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86 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
  蕭晨站在窗前,透過窗口默默的望著群山。
  當年,他自昆侖紅塵峰絕塵而去,進入了長生界,很多事情因此而偏離原來的軌跡。
  當看到木床上也有一行刻字時,蕭晨如遭雷擊。
  “一切……從新開始!”
  韶華易逝,紅顏易老,緣聚緣散,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不如意,每個人都有著很多的無奈,卻無法改變。
  蕭晨默默站立良久,而后平靜的走了出來,最后望了一眼茅屋,他毅然遠去。
  有些事情注定無法改變,無需多想,他來此地是為了讓那分失落徹底得到釋放,他想要以大毅力要求自己徹底揮別過去。
  離去的終究已經離去,無法改變,也無需改變。
  蕭晨決定拔揮劍斬塵緣。
  “我的心已經冷硬了嗎?”蕭晨在心中問自己,為何顯得有些絕情呢?竟然要徹底斬掉過去的一切。
  如果時間倒退八年,如果發生了同樣的事情,也許他已經心傷無比,但是此刻他除了一絲酸楚外,連雙眼中的那分濕潤竟然都快速消失了。
  不經意回首,望向從前的自己,他覺得現在與往昔大不相同了,也許是更加的堅毅了,也許是真的變的有些無情了。
  風輕輕的吹來,凋落的花瓣在紛舞,擋住了蕭晨的雙眼,他猛的騰空而起,沖上了一座高峰。
  峨眉山風景秀麗,極目遠眺,峰青谷翠,云霧飄動,如詩如畫。
  峨眉山多劍仙傳說,雖然那已經是無盡歲月以前的事情了,蕭晨明白那所謂的劍仙定然是修真者無疑,現在他們已經退出人間界,進入了傳說中的修真界。
  突然,蕭晨看到遠處有人影在御空而行,那是……修真者,獨特的御劍術,很好分辨出來。
  他們來峨眉山作甚?驀然間蕭晨想到了某種可能,無聲無息的在山巒間潛行了過去。
  “轟隆隆”
  前方的一座巨山被轟開了!
  聲勢非常的駭人,上千米高的大山,竟然被一道劍光生生劈去百余米高的一截山頭。
  好強的飛劍!
  蕭晨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在這一刻他真正開始重視起修真者。
  山峰被劈斷,里面竟然是中空的,黑洞洞一眼望不到底,像是一座死火山一般。
  “傳說是真的,那幫自人間界進入修真界的人沒有說謊,他們的長眉祖師當年確實在此坐鎮,就是不知道里面是否封印著最后的武者傳人。”
  “當時那個武者傳人已經被殺死了,封印的只是尸體而已,現如今恐怕連骨頭都化了個干干凈凈。”
  說話間,十幾名修真者不斷催動飛劍,在中空的山體上橫劈豎斬。
  “隆隆”聲不絕于耳,一座山峰竟然被他們以強大的力量生生的劈碎了。
  最終,在山體的中下部露出一個封印之門,這時他們才停止動作。
  “沒錯,是我修真者的封印!沒有想到過去這么多年了,封印的能量波動還是如此強烈。如果不是我們得到破解封印的方法,恐怕很難打開封印。”
  十幾名強大的修真者一起行動起來,一會兒破解五行、一會兒破解八卦、一會兒又破解九宮……足足耗費去一個時辰,他們才長出了一口氣,道:“當年的長眉就如此厲害了,還真是個人物!”
  “希望我們沒有白來,別僅僅挖出一堆爛骨頭而已。”
  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那殘碎的山體徹底崩碎了,連帶著周圍的群山都劇烈搖動起來,很長時間后才徹底平靜下來。
  十幾名修真者灰頭土臉的從遠處飛回,一個個蓬頭垢面,衣衫破碎,方才他們受到了很強的沖擊,皆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好強大的力量啊。”
  “長眉真是個強人,而那個被封印的武者傳人看來也是個極其厲害的角色,幸虧當年就死透了。”
  煙塵漸漸散去,山體消失,露出一個巨大的石臺,像是上古的祭臺一般,高足有三十丈,上面擺放著一口水晶棺,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彩。
  讓人吃驚與感到邪異的是,水晶棺上竟然釘著一把飛劍,鮮紅的血水正在自那水晶棺上的縫隙間滴落而出。
  十幾名修真者倒吸冷氣,眼前所見實在太邪異了,那個人不是早已被殺死了嗎,尸體經過這么多年的封印,恐怕也早已劃化掉了,但是為何……會有鮮紅的血水自水晶棺間滴出呢?
