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94 天碑祖龍

一條巨大的黃金山脈沖向瀚海深處,刺目的金光劃破汪洋,卷起滔天駭浪,眨眼間即將消失不見。
  天地震動,驚雷千萬道,汪洋碧波發生了曠世海嘯,浪濤直接卷上了云霄,天空的云彩都被水浪震散了,到處都是水光。
  祖龍之魂沖入茫茫大海,聲勢驚天動地,難以想象。
  無數修真者與海外散修在水濤中沖擊,爭先恐后向著碧海之心飛去,穿越過一道道驚天駭浪,每一個人都奮不顧身,都想在這次盛宴中分得一分美羹。
  蕭晨與清清都沒有動,他們就守在天碑附近,并沒有參與進去。無論是修真者還是海外散修都有強大的組織,目前隨時可能爆發超級大戰,像兩人這樣沒有宗派的個體實力顯得人單勢孤。
  天碑附近風平浪靜,而遠處沖上碧霄的大浪浩蕩天地間,在加上那一道道貫通天地的可怕的雷電,兩者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里仿佛一片寧靜的港灣,而外面則像是瀚海崩碎了,汪洋暴動!
  蕭晨敏銳的發覺,天碑正面那“永鎮黃河”四字在慢慢消失,最后黃河兩字徹底磨滅,唯留下模糊的“永鎮”兩個字。
  “黃河不再被鎮壓了,但是永鎮二字為何不消失,難道天碑還在鎮壓著什么嗎?”蕭晨露出異色。
  清清淺笑,雙頰上漾起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道:“最近我常聽人說起九州封印,天碑該不會是也鎮壓著這片大地吧?”
  一句話點醒了蕭晨,他驀然家想到了在龍島上死城中看到的那重重碑影。
  當時人間“永鎮黃河”的天碑曾經在死城中顯化過虛影。其上的圖案很特異,高空之上,烏云密布,大雨滂沱,巨大的閃電撕裂了虛空。大地之上,高山崩塌,地表裂陷,巖漿涌動,整片大地在劇烈震顫。海洋之中,海嘯連連,驚濤拍岸,駭浪滔天,直欲席卷天地。
  此刻瀚海似乎崩碎了,而九州上橫空的滾滾黃河也仿佛活了,想要沖上九天。龍魂雖然已經沖進汪洋中,但是祖龍之軀卻也沒有安靜下來,似乎想要震碎這片天地,沖入另一片世界中。
  整片九州都輕微顫動起來,眾生人心惶惶,感覺世界末日來臨了。
  但就這個時候,自九州不同地方忽然沖起一道道巨大的光束,向著想要騰空而去的萬里黃河籠罩而去。
  巨大的光束都粗如山岳,顏色各不相同,自九州各地沖起,一齊發力,瞬間就定住了想要騰躍于九天之上的滾滾黃河。
  而后光芒趨于柔和,在天際奔涌的黃河仿佛也因此而慢慢平靜了下來,最后竟然緩緩向著大地降落而去,在一陣天搖地動的聲響中,黃河回歸到了大地上的水道。
  各種流光溢彩消失,九州慢慢恢復平靜,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般,九州上的人們心中的恐懼漸漸退去,感覺恍若一夢。
  而此刻茫茫東海卻越發暴烈了,仿佛要倒灌九天,已經有不少修者在滔天的風浪中葬身海底。
  就在這個時候天碑猛然搖動了起來,而后突然間沖天而起,向著那無盡的太虛沖去。
  瀚海起怒波,古碑本矗立在天地間,插入茫茫東海中,比之巨山還要宏偉,此刻沖騰而去,聲勢驚人之極。
  劃破長空,迸發出億萬道雷電,血色閃電照亮東海。
  蕭晨看到天碑飛走悵然若失,猛的轉過頭對清清道:“你在這里等我。”說罷,他以八相極速追上了云霄,尾隨天碑而去,想要看看它到底將要重新鎮落在哪里。
  穿云破霧,天碑飛向九州上空,能量波動浩瀚如海。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碑突然間消失了,無聲無息間消失在九州上空。
  這讓蕭晨百思不得其解,在茫茫天際尋找了足足半個時辰,也沒有任何發現。
  “咦,波動,天碑的波動。”驀然間蕭晨又感覺到了天碑的波動,似乎整片天地間都在蕩漾著那熟悉力量,與他同源的力量。
  “難道天碑化為虛無,與天地萬物合一了,難道與九州封印有關?”
