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287 進軍無上武道

“若水是誰?”
  當蕭晨平靜的問出這句話后,他感覺心中一陣劇痛,一個如水晶般晶瑩剔透的雕像閃爍著夢幻般的光彩,于剎那間在他心底最深處支離破碎,化成點點凄迷的光彩,漸漸淡去,慢慢消失。
  同一時間,他仿佛看到了心底最深處血淋淋,一顆傷痕累累的心被撕裂了,而后在瞬間重組,心依然是那顆心,但是卻似乎多了一些冷意與無情。
  曾經不可磨滅的影跡……自他心間徹底的抹除了。
  陳放憤怒了,他不能理解蕭晨為何變成了這個樣子,怎能如此絕情,怎能說忘記就忘記,那樣的話怎能說出口?!
  “你……”他顫抖著點指著蕭晨,道:“好絕情,好無情,我看錯你了!若是知道你是這樣的人,當初我一定不會選擇遠走,一定會與你競爭到底!”
  蕭晨略顯迷茫,帶著不解的神色,道:“陳放你在說什么,我……有些不明白。”
  “到了現在你還有必要如此嗎?”陳放氣的身軀都在顫抖,一副要與蕭晨生死相向的架勢。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么。”說到這里,蕭晨露出一絲疑惑的神色,道:“我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但是在那些畫面中總覺得缺少了一個人。”
  “你……很好!”陳放怒極而笑道:“失蹤了整整八年,回來后一句簡簡單單的忘記,就擺脫了曾經的一切,今日我要與你決戰!”
  旁邊那個并不算漂亮,但卻可以讓人心靈寧靜的三眼女子,豎眼中射出點點柔和的光輝,制止了陳放,道:“不要怪他了,他并沒有在撒謊。”
  “清韻仙子你……在說什么?”陳放強壓著怒火。道:“你不知道他地過去。他……怎么能這樣呢!”
  “請相信我地他心通。這門神通不會欺騙我。雖然這個男人很強大。我難以看到他地內心世界。但是我卻可以判斷出他并沒有說謊。我隱約地看到。他方才曾經斬滅了心中地一道影跡。斬掉地也許是你說地那個若水。但是受傷地卻是他自己那顆滴血地心。”
  “清韻仙子你在說什么。我為何聽不懂?”陳放驚異地看著眼前地女子。而后又怒瞪向蕭晨。
  “我是說你地這位朋友也許有不得已地苦衷。他以常人難以想象地大毅力生生自心間斬滅了過去地一些人與事。”清韻仙子正在細細地打量著蕭晨。
  “為什么會這樣?你竟然自心間斬去了若水?”陳放露出不可思議地神色。定定地看著蕭晨。而后吼道:“你好狠地心。好絕情!”
  “我這樣做了嗎?”蕭晨露出思索地神色。“你做了。你是個混蛋!”陳放一把揪住了蕭晨地衣領。
  清韻仙子還有旁邊的幾個年輕男女急忙分開了他們,將陳放按坐在座位上。
  陳放望著窗外。不再理會蕭晨,而其他幾人也不好說什么,一時間陷入沉默中。好長時間后,蕭晨才對陳放道:“說說我和她的事情吧。”
  “既然你已經選擇斬滅過去,何必再問呢!”陳放冷言相對。
  “是啊,確實不應再問。”蕭晨認真地點了點頭。
  “你……”陳放恨不得一拳轟過去,但最終卻緩緩的、無力的收起了拳頭,自顧的說了起來。
  “她本是一個不會女紅的女子,但為了某個混蛋,不知道被銀針多少次刺破手指,最后某個混蛋身上的得體衣服都是出自她的手中。”
  “她本是一個極其聰慧的女子。但是有一次卻做了一件傻事,某個混蛋重傷垂死,她傻傻的竟然用禁忌之法將自己地生命精元度給了那個混蛋,結果那個混蛋如生龍活虎一般好了過來,她卻險些如那花兒一般凋零……”每件事都是寥寥數語,但是卻點出了那是怎樣的一個女孩。
  “她本是一個極其活潑的女子,但是在某個混蛋消失后,她卻變得沉默寡言。每日郁郁不歡,從此再無笑語,傻傻的等了很多年。”
  說完這些,陳放不說話了。
  “真的是一個好女孩……我被感動了。”故事本身并沒有觸動蕭晨,但是他內心最深處卻不知道為何一陣悸動,讓他的眼角有晶瑩在閃爍,他擦了擦眼角,道:“很奇怪的感覺,居然讓我流淚了。很難得啊!”
