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81 回到人間界

怒龍奔騰,排山倒海,推峰裂脈,嘯聲蕩天。滔滔黃河水,摧枯拉朽,躍千里而卷黃濤,隆隆怒吼而震大地。
  曾經的黃河,熟悉的滔滔黃水,一條奔騰入海的巨龍!
  多少次夢到黃河,多少次夢回故鄉,蕭晨立身黃河岸邊,黑發飛揚,遮住了剛毅的臉頰,發出一聲長嘯,震動的黃河水卷起千重大浪,巨龍在咆哮,一瀉千里,沖向遠方。
  極目遠眺,那片無比熟悉的大地,充滿了醉人的氣息,像是有著一股魔力在召喚著蕭晨,他沖天而起,快速在高天之上飛行,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黃河水畔的一個小村落。
  近了,真的看到了熟悉的山脈、大壑,這不是夢,蕭晨意識到他真的回到了人間界。
  從來沒有想到過會這樣回來,日夜不輟的苦修,為的只是一朝回人間,多少次在夢中憧憬,多少次在失望中醒來,想不到……努力了這么多年,最終卻被一個空間“海眼”吞噬了回來。
  如此……際遇!
  苦笑、無奈,但更多的是激動,命運之手啊,是如此的讓人捉摸不定,竟然如此牽著他實現了夢想。
  近了,又近了,沿著黃河一路飛行,他終于來到了熟悉的那片故鄉,遠遠的望著那片大地,蕭晨心中波瀾起伏,雙眼竟然模糊了,但沒有淚水可流,想大吼出來,喉嚨卻似被堵住了。
  欲語……卻又無語。
  降落在黃河岸邊,蕭晨一步步向前走去,沿著那條黃土路,向著數里外的小村前進。
  黃土路旁,那巨大的青石承載了兒時很多的往事,他曾經與幼時的伙伴爬上爬下,這里是村中孩童飯后的聚居地,每次去黃河邊嬉戲、捉魚、游泳前,都是在這里集合。
  還有黃土路旁的一株株古木,那是他爺爺的爺爺那代栽下的,如今盤根錯節,高大蒼勁,如虬龍般,老枝抽出點點新葉,這里是老人們喜歡聚居的地方。
  空氣中彌漫著泥土的氣息,混合著陣陣草香,充滿希望的春季,蕭晨喜歡這個季節,過去如此,現在還是如此,這個季節總是給人以希望的感覺。
  到了,終于到了村口,前方一排排柳樹在飛絮,像是雪花在飛舞。
  黃綠的嫩草,飛絮的柔柳,田野里的新綠,一切都充滿了鄉土的氣息,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一切都是那樣的親切。
  一排排樸實的屋舍掩映在垂柳的后方,蕭晨的雙眼漸漸模糊了。
  村口那里,一對白發蒼蒼的老人正在相互攙扶著走來,在眺望著黃土路的盡頭。
  蕭晨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揪心的痛,在長生界多少次夢到這樣的場景,白發蒼蒼的父母凄涼站在村口,孤獨的晚年,死死的抓著那點希望,遙望村前的那條土路,期盼那遠去數載的游子歸來。
  每次夢到這樣的場景,蕭晨都會從夢中驚醒,每一次都會感覺眼角濕潤。
  蕭晨快速向前沖去,黃土路上刮起一股煙塵。
  “晨子……”
  前方傳來蒼老的聲音,語氣充滿了疑惑與不敢相信。
  蕭晨立刻止住了身形,那不是他的父母,村中似乎有些不對勁,已經臨近中午,卻寂靜無聲,仿似沒有一點生氣。
  他擦凈模糊了雙眼的淚水,向前望去,那對白發蒼蒼的老人竟然是他的舅爺與舅奶奶,是他父親的舅舅與舅媽。
  “舅爺……”
  “晨子真的是你?!”兩位老人步履蹣跚,白發如雪,向前爭搶了幾步,拉住了蕭晨的手臂。
  “是我,我回來了。”蕭晨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攙扶著兩位老人,道:“村中發生了什么,我的父母他們……他們?”
  兩位老人已經近八十歲了,皮膚褶皺的如同干巴巴的橘子皮一般,身子更是如皮包骨般,他們顫抖的摸索著蕭晨的臉頰,用力的捏著蕭晨的手掌,道:“是晨子……真的是晨子。”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老人唏噓不已,道:“八年了,整整八年了!”
