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84 修真

蕭晨獨自面對十幾名修真者,沒有任何懼意,漠然的看著他們,周身繚繞著一股無形的殺氣,震懾人的靈魂。
  “年輕人你很狂妄,聽說過英年早逝這個詞嗎?”兩名中年修真者凝視蕭晨,話語雖然很平靜,但是殺意卻非常的明顯。
  蕭晨冷笑,最后冷漠的道:“你很啰嗦,想殺我盡管動手吧。”
  “不忙,美食總是需要慢慢品嘗。很難得啊,在人間界居然有你這種級別的神通者,實在給人以驚喜,我們可以慢慢來,緩慢的殺死你!”說到最后,他身體處殺氣沖天。
  另一名中年修真者森然道:“神通者一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人間界以殘存的低級武者為主,你的出現讓我很意外。”
  對此,蕭晨重重的冷哼了一聲,雙目中射出兩道無情的光芒,他非常反感這些修真者貶低人間界。
  “莫要不服氣,武者確實已經徹底被淘汰了,永遠的退出了歷史的舞臺,到了現在純粹的武者已經徹底滅絕,連一個人都找不出了。”
  蕭晨沒有說話,對方如此蔑視武者,他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多說什么了,唯有以行動才是最好的回答與證明。
  “可惜了,以你的資質來說還算不錯,若是當初能夠拜到修真門下,比你修煉的那些不堪的體術、神通強的太多了。”看到蕭晨就要動手,一個中年修真者攔住了道:“年輕人不要沖動,沖動是魔鬼……”
  “你們真啰嗦,動手吧!”蕭晨根本不想聽他們大放厥詞,說話間彈出一指,靈犀劍波震動而出,直取對面的兩名中年男子。
  毀滅性的劍波,如漣漪一般在天空中震蕩而出,雖然看似柔和,但是所有人都變色。剛才可是有血淋淋的例子在前,兩名年輕的修真者連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一聲,就被劍波擊碎飛劍,震碎肉身,瞬間灰飛煙滅,連點滴血肉都未曾剩下,可謂恐怖之極。
  不過,眾人一邊覺得劍波可怕,又一邊惱恨蕭晨的狂妄,竟然同時攻擊為首的兩名中年修真者,這是**裸的蔑視。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冷哼,一件光華燦燦的紫金盾自身體中浮現而出,初始時不過巴掌大小,飛出體外后快速飛漲,轉眼間大如磨盤,紫金色的光芒不斷流轉,透發出陣陣霞光,滴溜溜一轉,阻擋震動而來的毀滅性劍波。
  “轟”的一聲巨響,紫金盾與前后蕩漾而來的劍波撞在了一起,攪動的下方的黃河水卷起陣陣滔天大浪,更是爆發出一片璀璨的紫光,直沖天際。
  擋住了靈犀劍波,中年修真者收起紫金盾,攔住蕭晨,道:“不要急著動手,我有話想問你。”
  蕭晨方才不過彈出了一指劍波而已,心中已經有數,不再急于動手,漠然的看著說話的中年修真者。
  “你……是不是來自長生界?我覺得人間無論如何也出現不了你這樣的神通者?”顯然,中年修真者想要套話,問出一些他所關注的信息。
  “為什么這樣問?”蕭晨殺意不減,但是話語很平靜。
  “長生界是神通者的世界,但凡有頂級神通者多半都是來自那里……”說到這里,他狐疑的盯著蕭晨,似乎想要看透他的內心所想。
  “長生界是神通者的世界?”蕭晨心有殺意的同時,也涌起了這樣的疑問。
  “不錯,那里有靈士、咒師、后世武者、煉氣士,但殊途同歸,最終都將走上神通者的道路。”
  蕭晨默然,長生界所有類別的修煉體系似乎真的可以一個詞“神通者”來概括。
  在長生界已經沒有純粹的武者,后世武者修為達到一定境界后,也會漸漸演化出神通,早已被離了最初的武道。且,無論是靈士、咒師、煉氣士等修煉者也是如此,雖然最初各個修煉體系是不同的,但是修到后期階段,也同樣將演化出自己的神通。
  蕭晨早已見識過靈士與咒師,煉氣士相對于來說不算熟悉,但是這方面的修者他卻見到了不少大人物,如通天、原始、老子、準提道人等人。
  “純武者已經徹底滅絕,神通者應運而生。”那名中年修真者看著蕭晨,似乎想起了往事,道:“可以說是神通者是后來的武者以及一些弱小的修煉體系演變而來的。”
  “你說純粹的武者沒有了?那戰族算是什么?”蕭晨問道。
  “戰族……很古老的種族啊,他們也算不得純粹的武者了,他們是武者向神通者過度時期的種族。”說到這里,中年修真者雙眼頓時亮了起來,道:“你……果然是來自長生界,不然怎么可能知道戰族呢?”