  “。你就是事件中的那個混蛋,說地就是你們的事情啊!”陳放憤怒了。
  “哦。我忘記了,這不是故事,這是真實的往事。”說完這些話,蕭晨平靜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你真的很冷血與絕情。”陳放攥緊了拳頭,眼中噴出怒火,盯著蕭晨,道:“如果當年我競爭到底多好,縱然是爭不過你,也應該把你趕走,你根本配不上若水!”
  “哦,我想起來了,我們似乎爭過什么。”蕭晨點了點頭,道:“最后你黯然離去了,但我們的友誼卻并沒有因此而毀掉。”
  “你知道就好!”陳放死死的握著拳頭,上面的青筋在根根跳動。
  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中,這里非常的安靜,過了很久陳放才認真而又鄭重地開口問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蕭晨沉默良久,思索了很長時間才道:“百樣人有百樣地酸甜苦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無奈。人生沒有回頭路,我們需要前進,而不是凝望過去。既然已經錯過,何必讓自己深陷往事中,斬滅過去,開啟新地生活,剎那的殘酷,是對自己、對她最好的選擇。”
  “你冷靜的近乎殘酷,從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因為這已經不是從前,她……應該有了新的開始。否則我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她已經走了,要開始新地生活,自此以后,所有人都沒有再見到過她。”說到這里,陳放痛苦的揪住了自己的長發,道:“我為什么沒有寸步不離的守護她啊?!”
  “哦。這樣啊。如此,我們只需在遠方默默祝福她就可以了,不要打擾她的新生活。如果真能夠再相逢,如果她需要幫助,我們竭盡所能幫助她。”
  “你冷靜的……讓我感覺害怕!”陳放盯著蕭晨,道:“如果我有你地大毅力與能力,一定會在心間斬掉你,我不想有你這樣的朋友!”
  蕭晨笑了笑,道:“不要說氣話了。我們當初是朋友,現在是朋友,今后是朋友。永遠是朋友。”他舉杯向陳放,道:“為了我們的重逢干杯!”
  桌旁其他幾人也舉起了杯子,跟著圓場,為兩人化解方才的不快。陳放用力跟蕭晨碰杯,而后一飲而盡,他定定的看著蕭晨,道:“你如今斬了若水,有朝一日會不會也要斬掉我們這些朋友,甚至是親人呢?七情六欲一一斬凈!”
  “不會的。我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會斷七情六欲,我斬滅的只是曾經的戀人。”
  “作為朋友,我希望你不要走上一條無法回頭地魔路。”陳放認真的看著蕭晨。
  “不會!”
  旁邊的清韻仙子道:“剎那地殘酷,也許并不是真正的本心,在那一刻我確實看到了一顆滴血的心,縱然后來重組、愈合,歸于冷寂,但是我依然相信他不會絕情絕性。”
  蕭晨很平靜。笑了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放下!
  舍得!
  這幾個月來,他完成了一次蛻變,武體更加強橫,到了現在縱是不展神通,他的實力也足夠強大了,“武”全面追上了神通,他期待變得更強。
  在場幾人巧妙的揭過了方才的話題,陳放為蕭晨介紹了在場的幾名年輕男女。除卻九州年輕一代的杰出人物外。那三眼女子還有兩人竟然是來自海外的散修。
  傳說,九州之外地大海深處。島嶼星羅棋布,有些散仙便隱居在茫茫碧波間的仙島上,實力極其強大。史上,九州的許多絕頂高手在打遍天下無敵手后,都會選擇出海,去海外會仙。
  “失敬,原來是海外的不世高手。”蕭晨笑著向清韻仙子等人抱拳。
  “海外散修幾字擔當不起,如果稱呼我師傅他們那代人還差不多。”清韻仙子笑了笑,道:“和蕭兄比起來我們算什么,倒是蕭兄實力深不可揣測。”
  “蕭晨你這些年去了哪里?”陳放對這件事情始終耿耿于懷。
  “一言難盡啊……”蕭晨真的很感慨,長生界的事情還沒有向人提起過呢,太過光怪陸離了,連他的父母都不知道。
  “沒有關系,這些朋友都不是外人。”陳放解釋道。
  “我去了長生界。”
  “什么?”
