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89 異人

“哦哈哈……”老瘋子仰天大笑,黑乎乎的大手用力拍著蕭晨的肩頭,在那月白色的衣衫上留下一片臟兮兮的手印。
  “你是誰?知道些什么?”蕭晨警惕的望著他,居然知道他出入長生界,事情非同小可。
  “我是你恩人的師傅啊,哈哈……”老瘋子那雙渾濁不堪的老眼中射出兩道精光,道:“還記得你是怎么進入長生界的嗎?如果不是我那好徒兒,以你的修為能夠破碎虛空嗎?能夠一去八年而突飛猛進嗎?”
  “你是……蘭諾的師傅?”蕭晨真的被鎮住了,這個看起來臟乎乎,且瘋瘋癲癲的老頭子難道是那個超塵脫俗、豐姿絕世的神女的師傅?那可是號稱千古人杰的神女啊,這個糟老頭子……兩相聯系起來反差實在太大了。
  “怎么地,不行啊?”老瘋子翻著白眼道:“我徒弟長的水嫩光滑,當師傅的難道非要長成個小白臉的樣子?沒有我這樣的滄桑,怎么突出她的飄逸脫俗呢?”
  “蘭諾根本沒有師傅。”蕭晨想起了傳言,蘭諾完全是自修成神的,似乎沒有師門。
  “那是外人不知而已。你知道她修煉的《神引》來自哪里嗎?那是我偷偷放在她房間的,這樣算來,她就是我的好徒弟。”
  “哦……”蕭晨像是明白了什么,道:“蘭諾二十歲時,劍問天下,難逢抗手。后來,因修煉傳說中的《神引》,而險些身殞,自封萬丈雪谷中,冰封十三年才脫困而出,破碎虛空而去。原來是你這糟老頭子造成的,你還有臉說是人家的師傅,耽誤人家整整十三年啊。”
  老瘋子難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態,道:“我是看她天生仙骨,想收她為徒,沒有想到出了點意外。”
  “你這老頭完全是幫倒忙,這樣說來你根本不是人家的師傅。”
  “哼,雖然沒有相認,但是那本《神引》讓她終身受益無窮,那是‘武’與‘神通’的最完美結合,可以說是無上寶典。”
  終于知道了這個老瘋子的身份,如果說蕭晨不吃驚那是不可能的,一個神女的隱形師傅,來頭還真是嚇人。
  四周一片空曠,周圍的人似乎都消失了,他們此刻立身在一片虛空中。蕭晨感覺到了老瘋子的可怕,竟然隔斷空間,在次元空間中相談。
  “八年過去了,你居然還能夠認出我?”蕭晨看著老瘋子。
  “唉,當年我一直沒和那小丫頭見面,她破碎虛空而去時,我得到消息去阻止時已經晚了,正好看到你們消失時的背影,你的靈魂波動早就被我記住了,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對了……”說到這里,老瘋子神色凝重的道:“你是怎么回來的,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一個空間海眼給吸回來了。”蕭晨都不知道真實情況是怎樣的,簡單的將當時的情況描述了一番,而后驚疑不定的問道:“你當時想去阻止蘭諾進入長生界,難道說去長生界不好嗎?”
  “算了,不說這些了,去幫我對敵吧。”不由分說,老瘋子抓住蕭晨,而后兩人脫離次元空間,直接出現在天空之上,他哈哈的大笑著:“現在終于找到一個比我小的人間正統傳人了,嘿嘿嘿……”
  天空中,眾多修真者看著蕭晨,天外天與人外人也凝視了他片刻鐘,全都點了點頭,露出贊許的神色。
  被一個流里流氣的小痞子以及一個白白嫩嫩的孩童贊許,讓蕭晨產生一股極其荒謬的感覺,但是卻也不好有什么表示,那畢竟是真正的不世高手。
  年老的修真者看了看蕭晨,又望向天外天與人外人,道:“就只他一個人嗎?”