  另一名中年修真者冷笑了起來,道:“抓住他嚴刑拷問,一定要弄清他是如何自長生界來到人間界的。”
  “你們以為我已經是砧板之肉了嗎?”蕭晨望著前方的兩名中年人。
  “你不過是一個神通者,縱是掌握了一些頂級神則,但面對修真者你能翻出什么風浪?哼哼哼,且這是在人間界,只有一些低級的武者而已,眼下誰能相助你?”
  為首的兩名中年修真者那種站在高處俯視人間的姿態,讓他蕭晨極度反感,仿佛修真者才是真正的王者,其他修煉體系似乎都是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你們啰嗦完了?縱是告訴了你們我來自長生界又如何?僅僅是你們十幾名修真者聽到了而已,你難道還認為可以傳出去嗎?”蕭晨平靜無比,但卻殺意無限的道:“你們既然想殺我,那么還是讓我送你們上路吧。”
  “很狂妄的小子,今天我要煉化掉你的靈魂,封入一件正在祭煉的法寶中。”中年人森然道。
  “你廢話太多了。”蕭晨一聲大喝,雷霆般出手,既然已經了解到了想知道的信息,再沒必要耽擱時間了。
  雙掌合印,無畏獅子印果斷出擊!
  “吼……”一聲獅吼驚天動地,黃金獅子王的影跡出現,黃金神光沖天,到處都是熾烈光芒,長了三個頭顱的怒獅向前撲去,直取兩名中年修真者。
  兩名中年修真者變色,這一次……蕭晨的力量似乎遠遠大于方才的劍波。
  紫金盾被召喚而出,撞向黃金獅子王,同時他們噴出飛劍,一紫一藍兩道匹練激射而出,向著蕭晨斬去。
  “轟”
  紫金盾猛烈的與黃金獅子王撞擊在一起,無畏獅子印告破,但紫金盾也被打飛了出去。
  同一時間,兩把巴掌長的飛劍已經射到了蕭晨的近前,殺氣逼人,紫光與藍光直沖天際,冷森森的迫人,黃河水上空竟然飄起了片片雪花。
  但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右手中黃金神光沖天,一把神戟出現在他的手中,雖然戟上到處都是裂痕,看起來隨時都會崩碎的樣子,但是卻依然蕩漾出一股極其恐怖的波動,讓黃河水都倒卷起千重大浪。
  握到的黃金戟的剎那,蕭晨的周身都仿佛跟著燃燒起沖天的黃金神神火,整個人都處在滔天的黃金火焰中,黑發亂舞,眼眸冷森森迫人,手中神戟橫掃而出。
  “鏗鏘”
  “鏗鏘”
  黃金神戟結結實實劈在了兩把斬來的飛劍上,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看著似乎即將崩碎的神戟,竟然生猛的劈斷了兩半晶瑩剔透、寒光沖天的飛劍。
  一紫、一藍兩把飛劍被劈斷,墜落下了天空。
  “噗”
  “噗”
  兩名中年修真者全都口吐鮮血暴退,不可思議的看著蕭晨手中那桿破爛的黃金戟。
  “那……是什么?!竟然斬斷了我的飛劍?”
  “這是武者的兵器。今日,我這個低級的武者來看看所謂的修者當中的王者修真者到底有何高明之處。”說話間蕭晨快速撲了過去。
  八相極速快的不可思議,蕭晨瞬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手中黃金戟以橫掃千軍之勢揮出。
  兩名修真者大驚失色,一面紫金盾與一把藍光錘同時被祭出,轟向蕭晨而來。
  “鏗鏘”
  “鏗鏘”
  毫無懸念,黃金神戟直接將紫金盾劈成了兩半,將藍光錘斬為兩截,兩件修真法寶毀壞,墜落黃河中。
  黃金神戟縱然毀壞的不成樣子了,難以發揮出真正威能,但畢竟是絕世兇器,光以強韌鋒利而論,也絕不是一般的法寶所能夠抵抗的。
  兩名中年修真者再次飛退,喝道:“仰仗至寶算什么本事,敢與我們真正對決否?”