  一名修真者仗著膽子,扔出一件法寶,一個烏金錘快速放大,如小山般向著水晶棺砸去。
  “轟”
  水晶棺崩碎,并沒有任何可怕的事情發生,露出了里面一具白森森的骸骨。
  “虛驚一場,看來這個武者當年確實很可怕,被封印無盡歲月了,白骨依然在,血液也沒有完全化掉,非常可怕啊。”
  “當然了,據說當年可是折損了不少修真高手,才將他殺死,封印在此地。”
  “晦氣,除了插在水晶棺上的飛劍外,竟然沒有一件寶貝。”
  “知足吧,本就是沖著這把飛劍來的,能夠被我們得到算是運氣了。”
  說話間,他們走了過去,取走了那柄光華奪目、流動著強大能量波動的飛劍。其中一人用力踹了一腳那具白骨,當就在這個時候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白色骸骨驀然坐起,“砰”的一聲,一雙骨掌結結實實擊在了那人的雙腿上,當場將那名修真者的雙腿擊的粉碎。
  “啊……”
  慘叫發出,那名修真者的上半身剎那間沖天而起,整個人的面孔都扭曲了,悲慘的叫著。而其他人更是在第一時間遠退,各展飛劍劈向白骨。
  “當當當”
  火星四射,能夠將巨山劈斷的飛劍,斬到白骨上竟然發出了陣陣顫音,根本難以損傷其絲毫。這個現象當場鎮住了十幾名修真者。
  “難道說……過去的武者真的很厲害?!”
  “這怎么可能?如果他還活著,那將恐怖到何等地步?”
  “還好,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純粹的武者了。”
  ……十幾名修真者感覺此地很邪門,費盡力氣也難以摧毀那具白骨,他們認為它之所以突然坐起,多半是武者的一絲怨念還沒有散去,發生了剛才的事情。
  最終,十幾人削下一座山頭,將白骨壓在了下面,他們匆匆離去。
  直至十幾人徹底遠去,蕭晨才遠處顯現出身影,他不得不承認,方才的十幾人不是他所能夠對抗的,真的非常的強大。
  蕭晨揮動黃金神戟,劈開那座壓在白骨上的山頭,清理走碎石,再一次露出了那具白骨,以及點點血跡。
  最后的武者傳人啊,竟然也殞落了,蕭晨縱是掌握有神通,也一向以武者自居,看到眼前的這具白骨,他心中泛起陣陣波瀾,替武者感到悲哀。
  “刷”
  白骨突然間直挺挺的坐了起來,點點微弱的精神波動蕩漾而出,地面的鮮紅血水全部漂浮而起,聚集向白骨。
  “你……來了……傳承武之印記的人終于來了……”
  蕭晨起初非常吃驚,但快速平靜了下來,靜靜的立身在白骨前。
  “武永不滅……武者……才是最強的,他們費盡心力滅絕我們,那是因為……害怕我們!”微弱的精神波動仿似隨時會中斷。
  “他們是指修真者么?”在這種境地下,蕭晨表現的很冷靜,沒有絲毫懼怕與驚悚。
  “不是……他們包括修真者在內……所有修煉體系的人……聯手滅絕了武者。”
  蕭晨平靜的問道:“他們說武者最弱,是被歷史淘汰的……”
  “胡說!污蔑……歷史總是掌握在勝利者手中……他們盡可篡改……”微弱的精神波動一度中斷,好長時間后才道:“武,前期確實處于劣勢,但是一旦有所成就,對抗同級修者時那便是無敵的!所謂的修真法寶如同破銅爛鐵一般,不堪一擊,我們的身體超越世間一切至寶。我一個半祖,滅了各種修煉體系七個半祖……”
  蕭晨靜靜他傾聽,并沒有插嘴。
  “我們之所以被滅……那是因為我們的祖神意外殞落了……所有修煉體系一起攻擊我們。”說到這里,白骨的眼窩中竟然有淚水滾落而下,這實在太邪異了,明明只是白骨而已,淚水來自哪里?
  蕭晨感覺到了那種絕望般的悲傷,心緒都隨之波動起來,仿佛將有淚水滾落而下。
  絕望、失落、悲慟……交織在一起。
  “沒有時間了……不能多說了,我只是一縷不散的怨念而已,堅持到現在……只為了親手點燃武之印記傳承者的戰血……”
  說到這里,聚集到白骨上的鮮血驀然爆散了開來,全部沖擊到了蕭晨的身體上。
  在這一刻,蕭晨忽然感覺熱血澎湃,心中豪情萬丈,沉睡的武者血脈被激活了,戰血在沸騰,他有一股仰天長嘯的沖動,在這一刻他感覺天地萬物盡在手掌間,有了一股氣吞山河的氣勢!