  是的,蕭晨離開人間界整整八年了,在龍島被困一年,在蠻族與森林族的凈土修養了三年,在古神荒漠耗去了四年,八年多的時光過去了,離開人間界時他二十歲,再次歸來他已經二十八歲了。
  “孩子,這些年你的父母很苦悶啊,年年盼,日日盼,每天的傍晚都會相互扶持來到村口,遙望村前的這條土路,盼你回來啊!”說到這里,兩個老人不勝唏噓,用力戳了戳蕭晨的額頭,道:“你這狠心的娃子,一走就是八年,八年啊!對于老人來說,有多少個八年?他們的頭發都白了……”
  淚水順著蕭晨臉頰流淌而下,他用力抽了自己兩個嘴巴,道:“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兩個老人抓住了他的手,道:“我想你有苦衷吧,不然怎么會不回來呢。你放心吧,你的父母都還在,只不過……唉!”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蕭晨的劍眉當時就立了起來。
  “還是先前的晨子啊,你一立眼,十里八村的混混都要老實十天半個月,沖勁不減啊。”兩個老人嘆氣道:“可是這次……不是附近的潑皮欺負人,是九州的國教在興風作浪啊。強制要求村中所有男女老少,連五十歲的老人以及十幾歲的孩子都不放過,去黃河上游修建浩大的工程,說是修建什么祖龍臺,還有一個說法是修建什門通天死橋……”
  “到了現在,就剩下我們這樣七老八十的等著進棺材的老人了,以及一些十歲以下的孩子,造孽啊。”兩個老人都氣憤而又焦慮無比,道:“很多人都在修建勞什子工程時死去了。過去,只有你的父母在村口遙望,現在每到黃昏時七八十歲的老人都會來這里望著黃土路,怕自己的兒女回不來,怕白發人送黑發人啊。”
  “我的父母……”
  “你的父母每日也要去修建那個祖龍臺,或者是叫通天死橋的鬼東西,村中五十余歲的人都不能幸免。”
  “該死!”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奪目的光芒,實質化的鋒芒將旁邊一株柳樹都擊碎了。
  驚的旁邊的兩個老人目瞪口呆,一把拉住了他道:“孩子……你不要亂來了啊,舅爺知道你懂得武學,但是不能和官府對抗啊,不然會給咱們村惹來大禍的。”
  “舅爺你們放心,我不會莽撞行事的,我去上游看看。”
  “不行!”兩個老人死死的抱住了他的手臂,生怕他亂來,這讓蕭晨很無奈,道:“我真的不會惹事,剛剛回來,我只想第一時間看到我的父母而已。”
  “現在太陽快落山了,無需你去,他們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你放心吧,你的父母不會有事,他們平日那么和善,又因為你的突然失蹤,村里的人都非常同情,都很照顧他們。即便去了河堤,也不用干重活、累活。”
  可以看出,兩個老人非常怕九州那個所謂的國教,生怕蕭晨惹出禍端,為村里招來大禍。
  蕭晨感覺很奇怪,過去可是從來沒有國教一說,經過一番詢問才有所了解,這個國教竟然是近兩年才被封的,瞬間便問鼎天下教派之首。據說,教中有不老的神仙曾經在皇宮以大法力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甚至召喚來天兵天將,深得皇帝信服。
  太陽確實快下山了,不想違逆眼前的兩個老人,蕭晨在他們的陪同下,回到了一別八載的家中。
  似乎……從來沒有變化過,庭院中的一切都像從前,仿佛他僅僅離開了片刻間。
  推開他自己的房門,床單干干凈凈,被子被疊的整整齊齊,書桌、木椅纖塵不染,這與他離開時并無二致。蕭晨鼻子一酸,他知道這一定是愛收拾屋子的母親每日打掃,保持下來的。
  兒行千里母擔憂!
  從中可以看出母親多么的思念他。
  來到父母的屋中,依然像從前那般整潔。
  不經意間,他看到了枕邊的幾把小木刀與小木劍,這是……蕭晨感覺雙眼充滿了水霧。
  他從小喜歡舞刀弄劍,這是他父親為他削刻出來的啊,長大后這些都被收到了廂房中,不想現在……卻被父母放到了枕邊。
  這是思念啊!