  蕭晨不想就此放棄,靜心凝神,開始運轉玄功,慢慢的他融入到了這片天地中,與虛空合一,與萬物合一,身影都漸漸的淡去了,似乎消失在了天地間。
  而就這個時候,他終于再一次看到了天碑,就矗立在九州上空,與此同時他還看到了許多殘垣斷壁,看到了許多崩碎的山脈……在這九州上空不知道為何出現了這么多的東西,仿佛一個殘碎的世界浮現了出來,這讓蕭晨大吃一驚。但是,就在他心緒波動的剎那,所有那一切又都消失了,唯有一面巨大的天碑還能夠勉強被他捕捉到影跡。
  難道九州上空真的有一片浩瀚無垠的破碎廢墟嗎?但是接下來無論蕭晨怎樣努力,都無法再看到先前的那片破碎的世界了。
  他不再勉強,放松心神,讓自己體內的力量與那天碑的波動合一,靜靜的感受著這一切。與虛空合一,與天地合一,這就是蕭晨此刻的狀態。
  驀地,他感覺體內傳出點點波動。盤坐于他體內的殘破石人一直以來都寂靜無比,但是此刻卻動了,那條完好的左臂抬起,伸手點指向前方,正是在指那巨大的石碑。
  一道刺目的光芒自石碑上射出,剎那間沖了過來,在下一刻鐘就蕭晨就發現了異常,石人的身上被烙印上了一面碑圖。
  仿佛有一面石碑刻在了石人的身上,且是能夠活動的,石碑圖案在石人身上慢慢的流轉著。
  看著前方那巨大的天碑,再內視體內的石人,蕭晨感覺無法理解,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蕭晨帶著疑惑,返回了東海。
  大海中依然是浪濤沖天,無盡修者都沖進瀚海深處,去爭奪祖龍魂。
  蕭晨回來的途中發現了清韻仙子等人,陳放有他們照料很安全,這些人不想涉險,一直在最后方,慢慢的跟進。
  蕭晨沒有加入他們,直接與清清匯合,而后沖向了汪洋深處,兩人都是那種好奇心極強的人,不愿錯過一場曠世盛會,想看看祖龍之魂到底會引發出怎樣的風暴。
  清清對蕭晨的八相極速很驚訝,她本身的修為要遠高于蕭晨,但是速度卻有所不如。
  兩人一邊飛行一邊相談,離開長生界時,蕭晨有很多的疑問,現在終于知道了部分答案。
  神農氏大戰異界半祖時,第一批去相助的的半祖全部戰死,神農氏祖神施展浩瀚法力,最終也只將蚩尤、孫武、老子、軒轅大帝、佛陀、莊周救活,另幾位半祖徹底消逝。
  而原始、準提、白虎圣皇、通天、太陽圣神、南荒老龍等以二十四戰劍穿刺蕭晨,封擋異界祖神,這第二批半祖沒有正面硬撼祖神,都逃過一劫,沒有一人消逝。
  清清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一切,原因讓蕭晨非常的吃驚,凈土中竟然也有一位半祖,就是那位曾經教過他長生要訣的龜老人的祖上。
  “大叔你看……”清清驚訝的指點著前方。
  他們的速度非常快,已經沖到了最前方,隱約間看到億萬道金光在大海深處噴發,似乎是祖龍魂崩碎了!
  “怎么會這樣?”所有人都在驚呼。
  千萬道金光向著四面八方沖去,巨大的黃金山脈解體,龍魂潰散。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瘋狂了,分別追向不同的金光。龐大的祖龍魂太過磅礴了,讓他們心生顧忌,始終不敢輕舉妄動,但是這崩散的龍魂就不同了。
  浪濤沖天的巨海上空,修真者與海外散修飛騰,不時因爭搶而發生激戰,天空中修真法寶漫天飛舞,絢爛奪目,不時有修者戰死墜落海中。
  血在流淌,天空中的混戰激烈無比,短短的片刻間已經傷亡不計其數。
  爭斗最為慘烈的方向當屬南方,因為一顆璀璨的金色球體正在海水中浮浮沉沉,被眾多修真者和海外散修聯手禁錮了。
  那竟然是一顆龍珠,一顆足有湖泊般大小的金色龍珠!
  這絕對是修真者夢寐以求的罕世至寶,如果能夠將之祭煉成法寶,威力難以想象。海外散修與修真者當時就對峙了起來,雙方互不相讓,都想將之據為己有。
  “我們沒必要去蹚渾水。”
  蕭晨與清清繞過龍珠區域,向著那千萬道四散的金光追去。
  “咦,這么多的金光,似乎沒有一道被人追上。”
  這種狀況讓清清頗為驚訝,她若有所思,而后點指著即將追上的一道金光,道:“看,又沉入了海底。”
  兩人俯沖而下,一直沖入汪洋之下,發現金光竟然沒入了海底世界,溶入了地層深處。
  蕭晨與清清兩人無奈沖天而起,隨后經過仔細觀看發現,真的沒有一個人得到金光,那四散的磅礴龍魂力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大叔你有沒有發覺?所有的金光都凝似乎聚到了這些海外神脈與仙島附近。”
  的確如此,此刻早已遠離九州,進入到了海外散修的地界,這里神脈與仙島星羅棋布,似乎受上蒼的眷戀,凝聚了無盡的天地靈氣,就連那崩碎的龍魂都匯聚到了這片汪洋中。
  清清分析道:“我覺得這些龍魂早晚還會重聚,現在竟然散在這里,這片海外地界一定非同尋常。”
  蕭晨覺得她說的非常有道理。
  這片比九州還有廣闊的海域中散布著無數的仙島與神山,靈氣比之長生界有過之而無不及,定然不是尋常之地。
  遠方喊殺震天,超級大戰終于爆發了,很多人都在爭搶那顆龍珠,那是唯一被封困的祖龍瑰寶。
  “他們爭奪祖龍珠,我們不如去他們的洞府搜刮一番吧。”清清輕笑了起來,雖然她姿容出塵,清麗脫俗,但怎么看都有點像小惡魔在微笑。
  這讓蕭晨感覺有些好笑,此想法還真是……與他不謀而合。既然修真者進入人間界的大本營設在了這里,那為何不趁現在大亂去轉上一轉呢?