  “對!真正的武者就是要有這種氣勢,傲視寰宇,睥睨天下。武……永不滅,真正的斗戰圣者是我們!”微弱的精神波動,徹底中斷,那具白骨于一瞬間灰飛煙滅。
  很長時間蕭晨才平靜下來,親手劈落下無數巨石,將這無名半祖葬在了這里。
  武的悲哀,武的悲歌,武的悲涼……最后的武者的結局如此落幕。
  蕭晨覺得也許要真正修煉武之印記了!
  通過武之印記,蕭晨知道,想成為那無上武者,必須要有一顆堅毅的心。
  也許,眼下就是一個機會。
  斬掉過去的情緣,忘掉往昔的一切,這也許是對他的第一道考驗,從心中強行抹去一個人的身影!
  三天后,蕭晨出現在金陵,秦淮河畔夫子廟前曾經留下過他的與若水的笑語,來到這里,為了緬懷,為了和過去說再見。
  既然已經無法從頭再來,他果斷的選擇讓自己忘記,而這最后的回憶將是他斬斷過去的利劍!唯有真正面對過去,才可以真正斬斷往昔的一切。
  夫子廟前,人流熙熙攘攘,蕭晨感覺恍若隔世,曾經的歡聲笑語,曾經的點點滴滴,仿似就在眼前,漫無目的地的走著,直至臉上的迷茫之色漸漸退去,雙目中堅定的光芒越來越盛,他斬掉了金陵的一切。
  三日后,蕭晨來到了北地燕京,在熱鬧繁華的小吃一條街,他點了一大桌特色小吃,有的是他喜歡吃的,有的是若水喜歡吃的,獨坐這里整整一日,心中的那道影跡漸漸淡去,蕭晨忘記了燕京的一切。
  是的,真正的抹去了這里的一切,這并不是欺騙自己,而是以難以想象的大毅力自心間斬滅!
  數日后,蕭晨來到了最北面的大草原,騎著一匹自野馬群降服的馬王,蕭晨馳騁在茫茫無際的大草原上回憶著在這里曾經的往事。
  在即將要斬滅草原往事的剎那,他心中一痛,閃過一絲念頭:難道我已經變得很無情了嗎?曾經的戀人竟然成為了我進軍無上武道的鼎爐,無情的斬掉她,來考驗自己,會有后悔的一日嗎?
  騎龍馬,縱橫天地間,蕭晨仰天長嘯,最終毅然斬滅了這里的一切,永遠的自心間抹除了。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中,九州很多地方都出現了蕭晨的影跡,重走了與若水共同去過的地域,面對過去,斬滅過去!
  今日他即將去最后一站————黃鶴樓,徹底斬斷過去的一切。
  心中的影跡已經近乎徹底抹除了,蕭晨似乎完成了一次蛻變,步履從容的走上了黃鶴樓。
  “蕭晨……”五樓臨窗的一桌,幾名年輕男女當中一人驚的站了起來,看向蕭晨時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蕭晨回眸望去,認出了那個人,乃是他曾經的故友“一字劍門”的陳放。
  蕭晨大步走了過去,與他們相見。
  “真的是你,蕭晨……八年來你去了哪里?若水等了你整整七年啊!”
  “若水是誰?”
  “你……”陳放指著蕭晨說不出話來了,最后憤怒的吼道:“你怎么能這樣?”
  旁邊的一個女子攔住了暴怒的陳放。她竟然生有第三只豎眼,雖然不算多么漂亮,但是整個人卻有一股極其特別的氣質,仿佛能夠凈化人的心靈,讓人感覺心中寧靜無比。
  第三豎眼開合間,點點柔和的光輝灑出,她嘆了一口氣,道:“這是一個無情的男人,是一個讓人心痛的男人,剛才我恍惚看到了一個畫面,他揮劍自斬……可惜他強大了,我無法看到真相。”
  在這一刻,蕭晨近乎無情的完成了最后的蛻變,揮劍徹底斬掉了若水的身影。
  當最后一點影跡被蕭晨徹底抹除,他仿似萬丈高空跌落下來了一般,心中空虛到了極點,覺得人生中一件很珍貴的東西被他徹底拋卻了。
  但緊接著他的雙目中又射出兩道湛湛神光,充滿了強大的自信,揮動慧劍,斬滅了心中的羈絆,不是忘記,而是徹底斬卻,斬掉了曾經的戀人,這需要常人難以想象的大毅力,而他……真的成功了。
  武!
  心中浮現出這個字,他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他要進軍無上武道!
  他掃向面前的幾人,平靜無波的問道:“若水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