  “什么!”
  立時引起幾聲驚呼,這幾名年輕男女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聽著蕭晨慢慢道來,幾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龍島、死城、禁忌之海、南荒、天帝城、浩瀚無垠的國度、魔鬼平原、古神荒漠……
  還有那龍族、鳳凰族、蠻族、戰族……
  一切都如夢似幻一般,不可思議。
  恍若一夢,雪白小獸珂珂、小倔龍、三具骷髏、清清……仿佛就在眼前一般,蕭晨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他們。雖然蕭晨只是簡要地說了說,因為有些事情注定只能永遠埋在心里,當縱然是這樣,眾人聽完后也是久久未語,太過震驚了!
  最后,清韻仙子打破了寧靜,詢問蕭晨道:“你是不是在御空境界?”
  “你怎么知道長生界的境界劃分標準?”
  “因為傳說我們海外散修的境界劃分標準與長生界一般無
  蕭晨疑惑的看著她道:“該不會是有些人曾經從長生界成功歸來,隱在海外吧?”
  可以想象,海外散修實力足夠強大,也許不比長生界的人弱。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不過海外確實有很多強大的修者。”清韻仙子點了點頭,道:“九州靈氣近乎枯竭了。修煉之人在九州很難有所成就。而海外就不同了,還有很多的仙山、神脈,蘊集著無盡靈氣,依然是修煉的圣地。”
  說到這里,清韻仙子有些感慨,道:“不得不說。有些人真的不愧為千古人杰之稱,蘭諾神女在九州如此惡劣地環境下,都能夠破碎虛空而去,實在讓人欽佩。如果她是在海外地話,我想她似乎十幾歲就可以破碎虛空了!”
  陳放也頗為感慨,以前他不比蕭晨差多少,但現在……差距越來越大了。
  陳放、清韻仙子等人聚在一起,有一個共同目的,將去華山參加一場盛會華山論劍。
  這些日子以來。人間界地修者極其振奮。前有神秘人士在黃河岸邊大戰修真者,火燒祖龍臺、通天死橋等,后有海外散修進入九州。終于讓被壓制的人間修者看到了一絲希望。
  “我與你們一起去。”蕭晨決定去華山論劍,這是古之以來的修者盛會,在那遙遠的過去,乃是巔峰強者地聚會,不過現在……人間還有巔峰強者嗎?
  由于時間足夠寬裕,他們并沒有急著趕路,直至二十幾天后才到達華山腳下。
  華山雄偉奇險,而且山勢峻峭,壁立千仞。群峰挺秀,以險峻稱雄于世,自古以來就有“華山天下險”、“奇險天下第一山”的說法。
  已經臨近大會的召開日期,因此山腳下來了很多人,更有許多人自備吃食提前上山。
  清韻仙子道:“修真者如此強勢,現在人間修者還要在華山論劍,恐怕九州真的有不世高手出世了,這次恐怕會是修真者與人間修者的第一次大碰撞。”
  對此,無論是陳放還是蕭晨都表示認同。
  不得不說。有些生意人頭腦很靈活,雇傭了很多擅于攀巖者,將食物與水,還有帳篷等日用品源源不斷的向著華山上運去,這樣令許多修者開始提前登山。
  當蕭晨他們上來時,發現華山之上早已熱鬧非凡,不僅來了眾多的修者,更是有很多叫賣叫賣的商人。
  滿山都是人影,絕巔之上更是早已豎起了一桿大旗。上面書寫著四個大字:華山論劍。
  那絕對是人間修者看到就要激動的四個字。在那遙遠地過去,那四個字代表的意義太過非同尋常了。乃是真正無敵的巔峰強者地碰撞大會。
  可是如今……被修真者壓制,想想便覺得恥辱。
  華山上修者無數,人聲鼎沸。
  就在這個時候,遠空傳來破空之響,六道人影駕馭飛劍而來,隔著很遠就大笑道:“真是可笑啊,還真以為是當年的五絕爭霸的巔峰時代嗎?沒落的人間界舉辦這樣的盛會只能徒增笑柄。”
  “三天后才是正日子,今天就來了這么多人,來這里是為了期盼,還是追憶過去呢?”