  “不錯,就是他一個人,小打小鬧,一個小輩足夠了。”天外天毫不在乎的回應道。
  蕭晨感覺很無語,似乎自己真是一個聽話的小屁孩了,而眼前那個混混和小童則是德高望重的長輩了。
  “喂,小子你什么眼神?”混混般的天外天斜了蕭晨一眼,道:“小屁孩一個,好好表現下,將來有你的好處。”
  “老混混!”蕭晨不滿的嘀咕了一聲,飛到前方,面對眾多修真者。
  年老的修真者道:“今日我們也不想難為你們,不想在這里開殺戒,十場對決中你們能夠占據上風,我們立刻退走。”
  “說什么呢?”天外天吊兒郎當的抱著雙臂,道:“當老子怕你們啊,有種咱們練練,老子是不想提前大動干戈而已,說實話早晚有血流成河的一天,但就是不知道是哪方流血!”說到這里,他氣質大變樣,如一把凌厲的神劍一般透發出一股迫人的氣勢。
  “好,多說無用,讓他們開戰吧。”年老的修真者冷笑了一聲,退到了后面。
  蕭晨很平靜的立身在天空中,獨對十名修真者,道:“你們一起上吧。”
  此話一出,不但所有修真者憤怒,就是混混天外天以及小屁孩人外人還有老瘋子山外山也都露出驚異之色,他們能夠看透蕭晨的實力,但是沒有想到他如此強勢。
  而下方的人間修者更是一片喧嘩,近一兩年來修真者壓迫的人間修者都快喘不上氣來了,飛劍一出,人間的高手便要人頭滾落,如今竟然出現這樣一個人物,仿似將修真者當成了稻草人一般。如此氣態,真是徹底顛覆了以往的感覺。
  “好,不愧為人間正統傳人,本就應該如此。修真者算個毛,當年我們這代闖天下的時候,那可是在修真者的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什么飛劍法寶……那些都是廢鐵一堆,算個鳥毛啊!小屁孩給我狠狠的打,別怕出人命,打死了的話,我們給你接著。”
  天外天越來越像痞子與混混了,沒有一點前輩高手的風范,話語讓下方的許多人間修者都跟著臉紅。不過眾人也暗暗吃驚,似乎他的來頭甚大,竟然敢大言不慚的說在修真者大軍中沖殺,恐怕不一定是虛話。
  “你太狂妄了!”十名修真者怒瞪著蕭晨。
  “我先來戰你。”其中一人沖出,手中用力擲出一把金沙。
  就在這一刻,華山上空立時昏天暗地,狂風大作,驚雷震天,金沙像是滿天星辰一般,在昏暗的高天上閃耀,而后化成一道道熾烈的光芒向著蕭晨擊撞而去。
  遠遠望去,如數十顆隕星劃破長空,撞向大地,聲勢驚人之極。
  身處昏暗天空中的蕭晨沒有絲毫驚色,緩緩但卻極其用力的抬起了右掌,向著天空撼去!
  “轟”
  一聲巨響,整座華山都仿佛搖動了起來,天空中能量浪濤狂涌,數十顆“隕星”在同一時間破滅,在天際粉碎于無形間。
  狂風在剎那間止住了,天空中瞬間恢復了平靜,那名修真者手撫著胸口,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非常吃驚,幾名修真者立刻沖了過去,將他護住。
  “咳……”他不斷的咳嗽,血水中竟然夾雜著殘碎的心臟,此刻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內臟徹底被震碎。
  修真者們倒吸冷氣,下方的觀戰者更是驚呼出聲。
  “只手破天!”后方那年老的修真者眼中露出驚色。
  就連混混般的天外天也有些驚異,叫好道:“這乃是當年古武者的手段,只手破天,無物不破,無物可擋!”