  “我仰仗法寶?難道你們的飛劍、紫金盾不是寶物嗎?”蕭晨沒有停留,快速沖了過去,舉神戟再一次立劈而下。
  璀璨神光沖天而起,浩瀚的能量波動震碎虛空,讓十幾名修真者都為之變色,到了現在他們才知道……蕭晨之前在隱藏實力,比想象的還要強大。
  兩名中年修真者使出渾身解數,身上射出一道道神光,飛劍、銅錘、困龍鎖等各種寶物一起砸向蕭晨而去。
  在絢爛的黃金神光中,蕭晨連續揮動神戟,“鏗鏘”之聲不絕于耳,以神戟將所有寶物都如同切豆腐一般全都劈碎。
  天空中流光溢彩,一件件修真法寶被毀,墜落進滔滔黃河中。
  周圍,那十幾萬奴隸以及附近的村民全都傻了眼,這個人……太恐怖了,竟然將“仙人”的寶物都震碎了,將“仙人”都打敗了,讓他們目瞪口呆,黃河岸邊鴉雀無聲。
  蘇瀅初時露出疑惑的神色,望著那道縱橫于黃河上空的影跡,默默無言,而后臉上流下兩道淚水。
  “這就是修者中的王者嗎?不過如此!”蕭晨的蔑視是不加掩飾的,這種神態語氣可謂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若是沒有黃金神戟,你……早已被我們以飛劍斬下了頭顱,修真者在同級中是無敵的!”兩名中年修真者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不肯認輸。
  “同級無敵?真是大言不慚,這個世界沒有幾個人敢這樣說!”蕭晨收起黃金神戟,道:“縱然是沒有黃金戟在身,我殺你們也如探囊取物一般,因為……你們不行!”
  如果以長生界的修煉境界來衡量,兩個中年修真者雖然也處在半神境界,但是最起碼低了蕭晨三重天,故此蕭晨所說也并非虛言。
  看到他收起黃金神戟,兩名中年修真者大喝,口中竟然射出兩道精氣,凝結成飛劍射向蕭晨而來。
  神色絲毫未變,蕭晨的靈犀劍波震動而出,這一次不再是一指,而是雙手連續震動,恐怖的劍波如漣漪一般蕩漾而出。
  無聲無息,兩名中年修真者吐出精氣化成的飛劍就灰飛煙滅了,緊接著他們驚恐的發現各自的雙腿消失不見了,化成了血霧。
  “噗噗”
  兩聲脆響,兩個中年修真者的天靈蓋碎裂了,兩個巴掌高的小嬰兒沖天而起。
  那是……元嬰!
  蕭晨想起了那些古老的傳說,修真者達到一定境界,是可以在體內結出元嬰的,當**受到毀滅性的傷害時,體內的元嬰可以逃離而去,日后可以重新奪舍再生。且,修為似乎不會受到多大影響,因為他們的力量全都凝結在元嬰中。
  “攔住他,攔住他!”
  飛遁而去的兩個元嬰看到蕭晨沖天而起,沖著那些弟子尖聲喝喊,這兩個修真者確實驚懼到了極點。在他們的認知中修真者絕對是要強于武者與神通者的,但是眼下遇到的這個與他們修為差不多的青年邪乎的近乎恐怖,讓他們恐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那些弟子有些猶豫,但有些人還是沖向了蕭晨。
  “擋我者死!”蕭晨大喝,靈犀劍波再一次全力震動而出。
  “噗噗”
  天空中暴起一團團血霧,那些實力相當于識藏境界一二級的年輕男女,不斷被劍波震碎,化成血霧在天空中飄散。
  “這就是修真者嗎?”蕭晨在天空中喝問道:“這就是修者當中的王者?”
  “等你遇到真正的修真強者,你會跪伏下來的。”
  前方的兩個元嬰看到所有弟子幾乎被瞬間滅殺,憤怒的喝喊。
  “在這之前還是讓我先殺死你們吧。”蕭晨以八相極速瞬間截住了他們的去路,空間神通施展而出,瞬間以空間的力量碾碎了一個元嬰。
  當想要滅殺第二個元嬰時,他突然收住了力量,放任他離去,而后不緊不慢的在后面跟隨著。
  元嬰逆著黃河而上,快速向數百里外一座正在修建的通天死橋飛去。
  當達到這里的剎那,頓時驚叫:“師兄救我……”
  一名坐鎮這里的中年修真者帶領一些弟子正在巡視,驚愕的喝問:“師弟怎么了?”
  “有人追殺我。”
  “什么,難道是那想要在華山論劍、秘密舉行武林盛會來對付我們的人間低級武者?”
  “不是,是……”元嬰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蕭晨以八相極速追上,當場震碎。
  “什么人?”空中的一名中年修真者帶著一些弟子攔住了蕭晨的去路。
  “殺你們的人!”蕭晨沒有任何話語,他現在需要行動,想要為人間界的修者做個表率,空間神通展出。
  傳說中的空間大裂斬!
  當場,將一干年輕的修真子弟全部腰斬!
  而后,再一次大喝道:“次元斬!”
  空間的力量在蕩漾,一道藍色的死亡弧線劃出,空間次元斬出現,當場斬碎中年修真者的飛劍,而后截斷了他的軀體,最后更是粉碎了他的元嬰。
  蕭晨絲毫不停留,沿著黃河逆流而上,向著上游飛去,今日的行動不會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