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93 祖龍翻身

祖龍之頭在東海顯化而出,一面巨碑直插天地間。自東海飛來的一名修真者帶來了如此如此消息,讓所有人震驚,難道說奔騰咆哮的黃河真的是一條祖龍嗎?
  它……竟然要活過來了。
  這真可謂驚天動地的消息,無論是凡夫俗子,還是通神的修者,都震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天上,黃河在咆哮,像極了一條祖龍在嘶吼,聲音震耳欲聾,這是一副駭人的畫面。滔滔萬里黃河,不在地面流淌,卻在天空橫行,滾滾長河狂暴涌動,無盡黃水似乎要沖上九天。
  “活了,黃河活了,那是一條龍啊,一條始祖龍……”祖龍村的老人們在驚恐的自語著,他們自幼長在黃河岸邊,自老輩人那里聽到了許多傳聞。看到眼前的景象,本能的回憶起了那一切。
  萬里黃河在天際奔騰,場面實在太壯觀與駭人了,可謂千古未有之可怕景象,黃蒙蒙的河水中浪濤沖天,似千軍萬馬在怒吼奔騰,仿佛要撕裂這片天地。
  刷刷刷修真者不斷沖天而起,接到消息后,他們全部選擇離開了祖龍村,快速向著東方沖去,既然祖龍之頭已經在東海顯化,那么東海才是根本之地。
  他們冒著極大的風險進入人間界,其中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沖著黃河而來的,如今這關鍵時刻怎能不焦急。
  蕭晨發現人間的許多修者竟然也沖天而起,向著東海方向飛去,這讓他異常吃驚,這……怎么可能?
  “那些是海外散修。”清韻仙子開口道。
  “原來如此。”蕭晨點了點頭。
  “為什么會這樣?”陳放吃驚的看著這一切。
  蕭晨沒有立刻追隨修真者以及海外散修沖向東海,而是選擇了回村,他想向村內那些老人們詳細了解情況。
  到了現在,他隱約間覺得,村名以“祖龍”二字命名,應該是有些含義的,也許那些秘密就伴隨在那些傳說中,了解的越多,對他今后的幫助越多。
  “黃河是祖龍,是真的,過去沒有人相信,但是眼下證實了,我們的祖先留下的話全部是真的。”
  這是村內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說的話,盡管早已老眼渾濁,精氣神近乎萎敗,但是此刻老人仿佛突然有了一股朝氣,虔誠的朝著天上的黃河跪拜。
  “我們的祖先還說過什么話?”蕭晨問道。
  “祖先曾說過,黃河是一條祖龍,曾經在我們村在盤踞過,這便是我們村子名字的由來。”旁邊一名年過百歲的老人那渾濁的雙眼中竟然射出兩道很亮的光芒,喃喃道:“我們的村子是一個福地啊,竟然真的有祖龍逗留過,后世子孫定然會有天大的福分。”
  蕭晨繼續詢問道:“可曾有與祖龍相關的人、事、物流傳下來?”
  “有……有一只玉鐲。”年過百歲的那名老人想了想,而后又嘆了一口氣,道:“年代太過久遠了,我小的時候隱約間聽大人們提起過,但是早已沒有印象,只記得提到了玉鐲兩字。”
  除卻這名年齡最大的老人,別人一點印象都沒有,但是年過百歲的老人也只知道有“玉鐲”一說而已。
  關于鐲子,蕭晨曾經問過他的父母,但是兩位老人都只知道那是祖傳的,其他便一無所知了。
  雖然沒有得到特別驚人的消息,但是蕭晨也知足了。
  告別了村人,拜別了父母,蕭晨離開了祖龍村,在他的身后山外山在村口傻笑著,這讓蕭晨格外的安心與放心。
  天空中震耳欲聾,滔滔黃河在奔涌。
  清韻仙子等幾名來自海外的年輕散修準備去東海,蕭晨也正有此意,他帶上了滿懷希冀目光的好友陳放。
  盡管知道他幫不什么忙,但是蕭晨還是想讓他見識一下世面,他想對曾經的朋友施些援手,見識到了,以后相助他修行也好下手。
  茫茫東海之上,聚集了眾多的修者,黃河出現異常,奔涌上高天,不僅驚動了九州,更是讓修真者與海外散修震動。