  隨著祖龍魂分解,怒海漸漸平靜了下來。
  就在這時,突然傳來破空之響,遠空居然有人駕馭飛劍向他們沖來。
  “小仙子又見面了……”一個長相極其俊秀的年輕男子一身紫衣,稱得上豐神如玉,飄逸出塵中還有著一絲貴氣,絕對是那種即便站在茫茫人海中都能夠讓人一眼認出的杰出人物。
  頭角崢嶸就是說的這種人,一望便可知絕非池中之物,早晚會化龍沖天。
  蕭晨敏銳的覺察到了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同輩人,這是他回到人間后第一次涌起這樣的感覺。
  “原來是蜀山一脈年輕一代第一人。”清清笑的很甜,道:“鄧玉兄為何不去相助師門奪寶,反倒如此清閑的置身事外?”
  “我去了也幫不什么忙,不如在旁觀看,長些見識。”鄧玉笑的很燦爛,很隨意的問道:“這位兄臺是……”
  “他是我的朋友陳戰。”清清笑著介紹道。
  “陳兄好深厚的修為。”說到這里,鄧玉輕輕點出一指,一道紫色的劍氣凝聚成劍形,直接撕裂了虛空,射向蕭晨。
  清清擋在了蕭晨的近前,纖纖玉指輕彈,一朵潔白的蓮花化形而出,晶瑩剔透,閃爍著燦燦光芒飛了出去。
  “噗”
  一聲輕響,潔白的玉蓮撞在紫色劍氣上碎裂了開來,花瓣晶瑩剔透,在天空中紛舞,閃爍著點點光澤,將劍氣余波徹底封擋住了。
  “鄧玉兄你這是什么意思?”清清面帶笑意,但語氣帶著一絲責問。
  “你是知道的,我的師兄弟都叫我劍癡,遇上高手總想較量一下,不好意思,我失禮了。”鄧玉真摯的道歉,表現的很誠懇。
  “鄧師兄快過來……”遠處一個年輕的女子傳聲道。
  鄧玉略一皺眉,而后向著蕭晨與清清施禮告別。
  直到鄧玉消失在遠空那片人海中,蕭晨才道:“這個人很可怕。”
  “是的,修為非常恐怖,是我在同輩中見到的最強的人之一。”清清認真的道:“大叔你千萬不要和他對決,你現在正處于突飛猛進的時期,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清清雖然說的委婉,但已經點明鄧玉異常強大,蕭晨目前還不是其對手。
  “我知道,不會莽撞行事的。”蕭晨點了點頭。
  “據我了解,修真界分為幾大宗派,他乃是蜀山一脈當代的最強傳人。”說到這里,清清笑了起來,道:“接下來的目標可以明確了,我們去蜀山一脈目前所占據仙島轉轉。誰叫他們那一脈的人過去惹了我,現在那個家伙又惹了大叔呢。”
  遠遠望去,蜀山仙島上流光溢彩,像是一顆寶珠鑲嵌在了碧海中。
  上面峰青谷翠,花香鳥語,仙氣繚繞。
  當蕭晨他們兩人趕到時,遠遠的聽到了喝喊聲,似乎有人在攻島,最后幾名年輕的男子狼狽逃了出來。
  島上有人冷喝道:“我們不想與海外散修撕破臉皮,太陰教的幾個小輩你們好自為之,莫要因你們而傷了兩家的和氣。”
  “嘻嘻……”暗中,清清笑了起來,道:“這下好辦了,有人替我們背黑鍋了,太陰教那幾個家伙都不是好東西。上次我去太陰仙島取了點靈藥,險些被他們算計。這次好了,嘻嘻……現成的冤大頭就由他們當了。”
  發現了清清另一面,蕭晨啞然失笑。她說的“取”一定是“盜取”。
  “我來過這座島嶼,這里真的遍地是靈粹,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在海外搜集到了很多的瑰寶,今天我們一定會大豐收。”
  清清笑的很燦爛。
  就這個時候,蕭晨忽然感覺體內有異動,那殘破的石人竟然顫動了一下。