  父母在深切的想念他,時時刻刻盼著他回來,將他兒時的玩物都尋了出來,放在枕邊……這是多么深的思念,晚境孤苦的父母心懷著強烈的企盼,盼他早日歸來。
  潸然淚下,蕭晨可以想象父母晚年來的苦楚與孤獨,思兒心切。
  遲暮的老人,盼著那在外的游子歸來,不相信失蹤的兒子發生了意外,日日盼,夜夜盼……在房屋中,蕭晨撿到了一根根雪白的發絲,父母真的老了,過去花白的頭發現在已經徹底的雪白了……他心中陣陣酸楚。
  要見到父母,現在就要見到父母!
  蕭晨晃開緊追著自己的兩個老人,沖向村口,那里已經有十幾個老人以及十幾個孩子在眺望著村前的土路。
  “咦,那是晨子。”
  “晨子回來了。”
  “真的是晨子!”
  八年過去了,歲月并沒有在蕭晨身上留下任何痕跡,他是一個御空境界的修者,壽元延長了數百年,外貌一如過去的二十歲,故此村內的老人都認出了他,一些孩童更是好奇的盯著他。
  老人們一下子圍上了他,問東問西,問他這些年去了哪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孩童高興的叫嚷了起來:“回來了,回來了。”
  遠處,黃土路的盡頭,村內的老老少少回來了,他們滿身泥漿,疲憊不堪,全都是相互攙扶著回來的。
  “該死的國教,拿人當牲口用啊。”村內的老人心疼無比,道:“村內已經死了十幾個人了,天曉得這剩下的幾十號人能熬到什么時候……嗚嗚……”
  遠處,一個頭發雪白的老婦人發出一聲驚呼,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鞋子脫落了,似乎都不知曉,她赤著腳,淚流滿面,幾次栽倒在黃土路上。
  “母親……”
  蕭晨大叫一聲,沖了過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扶住了老人。
  “晨子,我的孩子,真的是你嗎?嗚嗚……我的孩子你終于回來了……嗚嗚……”頭發早已雪白,臉上爬滿了皺紋,慈善的臉上那悶郁之色漸漸斂去,她抱著蕭晨的頭放聲大哭,一雙滿是老繭的手用力的摩挲著蕭晨的臉頰。
  “孩子……我的孩子……”蕭晨的母親不斷的重復著這兩句話,淚水不斷涌出,使勁的摩挲著他的臉。
  “孩子……孩子……”蕭晨的父親也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滿身的泥漿,疲憊憔悴的容顏上綻放出激動的笑容,白發是如此的醒目,皺紋堆積,盡顯老態。
  “父親……”
  蕭晨跪著向前挪了幾步,一家人抱頭痛哭。
  這個世界什么都可能是假的,唯有父母的親情無半分虛假。
  離別八年,終于回到了人間,蕭晨緊緊的抱著年邁的父母,心如刀絞,淚如雨下,父母真的老了……而這么多年他卻不在身邊。
  看著白發蒼蒼的父母,感受著他們手掌上的老繭,蕭晨心痛的同時涌起一股怒意,家里的條件本是不錯的,頗有些資產,根本無需去辛苦的勞作。而他父母卻在晚年如此凄苦,手掌上居然長滿了老繭,這……都是“國教”所致,他難以抑制的攥緊了拳頭。
  “蕭晨真是你嗎?”
  “蕭晨你可回來了!”
  “蕭晨你這死小子一走就是八年啊!”
  ……旁邊一大群人圍了上來,當然擠在最里面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好伙伴。
  “是我,我回來了。”蕭晨看著這些曾經的朋友,百感交集,一個個的叫著名字:“大周、小虎、二冰、秀才、光頭……”
  “是我!”
  “是我!”
