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92 遠古的呼喚

翼龍翔舞于天際,神圣龍體閃爍著絢爛的光芒,在天空中劃過,像是一道道閃電在劈舞,但是那龐大的龍體在整片天地間卻顯得那樣渺小。
  八臂惡龍猙獰無比,燦燦龍鱗光華流轉,龐大的軀體移動間山林搖顫,大地震動,如山岳在抖動,似大河在改道。
  龍族王系暴龍仰天嘶吼,神情憤怒,仿佛在質問蒼天,磅礴的龍氣席卷天地,無匹的霸氣震動虛空,仿佛透過畫面傳蕩到了廬山瀑布前。
  遠處,一片無盡的骨海,白茫茫一片,一座巨大的天碑矗立在那里,云霧飄渺,煞氣沖天,一片死亡的世界……那竟然是……龍島!
  怎能忘記?
  如何忘記?
  蕭晨在島上被困了整整一年,對這座蠻荒古島最是熟悉不過,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可以說在長生界所經歷的一切,在龍島上就已經埋下了“因”。
  “那是……什么地方?”陳放與清韻仙子等人驚呼。
  “一片虛幻的世界,一個不真實的所在。”佟虎蒼老的生意在廬山瀑布前回蕩。
  蕭晨感覺自己的軀體都在輕輕顫動,整整在那片空間生活了八年,許多事情都讓他難以忘懷,人生能有多少個八年?長生界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非常濃重的一筆。
  一真、獨孤劍魔、柳暮、牛仁、燕傾城、海云雪、白虎圣皇……一條條身影浮現在心間,曾經的朋友、曾經的敵人如此……再見了,這輩子都可能無法再相見。
  不會忘記小倔龍,共同走出龍島,那孤傲的神態,那倔強的樣子,無法從心中抹除。
  不能忘記珂珂,那咿呀之語,嬌憨可愛的樣子,怎能退出記憶?南荒一戰,慟動天帝城,永遠定格在了他的心間。
  不容忘記清清,黛眉凝華韻,秋水蘊詩菁,**空靈。當他敗走西陲,凈土養傷時,那每日一碗的黑芝麻糊,染黑的是長發,溫暖的卻是本已冷硬的心。
  在空間大裂縫前,她是否也被卷入了空間海眼中呢?蕭晨不知道……長生界有很多的人與事,根本不能從他心間淡去,怎能忘了長生界?
  “那是長生界之龍島。”
  蕭晨定定的望著那片空間,他甚至能夠認出翔舞于天際的那頭翼龍就是被墮落天使逼進龍島的神圣巨龍,而它的孩子則是一頭銀色的小龍王,被長生界的女靈士藍雨帶走了。
  而他對那頭八臂惡龍就更熟悉了,他曾經煉化過一枚惡龍蛋,另一枚惡龍蛋出生了一頭小龍王,被光明咒師施羅德帶走了。
  “你知道……”不足一米高的佟虎身軀佝僂著,渾濁的雙目中有點點光芒在閃動,定定的看著蕭晨,道:“你怎會知曉?”
  “因為我曾經去過那里。”
  佟虎露出一絲驚色,道:“九州封印還在,你去過那里,怎么能回來?”
  “我也不知。”
  刷蕭晨揮動玉鐲,輕輕一劃,那片世界更加清晰了,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可以清晰的看到原始山脈中的洪荒異獸,甚至能夠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花草清香。
  “你為什么說那是一片虛幻的世界?”蕭晨問道,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聽聞了,心中很疑惑。
  佟虎如上古的化石一般,立身在廬山瀑布上,悠悠開口道:“因為那一切終將破滅,夢幻空花一場。”
  “你在說什么?”陳放不解的問道。
  佟虎搖了搖頭道:“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說了你也不知道。”
  蕭晨默默想了一會兒,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問道:“這玉鐲似乎可以劃開空間,為什么會這樣?”
  “它是一把鑰匙,能破開許多封印之地。廬山連通著龍島。”
  語不驚人死不休,如此話語立時鎮住了蕭晨等人。
  陳放結結巴巴的道:“你是說現在我們就可以進入長生界?”