  此刻,黃河入海口處人影綽綽。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但是蕭晨他們還是忍不住露出震撼之色。
  一道黃蒙蒙的巨大的影跡自天際探向茫茫東海,那是一條近乎顯化出真身的龍軀,龐大無比,宛如一條雄偉的黃金山脈一般,給人一股難以言喻的強大壓迫感。
  是的,絕對震撼的畫面。
  奔涌在天際的黃河從入海口處開始,河水緩緩延伸向前,自天際平緩的探入海中,沒入水中那段金光燦爛,前方一個巨大的龍頭在碧海中若隱若現。
  比太古巨山還要高大雄偉!祖龍頭大的超乎想象。
  比山岳還要巨大的龍頭,上面一雙龍目大如湖泊,但卻緊緊的閉合著,仿佛依然處在沉睡中,龍角分叉,金光絢爛,龍須像是兩條巨蟒在海水中擺動。
  祖龍頭在碧海中浮浮沉沉,宛如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金光沖天,碧海都快染成了金海。
  而它似乎處在無知無覺的狀態,任隨海浪沖擊,在大海中起伏不定。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龍氣磅礴不可揣測,讓人靈魂都難以安寧。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在那大海深處有一面巨大的石碑正矗立在天地間,雖然云霧涌動,若隱若現,但是明顯可以看到它似乎鎮壓著這片海域。
  天碑在此,令所有修真都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傳說那可是能夠鎮壓祖龍的天物。不然,修真者恐怕早已不顧性命的沖過去,打沉睡的祖龍的主意了。
  真的是一條龍,一天萬里長的祖龍!
  眼前的景象,若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盡管東海中人影閃動,修者眾多,但是沒有人愿意做出頭鳥,都不想輕舉妄動,都在等待最佳時機。
  “祖龍是死的,早已殞落多年,即便顯化出軀體,也不過是一條龍尸而已。”
  “是的,一條巨大的龍尸,傳說這可能是始祖龍。”
  ……海灣散修與修真者各自都在小聲議論。
  活的祖龍無人敢動,但如果是一條龍尸,那必將會讓無盡修者蜂擁而動,爭搶祖龍遺留下來的精氣,會讓很多人陷入瘋狂之境。
  龐大的始祖龍,即便已經殞落無盡歲月,但是其上蘊藏的磅礴龍氣依然無法想象,如果能從其尸身上獲得一絲一毫,都將讓眾人受用終生。
  蕭晨心有疑惑,村內的老人不是說黃河祖龍會復活嗎?先祖的話語準確嗎?隨后他又想到了長生界的祖龍,傳說祖龍兩兩不相見,如果黃河祖龍復活了,那小倔龍等龍王中還能進化出一條祖龍嗎?
  他將陳放托付給琴韻仙子等人照應,離開了顯化出祖龍巨頭的碧海,獨自向著瀚海深處飛去。
  遠處,那若隱若現的巨大天碑對他來說比之黃河祖龍還要有吸引力,他的一切都源于那面天碑,如果沒有古碑,就沒有現在他的一身修為。
  雖然看似不遠,他竟然飛出去數十里,依然沒有達到近前。
  到了后來,他發現天碑似乎在移動,在大海中飄忽不定,讓人難以琢磨,難以靠近。
  越是如此,蕭晨越是感覺驚異,不斷隨著天碑而移動。他發現天碑并未離開這片海域,似乎真的依然在鎮壓黃河祖龍。
  如此過了一天一夜,黃河之水在天上流,震動了整片九州,天下沸騰。而東海中的人更是越聚越多,人間界差不多所有修真者與海外散修都趕到了。
  直至到了第二日,蕭晨才在茫茫東海之波中慢慢接近天碑,這個時候古碑似乎不再飄移,慢慢趨于靜止。
  始一靠近,蕭晨就認出來了,這絕對就是祖龍村前的那塊天碑,只不過現在似乎比之前放大了很多,矗立在天地間猶如一座巨山一般高大。
  正面上那“永鎮黃河”四字似乎模糊了很多,仿佛即將消失。
  而讓蕭晨大吃一驚的是,天碑背面的刻圖徹底消失不見,那是……他得到的第一部心法,怎么會消失了呢?這讓他難以理解。
  究竟是什么力量可以磨滅天碑上的印記?