  ……一只只大手伸了過來,緊緊的與蕭晨相握著。
  蕭晨的父母幸福的流著眼淚,笑看著蕭晨與曾經的伙伴相認。
  “嗚嗚……”
  正在這個時候,有人哭了起來。
  “蕭晨你可回來了……我們一起長大的伙伴已經死了三人了,如果你再不回來,恐怕我們也見不到你了。”
  說到這里,村內所有人都很悲傷,這是一個小村落,還不足百人,但就在不久前已經死去了十幾人。
  伙伴們都是滿身泥漿,疲憊不堪,身上還有一道道鞭痕,有些人的傷口觸目驚心。
  “你還記得大壯嗎?脾氣耿直,不過是在黃河岸邊頂撞了監工幾句就被活活打死了。還有小寒,自小體弱多病,根本不能勞累,盡管他所有的工作都被我們分擔了大半,但還是累死了。還有小海……”
  大壯、小寒、小海……兒時的好好伙伴啊,就這樣走了。看看父母,再看看疲累不堪的伙伴,蕭晨心中升騰起一股怒火,雙拳死死的攥緊了。
  “如果不是這些孩子替我們搬石推土,我們恐怕早已累死在黃河邊了……”蕭晨的父親百感交集。蕭晨的母親則在為一群她眼中的孩子擦著淚水。
  “我回來了,不會讓你們再受苦!”蕭晨站直了軀體,望向黃河上游,射出兩道寒光。
  “晨子你可不要亂來,那是九州國教啊,勢力大的無法想象。不光黃河附近的村民被征調為苦力,更是從全國各地押來數十萬奴隸,沒有人敢反抗。”村內的老人們紛紛嘆氣。
  “是啊,蕭晨你不要亂來。”就是蕭晨兒時的伙伴也都勸阻,道:“我們知道你懂得武學,十幾歲起就在外面闖練,身手不凡。但是,國教的人強的超乎你的想象,我們曾經親眼看到過,他們的巡察使竟然能夠飛行,他們懂得法術!”
  “是的,最多的一次,我們曾經看到十幾個年輕人腳踏飛劍御空而行,沿著黃河逆流而上。”
  “那些人男的英俊,女的貌美如花,但是出手毫不留情,我曾經親眼看到他們運展飛劍,僅僅一個美麗的少女自己出手,一把飛劍劃破長空,輕輕一轉,就將十幾名武林高手的頭顱削掉了。”
  蕭晨皺了皺眉頭,人間界到底發生了什么?竟然有這樣的高手了,似乎還不是一兩個,似乎那個所謂的國教有不少這樣的修者。
  看著眾人擔憂的樣子,蕭晨不得不向他們保證,不會去惹事。但是,他依然做出承諾,會立刻想辦法,讓眾人擺脫困境。
  怎能繼續讓父母去做苦力呢?怎能眼睜睜的看著朋友們吃苦呢?蕭晨不可能不出手,但是他不得不要謀劃一番,畢竟身邊的人不像他,可縱橫天下,以后這些人還要繼續在黃河岸邊生活呢。
  回到了家中,村內差不多的人都來了,看望蕭晨回歸,這就是小村落的樸實,不過三十戶左右,哪家有了事情,所有人會一起幫襯。
  很晚之后,才送走那些叔伯,送走那些伙伴。
  父母拉著他的手,有著說不完的話,訴說著這些年的思念。
  蕭晨默默的傾聽著,努力不讓自己落淚。
  說著說著,兩個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長長嘆了一口氣。
  “父親、母親怎么了?”
  “你心中不覺得缺少什么?”
  蕭晨疑惑的看著父母。
  “若水每年都要來看望我們幾次,但是去年年初來了之后,她留下了讓我們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物,就再也沒有出現了。”
  蕭晨的表情立刻凝固了。
  “不要怪人家姑娘啊。”蕭晨的父親嘆氣道:“她與你同歲,等了你七年啊。尋常家的姑娘十四五歲就嫁人了,而她都二十七歲了還未嫁人,在九州已經算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實話告訴你,我們老兩口勸過她很多次,讓她不要等你了……”
  “她……”蕭晨想說什么,但是感覺喉嚨被堵住了。
  “她去年留下很多珠寶,就一直沒有出現了。”蕭晨的母親嘆了一口氣,道:“多好的姑娘啊,比畫里的仙子都漂亮,又知書達理,溫柔賢惠,就是廣寒仙子來了也不換這樣的兒媳啊!”
  蕭晨走到窗前,默默的望著天際的星光,這個結果他早有心理準備,但是依然覺得有些苦澀,難得真的只晚了一年嗎?難道若水注定成為他人生中的逝水嗎?
  仰望星空,蕭晨輕聲自語:“我默默為你祝福……在遠方為你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