  “不錯,九州被封印了,能夠達到破碎虛空境界的人幾乎絕了,但是憑此鑰匙便可進入另一片世界。”
  “還能回來嗎?”蕭晨問道。
  “如果手持鑰匙,是可以的,但是我不會讓你們將玉鐲帶入長生界,玉鐲是破開九州封印的一把鑰匙之一,以后還有大用。”
  陳放與清韻仙子等人驚得目瞪口呆,久久沒有說話。
  蕭晨沉默良久,用玉鐲輕輕劃動空間,龍島上的景物不斷變換,終于他尋到了龍族的圣山,看到了那斷折的通天神木。
  那是……蕭晨如遭雷擊,整個人如泥塑木雕一般,他竟然在那如山岳般粗壯的神木斷根上看到一點白光。
  雪白小獸珂珂!
  通天神木斷根高足有一兩千米,通體烏黑,如一段巨大的墨玉矗立在那里,那是珂珂出生的地方,是它懷戀的老家。
  蕭晨猛力劃動玉鐲,讓那里景物更加清晰,無限逼近通天斷木。
  一頭雪白的小獸正可憐兮兮的站在斷木邊緣,眺望著遠處的原始山脈,一雙大眼充滿迷茫之色,而后聲音悲凄的叫著:“咿呀咿呀……”
  它嗚嗚的悲咽著,而后一步步走回斷木中心,蜷伏在出生的地方,像個小可憐一般臥在那里,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一只迷茫的受傷小獸……頓時讓蕭晨感覺心中一顫,珂珂怎么回到了龍島?
  當日他石化了,醒來后珂珂不見了,當日發生了什么,難道小獸以為他死了嗎,故此獨自返回了龍島?
  讓人揪心的小獸。
  蕭晨劃動玉鐲,畫面無限逼近眼前,仿佛隨手可以觸摸到了小獸。
  “刷”
  七彩光芒一閃,小獸警惕的望著虛空,打出一道七彩光幕。
  佟虎沉聲道:“你即將破碎虛空,進入那片世界,你可想好了嗎,進去后就很難回來了,從某種意義上說等若在人間消亡了。”
  “我……”
  蕭晨無言以對,他很想見到小獸,但是……人間的父母怎么辦?
  輕輕劃動玉鐲,景物漸漸遠去了。恍惚間,看到雪白小獸正在迷糊的向虛空張望。
  “我想將那頭雪白小獸帶回來。”蕭晨希冀的看著佟虎。
  “不可能,唯有帶著玉鐲才能夠自由出入,但是那樣將會引發嚴重的后果。你……可以進去,但是決不可能帶走玉鐲。”
  說到這里,老人氣勢陡升,樣貌雖然未變,但卻像是高不可攀的巨人一般給人以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刷蕭晨沖天而起,而后將玉鐲劃下,想要強闖長生界。但是,這一次卻沒有異相出現。
  佟虎冷聲道:“唯有這條瀑布與長生界相通,你莫要白費力氣了。”
  聞言,蕭晨俯沖而下,八相極速快到不可思議,但是臨近廬山瀑布時,他驚愕的發覺整條瀑布都被禁錮了,水流停止,像是被冰凍了一般。
  一股奇異的力量封困了瀑布。
  “沒有人可以逾越雷池一步,想要過去,放下你手中的玉鐲,我成全你。否則請速退,不然莫怪我出手無情。”
  蕭晨冷哼了一聲,想到小獸那分讓人心痛的樣子,他難以收手,想要將它接到人間來。
  上蒼之手揚起,強撼廬山瀑布!
  “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發出,整座廬山都似乎搖動了起來。
  佟虎飛身而下,面對蕭晨,道:“很好,古武再現,打贏我的話讓你過去,打不贏我請回頭。”
  “不公平,你修練多久了,蕭晨才修練多久。”陳放大喊,雖然不明白蕭晨為何如此,但是身為朋友,他是無條件支持的。
  “九州被封印,已經沒有了叱咤天地的無敵強者,他打不贏我就是不行。”佟虎似乎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妥協。
  蕭晨沒有說什么,直接沖了過去,掌刀立劈而下。
  佟虎在廬山瀑布前,像是一道蒼龍之影一般,同樣快的不可思議,蕩出重重龍影。
  廬山瀑布前,像是有一座座太古巨山在碰撞,天搖地動,廬山瀑布倒流而上,水浪席卷四方,紫色光華沖天。
  蕭晨倒飛而去,口鼻間溢出絲絲血跡,除卻上蒼之手完好無恙外,周身都似乎有裂痕出現。
  武體,也難以抗衡佟虎的沖擊力!
  “等你的武體練到和你的雙手一般強橫時再來試試吧,前提是九州封印還沒有破開,我還處在這種狀態。”
  佟虎消失了,緊接著廬山瀑布天搖地動般倒流而上,且發出一聲蒼龍吼嘯,整座廬山大變樣,竟然化成了一頭巨龍。
  一頭巨大的石龍!
