乎過不去。”
  “嘻嘻,還真想惹禍呀……”說到這里清清也皺起了眉頭,道:“哎呀,大叔你可能永遠回不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黑森森的空間大裂縫中忽然蕩漾出一股極其古怪的力量,而后大裂縫突然間像是一個可怕的海眼一般瘋狂吞噬起周圍的一切。
  蕭晨僅僅聽到清清的一聲驚叫,以及模糊的看到那婀娜的身影飄搖著,接著他便感覺自己也旋轉了起來,快速沖入了那可怕的空間漩渦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清醒了過來,他聽到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一幅壯闊的景象出現在他的視野中,前方一條巨大的黃龍在奔騰、在嘶吼!
  黃河,他竟然看到了黃色的大河!
  而遠方則是那片熟悉的大地!
  人間界,他回到了人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