  “你這兇魔……我來殺你!”一名女修真者怒極,似乎與那死者關系匪淺,駕馭飛劍沖來,十三把飛劍如一道道匹練一般,在天空中交織成一片劍網,一道道劍光璀璨奪目。
  聲勢驚人之極,在殺氣沖天的劍網周圍,是一道道巨大的閃電,震的天空都碎裂了。可以想象劍陣的強大與可怕,縱橫激蕩的劍氣與那無數道閃電交相輝映,像是有無數道神光穿插在天地間,想要將蕭晨粉碎。
  劍陣將蕭晨遮攏了,殺氣繚繞在華山絕巔附近,讓下方觀戰的人都如墜冰窖一般,脊背都在冒涼氣。
  但是結果出人預料,蕭晨如一尊魔神一般,在劍芒縱橫激蕩的劍陣中如入無人之境,雙手隨意揮出,將那些沖擊而來的劍芒震的粉碎,那些雷電更是難以接近他的身體。
  “喀嚓”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蕭晨抓住了劍陣中的一把飛劍,瞬間將之攥的粉碎,仿佛那根本不是修真法寶,而只是一件精致的瓷器一般。
  受到沖擊最大的是還是華山上的眾多修者們,不少武林高手在飛劍下無還手之力,許多武林人物都被飛劍斬去了頭顱,眼下所見對他們的沖擊太大了,傳說中無堅不摧的飛劍如此……輕易被人抓碎,撼動了他們的心神。
  蕭晨在劍陣中勝似閑庭信步,令人心悸的崩碎聲音不斷發出,十三把飛劍全部被他徒手折斷,璀璨劍氣剎那間暗淡了下去,劍陣徹底被毀。
  “我要你死!”女修真者大喊,在劍陣被毀的剎那,她快速向著蕭晨撲去,口中噴出一道血光,那是渾身精氣凝聚成的血劍。
  蕭晨冷哼一聲,無絲毫憐香惜玉之心,左掌擊出,瞬間震碎血劍,而后身體如一道光影般從女修真者身旁沖過,右手在其頸項處輕輕一劃,一顆美麗的頭顱斜飛而去,鮮血沖上了高天,無頭的尸體墜落下天空。
  出手無情!
  蕭晨非常的平靜,連斃兩名修真者,鎮靜的立身在天空中。
  后方那年老的修真者眼中閃爍出一道精光,而天外天與人外人也相互看了一眼,白白嫩嫩的人外人小聲嘀咕了一句:“難道真的是那@#¥#%手?”
  “你……真的下的去手?!”
  接連三名修真者沖了過來,將蕭晨包圍。
  “你好狠的心!”
  對于這種言論,蕭晨懶得多說什么。
  但是,他不說不代表別人不會說,下方的修者中不少人喊了起來。
  “你們以飛劍斬殺武林人時可曾如此想過?”
  “關乎己身才有如此想法嗎?”
  ……天空中的三名修真者雖然將蕭晨包圍了,但是沒有一個人沖過去,各自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一人手持大旗開始搖動起來,震蕩出滾滾魔氣,另一人抖手扔出一張巨網,向著蕭晨籠罩而去,第三人則祭出一面大鼓,咚咚的擂了起來,發出的不是音波,而是一道道紫色的雷電。
  滾滾魔氣、無邊無際的巨網、狂暴的紫色雷電封困蕭晨于虛空中,在旁人看來那就是絕境,但是對于蕭晨卻氣定神閑,開口道:“這有什么用呢?真以為能夠殺死我嗎?”
  他在虛空中邁步,一步步向前走去,右手隨意揮出,魔氣被震散,紫電被擊潰,巨網被打碎!
  “殺!”
  三名修真者大吼,噴出飛劍,死命相抗。
  蕭晨對待敵人從來不手軟,在死戰中仁慈那是最愚蠢的行為,他漠然的沖了過去,一拳轟出,飛劍震碎,同時將一名修真者的頭顱擊的粉碎,速度太快了,根本讓人無從躲避。
  八相極速超越修真者的飛劍速度!
  蕭晨回轉身軀,掌刀橫掃而出,血光迸濺,手掌揮出的十丈光芒,瞬間將第二名修真者腰斬,血浪噴涌,染紅了天空。
  第三名修真者剛想逃走,蕭晨已經以極速身法沖了過去,左拳出擊,一個巨大的光質化拳頭足有磨盤大小,兇猛的砸了出去。
  “噗”
  那名修真者整個后背都被砸爛了,整個人成了一團肉泥。
  這不過是片刻間的事情,三名修真慘死。
  “難道真的被他還原出了那種古武戰技?”混混般的天外天難得的露出了正經的神色,盯著蕭晨那慢慢退去點點金芒的手掌。
  人外人也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道:“很像!”