  刷刷
  人影連續閃動,六道人影出現在華山絕巔,他們輕蔑的掃視著在場眾人,道:“我勸你們還是早早散去吧,不然不要說這里的人,就是整座華山都可能會崩碎的。”
  “走開,這里不歡迎你們!”
  面對修真者,許多的人間修者都大喊了起來。
  “哦,是你在叫我們滾嗎?”一名修真者指向人群,看到有些人退縮了,他立刻大笑了起來。但是,緊接著他又沉下了臉,因為一位略顯稚氣地少年上前了一步,大聲道:“走開,這里不歡迎你們!”
  旁邊的人露出羞愧的神色,全都跟進。
  “有些膽量”那名修真者沉聲道:“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樣的實力?”說到這里,一道劍光自他口中噴出,如驚天長虹一般斬向眾人。當然,第一個目標就是那名略顯稚氣的少年,血色的劍光,如匹練一般飛來,眼看就觸碰到了少年的頸項,仿佛間已經看到有血水濺出。
  “咳!”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重重的咳嗽聲傳來,不遠處一個邋邋遢遢的老瘋子自山坡上爬起,噴出一口濃痰,“當”地一聲重重的擊在了血色飛劍之上,頓時令飛劍墜地。
  那名修真者如遭雷擊,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臉色一陣蒼白,勉強收回飛劍,仔細觀看,頓時驚的目瞪口呆。
  巴掌長的血色飛劍之上,出現一個觸目驚心的“孔”,無堅不摧的飛劍竟然被一口濃痰洞穿了,這是何等的力量啊!
  六名修真者頓時將那個邋遢不堪、頭發亂糟糟、衣服上滿是補丁的老瘋子給包圍了。
  “好!”
  “老英雄好樣的!”群情振奮,全都叫好,眾人知道這肯定是個強大到難以想象地隱士。
  “你是什么人?”六名修真者盯著老瘋子,如臨大敵。
  “我忘了……呵呵……”老瘋子傻呵呵地笑著,渾濁不堪的老眼看著幾人身上光亮地衣服,露出了羨慕的神色,而后居然百無聊賴的在自己臟兮兮的衣服上捉起了虱子。
  “動手!”六名修真者中一人喝道。
  六把飛劍頓時如閃電一般劈來,像是六道星光劃破了長空,氣勢迫人!
  讓所有人目瞪口呆,老瘋子竟然沒有躲避,直接從自己那黑乎乎的身上搓下一團臟泥,揉了一下,快速彈了出去。
  “當當當……”空中金屬顫音不絕于耳,六把飛劍全部被震斷。
  老瘋子身上搓下的臟泥震斷了六把飛劍!
  “好,老英雄好樣的!”
  “神技,打的好!”
  觀戰者紛紛叫好。
  “我想起來了,當年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來華山論劍時,就碰到過這樣一個老瘋子,難道是同一個人?”
  “那他活到現在得多大年紀了?”
  人們議論紛紛。
  六名修真者面如土色,難以接受眼前這個事實。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排賣小吃的小商販前,一個白白嫩嫩的孩童,咬著一串冰糖葫蘆走了過來,看起來不過**歲的樣子,沖著老瘋子皺眉道:“就知道瞎鬧。”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邋遢的老瘋子頓時跪了下來,叫道:“師傅我錯了……”而后跳起來就跑了。
  滿場嘩然。
  六名修真者臉色慘白,一言不發,沖天而起,逃遁而去。
  直至到了數十里之外,他們才停下來,心有余悸的議論:
  “你們能確定……我們是在人間界?!”
  “讓人嚴重懷疑,剛才我們是不是產生了幻覺。”
  就在這個時候,六人聽到下方有人打噴嚏,緊接著他們感覺一股狂風吹來,剎那間他們被一股帶有口臭味道的大風吹飛了,隱約間他們看到下方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在嘀嘀咕咕,似乎是在說又感冒了。
  六名修真者又驚又怒,但最后一句話也沒有說,真是驚懼到了極點,灰溜溜的向著遠方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