  也許……祖龍真的要解除封印了吧,因為正面的四字也淡了,即將隱去。
  蕭晨終于觸碰到了天碑,與幼年時的感覺有些不同,有親切感,但卻也有一股讓他心悸的感覺,那是源于力量上的波動。
  是的,天碑充盈著一股奇異的力量,他體內的力量與之同源,兩者似乎發生了共鳴。蕭晨沖上巨碑,立身在上面,感受著這種難言的波動。
  天碑的使命似乎將要走到盡頭了,他不知道黃河封印解除后,天碑將要沖向那里,此刻他靜靜的體悟著這一切。
  驀然間,蕭晨看到了一條熟悉的身影,他臉上閃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那是————清清。
  她似那輕靈的仙子、美麗的精靈一般,整個人白衣飄飄,清麗出塵,飄渺靈動,自大海深處踏波而來。
  是她,沒錯!
  蕭晨怎么也不會想到在這里相遇了清清。
  當初被空間海眼吞噬時,他就有一種感覺,清清似乎與他一同來到了人間界,只是幾個月過去了都未曾見清清顯現身影,讓他感覺很不安,沒有想到她竟然在茫茫東海中出現了,毫無疑問她必然流落在了海外。
  清清與別人不同,沒有去祖龍頭那里等待機會,而是徑直向著在別人看來恐怖與危險之極的天碑潛行而來。
  “清清……”
  “咦,大叔,真的是你……”看到蕭晨的剎那,清清立刻露出了歡快的笑顏,她像是一座云彩一般飄來,快速出現在天碑附近。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碑震動了起來,涌動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擋住了清清,令她難以再靠近。
  蕭晨也發現了問題,天碑竟然如此……難道說是因為他修習過天碑上的功法,現如今因能量波動同源才能夠靠近嗎?
  畢竟,現在的天碑已經不同于當年的天碑,似乎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浩蕩,不能任人靠近了。
  蕭晨自天碑上沖起,向著清清飛去。
  清清那長長的睫毛在輕輕的眨動著,露出狡黠的笑容,道:“愛惹禍的大叔終于又見到你了,沒有想到我和你來到了人間。唉,背井離鄉,我現在可以說是身在異界為異客,惹禍精大叔今后你得好好關照我哦。”
  烏黑的長發柔順光華,如玉的臉頰漾著笑意,黑色的眼睛充滿了靈氣,她白衣勝雪,在碧波之上分外飄逸出塵。
  再次見到清清,蕭晨發自內心的高興,曾經擔心了很長時間,如今見她平安無恙,終于放下心來。
  長生界的一切不是夢,如今這個活潑靈動的少女就在眼前,讓蕭晨想到了那個世界的很多往事。
  “人間界其實挺好玩的,大海中有很多神脈、仙島,洞天福地多不勝數,我才只光顧了少部分而已。”
  蕭晨啞然失笑,看來他算是白擔心了,清清絲毫沒有流落異鄉的傷感,將這一切當成了一次愉快的旅途,還是真是一個開朗樂觀的少女。
  “不過我發現了一個秘密,大海中似乎有與修真界相連的通道,我在海外看到了不少修真者。”
  “哦,你也知道了修真者?”清清的消息讓蕭晨頗為吃驚。
  “這些日子以來我都在研究他們的修煉體系,大有收獲。不過被他們當中的一些人發覺了,想要找我麻煩,我‘勉為其難’的為他們‘引薦’了幾名強大的海外散修,結果那片海域幾日間都駭浪滔天。怎么樣,頗有大叔你的風范吧?我也不小心當了一回惹禍精,不過我真不是故意的,嘻嘻。”
  就在這個時候,數十里之外傳來喝喊聲。
  天際,那黃蒙蒙的龍影劇烈翻騰起來,大海中的祖龍頭光華越來越盛。
  而后,天地間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黃河祖龍似乎將要覺醒。
  “轟”
  整片天地猛烈震動了一下,那長達萬里、在天空中奔騰咆哮的黃河竟然有沖向九天之勢。
  黃河狂舞于天!
  而東海中更是沸騰了起來,那大如山岳、如黃金澆鑄而成的巨大祖龍頭,竟然睜開了雙目,而后猛的沖向瀚海深處。
  到底是要破空而去,還是要龍歸大海?!
  那是一道巨大的黃金神光,像是一條黃金山脈在海洋中沖騰。
  與此同時,天碑猛烈搖動起來,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震動的整片東海卷起滔天駭浪。
  “祖龍確實殞落了,但遺留有龍魂,現在它出竅了!”
  所有修者全部沖向大海深處,都在覬覦祖龍魂那磅礴無匹的力量。
  茫茫東海之波上漫天都是人影,修真者、海外散修也不知道來了多少人,全都為黃河祖龍而來,這是極其危險的,如果真個爭奪起來,那必將是一場曠世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