  參加對決的十名修真者中還剩下五人,其中三人就要一起沖上去,但立刻被另外兩人攔住了,那兩人搖頭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去。”
  蕭晨平靜的看著他們,這兩人看起來近三十歲了,但是他感覺真實年齡似乎要比外表大一些,顯然都已經邁入了元嬰境界,也是和他對應的半神之境。
  “做人要留一分余地,你出手如此無情,就不怕遭天譴嗎?”
  兩人冷冷的望著蕭晨。
  “上天會懲罰我嗎?”蕭晨仰望高天,漠然無比,道:“如果因此而懲罰的話盡管來吧。”
  “我們代天懲罰!”
  兩人說到這里,共同祭其一個寶瓶,光華燦燦,對準了蕭晨。
  千萬道霞光綻放而出,華山之巔一片瑞彩籠罩,遠遠望去,宛如仙境一般。
  “小心!”老瘋子山外山沖著蕭晨喊道。
  一股莫大的引力撕扯著蕭晨,竟然將他向著寶瓶吸去,寶瓶竟然在放大,想要將蕭晨吞噬。
  這一切都是剎那間的事情,蕭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到了瓶口附近,眼看就要被收了進去。
  “收你于化血瓶中,三個時辰就足可以讓你魂飛魄散,化成一團血泥。”
  兩名修真者冷笑。
  但就在蕭晨臨近瓶口的剎那,手掌剎那間變得潔白如玉,而后用力向前切去。
  “鏗鏘”一聲脆響后,緊接著轟的一聲,巨大的寶瓶竟然崩碎了!
  滿天都是能量浪濤,兩名元嬰境界、也就是半神之境的修真者當場被轟擊的身受重傷,他們被寶瓶內的力量反噬,口吐鮮血不止。
  “寶瓶都被打碎了,怎么可能?這可是師尊親手祭煉出的法寶啊!”后面的三名修真者大驚失色。
  蕭晨像是個無情的殺神一般,在這一刻冷漠無情,沒有一句話語,直接伸出了死亡之手。
  如一道星光劃空而過,他一記掌刀劈開了一名修真者的軀體,從頭頂裂開到雙腿間,一劈為兩半,血水噴濺,他從兩半殘尸間沖過,連那元嬰都未來得及逃出,被劈的粉碎。
  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眾人仿佛看到蕭晨乃是從修真者身體中穿過去的一般,驚的所有人失聲叫了起來。
  另一名修真者雖然也遭了重創,但是明顯要強上一些,駕馭飛劍如一道光影一般,想要逃離而去。
  但是蕭晨的速度無法估量,八相極速等若在穿越空間,瞬間攔在了他的身前,右手揮出,閃爍出妖異的光芒,任誰都能夠看出,他的手掌似乎極其可怕!
  潔白如玉的手掌瞬間震碎飛劍,而后繼續斬落而下,將修真者的頭顱以及半邊身子斜斬而下,鮮血噴涌上高天。
  一個巴掌大的元嬰尖叫著沖天而起,想要逃走。但是蕭晨怎能給他機會呢,右手探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著元嬰倒飛而回。
  “噗”
  乳白色的元嬰在蕭晨的手掌間爆碎。
  兩名元嬰一重天的修真者就這樣被擊殺了!
  剩下的三名修真者面色如土,根本不敢上前了,他們還未達到元嬰境界呢,上去的話死的更快。
  后方,那名年老的修真者喝道:“你們回來,不要比試了。那……是古武戰技,是本應消失了的純正武學……”
  流里流氣的天外天也動容了,與人外人面面相覷。
  “他真的還原了那種古武戰技,似乎應該是傳說中的————上蒼之手!”
  “不錯,的確是上蒼之手再現于世了,連神器都擋不住的毀滅之手,古武戰技難道還有重現世間的一天嗎?”
  下方,人群早已沸騰,如此干凈利落的斬滅修真者,群情振奮,讓許多人歡聲雷動。
  “蕭晨……”就在這個時候陳放沖著蕭晨焦急的大喊,臉上充滿了震驚而又惶恐的神色,點指著空中的一名修真者,道:“那個人手上的玉鐲是若水的,是你當年送給若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