  廬山瀑布倒掛龍嘴中。
  蕭晨在虛空中默默調息良久才睜開眼睛,這是他回到人間修煉武體大成后第一次遭創。
  不得不說,武體之強橫超乎想象,不多時他就已經完全復原了。
  “蕭晨你沒事吧?”陳放問道。
  “沒事。”蕭晨望著眼前大變樣的廬山,道:“佟虎前輩,九州封印是不是與其他各界有關,是不是有很多地域都與其他空間相通。”
  “不錯,人間界的復雜超乎你們的想象。”
  蕭晨默立良久,他知道無法強闖這里。看了看下方的陳放,他又面向廬山瀑布,道:“我想知道不久前進入長生界的那個人的一切。”
  “那個人與你……很像。且似乎有一雙眼睛在遙遠的地方注視著他進入了長生界,那似乎是一雙女人的眼睛,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眼神可以如此凌厲,比劍氣還有強盛百倍。我估計她距離這里足有百里,但是依然可以被我感應到。”
  “這……”
  無論是蕭晨還是陳放都大吃一驚。
  “雖然未曾看到那雙眼睛,但是如果讓我從那凌厲目光來還原的話,我覺得那雙眼睛與你展示給我的畫像中的女子的眼睛很神似。”
  “嘩啦”
  蕭晨剎那間展開了畫像,對著廬山瀑布,道:“前輩你可要看仔細了。”
  “沒錯,那個男人與你很像。暗中的那雙眼睛與這女子很像。”
  離開了廬山,蕭晨與陳放的心緒都很復雜,一路上他們都很少說話。
  清韻仙子道:“明明是只為了尋人而已,怎么會搞的如此復雜?似乎……九州封印將要解開了。我聽海外的一位祖師說過,一切都是虛幻的,一切都是夢一場,當眾神從夢中醒來,才會開始真正的戰斗。”
  蕭晨聞言一愣,自語道:“難道長生界的一切都是虛幻的,難道說我夢游了八載?”他不斷的自問:“難道清清只是一道精神烙印,在人間界沒有形體,不然……她可是與我一起進入空間海眼的,但為何一直沒有顯現出影跡呢?”
  “吼……”
  一聲驚天動地咆哮震動天地。
  蕭晨、陳放、清韻仙子等人不由自主向著北方望去,聲音來自那個方向。
  這股聲音蒼勁而又巨大,像是在人的心魄中響起的。
  遠遠望去,在那天之盡頭,仿佛有一道黃蒙蒙的龐大龍影在翻騰!
  “黃河,那是黃河!”清韻仙子驚叫。
  蕭晨沖天而起,就要向北方沖去。
  距離數千里,居然都可以聽到聲音,看到影像,黃河一定發生了什么大變故。
  清韻仙子也飛了起來。
  “蕭晨帶上我,我也想去看看。”陳放叫道。
  蕭晨回頭望了望,八相世界展開,他如一道光影一般俯沖而下,而后將陳放、清韻仙子等人席卷上高天,如一道閃電一般沖向遙遠的北方。
  在這一日,九州上所有生靈都聽到了那巨大的龍嘯聲,可謂上動九天,下蕩九幽,仿佛在每一個人的靈魂中響起。
  且,無數人看到了遙遠的北方有一條黃蒙蒙的影跡在天際盡頭翻騰。
  九州,上至王公貴族,下至黎民百姓,所有人都異常震驚。
  蕭晨以八相極速飛行,可謂瞬息千里,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祖龍村。
  還好,村內無任何變故發生。
  但是,黃河卻真的發生了大變故。
  祖龍村前,來了無數的修者,人山人海看不到盡頭,人間的修者占了多半,剩下的全都是修真者,所有人都被鎮住了,呆呆的仰望著天際。
  地面上的黃河水竟然干了!
  黃河之水奔騰咆哮,竟然在天上流淌,沖向東海!
  “祖龍翻身,是故老相傳的祖龍翻身啊!”祖龍村中的一些老人在喃喃自語。
  蕭晨對此格外關注,向一名老人問道:“祖龍翻身會怎樣?”
  “會變天,祖龍要可能會活過來,可能要破空而去……”老人似乎極其驚恐。
  就在這個時候,驚呼傳來。
  東海方向,祖龍之頭似乎搖動的格外劇烈。
  就在這個時候,有修真者駕馭飛劍破空而來,喊道:“各位老祖快去東海,那里……龍頭化形出來了,而且有一面直插天地間的巨碑顯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